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55章 凤沉鱼,你逃不掉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这时,金珍顺从地上前将沉鱼换下,一双小手在老太太肩头上下翻动,捏得老太太心里总算舒坦了些。
  
  “五日后咱们全家就要上山祭祖了。”终于,在最后一个进来的姚氏坐下之后,老太太开口说起了正事,“该准备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就是你们几个孩子,总也要为你们祖父尽点孝心。”她一边说一边看向想容,昨天夜里这个三孙女跟她的姨娘还有姚氏站在一起与凤瑾元形成对立时,老太太就觉得十分碍眼。在她心里,想容从来都是胆小的,却不知是在何时,这些孩子都不再是她印象中的模样。“想容,去下人房里领一打纸钱,亲自给你祖父折上两百个元宝。”
  
  想容听得直皱眉,她在外头找凤羽珩找了一上午,晌午饭都没顾得上吃,就准备待会儿继续出去找呢,可老太太派了这个活儿,就意味着她根本没有工夫再出去找凤羽珩了。
  
  想容觉得十分委屈,却又不敢忤逆老太太的意愿,只能不甘心地点了点头:“孙女知道了。”
  
  安氏无奈地轻叹了下,也没说什么。毕竟她只是凤瑾元的妾,妾生的女儿,在这个家里是根本没有地位的。
  
  “还有一件要事。”老太太再度开口,道:“一会儿我便会差人去将子皓叫回来,祭祖那日全家人是要一起上山的,你们这些日子也都好好准备准备,没事就不要总往外跑了。”
  
  她这句话一出口,就迎来了姚氏一道凌厉的目光。
  
  老太太下意识地别过头去,不敢也没脸与姚氏的目光碰撞。
  
  她没有办法,凤瑾元摆明了要保沉鱼,在这两个孙女之间,其实她的心是有点偏向凤羽珩的,但再加上一个亲生儿子,就又另当别论了。
  
  到底凤家还是要靠凤瑾元来撑着,孙女么,不过暂时养在家里的娇客,总有一天是要出嫁的。
  
  凤子皓在傍晚时回到祖宅,一回来就赶过去给老太太和凤瑾元磕头。
  
  当时沉鱼也在,也不知是她心里作用还是怎的,就觉得凤子皓看向她的目光里充满了淫秽意味。
  
  她恶心地别过头去,却听得凤子皓说:“许久不见妹妹,甚是想念,妹妹一切可好?”
  
  凤沉鱼白了他一眼,只发出一句:“哼!”
  
  老太太皱起眉:“你哥哥同你说话,怎的是这个态度?”自打出了凤羽珩的事,老太太便不愿给沉鱼多好的脸色。
  
  沉鱼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回了声:“一切都了,多谢哥哥挂念。”
  
  “妹妹好我就放心了,如今母亲不在了,就只有妹妹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妹妹可万万不能因为哥哥终日在这边守陵而与我疏远了呀!”
  
  沉鱼心里阵阵翻滚,她真想拿起一把刀来把凤子皓给捅死,可在凤瑾元和老太太面前,还是得有个乖巧的模样。
  
  于是强忍着恶心又回话道:“怎么会呢,沉鱼也很想哥哥。”
  
  凤瑾元点点头:“恩,一家人就是要这样。你们是同胞亲兄妹,还有谁能比你们更亲?”
  
  “父亲说得是。”凤子皓咧着嘴笑了开,“沉鱼是子皓身边最亲的人。”
  
  这话听在凤瑾元和老太太耳朵里,只觉得他们兄妹感情了,心里很是舒畅。却只有沉鱼明白凤子皓这一语双关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心中怨恨更甚。
  
  老太太冲着凤子皓招手:“来,到祖母身边来,让祖母看看……怎么瘦成这样了?”
  
  凤子皓到是也会讨可怜,缠着老太太就开始诉苦,说他在山上过得如何如何不好,祖宅这边的人如何如何监管着他,说得老太太一个劲儿地心疼。
  
  凤瑾元也是有些心疼的,虽然嘴上说着:“就应该给你点教训,否则你还真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但还是做了决定,这次祭祖之后就将凤子皓一并带回京城去。
  
  晚饭后,金珍借口溜溜食,带着满喜在祖宅时闲逛开来。她的本意是溜到忘川黄泉那边问问情况,可才绕过一个小院儿,就听到前面似乎有一阵奇怪又熟悉的声音。
  
  她拉着满喜站下来,躲在棵老树后面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一块假山后头好像有片片衣角不停涌现。
  
  满喜指了指边上一处视线正佳的位置示意金珍过去,两人才一换地方,便将假山后面的情景看了个真切——竟是凤子皓搂着一个祖宅这边的丫头正在卿卿我我,一双不老实的大手都伸到了小丫头的脖领子里。
  
  金珍瞬间想起自己当初与那李柱也有过此番行为,不由得面颊泛了热。她深知凤子皓的德行,走到哪都缺不了女人,只当他是色心又起,便也没多想,拉着满喜就要离开。却在这时,忽然听到凤子皓说了一句话:“这次的事情你干得不错,又是药又是火,要的就是这种双重保障。”
  
  两人一下就愣住了,相互对视一眼,刚抬起的步子就又收了回来。
  
  随即,那丫头的声音也传了来:“大爷少不是说那位二小姐是个厉害角色么,光下药怎么行,万一药不死呢!这样多痛快,就算药不死,一把火也能把她给烧死。”
  
