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61章 外人都有情有意,你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玄天冥的马车走了多日,很快便接近京城,而与此同时,凤家的车队也在其后缓缓地朝着京城的方向行进着。
  
  之所以行得慢,是因为打着大丧,整个车队的所有马车都被白棉布铺盖着,就连马匹都带着白布扎成的大花,下人们挑着幡,一路上扬洒着纸钱,凄凄哀哀,令人唏嘘。
  
  姚氏在黄泉和忘川两人的陪伴下坐在马车里,对着白布车帘子起了冷笑:“一个畜生都不如的儿子,还有什么可祭奠的。”
  
  黄泉撇撇嘴,“人家可是说还有二小姐的份儿呢,都不怕二小姐将来活活把他们都掐死。”
  
  姚氏心里又是“咯噔”一下,赶紧又问了句:“你们真的确定阿珩没死吗?”
  
  忘川笑着拍拍她的手背:“夫人放心,这真的不是哄您,班走亲自递回的消息,二小姐如今在殿下的马车里,七殿下也在,算算日子,应该快到京城了呢。”
  
  姚氏长出了一口气,“这样我就放心了。还是九殿下有本事,咱们找了这些天都没能把人找到,他一来阿珩就平安了。”
  
  黄泉笑嘻嘻地说:“人家是找自个儿的媳妇儿,当然更上心一些。”
  
  姚氏也被她逗笑了,只叹:“当年我还是凤家主母时,总算也为我的女儿做了点事。”
  
  忘川同她说:“小姐随殿下回京是秘事,对外只宣称二小姐与凤家大少爷都在大火中烧死,夫人在人前可还是得装着点儿,咱们得帮小姐把这一出戏给唱圆满了。”
  
  姚氏点头:“我懂得,我们……”她话还没说完,马车猛地一下就停了住,好在走得慢,车里的人都没受到太大惊讶,却也都犯起了糊涂。“外面什么声音?”姚氏皱着眉挑起车帘去看,“好像有人来了。”
  
  忘川陪在姚氏身边,黄泉到是起身出了车厢,不一会儿又探头进来,同她们说:“有人拦了路。”
  
  姚氏这时也看出点门道,顺着车窗指着前头的一个人对忘川道:“不知道你认不认得步家的人,你看那个,像不像步聪?”
  
  忘川常年跟在玄天冥身边,自然是晓得步聪这个人的,虽说多年没见了,但印象总也还在。
  
  她只看了一眼便点了点头:“没错,就是步聪。”
  
  这边两人刚将步聪给认出来,就见那步聪竟二话不说打马向前,直奔着凤家的车队就冲了过来。
  
  看到的人下意识地齐声惊呼,可步聪动作不停,竟是扛起手中长枪,对着他面前的一辆马车就挑了去。
  
  步聪是武将,又是有名的大力士,他的这杆长枪据说曾经挑起过入百斤重的大石,眼前的马车在他眼里形同无物,竟没见他费多大力气,轻轻一挑,车厢的顶盖便被瞬间掀翻。
  
  这是凤瑾元的马车,他早得到消息知道拦路人是那步聪,本意是躲在车里不愿去见,可却没想到,突然之间头顶便一阵冷风刮过,再抬头去看,竟只见朗朗晴天,车厢的顶盖早就飞了。
  
  “凤相!还不出来吗?”步聪一声怒吼,一如林另走兽,“要不要本将军把你这车全都给拆了?”
  
  凤瑾元气得火冒三丈,一弯身从马车里出来,指着那步聪道:“自称本将军?那你可还记得本相是朝中正一品大员?步聪,你这是要造反不成?”
  
  一句造反,给步聪安了个极大的罪名。
  
  可步聪根本就不在意这个,“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凤瑾元,本将军今日来此就是要看看,你死了女儿有没有悲伤?”他一边说一边摇头,“可惜,你的儿子也死了,你面上的悲伤是在祭奠你的儿子,与阿珩无关。”
  
  凤瑾元脸都气青了,特别是在听明白这步聪居然是在为凤羽珩抱不平后,更加的憋闷。
  
  “步聪,你这是在管我凤府的家事?谁给你的权力?”到底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步聪的长枪还正对着凤瑾元的脑门儿,不过一臂的距离,这让凤瑾元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忽视那杆长枪给他造成的压力。心里纵是有气,再狠的话也不太能说得上来。
  
  但他不说并不代表步聪也不说,就听那人又道:“凤瑾元,你可别让我知道阿珩是冤死的,否则我步聪拼着造反,也要带兵把你的丞相府给平了!”
  
  说罢,竟收起长枪高举右手,就在凤瑾元诧异之际,步聪身后跟着的数十名将士居然齐齐举弓,上满了弦,箭头纷纷对准了凤家的车队。
  
  后面有女眷的尖叫声响起,一拨接着一拨,就连凤瑾元都多嗦了。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步聪冷声一笑,“我若说谋杀朝廷命官,你信么?”
  
  凤瑾元倒吸一口冷气,箭尖儿都对准了,他还有什么不信的?多年前的往事匆匆记起,当年凤羽珩才六岁,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嫡女。步聪央着家里上门求亲,被他冷言相据……
  
  “步聪。”他面上戾色缓解了些,“我知道你对阿珩的心意,可祖宅失火,这是谁也不能预料的事啊!不只是阿珩,就连我的长子步聪也死在那场大火里,这又怎能是我所愿?”
  
