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68章 我用一个县主换一封合离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谁也没想到凤羽珩居然还敢跟皇帝讨价还价,人家给出的恩典居然还带换的?
  
  襄王妃觉得凤羽珩是疯了,正要劝说两句,就听天武开口问道:“不喜欢县主?那你想要什么?”
  
  凤羽珩直起身来,抬头看他,半晌,终于道:“阿珩想给娘亲姚氏讨一纸合离书。”
  
  “什么?”襄王妃失声道:“弟妹你在说什么胡话?”
  
  凤羽珩摇摇头,“我没有说胡话,咱们大顺的制度里有夫妻合离一说,阿珩的娘亲过得不好,阿珩想为娘亲讨一纸合离书,还忘父皇成全。”她又一个头磕到地上,久久不起。
  
  天武只看着她,好半天都没有再说话。他也没有想到凤羽珩居然会提出这个要求,就在适才听说她想换个恩典时他还在猜测这丫头想要什么,却没想到只想换她娘亲一个自由。
  
  昭合殿上现了一阵寂静,静得几乎都能听到人的心跳。凤羽珩就那样跪着,一语不发,默默地等着天武答应或是拒绝。
  
  其实她心里也是没底的,毕竟合离这种事虽然存在于大顺的律法里,但经她长久以来的研究,整上大顺朝还没有一对合离成功的夫妻。毕竟合离对于男子来说名誉损伤太大,他们宁愿纳妾,也不愿与发妻合离,更别提就有休妻这么一回事。
  
  姚氏如今虽为凤瑾元的妾,但当年她毕竟是凤家名媒正娶的妻子,一切文书都还在官府押着呢,不可能真的像妾一样随凤家处置,想要分开,就只有合离这一条路。
  
  凤羽珩心里在赌,老皇帝同意与否,各占一半的可能。赌赢了,姚氏从此得了自由,赌输了,只怕这一辈子都没有再离开凤家的可能。
  
  她静静地等着,用了所有的耐心,足足等了两柱香的时间,终于,天武开口了:“罢了,给你个县主,再赐你一封合离书吧!”
  
  凤羽珩也不怎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鼻子酸得忍都忍不住,跪在地上肩头不停地耸动。
  
  襄王妃上前扶住她轻声安慰:“不要哭,凤家的事我也清楚,这是好事,父皇既然答应了,就应该高兴才是。”
  
  凤羽珩点点头,抹了一把眼泪,像个小孩子一样突然就又笑了开,然后冲着天武朗声道:“阿珩多谢父皇成全!”
  
  天武怒哼了一声,假意生气,却看着这丫头情绪变化又止不住地笑了起来,然后一摆手,叫了章远道——“拟旨吧!”
  
  凤羽珩这边总算是去了一块心病,而此时的凤家却又乱作一团,因为,一群百姓把凤府大门给围堵了。
  
  “二小姐宅心仁厚,济世救人,如今惨死,凤家居然连个吊唁的机会都不给我们,这是不是太过份了?”
  
  堵门的百姓高声喊着:“凤家一定是心虚,二小姐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上次舞阳郡主都指责凤大人了,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跪在凤府大门的正中间,面前摆了个火盆,跪在那里就开始烧纸,“二小姐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本已经是个死人了,是二小姐妙手回春把我救了回来,二小姐就是再生父母啊!”
  
  有人把他认了出来:“这不是前阵子被凤二小姐复活了的那个人吗?”
  
  那人点点头,“没错。我听说二小姐的事,本来是想来吊唁一番,上柱香的,可没想到凤家连个丧事都不给二小姐办!没有办法,就只能跪在这里给二小姐烧点纸钱。”
  
  那些对着凤府大门叫喊的百姓也跟着道:“没错,我们都是被百草堂治好了顽疾的人,若是没有凤二小姐的救命药丸,我们早就病死了。”
  
  外头的人七嘴八舌地讲着凤羽珩的好,所有人无一例外,全都是得过百草药恩惠的人。王林早在之前就跟凤羽珩请示过,对于一些身患重病却又实在是没钱医治的人,是不是可以适当的给些免费的药材,凤羽珩当即便决定每月都拿同百草堂收入的一成做为义诊用。同时,每种中药材多多少少都会剩些碎渣子,药效其实是一样的,只是有的人花了钱总是想要些品相好的药材,而这些剩下的碎渣子便也被她用做免费赠药。
  
  这样一来二去的,被百草堂免费救治好的人越来越多,甚至一些有钱人家,也因为买到了药丸治好了缠身的疾病而感谢凤羽珩。
  
  这些人一听说凤羽珩出了事,自发地就聚集到百草堂去打听,一来二去的,几天工夫便让他们结成了一个组织,商量之下便于今日集中到凤府门前,齐齐声讨凤瑾元。
  
  此时的凤瑾元正坐在老太太的舒雅园里,老太太在里间榻上躺着痛哭,越是哭还越是让赵嬷嬷给她讲外头的人又说了些什么。
  
  韩氏也在凤瑾元身边,正一脸媚态地缠着他:“老爷,您就把四小姐给接回来吧!”
  
  凤瑾元被她缠得心烦,用力一甩,直把个韩氏给甩出去老远:“我说过!粉黛这辈子都再进不了凤府!”
  