  “可我听说她还是失踪了。”凤子皓手下略使了力气,捏得那丫头一阵娇喘。
  
  “你轻点儿!弄疼人家了。什么失踪啊,说得好听,要我说根本就是被烧死在屋子里了,烧成了灰,自然什么都找不见。”
  
  凤子皓色心大起,手下又多了几番花样,口中也不停赞道:“要不怎么说你最聪明,我也觉得她是被烧死了。”
  
  小丫头嘻嘻笑了一阵,又卖乖地说:“做那种蜡烛可费事了,药又那么少,费了我好大的工夫。”
  
  “我那妹妹特地着快马送过来的药,肯定是极为稀缺的。”他边说一边感叹,“这个沉鱼还真是能弄到好东西啊!哎?你说那药性极烈么?”他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似想到了什么。
  
  “极烈。”对这一点,那丫头十分肯定,“不但烈,而且成份很纯,我做蜡烛时不小心沾上了一点,就难受得不行,要不是那天正好大少爷回来……”
  
  “怪不得你那日如此贪欢。”凤子皓色眼眯成了一条缝,开始动手除那丫头的衣裳。
  
  那丫头显然还有些事情不太明白,紧着问凤子皓:“不知道大小姐为何要到这边来解决了?在京城里不行么?”
  
  凤子皓冷哼:“你懂什么?凤羽珩那院子比牢笼还严实,谁进得去?不把她诳出来如何行事呢?”
  
  “那奴婢这次办的事,大少爷满不满意?”小丫头说话间,目中春光流动,整个人已经与凤子皓紧紧贴到一起。
  
  凤子皓连连点头,“满意,太满意了!如果这次我能顺利回京,一定将你一并带回,到时候抬为贵妾,以谢你助我之恩。”
  
  两人再不言语,纠缠在一起行起*之事。
  
  满喜看得面红耳赤,别过头去不想再瞅。
  
  金珍也觉得再没什么可以听的,拉着满喜回了房间。
  
  二人回房后着实缓了好一会儿才算是回过神来,满喜狠得跺脚:“大少爷在京里就不老实,没想到回了祖宅这边还是收不了本性。”
  
  金珍冷哼一声:“有什么样的娘就能生出什么样的儿子,狗改不了吃屎。满喜,”她吩咐道:“你想办法去找忘川,把刚刚的事情说给她们听。记得一定要告诉她,药是大小姐给的,同谋的丫头你也记好了,一并讲给忘川。”
  
  满喜点点头,急匆匆地出了屋。
  
  大约半个时辰不到,满喜返了回来,告诉金珍:“已经讲给忘川姑娘听了,忘川姑娘让你今夜想办法些老爷引到大小姐的院子里去,最好能把全府人都人折腾起来。”
  
  金珍不解,“为何?”
  
  满喜摇头,“我也不知道,总之照做就对了。”
  
  这夜,忘川展了轻功,偷偷的潜入那与凤子皓交好的丫鬟房内。
  
  她料定以这丫头的本性,遇到那样纯烈的药不可能自己不留着一点,更何况她还尝到过一次甜头,就更没有理由全部做成蜡烛。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到半柱香的工夫,忘川更在屋内的柜子上边摸到了一个小小的纸包,放在鼻子下略闻,立即腾起一阵燥热。
  
  她吓得再不敢闻那药,却也知自己是找对了东西,赶紧退了出来。却并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奔着沉鱼屋里潜了去.
  
  她到时,沉鱼还没有睡下,屋里红烛还燃着,人坐在窗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忘川从后窗进来,看着那背景心中就泛起冷笑。
  
  凤沉鱼,害人之心不可有,你不知道么?
  
  如今我把同样的手段还给你,能不能躲得过此劫就看你的造化了。
  
  忘川将那装药的纸包打开,只用指甲捏了一小点粉沫,手指轻轻一弹,原本粉沫状的药物竟被她直接就弹到屋内正燃着的红烛上。
  
  她闪身而出,看都没看屋里的变化,只有余光中依然燃着的烛火告诉她,凤沉鱼中招了。
  
  而就在忘川偷了药再往沉鱼这边来的过程中,凤子皓那边竟收到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四个字:找你有事。落款是:沉鱼。
  
  字条是黄泉写的,黄泉根本没有凤羽珩那般本事能模仿出沉鱼的字迹。但她却知道,凤子皓是个白痴,什么字在他眼里都是一模一样的。特别是沉鱼的邀请,他根本都不会考虑是真是假,也一定会屁颠颠儿地赶去赴约。
  
  果然,忘川回来的路上就看到了鬼鬼祟祟的凤子皓正往沉鱼的院子里摸去,她唇角泛起无声的笑,凤沉鱼,今夜,你是逃不掉的。
  
  的确,凤沉鱼是逃不掉的!
  
  忘川弹出的那一小点药粉遇了蜡烛后立即散化开来,无色无味的钻进了凤沉鱼的鼻子。
  
  彼时,她刚刚将窗子关起,就准备吹了烛灯躺到榻上睡觉,可是莫名奇妙地身体里涌起了一阵燥热。
  
  那种热从内而外地窜起,火烧火撩,又带着点说不上来的难耐。
  
  沉鱼开始拼命地撕扯自己的衣裳,从外到内,一层又一层,直扯得上身再没有什么可扯,便又去拉拽裘裤。
  
  就在袭裤已褪至膝间时,突然,房门开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