神医嫡女 第151章 尼玛,老子被暗算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子皓的老毛病又犯了,只要是好看的姑娘,哪怕是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想放过。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凤沉鱼今日也是了狠,就在凤子皓凑上前来的瞬间,猛地一口咬住他的脖子。上下牙齿下了狠劲儿,直把凤子皓咬得鲜血淋漓哇哇大叫。
  
  沉鱼借着这个空档匆忙爬起来,没命地往山下跑。凤子皓在她身后怒骂:“死丫头,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把你弄到手!京城第一美女?哼!就算你是全下第一美女,也只能是我被窝子里的人!”
  
  沉鱼越听越觉得恶心,脚步不停加快,即便跌倒也会就势往山下滚出一段距离再爬起来。她知道,她哥哥已经失去理智,如果自己不跑,一定会被他糟蹋的。
  
  “该死的!”凤子皓手捂脖子,捂出一手的血,“等老子今晚先收拾了凤羽珩那个小贱人,以后有的是工夫慢慢收拾你。凤沉鱼,你跑不出我的手掌心。”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倚月的尸体,嫌恶地踹了一脚,又嘟囔道:“幸亏老家伙派来的人今晚不在,不然少不得又是一番折腾。”他弯下腰,动手去处理倚月的尸体。
  
  凤羽珩眼瞅着他就在祖坟边上挖了个浅坑把倚月草草埋下,然后转身走了,她暗里将那位置记下来,叫上忘川,也下了山。
  
  再回到祖宅房间,已经过了丑时,黄泉一直在院子里等着她们,见二人回来赶紧上前探问:“怎么样?”
  
  忘川脸红了红,没吱声,到是凤羽珩说了句:“那是相当精彩。”
  
  黄泉也不明白所谓的精彩是什么意思,但见两人平安回来,总算也松了口气。
  
  两个丫头进了屋,燃了烛,侍候着凤羽珩洗漱,看着她睡下,这才退出房间。
  
  凤羽珩仍然不习惯有丫头守夜,就连班走一到了晚上都被她赶得远远的。
  
  可是今晚,她有些后悔没让那两个丫头留下一个,因为才躺了没多一会儿她便觉得似乎不大对劲。好像空间中有一种东西正逐渐弥漫开来,无色无味,但却十分强烈地刺激着她的感观。
  
  凤羽珩十分确定刚进来的时候屋子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她带着忘川上山,黄泉却一直守在院里,如果有人进屋动了手脚一定会被现。
  
  唯一的可能,就是东西原本就存在于卧寝中。
  
  会是什么呢?
  
  她偏了一下身,眩晕感匆匆来袭,一股子躁热也涌上脸来,脸颊瞬间火烫,一直烫到耳根子。
  
  凤羽珩是医官,怎么可能不明白自己是中了什么招。烈性的春药,入鼻即有反应,药的份量重得让她这一动间便觉出有种冲动无法抑制。
  
  她勉强睁眼,视线已经开始模糊,却还是在恍惚间一眼盯上榻边的烛台。
  
  是了!定是蜡烛有问题。
  
  她白天只待在外间,即便是到了晚上也因为定好了子时要外出而没有进到卧寝里面来,这几只蜡烛是适才回来的时候才第一次点的。那药遇热便会散得更彻底,凤羽珩知道,纵然是她,也无法再继续支撑下去了。
  
  拼着最后的一丝意志,她挪动右手抚上左腕的凤凰胎记,意念一动间,整个人从床榻上忽然消失,只留下散乱的被子和滚烫的体温。
  
  进了空间,凤羽珩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不管怎样,至少这里是专属于她的,她是病也好是治病也好,都可以不被外人打扰,但不会落入对方算计的圈套。
  
  药性越来越重,身上躁热难耐,口中干渴,凤羽珩拼命在地上爬着,她记得柜台下面还有半箱矿泉水,只要有了水,只要她能把药劲儿熬过去就没事了。左右在这空间里也没有人来,是她避难最佳的地点。
  
  这边凤羽珩在空间里折腾着,而在房间里,那几根被灌注药物的蜡烛燃着燃着竟拦腰折断,落地时刚好碰到床榻外边的幔帐,火苗一下就窜了起来,呼地一下蔓延至床榻。也就是眨眼的工夫,从幔帐到被褥,从被褥到实木的床厢全都着了起来。
  
  隐于暗处的班走第一时间现不对劲,展动身形就往床榻边奔去,手一伸,顺势就想把凤羽珩给捞出来,可惜,扑了空。
  
  班走不敢相信地又往床榻里捞了一次,还是什么都没有。
  
  火苗越来越大,他顾不得被火烤得皮肤生疼,干脆在榻里摸了一圈,待确定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之后,心里“咯噔”一声。
  
  他是凤羽珩暗卫,他的使命就是保护主子安全。他绝对可以确定凤羽珩没有走出过卧寝,可是为何榻上没有人?
  
  火势已经大得让他没法再站在床榻边,班走失声叫了两句:“主子?主子!”
  
