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97章 没钱?你去借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什么?”老太太一下就炸了,“一百万两?”
  
  凤瑾元觉得老太太这反应有些夸张了,赶紧劝道:“母亲别动气,千万不能再闪了腰。ww.w.yan+kuai.c.om”
  
  “我这腰有阿珩照看着,不用你管,你且说说,一百万两是怎么回事?”
  
  凤瑾元了解老太太,深知从她手里要出钱来有多难。之前那五万之所要好要,是因为这老太太还讲一点道理,还知道他的前程为重,朝廷所有大臣都捐了钱,凤家是正一品大员之家,更不能落在别人后头。可五万跟一百万差距也太大了啊?
  
  “母亲。”他硬着头皮给老太太说,“是三殿下那边的事。”
  
  凤老太太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没有没有,你当府里中馈是什么?一百万两,也就只有沈家那种财大气粗的人家才能拿得出来。你自己算算,你一年的俸禄是多少?咱们家在外头的铺子庄子收入是多少?府里每日的开销又是多少?怎么可能给你凑出那一百万。”
  
  “可三殿下那里也是正经事啊!”凤瑾元不禁着起急来,“儿子已经许诺三殿下要送上一百万两用于他在外的周转,母亲您也知道,今年冬灾严重,京城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外面。咱们当初之所以选择了三殿下,不就是因为他是有大计谋的人,他在外头的那些准备也是咱们认可的啊!”
  
  老太太知他说的是三皇子在外面偷养的兵马,没错,那些的确是三皇子的资本,也是凤家思来想去选择站队的最根本原因。但是……“如今沉鱼那个样子,我听说三皇子的正妃病也好了,咱们还有什么指望?”
  
  凤瑾元觉得老太太能这样问,这事儿八成还是可以商量的,于是赶紧道:“母亲放心,沉鱼的事儿子已经派人去找药,据说民间是有那种能让女子恢复如初的密药的。”
  
  老太太心里有些动容,追问了句:“真的有?”
  
  “真的有。”凤瑾元硬着头皮做出承诺,“凤家培养沉鱼这么多年,绝对不会让她成为废子。”
  
  “可沉鱼现在是庶女。”老太太又想到了一个关键,不由得埋怨起姚氏来,“那姚氏也是,占了主母的位置还要与你和离,这样一闹,不但你没颜面,沉鱼的地位也尴尬呀!”
  
  这个道理凤瑾元自然明白,更深知三皇子不会要一个庶女做正妃,更何况将来继承大统,谁家皇后娘娘能是庶出的?但他没有老太太那样悲观,这事刚发生时他也是懊恼过好一阵子的,但最近却又有了新的打算。
  
  只见他淡然一笑,宽慰老太太道:“沉鱼的地位只是暂时尴尬些罢了,儿子既然当初留了她一命,自然会为她的将来做更多的打算,母亲尽管放心,让儿子先把对三殿下许诺的一百万两银子凑出来,其它的事情,早晚有一天会圆圆满满。”
  
  他觉得,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就应该水到渠成了,老太太应该对他十分信任的点头,最多再嘱咐两句,然后就吩咐帐房去给他支银子。
  
  可谁成想,老太太听了他的话到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还夸了他一句:“你是个有打算的人,我放心。”然后紧接着却又来了句:“但是府里帐面儿上,真没银子。”
  
  凤瑾元都要被气崩溃了,他刚刚那么多不是白说了?一句没银子就完了?
  
  他无奈地看着老太太,“母亲可知您一句没银子,给儿子未来的前程将造成怎样的影响?”
  
  老太太点点头,“我还不糊涂,这个自然是清楚的。但你也知道,从前府里中馈是由沈氏管着,平日里总有沈家帮衬。如今断了那头的来源,你让我拿出一百万两来,我上哪儿去拿?还有,那沈氏前些年掌着中馈的时候,咱们府上的确不缺吃不少穿,但实际上能看得到的银子却也是有数的。她喜好用物件儿拉拢人心,好东西是没少往我这儿送,但什么直接送过银子?”
  
  凤瑾元听老太太这么一分析,心里也凉了去。不由得重叹一声,“这可该如何是好?”
  
  老太太却给他指了一条明道儿:“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你可以找一个人去借。”
  
  “谁?”
  
  “你想想,如今咱们府上,谁最有钱?”
  
  凤瑾元心下一动,随口就道:“母亲是说……阿珩?”
  
  “恩。”老太太看着他,道:“要说凤家真有人能拿出一百万两银子,也就只有阿珩了。但你做为父亲,跟人家直接去要是不可能的,她手里的银子多半都是九殿下给的,你要走了只怕日后会有麻烦。但你可以去借,立个字据,待过了这个难关再去还,这就还有商量的可能。”
  
  凤瑾元只觉头大,他连话都不爱跟凤羽珩说,还让他去跟那丫头借银子?这不是胡闹么?
  
  “不行,不行。”他下意识地就摇了头,“这个方法行不通。”
  
  老太太板起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点难题你就退缩了?还胸有大志,府门里的事情都摆不明白,怎么去摆朝堂天下?”
  
