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91章 丫头,七哥心里难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七哥!”
  
  “七殿下!”
  
  凤羽珩与班走二人的耳朵都尖,立即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去。
  
  就见雪山深处,似有个身影绕了过来,脚步很慢,行走艰难。
  
  凤羽珩从地上爬起来,迎着那身影就飞奔了去。
  
  她认得出来,那就是玄天华,虽然走得很慢,虽然有些狼狈,但那就是飘然若仙的七皇子,她太熟悉那种感觉,仿若平地生莲,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让人一眼心静,哪怕她此时此刻这样的心神不安,在看到玄天华的那一刻,也都平静了下来。
  
  “别跑,小心摔了。”玄天华眼瞅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朝着自己就冲了过来,跑跑滑滑的,几次都险些跌倒。他有心快走几步迎上她,无奈雪崩的时候压到了脚踝,实在行动有些不便。
  
  “七哥!”终于她站到了玄天华面前,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小脸蛋红扑扑的,就像个年画里的娃娃。
  
  玄天华下意识地就抬起手来,拨开了她额前碎发,很想捏捏她的脸颊,可手移过去,却又放了下来。
  
  “我没事。”他开口,淡淡的声音,不远不近,不生不疏。
  
  这样的感觉突然就让凤羽珩有些害怕,她抓着玄天华的袖子急着问:“七哥你是不是受伤了?伤到了哪?”一边说一边又去摸他的头,“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我是阿珩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和我讲话?”
  
  玄天华亦有一瞬间的失神,想要去抓她的手,可凤羽珩根本就不老实,一会儿拍拍他的头,一会儿又捏起他的脖颈,小小的个子够不到他,还总是要蹦起来,十分好笑。
  
  可他却笑不出来。
  
  亡母祭日,一场雪崩却将他与随从全部埋在雪下。他拼了命的拽着那小随从往外爬,却最终也没能把人从雪堆底下带出来。
  
  他在雪地里坐了很久,一来脚疼得实在动不了,二来总是希望那小子能自己突然就冒出来。跟了他十几年的随从,每年都同他一起来到这里祭拜,却最终命丧于此,怎能让他不揪心。
  
  玄天华第一次后悔出门没有多带些人,总是仗着自己有功夫在身,过份自负却害了一条生命。天灾一样的大雪将他困于此地,两天一夜,几乎绝望,却听到这丫头撕心裂肺地喊着七哥。
  
  他只是像神仙,却并不是神仙,总有那么一些时候,会有一些人和事可以触动他的心,比如在凤梧县的那个晚上,这丫头虚弱地倒在一片废墟里,就像一只小猫,惹了他心底全部的怜惜。
  
  “七哥没事。”语气终于温和下来,面上也恢复了那一向温暖和煦的笑,“傻丫头,这么大的雪,跑出来干嘛?”
  
  “找你!”她实话实说,“如果只是下雪,我不会来,但她们说城北出现雪崩,我就不能再躲在城里。七哥,当初你能把我从那片火烧的废墟里带出去,今天我就也打定了主意就算是用双手也得把你从雪堆里给扒出来。”
  
  凤羽珩面上一片倔强之色,小鼻子尖尖的上扬着,说得十分认真。
  
  玄天华拉过她的手,脚上虽然有伤,却还是坚持扶着这个小女孩,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回走,一边走一边道:“七哥没死,就算被雪埋住也可以爬上来。只是与我一起来的人,却无法再同我一道回去。丫头,七哥心里难过。”
  
  她没答话,玄天华说难过那就是真的难过,可这样的一个人,总让人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去安慰。她在他眼里就是个小孩,一个小孩去安慰一个成年人,总是滑稽一些。好在还有陪伴,她可以静静地陪在他的身边,做一个好的聆听者,待他说完,再扬起一个笑脸来,像个孩子,该听的听,该忘的忘。
  
  只是玄天华就也只有那么一句,之后就再不说一句话,只是拉着她的那只手握得紧了些,许久都没有放开。
  
  一行人就这么一直往回走着,王卓看着玄天华的伤脚主动提出背着他走,却被拒绝了。骄傲如玄天华,若仙如玄天华,怎么可以俯在一个人的背上?
  
  凤羽珩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借用空间送他回去,要话到嘴边却又不得不再次咽下。她到底是没有勇气把那个秘密与人分享,即便是玄天华。
  
  一路走一路歇,从天黑到天亮,总算是见到京城北门时,玄天华再坚持不住,倚着一棵树就滑倒在地。
  
  一向出尘的人狼狈至此,却始终没有放开拉着凤羽珩的那只手。
  
  她随着他一起半跪到地上,用另一只手抚上他的脚踝,声音带着祈求道:“就让我给你看看吧,好不好?”见玄天华半天没吱声,凤羽珩干脆吩咐忘川:“你们先走,回百草堂去,左右也快到了,剩下的路我陪着七哥就好。”
  
  忘川只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她知道左右还有班走,城门就在眼前,肯定没事的。于是带着黄泉还有王卓二人先行回城。
  
  待她们走远,凤羽珩却回过头来,冲着不远处一直跟着的那个黑衣身影说:“班走,你也回去。”
  
  “不行。”身影往前闪了几步,站到二人面前,“你不回去,我不可能一个人走。”
  
