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83章 步霓裳我送你一场报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玄天华被请到同生轩凤羽珩的院子里,忘川黄泉将人让到堂厅坐等,凤羽珩则提着那只木盒一头扎进药室。
  
  药室的窗帘是常年都遮着的,因为她说屋子里的药材需要背光,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遮上之后她便可以随时随地进到空间里面。同生轩的人早就知道她的习惯,只要人一进了药室,外头肯定不会有人打扰,除非很要紧的事,不然凤羽珩在里面可以保证绝对的私密。
  
  空间的手术室里有一套检验设备,她当军医那么些年,治过活人也验过死人,虽说不是法医,但对尸体解剖与鉴别也并不是完全一无所知。
  
  猫的尸体在她手下折腾了近一个小时,身体组织经过各项现代科学器械的鉴定,总算让凤羽珩得出结论来。
  
  的确是那根手指惹的祸!
  
  让她惊奇的是,馒头中的毒竟与她之前所中的迷。药是完全一样的。
  
  她紧紧握拳,一直就在猜测为凤沉鱼和凤子皓提供药品的人是谁,如今竟是以这种方式让她知道了答案。步霓裳,如果是她,就很好理解了。作案理由作案动机全部都有,再加上馒头的死,凤羽珩已经可以肯定步霓裳是将毒药藏到了指甲里带进宫来,如果不出那个意外,只怕在宫宴现场还是要向她下手的。
  
  她抚摸着馒头的尸体,只道这小家伙其实是替她挡了一劫,却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步霓裳,血债必须血还,也不知道这个道理她懂不懂。
  
  终于走出药室,玄天华还坐在堂厅的客座上喝茶。凤羽珩将那只盒子递给他,道:“就埋在宫中吧,父皇一定也想这么做。”
  
  玄天华点头,问她:“原因可查到了?”
  
  “步霓裳的手指有问题。”她将检验结果又跟玄天华重复了一遍。
  
  玄天华听得直皱眉头,“如此说来,凤桐县一事步霓裳也有参与。这只猫的死,父皇一定会追究,但你若想自己动手,我也可以帮你周旋。只是步家现在连根拔除还不是最佳时机,步聪还在外面。”他将形势与凤羽珩做着分析。
  
  凤羽珩也明白这个道理,步聪的事情她自己也心里有数,自然知道皇上不可能放任那只大鱼还在外面时就对步家动了手脚。“我只要步霓裳。”她做了决定。
  
  玄天华点头,“好,那你自己保重,有事就到淳王府去找我。”他不再多留,提起木盒子就走了出去。
  
  凤羽珩往外追了两步,急着问了声:“七哥,玄天冥什么时候能回来?”
  
  他站住脚,转头道:“还不好说。”
  
  “哦。”她有些失落,“没事,七哥回吧,路上小心。”
  
  他轻轻地应了一声,面上挂着淡淡的话,一转身出了院子。
  
  凤羽珩拉了一把身边的忘川,“我总觉得七哥今日情绪似乎不大对劲。”
  
  忘川想了想,突然“呀”了一声,“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什么事?”她奇怪。
  
  “七殿下生母的祭日就在冬日,具体是哪一天奴婢也不记得,总之每年冬日里七殿下都要去祭拜生母。”
  
  “怪不得。”她总算明白为何今日在玄天华的身上总是能看出几许落寞来,想来那祭日也就最近几天了吧。
  
  当天晚上,凤羽珩带着班走溜出县主府,直奔着步家府邸就摸了过去。
  
  班走向来嫌弃凤羽珩不会轻功,连带着他也只好慢悠悠地配合速度,但明明会跑还偏要走路,实在是别扭。“主子你如果实在走不快,我背你也行。”
  
  凤羽珩抓住班走的胳膊,对他说:“你这样带着我跑两步。”
  
  班走试了几次,发现也可以,心情便大好起来。
  
  有了轻功代步,速度自然快了不少,两人一路奔到通往步家的那条小巷时,班走突然又慢了下来。
  
  凤羽珩没问他原因,她知道班走不会无缘无故停下,而她自己也在这时听到了一些动静传来。
  
  两人找了个角落藏身,再往街上看去,却见到竟有两名女子匆匆忙忙地往这边走来,一边走还一边四下张望,明显的警惕着四周动静,生怕被人发现的样子。
  
  凤羽珩大乐,因为她看到,那两人正是步霓裳和她的丫鬟。
  
  她扯扯班走:“哎!你猜这步霓裳三更半夜的出府,是干什么去了?”
  
  班走摇头,“我怎么知道。”
  
  “我猜是去会情郎。”凤羽珩一边说一边指向步霓裳,“你看她领口的盘扣,有一颗系错了地方,明显是系的时候十分匆忙也有些紧张。这大半夜的到外头脱衣服,不是会情郎还能干什么。”
  
  班走都无奈了,“主子你能不能不当着我的面什么都说。”
  
  凤羽珩可没这些个忌讳,也没想再理班走,她就是冲着步霓裳来的,如今人自己送上门,还省了她再往步府走一趟的麻烦。
  
  当下伸手入袖,直接拿了把出来,对着小巷里迎面走来的两人就是两枪射出。
  
  班走愣愣地看着凤羽珩又施展这种暗器,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主子,其实按你这种打法,不带我来都行。”
  
  “不带你来谁给我扛人?”凤羽珩白了他一眼,指着前头两个已经倒地昏迷的人道:“快!赶紧的!”
  
