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93章 谁跟你们是一家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书童一个劲儿地点头,生怕凤羽珩听不明白,又解释道:“就是当朝的左丞相凤大人,我们少爷是凤大人的侄子。ww.w.yan+kuai.c.om”
  
  凤羽珩纳闷地看了看晕倒的这位少爷,怎么看都没看出他跟凤瑾元长得有一点点相像之处,再搜搜原主的记忆,老太太的确就凤瑾元一个独子,没道理凤瑾元再冒出个侄子啊?
  
  这时,围观的百姓里有人说话了,却是笑那书童:“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在你面前的这位小姐就是凤家的女儿,你家少爷若真是凤相的侄子,那到还是致亲呢!”
  
  书童一愣,这才仔细打量起凤羽珩,眉眼间到是有些凤瑾元的模样,但凤家的小姐他也没见过,不知道这是凤家的几小姐。
  
  见书童发呆,又有人道:“该不是骗人的吧?你连凤家的嫡小姐都认不出来,还敢说你家少爷是凤相的侄子?”
  
  一听说是嫡小姐,那书童马上就乐开了——“您是沉鱼小姐?真的是沉鱼小姐?”
  
  凤羽珩皱眉看他,一言不发,到是身边的忘川说了句:“什么沉鱼小姐,这是凤府的嫡小姐。”
  
  “凤府的嫡小姐不就是沉鱼小姐么?”那书童一时没反应过来,怔怔地看着凤羽珩,忽又想起听说凤沉鱼今年已经十四,过了这个年关就及笄了,可眼前这个女孩怎么看也不像快十五岁的样子,不由得又问了句:“咱们说的是一个凤家吗?”
  
  凤羽珩点点头,“当朝左相就只有一位,别无他人。”
  
  “可是……”
  
  “没有可是。”她站起身,再看了眼那晕倒的年轻人,眉眼间到是能分辨出有几分凤子皓的样子。“你们是沈家的人吧?皇上有命,凤家不承认沈氏主母之位,凤沉鱼自然也就不再是嫡女。将人扶进百草堂吧,本县主会替他医治。”
  
  那书童没太明白凤羽珩的话,怎的沉鱼小姐就不再是嫡女了?京城里这嫡女庶女还可以随意更换的么?
  
  但好在听懂了凤羽珩让他将人扶进百草堂的话,这才注意到前头不远处就是一间诊堂,顿时大喜,赶紧起身去扶他家少爷。
  
  围观的百姓心地善良,纷纷过来帮忙,很快就将人抬了进去。
  
  黄泉瞪着那年轻人,一脸的厌烦之色,嘴里嘟囔道:“真不知道小姐怎么想的,沈家的人就让他冻死好了,救他作甚?”
  
  忘川苦笑摇头,“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若是任他死在百草堂门口,咱们这两天的暖茶就也白施了。”
  
  这几日冻僵的不计其数,就连百草堂的伙计们都学会了如何救治,凤羽珩见人抬了进来便不再理,只嘱咐黄泉:“回凤府去通报一声,别的不用管。”黄泉答应着去了,她便又回到了外面继续分盛暖茶。
  
  此时,玄天华正与淳王府过来的人说话,见凤羽珩回来了这才道:“阿珩,我得进宫去,父皇和母妃都派人来寻了。”
  
  她点点头,“去吧,注意伤处不能吃劲,回头我把药多调配几副,着人送到七哥府上去。”
  
  “好。”玄天华也不再多等,由下人搀扶着就上了马车,临走时说:“百草堂济世安民,父皇早已得到了消息,丫头,等着领赏吧。”
  
  领不领赏的,凤羽珩到不是很在意,只是看着玄天华的马车越行越远,她又担心起玄天冥来。之前总想着过去看看,但如今想来,到是应该多相信他一些,不能因为一场雪灾,女人就担心得要跑到军营里去,这让他的将士们看到了,指不定笑话成什么样子。
  
  她想通这一层,便不再纠结于出城去大营的事,到是又看着百草堂外排得越来越长的队伍开始忧心。
  
  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一碗暖茶解决不了最根本的问题,百姓们需要的是更多灾后物资以及部份房屋的灾后重建,而这些,则需要大量的金钱。
  
  “忘川。”她将手里的碗交给一名伙计,拉着忘川往边上站了些,小声道:“你再回一趟府里,去找凤沉鱼,就说我要你问问她考虑得怎么样,并且告诉她,那件事情宜早不宜迟,晚一天就多一分危险。”
  
  忘川点头,也不问到底是什么事,只是嘱咐凤羽珩道:“那小姐您自己小心。”
  
  “放心吧,还有班走呢,百草堂也有这么些人,没事,你快去快回。”
  
  忘川见她着急,赶紧就往凤府奔了去。这时,百草堂里也有个伙计跑了过来,对她道:“东家,刚才那位公子醒了。”
  
  “我去看看。”凤羽珩随他进了堂内,果然,那位疑似沈家少爷的年轻人已经转醒过来,只是面色还有些苍白,坐在榻上一声一声地叹气。“挺大个人,醒了就在这叹气,像什么样子?”她顶烦这种动不动就愁眉苦脸望天兴叹的男人,“悲天悯人有什么用?有这工夫莫不如到前院儿去帮着分一碗茶。”她一边说一边握住那人的脉,那年轻人吓了一跳,就要把手抽回去,凤羽珩翻了个白脸斥他:“动什么动?没见过大夫诊脉吗?”
  