  “这里有七哥,没事的。”
  
  “七殿下受伤了。”
  
  “班走!”凤羽珩怒了,两眼却直勾勾地盯着玄天华受了伤的脚踝,半晌,又道:“先走吧,我求你。”
  
  玄天华冲着她微微摇头,“不必,你看吧。”说完,主动褪下鞋袜,高肿起来的脚背让这动作做起来很困难,他是用了大力才能褪得下来的。
  
  班走后退了几步,转过身去。虽然没走,却也不再往这边看。
  
  他从小跟在玄天冥身边,对这位七皇子自然也是十分了解的。印象中,别说褪去鞋袜,就是当着外人披起外衫都是不曾有过的。玄天华每次出现在人前都是一模出尘若仙的模样,不曾有一丁点狼狈,不曾有一丁点失仪,即便是在玄天冥以及云妃的面前,也不例外。
  
  凤羽珩让他走,便是不想打破玄天华的习惯,但他是一名暗卫,保护凤羽珩是比保护他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事情,在凤梧县时已经出过一次差错,今后再也不能了。
  
  凤羽珩看了班走一眼,没再说什么,只是身子动了动,挡在班走与玄天华之间。
  
  玄天华知她心意,却也只能是在心底轻轻一声叹息。
  
  “错了筋,骨头没断。”凤羽珩将手从玄天华的大掌里抽出来,小心翼翼地检查着他的伤势,“但并不排除有骨裂的可能。”她抬头看向玄天华,道:“我给你用些镇痛的药,你忍忍,进了城先跟我回百草堂,我再给你好好看看。”
  
  玄天华点头,“都的你的。”
  
  凤羽珩再不多说,直接伸手入袖,从空间里将止痛的喷雾调了出来。
  
  冬装袖子宽大好藏物,玄天华到是也没起疑心,只是看着她手里的东西问了句:“这个就是冥儿当初用过的那种吧?”
  
  她一边喷上患处一边说:“对,玄天冥用过,飞宇也用过。”
  
  玄天华只觉得那东西喷到患处凉凉的,原本的疼痛感一下子就减轻了去,再过一会儿竟完全被麻感代替,一点都不觉疼了。
  
  “真是神奇。”他对着那药瓶子感叹,却又道:“可是这脚完全没有知觉,我……没法走路。”
  
  “殿下,属下背着您吧。”班走回过身来,看着玄天华,眼里带着乞求,“天都快亮了,主子找您也找了一整夜,她……”
  
  “你背我吧。”玄天华打断了他的话,主动开口,到是惹得凤羽珩直皱眉头。“没事。”他拍拍她的肩,“早些回去才是要紧的。”
  
  “那我帮你穿鞋子。”凤羽珩低头默默的拿起玄天华的鞋袜,倔强地拒绝他的抢夺,执意亲自为他穿好。“你让我叫你七哥,那就当我是亲妹子好了,妹子给哥哥穿鞋是很正常的事,更何况,七哥,你救过我两次命。”无论是令人窒息的河水里,还是呛人心肺的火场废墟里,拉着她走出地狱的人,都是玄天华。
  
  终于,班走将人负在自己背上,再腾出一只手抓着凤羽珩,运起轻功,竟是同时承负了两个人的重量腾空而起。虽说速度较之平常慢了些,但总也好过一步一步的走回去。
  
  快到城门时,班走主动把玄天华给放了下来,由背着变成搀扶。先一步回来的王卓早就在门口等着,看到他们回来,赶紧跑过来对凤羽珩道:“那两位姑娘说是先回百草堂了,小的准备了担架,要不要用?”
  
  凤羽珩摇了摇头,问他:“城里现在能走马车了吗?”
  
  王卓想了想,道:“小的带几个人从前面开道,马车走得慢些,应该行的。”
  
  “那就备马车吧。”
  
  她扶着玄天华在边上稍作休息,不一会儿的工夫王卓就把马车寻了来,凤羽珩与玄天华二人坐到车里,班走亲自赶车,王卓则带了一队人在前头扫雪开道。
  
  马车终于停到了百草堂前,凤羽珩了一口气,玄天华也松了一口气,两人竟同时开口道:“委屈你了。”然后相视愣住,既而耸肩大笑。
  
  因为忘川黄泉先他们一步回来,此时已经带着王林等在百草堂门口。班走见到了地方,将马车交给王林,而后一闪身,隐去身形。王林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只闷着头到了车前将车匹稳住,然后忘川黄泉二人与凤羽珩合力将玄天华扶出,一行人总算是进了屋去。
  
  王林收拾了自己睡觉的房间给玄天华,凤羽珩将他扶着坐下后,立即屏退众人,待房门关好,屋里只剩下他们二人时,她才道:“七哥,我想给你再好好检查一下脚,但这种检查的方法有些特别,我必须得先和你说明一下。”
  
  玄天华摆摆手,“我信你。”
  
  “好。”凤羽珩点点头,转身出屋,再回来时,一套输液设备就拿了回来。
  
  玄天华惊奇地看着将一只大瓶子吊起来,再插进去一根管子,管子头上有一枚极细的针头,对准了他的手背就扎了下去。只一瞬间,他神经一恍,意识全无。。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