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57章 凤相你那破暗卫打得过我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她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双手抱头,一声尖厉的嘶吼之后,没命的往外跑。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老太太吓得赶紧大叫:“快把她给我拉住!”然后推着身边的赵嬷嬷:“找衣裳!快找衣裳!”

赵嬷嬷上哪儿去找衣裳,无奈之下只好把自己的外衫脱下来,见下人将沉鱼给抓了住,赶紧上前把她裹了起来。

沉鱼全身都哆嗦,这回可不是装的了,是真的了疯,一边抖着一边嘴里不停地叫道:“杀了他!杀了凤子皓!快!杀了他!”

韩氏看着沉鱼这模样只觉心中痛快,凤沉鱼的陨落让她又看到了粉黛的希望。她瞅瞅边上被安氏捂住眼睛的想容,又觉得这丫头也是十分碍眼,如果想容也出了事,凤家到时候就只剩下粉黛一位小姐,是嫡是庶又有什么关系呢?

“哎哟!”韩氏扬了个长音,怪腔怪调地开了口口:“人早都已经杀完了,再杀就是鞭尸了。啧啧,大小姐,没看出来啊!您平时端着一副菩萨模样,可私底下竟是这么豪放。跟大少爷不是第一次了吧?我记得那年大少爷就爬过你的床榻,都睡到枕头边儿了。”

“你胡说!”沉鱼抬手就要去打韩氏,却被韩氏灵巧地躲过。就见沉鱼转过脸过冲着凤瑾元大叫:“父亲,沉鱼是清白的!是清白的呀!”

众人都翻起白眼了,还清白?所有人眼睁睁看着的,还清白个屁!

凤瑾元从来也没有这么生气过,他甚至生出一丝绝望。

冷冷地看着凤沉鱼,他在考虑,这个女儿到底还有没有价值?

这就是凤瑾元,他其实并不是宠爱沉鱼,他宠爱的只是沉鱼从小就被认命的那个凤命。这凤命如果换在旁的女儿身上,也是一样的。

凤沉鱼太了解她的父亲了,就在凤瑾元眼里流露出来的那丝绝望被她现之际,她脑中就闪过两个字:“完了!”

不!

她拼命地摇头,口中大叫--“不!父亲你不能放弃我!我是你的沉鱼,是你最宠爱的女儿,将来是要做皇后的呀!父亲!女儿保证,做了皇后一定力保凤家,凤家到时候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住口!”老太太越看沉鱼越觉得恶心,“你胡说什么疯话?哪来的皇后?皇后还在宫里好好的坐着呢!”

“是以后!”沉鱼完全听不明白老太太的话,不停地解释:“我是说以后!以后我当皇后,三皇子是皇帝!凤家马上就要大富大贵了!只要老皇上一死,这天下就是我们凤家的了!”

砰!

盛怒的凤瑾元几步上前,抬起一脚就踹在沉鱼的心口上--“一派胡言!”

沉鱼被他踹出去老远,一口血就喷了出来,有眩晕感匆匆袭来,但她强迫着不让自己昏过去。昏过去就是死,她如今残花败柳,凤家定是不会再怜惜她了。

沉鱼努力地让神智保持清醒,一抬头,刚好视线对上正伴在姚氏身边往她这里看过来的忘川。一个激灵打起,她似乎想起好像出事之前自己突然就神智不清全身燥热,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人下了药,以至于凤子皓碰她时她还觉得十分清凉。

她意识到不对劲,猛地站起身来,踉跄着几步就冲到忘川身边,伸手就抓住忘川衣领--“是凤羽珩对不对?一定是凤羽珩回来了!她来找我报仇?哈哈哈哈!凤羽珩,那药本来是送给她的,她怎么没烧死在那场大火里?凤羽珩!你给我出来!出来!”

沉鱼疯了一样在屋子里乱喊,忘川到是真的希望她能把凤羽珩给喊出来,可惜,哪里有人现身。

姚氏却听出门道,厉声问凤沉鱼:“你说什么药?你给阿珩下了什么药?”

“就是跟我吃的一样的药!”沉鱼声嘶力竭,“药本来是给她吃的,是谁送到了我的房间?父亲,我是被人下了药啊!”

想容实在忍不住了,开口大声道:“大姐姐你自己都承认了给二姐姐下药,为什么还倒打一耙?你到底把二姐姐给弄到哪儿去了?”

可惜,沉鱼却不再回她的话,只跌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安氏看着凤瑾元,无奈地说了句:“老爷,您不觉得对二小姐太过亏欠了么?”

金珍抹了一把眼泪,也跟着道:“二小姐真是太可怜了。”

“可怜?”沉鱼又尖叫起来:“她哪里有我可怜?她是该死的人!我呢?”

韩氏看好戏一样看着沉鱼耍闹的这一出,挑了挑唇角,不怕事儿大地道:“唉!要我说,凤家八成是中了邪,再不就是造报应了。想想也是,以前赶走一个二小姐去山里,结果怎么样?人家回来就是为了报仇的。后来你们又赶了四小姐去京郊的庄子,如今怎么样?报应又来了吧?”