  第二声刚落下,房门就被人从外撞外。他回过头,不知道有多希望进来的人会是凤羽珩,可惜,是黄泉和忘川。
  
  屋里起了大火,这两个一向浅眠的丫头最先现不对劲,冲进来时,却只看到班走愣愣地站在屋内。火光将他的面庞映得通红,也将那一焦急映得出奇明显。
  
  黄泉急了,“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小姐救出来啊!”
  
  忘川却已先她一步冲到榻边,根本也不顾有没有着火,直接就往床榻上扑。
  
  过了一会儿再出来,衣角都沾了火苗,头也烧掉了几截。黄泉赶紧过去帮她拍去身上的火,就听忘川失声道:“小姐不在榻上。”
  
  班走也跟着充补了句:“主子不见了。”
  
  黄泉不解:“不见了?什么叫不见了?班走你在说什么?”
  
  班走已经从最初的惊恐中回过神来,告诉忘川和黄泉:“卧寝里一起火我立即察觉,在火势还不大的时候就冲过来想要救出主子,可是床榻上根本就没有人。”
  
  他面色阴冷,目光中泛起狠厉。居然有人能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将人劫走,对于一名暗卫来说,这是最大的耻辱。
  
  “我一定会将主子找回来。”班走扔下这么一句,一闪身就消息在原地。
  
  黄泉和忘川二人面对燃烧得愈凶猛的大火,心中焦急不差于班走。黄泉的嘴唇都哆嗦了,一个劲儿地问忘川:“怎么办,咱们把王妃弄丢了,殿下还不得扒了咱们的皮啊?”
  
  忘川头皮一阵麻,“扒皮还算轻的。”她拉着黄泉往后退了退,火已经快烧到房门口了,院子里也有更多的下人被惊醒,一个个尖叫着——“走水啦!走水啦!”
  
  黄泉气得咬牙:“吵得姑奶奶烦死了!真想把她们都杀了算了!”
  
  忘川劝她:“你冷静一点,班走已经去找人,咱们得先把火扑灭,再看看屋子里有没有什么线索留下。”
  
  黄泉点点头,“好,那我去叫人。”说完她转身出屋,一边跑一边大喊:“快来人救火!快来人救火啊!”
  
  忘川被呛得也待不下去,可又总是想在屋子里再搜寻一番。于是干脆撕了裙摆掩住口鼻,挑着火势小的地方又找了一遍。
  
  可惜,直到黄泉带着一众下来前来救火,忘川还是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
  
  这边的大火将凤家所有人都惊醒过来,包括老族长在内全部都集中到凤羽珩所在的院...
  
  子里。姚氏急得大哭,拼了命的要往里冲,黄泉死死地拉着,不停地跟她说:“小姐不在里面,夫人你千万不要冲动啊!”
  
  可姚氏哪里听得进去,“她不在里面为什么不出来见我?阿珩!阿珩你说话啊!你要急死娘亲吗?”
  
  凤沉鱼听着她一口一个阿珩一口一个娘亲的,心里火气就腾腾地往上窜,可再看着那间烧得快剩灰烬的屋子时,又觉得十分痛快。
  
  就见她唇角泛起冷笑,还带着几分得意,咬牙切齿地小声嘟囔:“凤羽珩,你最好给我烧得透透的,连骨头都不要剩下。你这种人,就该死!”
  
  “你说什么?”忽地,就在她耳边,有一个一如鬼魅般的声音响了起来。
  
  “谁?”沉鱼大惊,猛地扭过头四下张望,“你是谁?”
  
  那声音却总是在她别过头的工夫在她的另一边幽幽而起,是个男人,声音很轻,却又刚好足够她听得清楚,“如果今天凤羽珩被这场大火烧死了,凤沉鱼,我就把你扒光了扔到京城北郊的野汉堆里去。”
  
  沉鱼腿都抖了,不停地问着:“是谁在说话?到底是谁?”
  
  可惜,再没听到那个声音,但那人说的话却在她心里打了一个深深的烙印。
  
  京城北郊的野汉堆,那是什么地方啊?听说那里住着最最下等的一群人,男的整天蹲在一处等着雇工的人上门,没有活干的时候就在一起谈论女人。各家的老婆都在各家的茅草棚里老老实实呆着,谁也不敢往男人堆儿里扎。听说去年有个婆娘快要生产了,实在没办法才自己去叫自家汉子,结果才一进男人堆儿,那些渴如饿狼的男人就集体扑了上来,也不管她是不是即将临盆,按到地上就给办了。
  
  最后,孩子被生生地憋死在肚子里,女人也没了气。
  
  沉鱼扑通一声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如果她被扔到那里……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大小姐。”突然又有个声音从头顶传来,沉鱼一惊,抬头去看,竟是忘川。也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沉鱼总觉得忘川看向她的目光里带着探究,还带着一丝了然,一眼就窥探入心,什么都被现了。她坐在地上往后蹭了蹭,想跟忘川拉开距离。可她退一步忘川就往前上一步,直到将沉鱼逼到背靠水井再无退路这才听到忘川幽幽地开问她——“您和大少爷,到底想干什么?”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