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74章 就算到了阴曹地府也要追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步霓裳一脸的不乐意,可玄天奕已经沉下脸来,她知道,这是四皇子权衡利弊之后做出的决定。
  
  便只得低了头,对着想容说了声:“对不住了。”
  
  想容没说什么,站在玄天华身边,身上不停地发抖。
  
  玄天华对着玄天奕抱了下拳,没再多说什么,重新揽上想容的肩,将人扶到船亭里头。
  
  步霓裳瞪着二人的背影,狠狠地咬起银牙。
  
  而湖水里,那侍卫已经将沉鱼制住,托着游到了粉黛的船边,用力把人往上一举,就由上面的太监接过去重新安置回船上。
  
  倚林赶紧上前把自己身后的薄披风取下来给了沉鱼,再把人扶到船亭里。
  
  沉鱼已经冻得神智都有些不清不楚了,嘴里胡乱地喊着:“七殿下,救救我。”
  
  粉黛轻哼一声,“七殿下可没工夫救你,你是被个侍卫和太监救的。”
  
  沉鱼稀里糊涂地也听不明白粉黛在说什么,只觉身上冷得不行,整个儿人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
  
  粉黛起身,嫌弃地踢了沉鱼一脚,这个大姐姐如今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件被人用完了还废弃不要的货物,与之站在一起都觉得跌份儿呢!
  
  倚林瞪了粉黛一眼,却也不敢说什么。她毕竟只是个丫头,沉鱼如今在凤府地位比较尴尬,她不想再因为沉鱼得罪了粉黛,到时候闹起来,只怕沉鱼也保不住她。
  
  一场风波总算结束,各家的船纷纷往湖心岛的码头行去。
  
  上岸时,早有宫女等在岸边,一见想容在玄天华的搀扶下下了船,赶紧上前去把人接了过来。“殿下放心,奴婢这就带三小姐去换衣裳。”
  
  玄天华点点头,对着想容说:“去吧,不要怕。”再吩咐宫女:“好生侍候着。”
  
  想容实在冻得不行,点点头,带着哭肿眼睛的梅香,跟着宫女就走了。
  
  而沉鱼这边等了好半天都没有人理,后来有个官家夫人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主动将自己的披风给她盖上,这才有个太监上前,瞅了一眼沉鱼道:“你跟咱家来吧!”
  
  沉鱼已经顾不上计较,也顾不得再找玄天华了,迷迷糊糊地就在倚林的搀扶下接着那太监走。
  
  这湖心岛说是岛,可实际上竟是一块平地,面积很大,足够比今日再多两倍的人饮宴。
  
  因为这地方从来没有对外开放过,人们上了岛来第一件事便是看这岛中美景,渐渐地便也将之前的事淡忘了去。
  
  过了不到半个时辰,想容总算是换好衣裳重新回来。妆容也重新补过,连头发都擦干了。虽然面色还是有些白,却也更把她显得楚楚可怜。
  
  她在宫女的引领下来到今日宫宴举办之地,小宫女介绍说:“这一片原本种着梅林,但后来皇上说这个平岛很适合大家一起聚聚,便着人将梅林全部砍去,让空地更开阔起来。”
  
  想容一边听她讲着一边极力地搜索着玄天华的身影,终于在一个安静的角度把他寻到,原来那人竟躲了清静,一个人在那里喝茶。
  
  想容脚步加快了些往那边走去,梅香紧跟着,小宫女任务却已经完成,冲着想容的背景俯了俯身,离开了。
  
  她到时,玄天华刚好放下手中茶盏,见她来了,主动开口问道:“有没有好一点?给你送去的药吃了吗?”
  
  想容点点头,问出心中疑问:“为何我二姐姐百草堂里卖的药丸殿下这里会有?”
  
  玄天华心说还不是你二姐姐方才给的么,但嘴上却不能承认,只得扯了个谎到:“百草堂的药丸远近闻名,我们经常会去买一些备着。”
  
  想容不疑有它,觉得玄天华的话很有道理,于是又俯了身去,认真地道:“多谢七殿下救了想容,要不是有殿下在,想容只怕已经死在湖水里了。”她说起这话时还是有些后怕,特别是一想到当时是沉鱼拽了她一把,然后粉黛又推了她一下,就更觉得遍体生寒。那是她的亲姐妹啊,她们为何要这样做?
  
  玄天华见她微微有些失神,便将桌前的另一碗茶端了起来亲手递给她:“喝点下去,暖暖吧。”
  
  想容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颊把热茶接过,可又觉得有个事一定要解释下,于是又道:“宫里头没有太素气的衣赏,这个粉色的好看是好看,但是我二姐姐……”一提起凤羽珩,小姑娘的心又沉了下去。
  
  “怪不得阿珩喜欢你。”玄天华看着想容,起了个淡淡的笑,突然上前半步,俯身到她耳边,小声说了句:“放心,你穿成这样,正是迎接阿珩的样子,她会很高兴的。”
  
  想容完全听不明白玄天华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此时,来参加宫宴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到齐了,就是这一方小天地也聚集了不少人,还有几位皇子也朝这边走了来。
  
  她便俯了俯身,主动道:“不打扰殿下,想容到另一边去坐。”然后提着裙子就跑了。
  
  玄天华目送过去,只觉这小丫头跑走的样子,从背景来看,到真是有几分凤羽珩的模样,不由得又淡笑开来。
  
  回到女眷堆儿里的想容马上吸引了一群夫人小姐围拢过来,不管怎么说,能被七皇子青睐的女孩,总是值得巴结的。
  
  玄天歌好不容易才把想容从人群里给救出来,扯着她到自己坐的那边,任惜枫三人也早就坐在那里看着她笑了。
  
  白芙蓉热络地挽起想容的胳膊,取笑她:“小丫头,心里有没有扑腾扑腾的在跳啊?”
  
