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94章 我做好事跟你们凤家有毛线关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readx();沈青从小就喜欢沈鱼,甚至曾央求着父亲跟沈氏提过几次,都被沈氏严厉地拒绝了,
  
  他自来是个谦和又有些懦弱的人,脑子里从来都只有做学问,对于喜欢的人从来也不知道该怎么争取,沉鱼拒绝了,他便伤心几天,然后又一门心思投入到书本当中。看书神器.yankuai.
  
  这次上京,只是投奔凤瑾元准备来年春闱,但却因一场大雪而结识了凤家的这个二女儿,不由得又让他想到了表妹沉鱼。
  
  “多谢二小姐救命之恩。”沈青再冲着凤羽珩施了一礼,不管怎么说,人家救了他一命,他在心里是存着感激的。
  
  凤瑾元亦赞许地对着凤羽珩点点头,说的却不是沈青这个事:“你能在京中设棚广施暖茶,这实在是仁慈之举,百姓也会感念凤家之恩,甚好。”
  
  凤羽珩看着这个父亲,从来没见过脸皮如此之厚的人,不由得问道:“我设棚施茶,关凤家什么事?”
  
  “你是凤家的女儿!”
  
  “可施茶是百草堂跟御王府的共同行为,与凤家无关。”她淡淡地看着凤瑾元,告诉他:“施茶我出力,用的是御王殿下给我的银子,凤家一文未出,无功。”
  
  “你……”
  
  “我就是这样,父亲又不是第一天了解。”她不愿跟这种不要脸的人多废话,转身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道:“沈家公子已经没事了,父亲可以将人带走,女儿还要去为民服务,就不陪你们闲聊了。”说完,人已经到百草堂之外。
  
  沈青觉得十分尴尬,没想到凤家这位二小姐不只是不给他面子,连自己父亲的颜面也都一点不给。在他眼里,凤瑾元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当朝正一品大员,那是多大的官儿啊!怎的就能让自己的女儿呛白成这样?
  
  “这丫头自小在山里野惯了,你不用理她。”凤瑾元好歹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走吧,府里的马车已经等在外头了。”
  
  凤家跟着来的下人主动上前动搀扶着沈青,一行人出了百草堂,也没跟凤羽珩打招呼便上了车。
  
  王林瞪了那远行的马车一眼,小声说了句:“真是一家子白脸狼!”
  
  凤羽珩无奈地耸耸肩,对他说:“所以你记着,百草堂是属于县主府的,跟那个凤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凤家人若是来抓药,就给我狠狠的宰。”
  
  “东家放心,我全记下了。”
  
  黄泉这时也凑到近前来,“夫人很担心小心,一夜都没有睡好,听说咱们已经回到百草堂,这才放心睡下。”
  
  凤羽珩轻叹一声,昨天走得急,也没来得及跟姚氏说一声。
  
  “东家。”有个小伙计跑了过来,一脸为难地道:“咱们铺子里已经没有地方再收人了,可是……”他指了指百草堂门前,“还有好些人没了房子住,听说咱们这儿收人,都赶了过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凤羽珩想了想,吩咐黄泉:“你去迎迎忘川,看她回来没有。”再跟那伙计说:“到里面看看,那些已经住进来的人里哪些病轻一些,哪些人更年轻一点,特别是壮年的男子,能不住就不要让他们住了。跟他们解释一下,尽量把床铺留给老人和孩子。另外,”她瞅了瞅百草堂附近的几家铺子,对王林说:“去帐上支些银子,与隔壁铺子打个商量,看能不能租借他们的地方给灾民先缓解一下。”
  
  “好。”王林点头,却又问了句:“那要租到什么时候呢?倒塌的房子可不是说盖就能盖起来的,更何况,盖房子也要银子啊。”
  
  “这个你放心。”凤羽珩勾起唇角笑了笑,目光朝着街道上递了去。街道那头,黄泉忘川正往这边走来,跟在她们身侧的,正是凤沉鱼的丫头倚林。“有人给咱们送钱了。”
  
  她转身回了百草堂,不多时,忘川带着倚林进了内堂。
  
  倚林一脸紧张的模样看着凤羽珩,一只手伸到袖子里,将几张银票掏了出来。“这是大小姐让奴婢带过来的,大小姐还让奴婢问问,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凤羽珩看了一遍那几张银票,二十万一张,一共五张,一百万。“让你们大小姐到同生轩等着,我今晚就回去。”
  
  “是。”倚林俯了俯身,“二小姐若没什么别的吩咐,奴婢就回去了。”
  
  “去吧。”凤羽珩摆摆手,见倚林出了屋,这和跟忘川道:“去找个伙计,让他们出去看看清玉在哪个铺子里,叫她到百草堂来。”
  
  清玉掌管着凤羽珩这边所有的生意,这场大雪只不定把她耽搁在了哪间铺子里。凤羽珩看着手里的一百万两银票,却不知这些钱到底能派上多大用场,能买来多少东西,够给灾民盖房子吗?
  
