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89章 京郊出事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一百万三个字一出口,凤沉鱼立即就知道自己是被耍了。
  
  她瞪着凤羽珩,咬牙切齿地道:“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知道我手里有那一百万银票,便想方设法的要骗了去!对不对?”
  
  凤羽珩点点头,很诚实地道:“对,全对。只是我并没有想方设法,而是你自己找上门儿的。”
  
  凤沉鱼气得一口银牙都快要咬碎了!可又能怎么办呢?的确是她找上门儿的,而且这个事儿还非求凤羽珩不可。
  
  她稳了稳情绪,又问了句:“一点都没得商量?”
  
  凤羽珩冷笑,“有人要拿迷。药毒我的时候,怎么不来跟我打个商量?”她死盯着凤沉鱼,眼里迸射出豹子一个精锐的光。“大姐姐,破财免灾,这个道理你不懂么?”
  
  沉鱼当然懂,只是这一百万她一早就许给了凤瑾元,虽说父亲还没找她要,但依她对凤瑾元的了解,对不方不是不要,而是在想那一百万应该往什么地方花。
  
  “先做你说的那个验孕。”凤沉鱼心里有了算计,确定了我是真的怀孕之后,咱们再来谈下一步。
  
  “可以。”凤羽珩冲她伸出手,“拿来。”
  
  “什么?”沉鱼一愣,“你要什么?”
  
  “银票啊!要不你付现银也行,我就受点累,派下人到你院子里抬一趟。”
  
  “不用。”凤沉鱼气得直翻白眼,“你先帮我看了诊,我这就叫人回去取。”一边说一边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对着站在外头的倚林耳语两句,就见倚林又在大雪中艰难地往回去走。
  
  再回来时,凤羽珩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样东西,沉鱼不认识那是什么,自然也就没太在意,只对凤羽珩道:“倚林已经回去拿了,你先看诊吧。”
  
  凤羽珩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一个长条形的物件儿,一只透明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小碗。
  
  沉鱼拿在手里只觉新奇,可待凤羽珩与她讲了一下这两样东西是做什么用的之后,她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怎么……怎么可以那样?”
  
  “怎么就不可以?”凤羽珩不干了,“你没上过茅房啊?我告诉你,这可是最准确的确定是否怀孕的方法,就我这两样东西值多少钱你知道么?关键是多少钱都买不到啊!这可是波斯的好物。别以为你那一万两银子花的冤枉,我还觉得我要少了呢。”
  
  沉鱼再一次体会到跟凤羽珩根本没法正常沟通的郁闷,那些她觉得难以启齿的话在对方嘴里随口就出,丝毫都不觉得害羞。自己若再娇情,只会在凤羽珩面前更丢人,到不如咬咬牙去把这东西用了,左右也没有人能看到。
  
  凤沉鱼下定决心,拿着东西就进了茅房,再出来时将那长形物交给了凤羽珩。
  
  两条红杠,凤羽珩耸耸肩:“早孕。”
  
  “什么?”沉鱼没听明白。
  
  她又解释了一遍,“就是说你怀孕了,已经确定了。”
  
  “这样就能确定?”
  
  “能。”凤羽珩点头,再道:“你把右腕伸过来,既然不放心,我就再给你掐个脉吧。”
  
  沉鱼赶紧递腕上去,就见凤羽珩掐了一会儿就放了开,还是之前那样的话:“早孕。”
  
  沉鱼绝望地叹了口气,看来在前途与钱财之间,她必须得做出选择了。
  
  “你再好好想想。”凤羽珩起了身,“我今日要出府去,一会儿你们的银票拿来就直接送到县主府的帐房吧,清玉今日正好也在,交给她就行。”她话说完,推了门就走,忘川赶紧进屋给她取了斗篷,与黄泉一起跟在紧随其后匆匆出了院子。
  
  凤沉鱼一人留在屋内,桌上还摆着那个她刚刚用过、还明显的能看出两条红线的东西。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凤羽珩告诉她,两条线出现就代表怀孕,如果只有一条,那才是没怀。她相信凤羽珩的话,因为怀孕的迹象已经十分明显了。
  
  强压住心底涌上来的一阵恶心,又坐了一会儿,直到倚林踩着厚雪累得呼哧呼哧的回来,这才起了身,带着倚林一起往同生轩的帐房那边去。
  
  此时的凤羽珩已经走在了大街上,昨天的雪下得太大了,以至于街上根本走不了马车,想出门就只能一脚沉一脚浅地在雪里趟着走。很多人家都在扫雪,却也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扫完的就堆到了一边,以至于道路被雪堆得越来越窄。
  
  京兆尹也派了人出来扫雪,但毕竟人力有限,偌大京城,总不可能一下子全都扫完,更何况还有那些达官显贵们得占点便宜搞搞特殊,所以基本上京兆尹派出去的人都去为那些家族服务了。
  
  几人好不容易走到百草堂,大冷的天竟累出丝丝细汗。百草堂里的伙计一看到凤羽珩来了,赶紧就迎上来,一边接过凤羽珩的披风一边说:“东家,今天来看病的人不多,但昨儿夜里冻晕在门口的却不少。王掌柜作主把他们都抬到铺子里了,正在救治呢。”
  