  班走二话不说,直奔着步霓裳就去了。到了近前,手里变戏法一样拿出个小纸包,打开之后里头是白色的粉沫,捏了步霓裳的嘴就往里头倒了去。
  
  “这东西虽然比不上她用的那种药厉害,但也是这京城花楼里数一数二的迷。药,主子放心,效果是一样的。”
  
  凤羽珩点头,“那就行,总得让她尝尝这种药是什么滋味。”
  
  “这个怎么办?”班走给步霓裳灌完药,又看向边上的丫头,“杀了?”
  
  “别啊!”凤羽珩挑唇笑了开,“我暗器上的药足够她睡到天亮,一会儿我们把人扔到官府门口,等她醒了正好直接报案。”
  
  班走没说话,直接把两个人一背一扛的弄到自己身上,然后冲着凤羽珩扬扬下巴:“走吧!先去官府,然后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班走所说的好地方,其实就是京郊的男人堆儿。当凤羽珩听他讲过男人堆的情况后,就差没有拍手叫好。
  
  步霓裳就应该落得那样的归宿,她真想看看这女人醒来之后会不会一头撞死。
  
  “主子,她好像有反应了。”两人已经到了京郊,再往前走一小段路就到男人堆儿了。班走突然神色极不自然地说:“我能不能把她放到地上拖着走?”
  
  “不行!”凤羽珩眼一立,“把她弄伤了弄丑了弄脏了,可就达不到最佳效果了。”
  
  班走劝她:“主子你想太多了,那地方就是扔进去一条母狗,都不一定能活着出来。”
  
  “那也不行。”凤羽珩还是不干,“你再忍忍,不是说就快到了么。”
  
  班走是真的在忍,步霓裳的药性发作,再加上凤羽珩给她吃了点东西解了麻药,眼下正在班走身后纠缠呢。一会儿缠过来两条胳膊,一会儿又盘上去两条大腿,嘴巴也不老实,总是往班走后脖子上蹭。再加上那种蚀骨的声音,直磨得班走脸颊通红,身体都僵硬了。
  
  凤羽珩心里也急,不由得脚步加快,努力跟上班走的速度往男人堆儿那边赶。
  
  终于到时,班走再忍不住,施展轻功直窜起来,一把就将步霓裳给扔到了棚区中间。
  
  步霓裳落地时被摔的挺狠,砰地一声,摔得她下意识地嗷嗷叫喊。
  
  这叫声却将那些本来已经睡着的男人惊了起来,这些对女人声音极其敏感的男人脑子里的某一根神经“腾”地一下就绷到最紧,难掩的兴奋溢上心头,一个个衣裳都顾不得穿就往外头冲,生怕出去晚了被别人抢了先。
  
  凤羽珩被班走带着蹲上墙头,眼瞅着那些男人最开始为了挣抢步霓裳而相互撕打,那步霓裳在听到男人的声音后干脆就往人家身上爬,然后男人们放弃打架,干脆一涌而上,就地将步霓裳给办了。
  
  她扯扯班走的袖子,“走吧,咱们回去,后面没什么好看的了。”
  
  班走挑眉,没什么好看的了吗?精彩才刚刚开始呢。
  
  他很想调侃凤羽珩两句,却发现他家主子面色不善,于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话,拉着她就跳下墙头,两人开始往回走。
  
  凤羽珩问班走:“你会不会觉得我太残忍了?”
  
  班走愣了下,随即摇头,“这怎么能叫残忍,这叫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
  
  “恩。”凤羽珩也是这么想的,“我这人从来爱憎分明,对我好的,我护之爱之,对我动过手脚的,我便也不会让她们好过了去。今天是步霓裳,之后一定还会有更多的人,你们跟在我身边,希望不要被这样的我吓到,你们也必须得明白,在这样一个世界,你不强大,就要任人欺凌。”
  
  这是凤羽珩在上次中毒之后总结出来的,对待敌人不能只逞口舌之快,嘴皮子工夫耍得再好,对方也得不到实质性的伤害。有的时候必须要动手,一巴掌拍过去,让那些害她之人再也没有还击的能力,这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方式。
  
  两人回了同生轩时,天都快亮了,忘川和黄泉一直守在院里等她们,一见人回来了赶紧围上前问情况如何。
  
  凤羽珩告诉忘川:“天大亮之后就着人去报案,找个眼生的,就说在京郊的男人堆儿里有血案发生,让京兆尹带人去查查。”
  
  “奴婢明白。”忘川点头应下,侍候着凤羽珩回房休息。
  
  这日头午,京里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同生轩——步家的大小姐步霓裳被人在京郊发现,全身无衣,下身狼藉。。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