  那人这才不再挣扎,大气都不敢出的看着凤羽珩。他的书童就站在旁边,也小心翼翼地低着头不敢说话。
  
  直到凤羽珩把手放开,小书童这才试着问了句:“我家少爷怎么样?”
  
  “没事了。”她冷着脸,“回头把诊金和药钱付了,再到掌柜的那里另抓些药,回去吃几天就行。”
  
  “还要银子?”小书童纳闷地问她:“你不是凤家的人么?凤家开的药铺怎么还收自己人的钱?再说——”他指了指外头那些被百草堂收治的人们,道:“我可是都的说了,那些人全是你们这里救治的,分文不取,还给饭吃,怎的到了我们这儿就要收银子了?”
  
  凤羽珩一瞪眼,不干了:“凭什么不收?百草堂开门做生意,都不给钱我拿什么养活这么多活计?”
  
  “我们是一家人!”
  
  “谁跟你是一家?”凤羽珩本来就烦透了沈家的人,如今这小书童还扯上一家不一家的话,简直就是触了她的底限,“我凤姓,你们姓啥?”
  
  “我家少爷姓沈!”
  
  “沈家跟我有什么关系?”她面色逐渐冷了下来,“我堂堂凤家嫡女,居然要我认个小妾的娘家人是一家,大顺朝什么时候颁的这一条例律?我堂堂济安县主,还要你个奴才来教给我谁跟谁是一家?”
  
  她越说声音越大,直吓得那小书童全身都多嗦。
  
  济安县主?要说凤家嫡女,他还可以理解,毕竟刚才这药铺的伙计已经给他普及了一下京城最近发生的一些大事。但却唯独忘了说凤羽珩已经被封为县主,闹得这小书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吱唔了好半天,这才指着外头的人说:“那为什么他们可以不给钱?”
  
  凤羽珩挑眉,“我乐意。本县主收钱看心情,他们来的时候正赶上我心情好,可一见到你们沈家人,本县主的心情瞬间就低落了。”
  
  小书童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那年轻人拦了住,这一直没说话的人总算是开了口,对书童道:“花钱看病天经地义,快快将诊金付给人家。”
  
  少爷发了话,小书童再不好多说,一脸不情愿地去前头付银子。凤羽珩看着那年轻人,开口问了句:“你是沈家老几的儿子?”既然说是侄子,应该就是沈氏那几位哥哥家的孩子了。
  
  年轻人想起来与她说话,但身子又实在虚弱,试了几次也没起来,无奈只好继续坐着道:“在下沈青,是沈家的长孙。”
  
  “老大家的?”她在脑子里将沈老大的样子过了一遍,到是没有太深的印象。
  
  沈青点头,“家父的确是沈家长子,但在下一直在外求学,已经多年没有回过老家,这次上京是特地来拜会姑父的。”
  
  凤羽珩摇摇头,纠正了他的叫法:“你姑姑沈氏只是我父亲的一个妾,你这声姑父是万万叫不得的。”
  
  沈青微怔了下,却也没争辩什么。当年沈氏妾抬妻位时,他已经是个半大少年,自然懂得人情伦理,也对凤家的做法并不赞同。但毕竟他是外人,无权评说凤家之事,如今沈氏被皇上亲贬,说起来,也并不委屈。
  
  “您是凤家的二小姐吧?”沈青看着凤羽珩道:“你小的时候我们曾见过,许是小姐不记得了。”
  
  凤羽珩的确不记得了,原主的记忆零零散散,再加上她原来那性子,别说是个外姓的人,就连自己家人长什么样都模模糊糊,想容从小就跟在她身后,不也只记得个包子头圆圆脸?
  
  见凤羽珩并不怎么爱与他说话,沈青也识趣地闭上了嘴,直到那书童回来,身后还跟着个人时,沈青才终于松了口气,冲着来人叫了声:“姑父。”
  
  凤羽珩眼一瞪,沈青立时就是一哆嗦,这才想起刚刚她的警告,于是赶紧的改了口——“凤大人。”
  
  凤瑾元一听沈青这反反复复的改口,就知凤羽珩一定是为难了人家,不由得道:“你沈青表哥从小在凤梧县老家的时候就跟着为父读书习字,大一些了就一直在外省求学,说起来,算是为父的半个学生。”
  
  “那就叫先生或是师父都挺好的。”她看着凤瑾元,认真地道:“还有,女儿必须要提醒父亲,您让我认一个妾室的娘家人为表哥,那您置姚家于何地?”
  
  凤瑾元一脸阴沉地与之对视着,这女儿说话句句打脸,他都想不明白外头那些缘何与之交好,就不怕被呛白?
  
  可再心中有气又能如何?凤羽珩说得没错,家中表亲就只认主母的娘家,沈氏为妾,沈家的人的确是不该与之攀亲的。
  
  “罢了。”他摆摆手,转而对沈青道:“你就叫我一声老师吧。”
  
  沈青恭敬地答:“学生明白。”心里却也对凤家如今的局面做了一番分析,想来他的那沉鱼表妹如今的日子过得也是不好,这位嫡小姐太厉害了,还顶着个县主的头衔,沉鱼表妹那样柔弱的人,还不得被她欺负了去?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