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88章 没错,我就是讹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回到自己的院子,本是想跟班走商量一下能不能到玄天冥的大营去一趟,可还不等她开口班走就主动断了她的念头:“这种天气,外头连马车都走不了,主子你就算到了大营,守营的人隔着这么大的雪也看不清楚你是谁,硬闯的话是会被乱箭射死的。www.yankuai.com追书必备”
  
  她这才意识到这个决定的困难性,又不甘心地争取了一次:“真的去不成?你偷偷的潜进去跟玄天冥说一声呢?”
  
  班走还是摇头,“我能不能平安的把你带到大营去都不敢承诺,何来潜进去一说?”
  
  凤羽珩不得不放弃。
  
  灾难一样的大雪,总不能因为她一人的担忧而让班走也冒上危险,大不了再多等一天,明日就算雪不停,也该下得小些了。
  
  几人在屋里围坐着,黄泉性子好动,坐了一会儿便坐不住了,“与其在屋里闷着,还不如去看看凤府的人都在做什么。”她起身跑到床边,回过头来跟凤羽珩说了句:“小姐,奴婢出去转转。”说完,也不等凤羽珩回话,就钻出窗子远跑了。
  
  忘川无奈:“这个黄泉,总是闲不住!”
  
  凤羽珩到不觉得怎样,“下雪而已,你们都是会轻功的,没必要跟我一起困在屋里,让她去看看也好。”
  
  忘川不再说什么,不停地往火盆子里添炭,但屋子里还是冷得让人直打寒颤。
  
  她跟凤羽珩商量:“晌午饭估计也没法送了,一会儿等黄泉回来,奴婢跟她到厨下走一趟,让厨子把饭做了,让黄泉把小姐这边的端来,奴婢去给夫人那头送。”
  
  凤羽珩点头,“好,辛苦你们了。”
  
  “小姐说的哪里话。”
  
  凤羽珩没什么精神,厌厌地打着火盆里的炭,一下一下看着火星冒出。她问忘川:“你说下这么大的雪,大营那边会不会有事?”
  
  忘川摇头,“奴婢也不知。京城从来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但也应该问题不大,无外乎就是跟做饭吃饭难了些,但殿下肯定是饿不着的。”
  
  凤羽珩轻叹了一声,“我是担心他的腿。”
  
  说起玄天冥的腿,忘川也跟着担忧起来。两人默默地坐着,谁也不说话,连带着倒挂在房梁上荡秋千的班走都眼着压抑起来了。
  
  好在黄泉没过多久就回了来,将一个消息告诉给凤羽珩:“凤沉鱼在屋里发疯呢,说是今早便派人去请大夫,可惜不但大夫没请到,派出去的丫头也没回来。”
  
  忘川冷笑,“这么大的雪,能回得来才怪。”
  
  凤羽珩却问了句:“她为什么又请大夫?”
  
  黄泉也一脸纳闷,“她疯子似的大喊大叫,也听不明白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好像就说什么还没来,上次那个大夫是骗子之类的。”
  
  凤羽珩琢磨了一会儿,心里便有了数,原本还郁闷着的心情也有所缓解,拍拍忘川道:“下了这么大的雪,京中各项建设都需要支援,不管是人力上的还是财力上的,皇上肯定是要跟着操心的。等雪停了,咱们就以御王府和百草堂的名义做点善事,至于做善事的钱,凤沉鱼已经给咱们准备好了。”
  
  忘川黄泉两人都糊涂起来,凤沉鱼给准备好了?这是什么意思?
  
  房梁上的班走跳了下来,一张大脸凑到凤羽珩近前——“难道你惦记的是沈家给她的那一百万?不不不,那一百万凤瑾元已经先你一步惦记上了。”
  
  凤羽珩挑眉:“他不是还没弄到手么?只要钱还在凤沉鱼手里,就由不得她说给谁就给谁。等着看吧,雪一停,凤沉鱼就得主动找上门来。”
  
  对于凤沉鱼能不能找上门来,忘川黄泉以及班走都抱着怀疑和观望的态度,一方面好像他们家小姐为何这样笃定,一方面又实在是希望能把那一百万骗到手。那可是一笔巨款,不要白不要!
  
  贪财主仆就怀着对那一百万的希望渡过了这一天一夜,次日清晨,雪终于停了。
  
  忘川一早就把门打开,外头扑进来的积雪跌落进来,直接埋住了她的小腿。好在天已经放晴,应该没有再下的可能,总算是让人松了口气。
  
  “如果再继续下,只怕用不着北界,京城就要成灾区了。”忘川一边念叨着一边找了个大扫帚将门前积雪清扫一番,好歹整理出一片空间来。再看厢房耳室以及侧面下人房门口也全部都有人在清扫,黄泉干脆站到院子里的石桌上开始指挥。
  
  她将门关好,回来跟凤羽珩说:“勉强出府应该是可以,但小姐若想去大营只怕不行。京城里的路都不知道能不能走呢,更何况城外。往大营去要翻过一座山,虽说不高,但这样的天气也实在太难了。”
  
  凤羽珩低叹一声,她知道,这雪若不化,她想去京郊的大营只怕还真是麻烦。
  
  “算了,就去百草堂吧!”她做了决定,一边起身穿衣一边道:“咱们先吃饭,不用急,我估摸着凤府那头也在扫雪呢,待扫出路来,凤沉鱼那头也就该有动静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一碗莲子粥都还没喝完,清霜就进屋来禀报:“凤家大小姐从柳园那边过来了,现在被丫头堵在门口,请小姐示下,让不让她进来?”
  
