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56章 男女混合双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门外,凤子皓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却在看到沉鱼的一瞬间,彻底惊呆!
  
  他从来就是个色迷心窍的人,自己这个花容月貌的妹妹也不知在梦里想了多少回。yan()kuai可他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来沉鱼的身体是什么样的,国色天香,到底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凤子皓从来都不曾开过眼。
  
  今天他总算是开眼了!
  
  而且还是沉鱼主动的!
  
  凤子皓真不知道自己是积了什么德,这个向来高傲的妹妹居然主动约他到房间来,还给他看了这样一副美妙绝伦的画面!
  
  凤子皓流着口水上前,一把就将沉鱼抱住,一刹间,头脑一片混乱。
  
  有因沉鱼的绝色而窒息之感,也有一种似乎是受了外界刺激而产生的躁动。
  
  不过凤子皓完全想不到是这间屋子有问题,在他看来,自己遇到这般模样的沉鱼,有如此反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他搂着沉鱼一步步退回床榻边,用力往下一压,胸前一片松软又让他神经迷乱了几分。
  
  而沉鱼就好像是在烈火之中突然抓到了一根冰柱,她必须死死抱住,不然自己早晚要被烈火焚身而亡。
  
  一兄一妹,就这样在床榻上共赴巫山。
  
  却不知在何时,竟是有人往这榻上又扔了一个人过来。
  
  两人中了迷药,眼睛都睁不开,凤子皓下意识地就把那人也捞了过来,不管不顾地俯身上去运动开来。
  
  沉鱼初经人世,床榻上一片血迹,可她哪里顾得上那些,迷.药的药效还没过,凤子皓却不再理她,她气得死命地把凤子皓又给抓了回来,抱住就不肯撒手。
  
  突然,房门被人从外“砰”地一声推开,随即传来一个女声喊道:“大小姐您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说话间,金珍直接就闯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凤瑾元也急着问道:“这么底是怎么了?沉……”话还没说完,后半截儿就被生生地憋回了肚子里。
  
  凤瑾元差点儿没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了,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副香艳的画面,就觉得脑子嗡嗡地开始鸣响。
  
  他闭上眼,死也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
  
  耳边金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打着颤,显然也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老爷……老爷,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是痛快异常。只到那忘川黄泉二人可真狠啊!堂堂凤家大小姐就这么让她们给废了,要知道,这可是凤家寄予了厚望的孩子,出了这一档子事,还不知道凤瑾元和老太太会气成什么样呢!
  
  凤瑾元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睡得好好的,金珍突然惊醒,捂着心口就说心慌。凤家祖宅没有大夫,这县城的半夜也根本请不到大夫,偏偏懂医术的凤羽珩又失踪了,凤瑾元没办法,就想到沉鱼患的也是心病,来之前给她带了不少药,便说来这边跟沉鱼拿一些。
  
  谁知一进了院子就听到了奇怪的声音,金珍担心沉鱼有事,拉着他快跑了进来,就让他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凤瑾元觉得,可能是凤家的风水出问题了,再不就是凤子皓和凤沉鱼都中邪了,不然怎么会干出这档子事?
  
  两人站在屋里呆,可床榻上的两个人却还纠缠在一起,两人口中出的声音让人听了作呕,偏偏那二人浑然不觉有人在看,还是那样忘情。
  
  金珍眼尖,透过纠缠在一起的凤子皓和凤沉鱼,又看到了床榻里面似乎还躺着个人。
  
  她心中一动,莫名地就有点害怕,虽然凤瑾元就站在她身边,可还是控制不住地遍体生寒。
  
  金珍想出去了,她忽然就生出了一种再也不想留在这屋里的冲动。但又想到忘川那边的嘱咐,除了让她把凤瑾元引过来之外,还让她想办法引了所有凤家人到这屋里来。第二件事她还没办呢,保不齐里面躺着的那个人就是留给她的契机。
  
  她硬着头皮往前走去,边走边道:“妾身去把他们分开。”却还没等走到近前,床榻里面的那个人终于被金珍看了个真切。就听她“啊”地一声尖叫,在静寂的夜里,如利箭般划破长空,惊了整座祖宅。
  
  凤瑾元大步上前一把将就要晕坐在地上的金珍扶了住,就见金珍伸出手哆哆嗦嗦地往榻里指去,嘴里不停地叫着:“鬼!有鬼!”
  
  随着她的惊叫,那凤子皓也不怎么想的,竟一把又将那个被金珍称之为鬼的人给拉到身前,伸手往那人身上胡乱摸去。
  
  凤瑾元这一看也惊呆了,一个大男人竟被吓在当场,嘴半张着,吓得合都合不上。
  
  屋子里凤子皓粗重的喘息和凤沉鱼娇媚的呻吟仍在继续,也不知过了多久,凤家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进了屋来。
  
  所有人都被这场面惊呆了,无一例外。特别是看到那只“鬼”,更是全部出与沉鱼一样的惊叫。
  
  这么多人齐声尖叫,到是把凤瑾元给叫醒了。
  
  他猛地一激灵,就觉得刚刚好像是失魂了,竟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眼下全家人都到了,全部都看见沉鱼跟子皓的所做所为了,凤瑾元气得血脉上涌,整颗头颅都有一种控制不住炸开的感觉。
  
  他推开金珍,直奔着床榻就大步过去,到了近前,一伸手,直接把凤子皓从床榻上给拽了下来!
  