  “那是以前说的!”韩氏大叫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她被赶出去是因为得罪了凤羽珩,现在凤羽珩人都死了,老爷你还在意那个事干什么?四小姐也是您的亲生女儿啊!四小姐生得也很好看啊!”
  
  “哼!”凤瑾元冷哼一声,“我要那么多漂亮女儿有什么用?”
  
  韩氏不干,“至少比凤沉鱼强!”她气得咬牙切齿,“大小姐如今就是个废人,老爷体恤她才没把她打死,难不成还要对她寄予希望?万一有一天事实被人揭穿,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事!”
  
  “休得胡说!”凤瑾元一提沉鱼脸就黑,“我凤家堂堂嫡长女,岂是你一个妾室能枉议得了的?”
  
  “她怎么回事老爷你自己心里明白!”韩氏一边哭一边道:“我要是她,我就自己一头撞死,早就没脸见人了,哪里还能安安稳稳的活着!你有清清白白的好女儿不要,非得要那么个废人,老爷,妾身真为四小姐不平啊!”
  
  韩氏尖锐的哭声阵阵传进里间,直接把榻上抽泣着的老太太给盖了过去。
  
  老太太气得用手使功儿地锤着床榻,大吼道:“凤瑾元!你把那女人给我赶走!赶走!”
  
  赵嬷嬷不停劝她:“老太太,万万不能动气啊!”
  
  老太太哪还管得了这些,边喊边骂:“花柳巷出来的东西,居然敢在我这里叫唤,谁给她的胆子?啊?谁给她的胆子?凤瑾元!我告诉你,她生的女儿这辈子也不准进我凤府大门,除非我死了,否则我不想再看她们一眼!”
  
  她气呀!要不是当初她踹韩氏的时候韩氏躲了,怎至于就躺在这里下不了榻?
  
  老太太越想心里越不平衡,又大叫道:“叫下人把她的腰也给我打折了!使劲儿打!往死里打!”
  
  外头的韩氏一听老太太这话都出来了,哪能不害怕。她再怎样也就是凤家的一个妾,妾是没有地位的,别说只生了女儿,哪怕是生了儿子也什么都不是。只要凤家说了打罚,就是把她打死,她也没处说理去。妾跟下人一样,是这个家里最没有地位的存在。
  
  韩氏听着老太太的话,越听越惨得慌,一骨碌的爬起来,招呼都没打就跑了。
  
  凤瑾元却在回想着老太太刚才的话,韩氏的确是从花柳巷出来的,那她是不是也多少能知道些沉鱼的身子该如何处理?
  
  他心下打着主意,便也起了身,跟着韩氏就出去了。
  
  老太太在里面骂了一会儿,见再听不到韩氏的声音,情绪总算是缓合了一些。
  
  赵嬷嬷快步跑出去看了一眼,再返回老太太身边道:“老爷跟那韩氏都已经走了。”
  
  老太太一把将赵嬷嬷抓住:“你能不能把芊柔叫来陪我说说话?”她突然就很想念姚氏,从前姚氏是主母的时候,这个家是多么的和谐啊!
  
  赵嬷嬷却为难地摇头:“同生轩被老爷派人围了起来,别说姚姨娘不能出来,就是外人想进去也难啊!”
  
  “我想见都不行?”
  
  “不是不行,硬见的话,谁也不能拦着老太太,可是老爷……会生气。”
  
  老太太一下就蔫了,是啊,凤瑾元会生气。说到底,这个家还是凤瑾元在撑着的,她纵是凤瑾元的母亲,也不能作得太过份了。
  
  “府门口的人还在吗?”
  
  有个小丫头回话:“还在的,适才门房还来报,那些人说是要一直哭到天黑。”
  
  老太太叹了口气,“都是有情有义的人啊!”她微闭双眼,眯了一会儿,突然又睁眼跟赵嬷嬷道:“你到厨上去,让厨子多做些吃的,做好了给外头的人端出去。他们在外面哭了大半天,一定又累又饿。”
  
  赵嬷嬷都无语了,“老太太,那些人是来闹事的,您怎么还管饭啊?”
  
  “闹什么事?”老太太板起脸,“那是来给我孙女送丧的!瑾元连个灵堂都不肯设,人家到府门口哭两嗓子烧点纸钱怎么了?不应该吗?我要还能站得起来,一早就亲自到门外跟他们一起烧了!你快去!就说是我的吩咐!”
  
  赵嬷嬷没办法,只得点头应下。老太太又补充道:“多放点儿肉,别跟打发叫花子似的。”再想想,又道:“再做一条鱼,还有点心也弄几样……干脆给阿珩备一套供品吧,摆在外头,再去买些香来,有人想吊唁的,多多少少也是那么个意思。”
  
  赵嬷嬷一听就迷糊了,心说老太太你这是要在府门口给二小姐设灵堂啊!
  
  可再又一想,凤家不办丧事也不设灵堂,对二小姐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于是点了点头,默默的退了下去。
  
  可没过多久,就见赵嬷嬷急匆匆地跑了回来,老太太正想问怎么这么快就办好了?就听赵嬷嬷说了句:“老太太,宫里的太监来府上传圣旨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