  清霜只认自己是同生轩也就是这座县主府的丫头,从来说起凤家那边的人时都将界限划得十分清楚,说到凤沉鱼更是没有一丝好感。
  
  凤羽珩冷笑一声,只道来得好快,然后点点头,“把她放进来吧。”
  
  清霜这才答应着离去。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凤沉鱼总算是一脚深一脚浅地走了进来,鞋袜也湿了,袍子上全都是雪,她也顾不得形象,一见到凤羽珩马上就道:“我找你有事,咱们能不能单独谈?”
  
  与她的心急相反,凤羽珩到是依然悠闲,慢悠悠地指了指自己的粥:“大姐姐总得等我先把饭吃好,昨儿雪太大,厨上也没做什么好吃的,我这会儿饿着呢。”
  
  忘川撇了撇嘴,可不饿么,她家小姐都晚了三碗粥了。
  
  凤沉鱼气得鼻子都歪了,她都火烧眉毛了,拉下脸来求人,这凤羽珩还摆上架子了?
  
  可她也没有办法,眼下有求于人,人家说什么都得挺着。
  
  于是自己拉了把椅子坐下来,白了凤羽珩一眼,耐心地等着她一口一口地把饭吃完。
  
  这顿饭凤羽珩又吃了半个时辰,终于将碗筷放下时,沉鱼的忍耐也到了极限。
  
  凤羽珩也不再为难她,自摆了摆手,让忘川她们都下去。凤沉鱼也把倚林赶了出去,直到屋子里就剩下两个人时,她终于开了口:“我今日有事求助于你,凤羽珩,做为交换条件,我给你一万两银子做为酬谢,如何?”
  
  凤羽珩瞪大了眼睛看她,故作惊讶地道:“是什么事居然可以让大姐姐拿出这么多钱来?”
  
  沉鱼做了个深呼吸,咬咬牙,下了很大的决心,总算是把一件让她几近崩溃的事给说了出来——“我好像……怀孕了。”
  
  噗!
  
  凤羽珩刚喝了一口茶,立即夸张地喷了出来。这一口正好喷到凤沉鱼的脸上,她眼瞅着凤沉鱼气到脸都变了形,心里却笑得快要内伤。
  
  “大姐姐,真的假的?你没跟我开玩笑吧?哎呀!那这孩子到底是应该跟我叫姨母,还是该跟我叫姑母呢?”
  
  凤沉鱼霍然起身,奔着门口就走,她觉得自己来到这里就是个错误,求谁也不能求凤羽珩啊?这不是找上门来任人家奚落么?
  
  见她要走,凤羽珩拦都没拦,只随口说了句:“价钱不公,咱们再谈。”
  
  凤沉鱼站住脚,面上闪过一丝惊喜。
  
  钱不是问题,只要凤羽珩肯帮忙就胜过一切。
  
  眼下京城雪灾,她请个大夫也请不来,幸好今早倚林提醒了她,可不能请外头的大夫,万一事情传了出去,可难保就落得跟步霓裳一样的下场啊!到时候弄得满京城人尽皆知,她还活不活?
  
  思来想去,就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来找凤羽珩,左右在这个二妹妹面前她早就已经没有什么脸面,不在乎再来这么一次。只要她将肚子里这个很有可能存在着的祸害给弄掉,她就有再翻身的可能,待她有一天翻了身,凤羽珩就是第一个要除掉的人。
  
  凤沉鱼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到同生轩,眼下一听凤羽珩只是说谈价钱,那就意味着已经答应,凤沉鱼就觉心里的这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于是转身回来,有些急切地道:“二妹妹,你开个价吧!”
  
  凤羽珩看着她,挑唇笑了起来:“大姐姐,一万两,我帮你验孕。”
  
  “验孕?”凤沉鱼一愣,“什么意思?”
  
  “你现在不是不确定自己怀孕了么?我有办法帮你验明到底是不是怀孕,但这次验孕我开价一万两,你可愿意?”
  
  凤沉鱼皱了皱眉,一万两确定怀没怀孕,有点贵。她小日子没来,最近又总感觉有些恶心体乏,其实十有*是可以确定的,但毕竟没经大夫诊过,还是不敢十分的确定。
  
  “是不是太贵了些?”她盯着凤羽珩,“你这明摆着是讹诈,不过摸摸脉而已,你要一万两银子?”
  
  凤羽珩点头:“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讹诈。”然后摊摊手,“如果大姐姐嫌贵,那就去找别人吧!更何况要确定一个人是否怀孕,可不只是掐个脉那样简单,万一诊错了,你的身子可就废了,将来若是再也不能怀孩子,那可是大事。”
  
  凤沉鱼沉默了,找别人,如果能找别人,她死也不会到同生轩来。凤羽珩的话也成功地吓唬住了她,如果因为点钱财而残了身子,那对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罢了,一万就一万。”她认命地坐了回来,又问了句,“那拿掉孩子呢?”
  
  凤羽珩诡异地笑了,“不多,一百万,而已。”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