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75章 朕的儿媳必须是嫡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玄天歌的话说得凤瑾元阵阵心惊,他本来就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县主存着疑虑,眼下再听了一番这样的话,竟让他顿时就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
  
  难不成……
  
  凤瑾元猛地摇头,不可能!
  
  思绪间,帝皇已经行至主位前。岛上所有人都面向帝皇跪了下来,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天武扫目下去,所有人立时便觉头顶阵阵凉气泛了起来。特别是凤瑾元,总觉得皇上的目光在自己头顶停了许久,压得他大气都不过来。
  
  终于,天武看够了,大手一挥:“平身。”
  
  身边太监章远立即高喊一声:“平身!”
  
  人们这才站了起来,然后随着帝后的落座,也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刚一坐下,就听到天武又开了口,一脸关怀之色问向凤瑾元:“凤爱卿已离京多日,祭祖一事办得如何了?”
  
  凤瑾元赶紧又站起来,恭敬回话:“谢皇上关心,家乡那边一切都好。”
  
  天武眯着眼睛点点头,“恩,那就好。最近朝中事务繁忙,朕在朝堂之上也不好问你,正好借着这机会跟你打听打听。知道一切都了,朕就放心了。”说完,目光就往场上又探了去,转了一圈又回到凤瑾元身上,纳闷地问:“朕那儿媳妇呢?”
  
  凤瑾元一听头就大了,心说皇上你这不是故意的么,难道凤羽珩死了你会不知道?
  
  他偷瞄了一眼坐在离皇上最近位置的几位皇子,一眼就瞄到那张戴着黄金面具的脸。
  
  这么多天了,何以那九皇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舞阳郡主都闹腾好几场了,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实在是蹊跷。
  
  “皇上。”纵是再不愿提这个事,也不得不开口,这是皇上问的,而且凤瑾元明白,只怕借着这场宫宴,皇上是要跟他算算帐了。“臣回乡祖祭时,祖宅不幸起火,臣的嫡子和二女儿都……在那场大火中丧生了。”
  
  他一边说一边抬手往脸上抹了一把,看起来很是伤心的模样,却引来玄天冥毫不客气地一声冷哼。
  
  天武却摇了摇头,直接就道:“凤爱卿就喜欢与朕说笑话,朕那个儿媳妇文武双全,怎么可能屋里着火了都跑不出来?不可能不可能!”
  
  凤瑾元直接跪到地上,面色悲恸:“皇上,臣也希望这是个玩笑,可是……的确是真的啊!”
  
  天武还是不信:“这要是真的,为何你死了嫡子和次女,连场丧事都不办?凤爱卿,这种玩笑还是不要开的好!”
  
  “回皇上,丧事是在祖宅那边就办了的,回京之后就没有再办。他们再怎么说也就是个小辈,所以臣才没有兴师动众。”
  
  “凤大人。”皇子堆儿里有一人开了口,不是玄天冥,也不是玄天华,而是二皇子、元王玄天凌。“本王那弟妹就算再低调老实,你做父亲的也不能这样子编排诅咒啊?”
  
  凤瑾元一听这话,立马想起月夕那天凤羽珩救了小皇孙的事,也立即意识到,在这一群皇子里面,与凤羽珩有交情的可不只七皇子和九皇子。
  
  额上的汗开始往外渗了,天武帝却在这时出乎意料的打起了圆场:“不说这个了,凤爱卿为人一向古板,好不容易说起了玩笑,咱们总不能一点都不捧场。今日这宫宴是为朕新加封的济安县主而办,县主前些日子受了惊吓,众位爱卿可要多多劝慰才是。”
  
  人们立即又起身应答:“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天武满意地点点头,对身边章远说:“去请县主过来吧!”
  
  章远立即小跑去传话,不多时,就见来时的湖面上又有一艘小船泛起。那小船的船亭竟以软烟罗做帐,里面坐着一名女子,身着盛装,正静静地直视前方众人。
  
  一时间,有一部份人的目光被船亭上的软烟罗给吸引了去,以至于忽略了那本该是主角的女子。
  
  但也有更多的人却是盯盯地看着那船里的盛装女子,大粉的华服,额坠玉饰,赫然是县主装扮。在她怀里还抱着一只猫,灰色的,大头圆脸,却有着一双仿佛能窥探人心的眼睛。
  
  凤瑾元的腿就有些软,不只是她,沉鱼和粉黛的腿都跟着打起哆嗦。特别是粉黛,就像见到了鬼一样,一手死死捂着嘴生怕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到是想容惊奇地往前上了几步,也不觉自己竟走到了人群中间,只看着那缓缓而来的船只心中不胜欢喜。
  
  她的二姐姐,原来皇上新封的县主是她的二姐姐!
  
  想容终于明白玄天华之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原来二姐姐真的没死!
  
  终于,船到岸边,有两个宫女立即上前相迎,就见那盛装女子稳稳下船,一步一步向前走来。
  
  人们这才认出,新封的济安县主,居然就是皇上适才提到的儿媳妇!左相大人的二女儿!
  
  刚刚那些给凤瑾元道过节哀的人纷纷将质疑的目光投了过去,有嘴快的人甚至还问道:“凤相不是说您的二女儿被火烧死了吗?”
  