老太太一权杖就轮了过去,直打得韩氏“嗷嗷”直叫--“打我干什么?我说得不对吗?如今大小姐废了,二小姐八成是死了,我的粉黛为什么就不能回来?你们想想清楚,凤家已经没有几个小姐了!”

韩氏的话让老太太和凤瑾元都起了深思。

是啊!凤家已经没有几个小姐了,不但没有小姐,连嫡长子也死于非命。

老太太看着凤子皓倒在血泊中的尸体,老泪纵横,不由得恨起沉鱼来--“你存着害人之心,到头来却害了自己不说,还把你哥哥也给害死了。凤沉鱼,你哪里是凤命,我看你才是凤家的克星!”老太太狠狠地瞪着沉鱼,声声控诉:“我的亲孙子就这样被你害死,凤沉鱼,你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什么凤命?什么皇后?凤家为了你失去了多少?你害死子皓,也害得阿珩不知所综,凤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凤瑾元走过去搀扶老太太,“母亲莫要动气,小心身子。”

“我怎么能不动气?”老太太看着凤瑾元:“我原本就不赞成你们培养沉鱼,可转当初那沈氏三五不时就把紫阳道人的话搬出来劝说,我是见你上了心,这才跟着点头的。如今可好,瑾元我问你,这样的一个女儿你把她嫁给三皇子,到底是要成全凤家还是要毁了凤家?凤家就要大难临头了,就要大难临头了呀!”

凤瑾元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他刚才真有冲动想一巴掌把沉鱼也给打死。可他手都抬起来了,却还是没能打得下去。

心里总存着一丝期望,这事只有凤家人知道,如果他们不说,是不是就相当于没有生过?至于沉鱼不再是处子之身的事,日后想个办法蒙混过去,也不是不可能的。

沉鱼看出凤瑾元面上浮现的怜惜,心里又起了一丝希望,赶紧扑到他脚边跪下来苦苦哀求:“父亲!这不是沉鱼本意,是哥哥,是哥哥硬闯进来的呀!沉鱼是被害的呀!呜……父亲一定要给沉鱼作主,沉鱼被害苦了呀!”

凤瑾元心里还在思量,没有马上回答,老族长终是看不下去了,长叹一声,道:“我给你们两天时间,两天后请立即离开凤家祖宅,也不必再上山祭拜,从今往后,凤桐县的凤家与你们再无瓜葛。你们……好自为之吧!”

又是一句好自为之,老族长头也不回地离开。

...

这一次,老太太都没脸再去求了,还说上山祭祖,她如今有什么脸面去见凤老爷子?

“来人!”终于,凤瑾元开腔了,“把倚月的尸体拖出去烧了,大少爷尸体装棺,埋到栖凤山祖坟之外。今日之事所有人都给本相烂到肚子里,谁若往外说一个字,休怪本相无情!”

一句话,算是给了沉鱼一条活路。

姚氏拧着眉看他,目光中尽是审视。

凤瑾元别过头去不想看姚氏,再一招手,叫出暗卫来:“看好大小姐,不许她离开你们视线半步!”

“是!”暗卫一动,直接站到凤沉鱼的身后。

沉鱼哪里还能管得了暗卫看不看着她,只要给她一条活路,让她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老太太却听着凤瑾元的安排,心里渐渐凉了去,忍了老半天,有句话终于还是问出口:“那阿珩呢?你另外一个女儿,还找不找?”

凤瑾元道:“再找两日,若找不到,按死亡处置。”

“凤瑾元!”姚氏气得咬牙切齿,“你不是人!”

凤瑾元紧锁着眉心,又跟暗卫吩咐了句:“将姚氏一并看管起来!”

忘川黄泉立时站上前一步,齐声道:“谁敢?”

凤瑾元大怒:“我凤家的事,何时轮得到两个外来的丫头插手?”

忘川黄泉二人哪里会怕他?到是盯着凤瑾元,就好像看傻子一样的看了好久,然后就听忘川道:“凤家的事奴婢们可管不着,但夫人是未来王妃的娘亲,奴婢们必须得管。更何况——”她瞪了那站在沉鱼身后的暗卫一眼,“凤相确定你这暗卫有本事管我们这边的事?”

那暗卫随着忘川的话低下头去,他的确没本事管,单单这两个姑娘就已经十分棘手了,更何况还有一个更恐怖的暗班走存在着。

凤瑾元也知忘川所言并非托大,只是面子上实在过不去,于是盯着姚氏道:“说到底你还是我凤家的妾,该如何自处,你自己好好思量思量。”

他怒哼一声,不再言语,就看着下人们出来进去的整理房间,沉鱼还跪在地上,不停地抽泣。

就在这时,金珍目光一撇间,看到门外有个丫头鬼头鬼脑地正往屋里瞧着。

她一眼就把那丫头给认了出来,赶紧伸手指向门外,大叫——“抓住她!快抓住她!”

人们不知道金珍这话是什么意思,但黄泉却第一时间动了起来,一个闪身就将那丫头死握在手,再一用力,一把推以房间内。

这丫头不是别人,正是与凤子皓合谋陷害凤羽珩的人。

她被黄泉这么一推,正好推到还没有装棺的凤子皓尸体前,小丫头一对上凤子皓的脸,吓得“啊”地一声昏了过去。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