  想容被她们笑得脸颊红得都快滴出血来,可心里却一直在想着玄天华最后的那一句话。
  
  她的二姐姐,她从来都不觉得二姐姐是真的死了,之所以想穿素色的衣裳,只不过是不想在这种时候太过张扬。在她心里,二姐姐是这世上最厉害的人,谁死了她也不可能死。
  
  所以,刚刚的话莫非是……
  
  想容脑中一激灵,抓着玄天歌就小声问了句:“你们是不是找到我二姐姐了?”
  
  玄天歌一愣,“你听谁说的?”
  
  “我……”想容怔了一下,摇摇头,“我猜的。你们都是我二姐姐最好的朋友,如果她真的死了,你们怎的还会有心思来取笑我。”
  
  风天玉赞她:“聪明。”
  
  想容眼一亮,“这么说,是真的?”
  
  玄天歌俯在她耳边说了一会子话,就见想容的嘴巴越张越大,大到白芙蓉给她塞了一块儿点心都没堵住。
  
  当玄天歌的话终于说完,想容差点儿没被那点心给卡死,一边喝水一边又急着问:“郡主没有骗我吧?”
  
  “我骗你干啥?”玄天歌往人群里瞄了一眼,一下就看到凤瑾元正在大朝臣堆儿里左右逢源呢。她眉头一下就拧了起来,伸手指过去道:“瞅瞅你那个爹,一个女儿死了,他不痛不痒;两个女儿掉水里了,他还是问都不问。哎?”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对呀,你爹不是都恨不能拿你那大姐姐当国宝么?怎的他的宝都掉水里了,他连个问候都没有?”
  
  想容不知道该怎么跟玄天歌解释,总不能真的把沉鱼的事情给说出来,那可是要命的大事。
  
  她摇摇头,叹了口气,只道:“父亲的心思向来难以琢磨,我也不知道。”
  
  玄天歌知道从个小孩子嘴里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起了身,朝着凤瑾元所在的方向就走了去。
  
  想容想拉她一把,被风天玉给拦住了,“你别管她,你那个爹还就得天歌去收拾。”
  
  凤瑾元也看到玄天歌朝这边走来了,而此时,正有个三品官员与他敬酒,他这酒杯刚端起来,玄天歌就到了跟前儿了——“凤相看起来挺高兴啊!还跟人推杯换盏呢,您这是在庆祝什么?”
  
  凤瑾元一阵头大,他最受不了的就是这舞阳郡主玄天歌,正经的皇亲,说也说不得,骂更骂不得,偏偏人家跟凤羽珩又十分交好。为了凤羽珩的事,这玄天歌没少跟凤家闹腾,没想到这宫宴之上竟也不放过他啊!
  
  他心里暗叹了一声,话还是得回:“郡主说笑了,今日皇上设宴,下官总不好扫了大家的兴。”
  
  “是吗?”玄天歌点点头,“凤相说得也有道理,不过今日能来到宫里的,相信都是通情达理的人,凤大人家有丧事,谁也不会挑你理的。同时死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这是多大的事,真是难为凤大人还难言欢笑了。”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几乎所有的人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就见玄天歌话一说完,马上就冲着众人招起手来:“都别光看着了,本郡主明白你们心里定是都想着开解开解凤大人,让他节哀。来来来都过来,凤大人家里没设灵堂,那咱们就趁着宫宴的机会跟凤大人说说话吧!”
  
  在她的号召下,一众夫人小姐都被她给招呼过来,围着凤瑾元不停地道着:“凤相,一定要节哀啊!凤相,人死不能复生,您可得保重身子!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凤相家里真是流年不利呀!”
  
  凤瑾元心里直呼晦气,可又没办法发火,只好硬着头皮将这一声声节哀给接了下来。好不容易寻空档插上了话,这才赶紧道:“我家里的事是小,今天是皇上为济安县主办的宫宴,咱们可不要喧宾夺主。”
  
  玄天歌掩住口咯咯地笑了起来,“凤相,您记得今日这宫宴到底是为了什么就好。那位县主可是受了大惊吓的,到时候还望凤相能帮着安慰一二。”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行。”玄天歌一瞥间,就见主座侧方向的小路上,帝后已经并行而来,这才收了口,转身回了自己的座位。可临走之前却又阴嗖嗖地跟凤瑾元说:“对了凤相,我前些日子有幸跟那县主见过一面,那可真是个明白人,她告诉我说,这个世上向来都是有借有还,那些欠过她债的人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即便是到了阴曹地府,也会一一讨要回来。”。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