  好在不出一个时辰清玉就风尘仆仆地赶来了百草堂,一进门就道:“奴婢早就想过来,可奇宝斋那边正缺人手,店里人不是被家里的病人牵绊住了,就是因为雪太大根本就出不来门,奴婢只能自己看着。”
  
  凤羽珩好久没见清玉,只觉这丫头似乎长高了不少,身形有些消瘦,面颊也黑了些。她有些心疼:“是不是太累了?你适当的也得歇歇,不能总在外头跑。”
  
  清玉摆摆手,“不累不累,干活的都是下面的人,我就吱个嘴,哪里会累呢。”
  
  凤羽珩笑了笑,也不与她多寒暄,伸手将手里那一百万两银票递过去,“你看看这些银子都够做些什么?”
  
  清玉将银票接过来,只看一眼就震惊了,“一百万?小姐,你都想做些什么?”
  
  凤羽珩算计着:“安置这些灾民,分发些生活必备的用品,修修房子什么的。够吗?”
  
  清玉点头,“足够。”
  
  “灾民很多。”
  
  “奴婢知道,那也足够了。买东西什么的花不了多少,主要是修房子,不知小姐的意思是怎么个修法?”
  
  凤羽珩告诉她:“你要组织一批人先去查看,能修复的,就免费给修复,全塌了的,就原址重盖。但盖好之后要重新到官府登记地契,这些地契全部归算到御王府,房子归于御王府的,但是给原来的人终身免费住。”
  
  “奴婢懂了,只是这人手方面却有点紧张。”
  
  “没事,我让忘川到御王府和淳王府去借人,到时候你跟着就行。”
  
  “好。”清玉点头点下,开始琢磨着这笔钱要怎么花。
  
  凤羽珩没再多留,嘱咐忘川去两个王府借人,自己则带着黄泉回了同生轩。
  
  沉鱼心里着急,一早就到了同生轩等着,凤羽珩进院儿时就听清霜正跟沉鱼道:“小姐既然说要晚上才能回来,大小姐您是不是来得太早了?”
  
  倚林虽说觉得同生轩的丫头说话有点太不客气,但又实在不敢跟其反驳,只好陪着好话道:“清霜姐姐,我们就在院子里等,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天这么冷,大小姐冻坏了可别怪别人。”清霜对凤沉鱼没一点好印象,白了她一眼又道:“既然这样,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说完一转身,正对上已经走近了的凤羽珩,不由得“呀”了一声,“小姐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凤沉鱼气得鼻子都歪了,这丫头是嫌凤羽珩回来早了?
  
  “怎么能让大姐姐等太久。”凤羽珩一边说一边往药室的方向走,“过来吧,其它人在外头等着。”
  
  凤沉鱼知道是叫自己,赶紧就跟了上去,同时嘱咐倚林,“在外头看好了,不许任何人接近。”
  
  倚林点点头,老老实实地站到了原地。黄泉跟清霜也没有再进去,分头去做自己的事了。
  
  凤羽珩带着沉鱼进到药室里面,沉鱼主动将门关好,就觉得这屋里有一股子奇怪的味道,也不怎么的,一闻起来神经就阵阵紧张,觉得自己全身都是病。
  
  凤羽珩看了她一眼,只觉好笑,十四岁的丫头,就有如此之重的心机,活该人生也都眼着逐步提前。这样的罪,哪里是这么小的孩子应该受的,在她所熟悉的那个年份,十四岁还是个初中生呢。
  
  “两个方法,你自己选。”她倚在桌边看着沉鱼道:“一种是药物流产,就是我给你一种药,你吃了之后最多小半个时辰就会有感觉,身下出血,血量大于月事量。还有一种,人工手术流产,我麻醉了你,利用工具将你肚子里的东西吸出来。你选哪一种?”
  
  沉鱼从来没听说过这些事情,也不知道怎么选,只能问凤羽珩:“哪一种更快?不会被人发现?”
  
  凤羽珩告诉她:“快慢都差不多,需要静养几日,但不影响你正常行走,只要小心些,都不会被发现。不过我建议你选人工手术,因为药流不一定流得干净,一旦有残留,后续就要需要再次清宫,对你的身体伤害很大。”
  
  “那就听你的。”她没有主意,只能把一切都交给凤羽珩,但又不是很放心,不停地提醒她:“我可是给了你一百万两银子,二妹妹,你得对得起那一百万。”
  
  “放心。”凤羽珩从药箱里拿出一只麻醉针走到凤沉鱼的面前,“一百万算什么,大姐姐,我敢与你打赌,日后你要给我的钱会更多呢。”
  
  凤沉鱼心下一惊,不知凤羽珩这样说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很想问问为什么还要给更多的钱,难不成是想用这次拿掉孩子的事情讹诈她?
  
  但还不及她问出口,只觉手腕处一阵疼痛袭来,随即意识涣散,沉沉睡了过去。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