  步聪看着他那一脸虚伪,只觉得恶心,“我真不明白,阿珩那样好的女子,怎么会是你这种人生出来的?姚家那样好的女儿,怎么会嫁进你凤府的大门?”
  
  他话说完,竟是喘息的机会都不给,高举着的右手突然放下,身后那些拉满了弦的将士齐齐将箭羽放出,每一支都射向凤家的车队。
  
  凤瑾元吓得脸都白了,身后的尖叫声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他心说,完了。
  
  却只听无数“砰砰砰”的声音传来,并未听到女眷们中箭的叫喊。
  
  壮着胆扭头去看,这才发现,原来所有的箭支都射到了车厢的框架上,每辆马车上都有,并没有一支射到人,连坐在车外的下人都是平安的。
  
  凤瑾元这才松了口气,看来步聪不过就是吓吓他,并不敢真的动手。
  
  箭支射完,步聪不再说话,只打马上前,从一辆马车上拽下一截白布条来扎在腰间,他说:“算是我送阿珩一场。”
  
  而后再一挥手,带着整个队伍返身离去。
  
  凤瑾元的心总算是放回了肚里,赶紧下了车去看老太太有没有受到惊吓。
  
  掀开车帘时,就见老太太一手扶着窗框一手捻着念珠,紧闭着眼正在车里不停地叨咕着:“阿弥陀佛。”
  
  凤瑾元松了口气,“母亲,没吓着吧?”
  
  老太太停下念佛,把眼缓缓睁开,没回答凤瑾元的话,却反问了他一句:“外人都如此有情有意,做为父亲,你呢?”
  
  凤瑾元被老太太问得哑口无言,却又有几分不甘,他也认为老太太太偏向了阿珩一些,便沉下脸说了句:“儿子也很心疼子皓。”说罢,放下车帘,走了。
  
  凤家的队伍继续前行,凤瑾元坐到了金珍的马车上。金珍因为凤羽珩的事面色一直都不太好看,惨白惨白的,凤瑾元只当她是被家里的事情吓的,也没多想什么。
  
  整个凤家都他下了封口令,这样的命令他不怕家里人不听,因为一旦传出去,凤家败,她们也一样得跟着败。就连兴灾乐祸的韩氏也知深浅,闭了口什么也不敢再提。
  
  凤家人的速度照着玄天冥慢了一半还多,还没等凤家走过全程的一半,玄天冥的队伍就已经进了京城。
  
  马车直奔皇宫,到宫门口换乘小轿,抬着就往天武帝的昭合殿走去。
  
  他们进宫时刚好是傍晚,天武帝正在昭合殿思量着要不要再到月寒宫去碰碰钉子。他认为,月夕那晚云妃都出来逛了,就说明那女人的心思已经转活,如果自己再努努力,没准儿可以见她一面。
  
  一旁侍候着的章远就看着天武帝在大殿里来来回回地走啊走,看得眼都快花了,不由得开口道:“皇上啊!您要是想去月寒宫咱们去赶紧去,晚了云妃娘娘该歇下了。”
  
  “她歇这么早干么?”天武翻了个白眼,自问自答,“也是,她从家都不想着还要等等朕,没什么事可不就得早早睡下么。走!咱们过去看看!”
  
  就准备带着章远再往月寒宫去一趟,就见外头有个小太监一溜小跑地进了来,跪地报奏:“皇上,御王殿下和淳王殿下来了。”
  
  天武气得胡子都立起来了——“两个小畜生!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可说归说,却还是返身走回龙椅上,挥了挥手跟那太监说:“让他们进来吧!”
  
  章远耸耸肩,到是松了口气,看来今晚不用到月寒宫去碰钉子了。不过再一转念,最近似乎听说凤家的二女儿在凤桐县祖宅里被一场大火给烧死了,那二女儿他可是有印象的,不是别人,正是御王殿下未过门的王妃,就连皇上也十分器重,不但赏凤头金钗,还软赐了后羿弓。他见过凤羽珩,灵气十足的一个小姑娘,如果就这么被大火烧死了实在是可惜。
  
  “听说冥儿和华儿出远门了?”天武的声音传来,是问章远。
  
  章远赶紧回道:“是离了京,但具体往哪边去,奴才不知。”
  
  正说着话,殿外的人已经进了来,就听玄天冥人没进殿声音先扬了起来——“我就是往凤桐县去走了一趟。”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素衣女子推着玄天冥的轮椅,与玄天华二人并肩走进殿来。
  
  天武帝眯着眼看向那女子,心中起了与章远一样的想法——好像听说这丫头被大火烧死了?
  
  “儿臣(儿媳)叩见父皇。”玄天华与凤羽珩二人双双跪地,就只有玄天冥依然坐在轮椅上,只说了声:“珩珩替我多拜一拜。”
  
  天武闷哼一声,“行了,整些没用的。”一抬手,玄天华带着凤羽珩起了身来。“媳妇儿走到哪你就跟到哪,还有没有点出息?”天武瞪了玄天冥一眼,然后看向凤羽珩,足看了有半柱香的工夫,这才问了句:“听说,你死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