  “畜生!”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直打得凤子皓瞬间清楚。他刚想开口叫一声父亲,却见他的父亲一脸狰狞,竟是了狠,直推着他拼命地往前冲。
  
  凤子皓也不知道凤瑾元要把他推到哪里,脚步不自觉地后退,却现度竟越来越快,突然“砰”地一下,他后脑一阵巨痛,好像有温热的东西从后面流了下来,流到他肩,他的背,一直到大腿。终于,凤子皓双眼开始模糊,他的父亲却在这时将人往前一提,再蓄了一次力,又把他用力往后面一撞。这一下,凤子皓彻底失去了知觉。
  
  凤家人又一次惊叫,就听韩氏道:“大少爷……他死了?”
  
  同样赶过来的老族长阴沉着脸上前,弯了身伸手往凤子皓的颈动脉上一搭,没多一会儿就直起身来,冲着韩氏点了点头:“的确是死了。”
  
  凤家人倒吸一口冷气,就连姚氏都难以置信地看向凤瑾元。
  
  他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可再又想想,这样的儿子不该杀吗?
  
  答案自然是该杀。
  
  老太太又开始喘起粗气,一下比一下重,眼愁着就要不行了。
  
  赵嬷嬷迅在她身上摸出凤羽珩给的那瓶药来,倒出一点给老太太塞到嘴里,再等了一会儿,这才见老太太回过魂来。
  
  “我凤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老太太滑向地面,失声痛哭,“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凤瑾元此刻也清醒了些,看着地上已经被他用柱子给撞死的凤子皓,心中没有一点怜惜。
  
  这个儿子毁了沉鱼,就相当于毁了凤家一个母仪天下的希望,这样的人,他怎么还能任其活在世上!
  
  安氏看着床榻上的沉鱼,怎么...
  
  瞅都觉得不太对劲。可沉鱼再不对劲也抵不过榻上的另一个“人”,她强烈着胃里翻腾着的恶心开口道:“那具尸体……好像……是大小姐身边的丫头,倚月。”
  
  人们这才想起来,倚月自从昨夜着火之后就再没见人影,可是床榻上的这个……
  
  “倚月那丫头的左边脖子上有块胎记。”安氏提醒着众人。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可不是么,那具尸体左脖子上的确是有一块跟倚月一样的胎记。可是……也太恶心了,头都裂开了,完全看不清楚脸,也不知道死了多久,身上全是泥土,四肢早都硬了,偏偏凤子皓抱着运动过,下身一片狼藉。
  
  而如今,一具尸体正与凤沉鱼并肩躺在榻上,沉鱼还在不停扭动,忽地就把倚月给抱了住,不管不顾地就要往上凑。
  
  凤瑾元气得又一把将沉鱼给扯了下来,老太太怕他再把沉鱼也给打死了,赶紧喊了句:“那是沉鱼!”
  
  凤瑾元当然知道是沉鱼,他没想杀了这丫头,但心里有气却不能不出。拽着胳膊将人拉起来后,他抬手照着沉鱼的脸蛋左右开弓,“啪啪啪”就是几个巴掌甩了下去。
  
  忘川弹出去的药粉并不多,凤瑾元和金珍进来时又敞开了门,空气中早就没有残留的药物。而沉鱼跟凤子皓二人也*了如此之久,药性散的差不多了,再被凤瑾元这么一打,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才一清醒就觉得脸颊生疼,再看到面前正怒目而视的父亲,沉鱼有点懵了:“父亲,这……这是怎么了?”她四下看看,却现凤家所有人都在屋子里,老族长也在。只不过那老头把头别了过去,故意不看自己。
  
  沉鱼就纳闷了,“为何都在这里?”感观一点点恢复,她开始觉得手臂有些疼痛,不由得娇声道:“父亲,你抓疼沉鱼了。”
  
  凤瑾元哪管她疼不疼,扬起手“啪啪”又是两巴掌扇了过去,口中还骂道:“小畜生!我真是白养你了!”话毕,猛地把人一甩,沉鱼惊叫着又被甩回床榻边。
  
  她是跌过去的,倒向床榻时,正好看到上面躺着的尸体,脖间触目惊心的胎记让她一下就把尸体身份给认了出来,下意识地就大叫:“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在我的床榻上?”
  
  沉鱼叫得几近崩溃,头脑晃动间,一眼又瞄到另外一摊血迹,以及倒在血泊之中的凤子皓。
  
  她一下就惊呆了,惊的却不是凤子皓的死,而是他竟然衣服都没穿的躺在这里。
  
  好像有一些零星的记忆浮上心头,像梦,又不是梦,可若不是梦,她……
  
  沉鱼下意识的就低头去看自己,这一看不要紧,与凤子皓一个模样一个德性的这具身体瞬间让她再度崩溃,特别是身上的无数红痕,更是提醒着她那个可怕的梦其实不是梦,而是实实在在的生过。
  
  她跟她的哥哥……行了苟且之事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