  凤羽珩点头,“你们做得对。”一边说一边往里走,穿过外堂,里头的帘子一掀,就看到至少得有七八个人正躺在里面,王林正指挥着几个小伙计给那些人灌药汤,屋子里生了火盆,很是暖和。
  
  凤羽珩没多说话,犹自上前动手给那些病患诊脉。这些人多半是老人,还有两个孩子,一看就是平日里以乞讨为生的人,昨天的大雪实在是灾难性的,他们无处可躲,冻晕在街头也是正常。
  
  那些人一看有位穿着讲究的小姑娘亲自来诊脉,都有些不好意思,脏兮兮的手腕都愿往上递。
  
  王林也看到了凤羽珩,但见其没吱声直接就干了活,便也没多客气,只跟众人解释道:“这位就是我们百草堂的东家,也就是皇上亲封的济安县主。”
  
  他这么一说,人们正觉得受宠若惊了。堂堂县主啊!居然亲自给一群叫花子诊脉,这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
  
  王林又解释道:“大家不要拘束,咱们县主精通医术,百草堂远近闻名的中成药丸就是县主亲手制作出来的。”
  
  在王林的解释声中,凤羽珩挨着个儿的给这些人诊了一圈脉,之后也略微的放下心来。虽然因为平日里生活环境就不好,导致了体力有很多慢性病的存在,但至少这个雪灾给他们带来的仅仅是最初的冻僵冻晕,百草堂救治得及时,这才没有更深的影响。
  
  她告诉众人:“不用担心,既然进了百草堂来,救治你们就是我们的义务。”她又看了看伙计们端着的药汤,然后点点头:“这些都是驱寒暖体的汤药,还有增强人体抵抗力的成份,大家都喝下去,最多一日就能好起来。”
  
  人们听不懂什么叫增强人体抵抗力,但却知道凤羽珩的意思是这药很好,于是一个个抢着把药都给喝光。
  
  有位五十出头的妇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孩,抹着眼泪说:“昨儿夜里,大雪压塌了我们原本住着的窝棚,我以为快要活不下去了,就想着往街里走一走,找一户好人家看看能不能把孩子送出去,好歹得让他活着。可是敲谁家的门也敲不开,这么大的雪,我们也走不动了,有人说百草堂就在前面,东家和掌柜的都是活菩萨,兴许到了那里能有救,我们这才奔着百草堂来。”
  
  她这么一说,其它人也纷纷接话,意思差不多,都是觉得来到百草堂至少还能有一条活路。
  
  凤羽珩听了很感动,也赞许地看了王林一眼。她知道,这个药铺她自己并没有操太多的心,多数都王林在管着。百草堂能有今日这样的声望,与王林的用心经营和善良心性是分不开的。
  
  王林得到赞许,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张罗着伙计继续加炭,让屋子更暖和起来,并且告诉人们:“外面的雪已经停了,看天气应该是不会再下,你们就放心吧。百草堂虽说不能永远留着你们,但至少还是能帮着大家把这个难关熬过去,不会让你们冻死饿死在街头。”
  
  众人又是一阵感激,王林客气了一番,赶紧拉了凤羽珩到偏堂去。
  
  “小姐,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额上渐了汗,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热的。“我们救八个人行,但如果有八十个人呢?这一场大雪几乎把京城全给盖了,受灾的人绝对不只这些。如果听到消息都往百草堂来,我们就没那个能力了呀?”
  
  “没事,你别急。”凤羽珩吩咐黄泉忘川把手里提着的几个大纸包放到桌上,“我从府里出来时带了暖茶,不需要熬煮,直接泡水就好。你去准备几口大锅,多烧开水,再去多找些碗来,咱们就在百草堂的门口支起个棚子,人来人往的,不管是什么人,都免费送一碗暖茶喝。”
  
  “好。”王林点头,“这样一来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冻晕过去,外头有暖茶喝,他们也不会抢着往百草堂里挤。”他答应下,提了几个纸包就去准备。
  
  忘川不放心,跟黄泉道:“你也去看看,最好跟附近的馆子说一声,看能不能多借一些碗,少付点银子也是可以的。”
  
  黄泉点点头,也跟着去了。
  
  凤羽珩总算是能坐下来喘口气,一路趟着雪走过来,她还真有些累了。
  
  “亏了是冬灾,这要是夏季的洪灾,麻烦可就大了。”她喝了口忘川到的热茶,心里还是惦记着玄天冥那边,不由得问道:“你说郊外的官道会不会有人扫雪?咱们要去大营,如果靠脚走路的话,得走多久啊?”
  
  忘川无奈摇头,“走着去就不要想了,这么大的雪,很有可能走上三天三夜也走不到。京城里面都是这样的状况,京郊怎么可能有人扫雪。”
  
  凤羽珩叹了口气,知道干着急也没办法,只能再等几日看看雪能不能化些,总要官道能走马车才行。
  
  两人正坐着等王林那边准备完毕就一齐到外头去给人分发暖茶,突然门帘子一掀,黄泉急匆匆地赶了回来,一脸焦急之色,见到她二人急着就道:“京郊出事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