  “可不!枉我还流了好些眼泪,居然真的是在与我们开玩笑!”
  
  凤瑾元有苦难辩,他在凤桐县找凤羽珩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谁能想到这丫头居然回了京,还进了皇宫,还捞到个县主来当?
  
  眼瞅着凤羽珩就要经过他身边,凤瑾元心虚地把头低下,身子也扭到里面去一些。
  
  实在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女儿,虽说他真的在大火之后找过,但有没有尽力去找,别人不知道,凤瑾元自己却心知肚明。更何况,人根本就是失踪,他却一口咬定是死了,皇上还在这儿呢,如果硬是追究他一个欺君,那可如何是好?
  
  凤瑾元脑子里一下子挤进太多东西,每一件事都因为凤羽珩的“复活”。他咬着牙暗叹一口气,果然老话说得好,你越是希望信死了,谁就越能活着。你越是希望谁好好活着,谁就偏偏有可能出意外就不在人世了。
  
  他打从心里是希望这个女儿死了的,可惜,发生在凤羽珩身上的事,一桩桩一件件,永远都不可能用常理去评说。
  
  “儿媳叩见父皇,叩见皇后娘娘,父皇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千岁。”一句话,凤羽珩已经跪到场中,对着上座的天武叩了三个头去。那猫就被她搂在怀里,一动不动。
  
  天武笑眯眯地看着凤瑾元:“还说朕的儿媳死了,怎么,凤爱卿连自己的女儿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凤瑾元赶紧也跪了下来,“臣不敢!”
  
  “不敢?”天武大怒,“凤瑾元!祖宅起火这个朕不怪你,可你的女儿是不是烧死了,你连查都不查就报了丧,你到底是想干什么?你到底还记不得记,这个女儿是朕的儿媳妇!”
  
  天武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竟一手抓起放在面前桌上的琉璃杯照着凤瑾元跪的地方就砸了去。
  
  那琉璃杯不偏不倚,生生地砸到凤瑾元的额头上,瞬间就渗了一片血迹。
  
  在场众人都不敢吱声了,大气都不敢出。沉鱼粉黛想容三人见状也再不能干瞅着,纷纷起身跪了下来。
  
  凤瑾元视线都被血迹染得模糊了,却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跪着发抖,脑子里胡乱地想着上次宫宴上步尚书的惨死,头发丝都渗出了冷汗。
  
  好在天武没有继续与他计较,反到是回过头来看向凤羽珩,说了一句直接改变凤家格局的话来——“今封凤家嫡女凤羽珩为济安县主,赐平州济安县整县封地,现有宅院同生轩改为郡主府,开正门,济安县主有权自主出入!”
  
  凤瑾元脑中嗡嗡地响了一阵子,有点搞不清楚皇上路数了。
  
  凤沉鱼却在天武这话一出口后猛地抬头,冲口就道:“皇上您说错了!凤羽珩不是嫡女!”
  
  天武厌烦地看了沉鱼一眼,没吱声,到底他不屑于跟个不搭边儿的女人说话,可坐在边上的皇后却很会掐时机地把话接了过来,看着凤沉鱼道:“皇上面前,岂容你放肆胡言?”
  
  天武这才饶有兴趣地问了沉鱼一句:“怎么?你对朕的话,有疑义?”
  
  沉鱼此时也反应这来了,意识到自己这嘴实在是太快了些,居然跟皇上叫起板来,赶紧就一个头磕到地上,说了声:“民女不敢!”
  
  “哼!”天武一声冷哼,“当年凤家迎娶姚家独女进门,连太后都亲赐了赏去的,凤羽珩怎么就不是嫡女了?凤瑾元,朕到是要问问你,你是想要朕承认的正妻和嫡女,还是想要冒着违背圣意的风险,执意认妾抬妻位认那妾生的女儿为嫡女?”
  
  凤瑾元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选择余地,关于姚氏的事,他与老太太早就有思量了,只怕当年是犹自揣测圣意揣测错了,再不就是这些年过去皇上又改主意了。总之,现在里外不是人的是他。
  
  “自然……是与皇上想法一致的。”他无奈地答。
  
  沉鱼只觉脑子“砰”地一下炸了开,身子摇晃几下跪跌到地上,原本就因为落水而着了些风寒的身子立时就瑟瑟发起抖来,却引不起人们的半点同情。
  
  对于当年姚家的事,只要是一直居住在京中的人都心知肚明,人们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是鄙视凤瑾元的。人家的女儿嫁给了你,你凤家又借着姚家之势在京中站稳了脚根,怎的?只能同甘,却不敢共苦?
  
  凤羽珩看着跪在地上的凤瑾元和沉鱼二人,不由得心中泛起冷笑。等着吧,你们的报应也不只这些。
  
  “儿媳多谢皇上作主!儿媳替娘亲姚氏多谢皇上大恩!”凤羽珩一个大头磕到地上,真心地感谢。
  
  复了姚氏主母之位,这是在她计划之外的,一切都是天武自己的主意。但她却知道,自己的袖口子里正装着那纸和离书,天武如此做,便是要将姚氏与她的脸面给到最足,即便合离,也要同刚嫁到凤家时一样,从主母的位置上离开。这样,才对得起姚家“男不纳妾,女不为妾”的几世骄傲。。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