  老太太这么一吼,到是将凤瑾元给吼醒了。
  
  可不是吗?家里的事都摆不平,还妄想着让女儿登上后位自己站在其后做个国丈?
  
  “成大事不但得有魄力,还要能低得下头,弯得下腰。”老太太的话又传了来,字字句句说进凤瑾元的心里。
  
  他就觉得这个老太太好像比从前更精明了一些,也看得更远了,在钱财上面,也不再像从前那样贪得无厌,甚至在这种时候还能给他出主意,更是说出这样一番激励的话来。
  
  凤瑾元有些激动,站起身,忽然就觉得跟凤羽珩去借钱也不算多大的事儿。老太太说得对,要成大事的人,必须得低得下头,弯得下腰。
  
  他冲着老太太深施一礼:“母亲教诲,儿子谨记于心。”
  
  老太太点点头,目光中带着无尽期许。
  
  看着凤瑾元离开,赵嬷嬷拿着凤羽珩亲自给开的药走到老太太身边,小巧的胶囊四粒,外加黄酒半两,和水顺服,老太太很是受用。
  
  “让老爷去跟二小姐开口,是有些为难的。”赵嬷嬷见老太太一直拧着眉心,就知道她也是揪着心的。
  
  老太太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却是叹了口气,无奈地道:“不然还能怎么办?他既然已经做了选择,那咱们府上跟三殿下就是栓在了一起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今的沉鱼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沉鱼了,拿她去外头讲条件,只怕咱们自己都是心虚的。说到底,凤家还是得靠瑾元,只有他好,才能不浪费沉鱼那个凤命。不然只靠着一个丫头,能成什么事?”老太太将赵嬷嬷手里的药吃下,想了想凤羽珩,又道:“可惜当年那紫阳道人认定的凤命是沉鱼,不然若是阿珩,该多好。”
  
  赵嬷嬷劝着她:“老太太宽心吧,老爷想来已经有了打算,不然不会如此维护大小姐。”
  
  “哼。”一提起沉鱼老太太就不高兴,“要不是为了那句凤命,我才不留她。”再又想想,却又有些担心,“你说,如若这沉鱼日后真的有了大出息,会不会反过头来记恨凤家?”
  
  赵嬷嬷听了心里也是一惊,她老早就觉得大小姐的心并不是向着凤家的,特别是她有时候看人的眼神,总让人心里觉得渗得慌。相对来说,到是二小姐更坦然一点,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虽说也同样邪性,但总好过大小姐表里不一。
  
  “你也有这样的担心对不对?”老太太看出赵嬷嬷面色不对,闷哼了一声,“养的到底是凤凰还是狼崽子,早晚有一天会揭晓的。可惜九皇子身子废了,不然,凤家的将来,指不定还得靠着阿珩呢!”
  
  凤瑾元从舒雅园出来,是直奔了柳园的方向而去的。老太太给他的激励让他有一种冲动马上就去找凤羽珩借钱,可舒雅园离柳园太远了,当他走到柳园地界儿的时候,心里的那份冲动早就平复了去。激动不在,担忧也跟着重新覆起。
  
  找凤羽珩借银子,肯定会遭到奚落吧?想他堂堂正一品大员,居然沦落到要去跟女儿借钱!这跟从沉鱼手里拿可不一样,一个是拿,一个是借,说不定还要被逼着立字据,这让他的脸面往哪儿摆?
  
  更何况去了同生轩就还要面对姚氏,那个手拿圣旨大声宣布与他和离的女人,让他在群臣面前都抬不起头来。若让姚氏知道他是去找凤羽珩借钱的,指不定要有多鄙夷呢。
  
  凤瑾元脚步停了下来,看着前面不远处那个被堵上一半的月亮门儿,退意袭上心来。
  
  去吗?
  
  不去了吧!
  
  要不再考虑考虑?
  
  思来想去,他决定再考虑考虑。反正跟三殿下说的也是在他离京之前送过去,如今还有三天,够他再仔细考虑一番了。
  
  打定了主意,凤瑾元转身就往回走,直到回了松园的书房,又有些后悔方才都到了柳园门口怎的就没勇气进去。
  
  如果方才进了,这会儿怕是已经把事情办完了吧?
  
  一想到这个,心情不由得又烦燥起来。
  
  犹自在书房里踱了几圈,又想起之前与老太太说的话,顿时停住脚步,对着空气叫了声:“暗卫。”
  
  一个人影瞬间闪到他的面前。
  
  “上次说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那暗卫一脸垂败之色,摇头道:“属下无能,那种药……世间难寻。”
  
  凤瑾元心里一揪,面色更难看了,“不是说花楼里会有?”
  
  “属下失职。”那暗卫也不多解释,只一味的认错。
  
  凤瑾元心里发寒,他知道那种药也不过是传说中的东西,能找到是偏得,找不到也属正常。只是,没有了那种药,沉鱼将来那一关,可要怎么过?明年,明年她就及笄了呀?
  
  却不知,此时的凤沉鱼也在担心着同样一个问题,只是她突然就想起凤羽珩那天说过的一句话:大姐姐,我敢与你打赌,日后你要给我钱会更多呢!
  
  她好像明白了些什么,霍然起身,叫着倚林:“走,我们去同生轩!”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