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98章 阴谋的味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想到沉鱼会来,却没想到居然来得这么快。ww.w.yan+kuai.c.om
  
  凤沉鱼也不客气,见凤羽珩打发了忘川黄泉,她便也打发了倚林,随后直接就开口道:“你有那种药对不对?”
  
  她点头,“方法是有,但不是药。”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事情能成,价钱……你开。”凤沉鱼也恨下心来,一百万打孩子她都认了,不介意再用更多的钱来成全自己一个处子之身。只要这事儿能成,从今往后她就谁也不怕,她就还是以前的那个凤沉鱼。这个凤家嫡女的位置,总有一天也会再夺回来。
  
  她死盯着凤羽珩,眼里掩饰不住的流露出凶残与贪婪之色。
  
  凤羽珩忽然就笑了,看着沉鱼不住摇头,“大姐姐,你的命运还掌握在我的手里呢,看人的时候目光能不能收敛一点?万一我生气了,拒绝你怎么办?”
  
  凤沉鱼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经意间表露出来的情绪被凤羽珩发现了,赶紧调整状态解释道:“二妹妹说得哪里话,我不过是心里一直挂念着那个事罢了,毕竟这是关乎于整个凤府,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关不关乎凤府这个我不管,大姐姐,我只关心你能出得起多少银子。我的那个方法可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不是旁门左道让你巧施技量骗过未来的姐夫,而是真真正正将你身体破损之处修复起来,让你与处子无异。”
  
  她已经把话说得非常明白了,凤沉鱼听了也不由得心动。虽说与这个妹妹的关系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但她却不得不承认,凤羽珩的医术真的十分神奇。若真能有如她所说的那般修复方法,是花多少银子都直得的。
  
  “二妹妹开个价吧。”她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起来,声音听起来还算和气,“姐姐只求你心别太黑。”
  
  凤羽珩挑眉,心别太黑?怎么可能?
  
  她冲着沉鱼伸出五个手指。
  
  沉鱼眨眨眼,“五十万?”她本来想说五万,但想想之前那一百万,又觉得凤羽珩不可能是单个数字那种档次的,于是便往五十万上猜了猜。
  
  谁知凤羽珩却摇了摇头,五根手指再摆一摆。
  
  沉鱼脑子就轰隆轰隆地开始炸响了,“你要五百万?”
  
  凤羽珩这才满意地点头,“猜对了。”
  
  “凤羽珩你疯了吧?”沉鱼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二妹妹,“你知道五百万到底是多少银子么?你知道五百万能做多少事?我告诉你,现在就是把整个凤府都卖了,可能也卖不出五百万来。你这口开得也太大了!”
  
  大么?凤羽珩其实对五百万银子还真没有什么概念。但再想想,折换成二十一世纪,五百万块钱已经是不少,这个时代的一两银子可比一块钱要实用很多,她曾经也小算过,按着大顺朝一两银子能买到的东西,差不多能合到二十一世纪的五百块。这样算的话,五百万的确是一笔巨款。
  
  见她神色动容,沉鱼觉得这事应该可以商量,于是又问了句:“二妹妹再想想,五百万太离谱了,我实在是弄不到那么多。”
  
  谁知凤羽珩想清楚了这五百万两的确是一笔巨款之后,不但没有降价,反而更坚定起来:“就五百万,大姐姐若是同意,就先把订金付了,待你下次月信干净之后我就可以为你做手术进行修复。”
  
  “要那么久?”沉鱼关注的重点一下子又移了回来,“不能现在就做吗?”
  
  “不行。”凤羽珩摇头,“这个是真不行的。你刚刚打掉孩子,身体条件不允许,你也不想手术失败吧?”
  
  沉鱼根本听不明白什么叫手术,她发现有的时候跟凤羽珩说话多半是要靠猜的。但总算是能听得懂失败是什么意思,她紧张地摇头,“不行,绝对不能失败。”
  
  “那就乖乖的付好订金等着呗。”她说得轻松,一脸状似天真的笑,看得凤沉鱼简直想伸手去把她给撕了。可惜,没那个本事。
  
  “真的不能少?”
  
  “一文都不能少。”凤羽珩特别坚定,甚至都已经开始盘算起这些银子到底该怎么用。
  
  “那订金多少。”沉鱼没了办法,虽然知道凤瑾元也在给她找药,可是找了这么久都没动静,可见事情进行得并不顺利。再加上沈家那头也在行动了,据传消息的人说,事情很难办,那种药民间似已绝迹,又或者从来都不曾存在过,只不过是花楼酒巷里传出来的传说。而凤羽珩却是给了她实实在在的希望,她的前程,就只能靠这次一搏了。
  
  “一半。”凤羽珩刚说完就后悔了,二百五,这数不好。“算了算了,两百万吧!你先交两百万订金,待下次月信结束再把剩下的补齐,我随时都可以为你做手术。”
  
  “好,你给我两天……不,一天,一天后我自会将订金送来,希望二妹妹说话算话。”
  
  “放心,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大姐姐等着就是。”
  
  两人有了这番约定,凤沉鱼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些。出了同生轩后,一边走一边吩咐倚林道:“回去后立即联络三舅舅,让他先准备两百万两银票给我,一个月后再拿三百万两。”
  
  倚林被她吓了一跳,“小姐怎么要这么多钱?”
  
  “不多。”沉鱼挑起唇角,泛了一个诡异的笑,“听起来多,但要与我所行之事比起来,实在是划算呢!”
  
  没错,她的确觉得不是很多。五百万就能买回她的清白,这对于沉鱼来讲,实在是大好之事。原以为这一辈子就这么完了,却没想到,凤羽珩那丫头居然还有这般本事。现在要了她几百万算什么,待将来有那么一天她坐上后位,多少银子都得给她原封不动的吐出来。
  
  “就当是我暂时存放在那丫头后里的,银子是我的就还是我的,早晚有一天她还得给我还回来。倚林,你就跟三舅舅说,五百万,我买一个清白之身,将来事成,沉鱼定不忘舅舅大恩,定不忘沈家这些年的支持与栽培。”
  
  倚林心中一动,小声问道:“是跟二小姐买药?她连那种药也有?”再想想,又道:“上次见到沈三老爷时,他还说起那种药十分难寻,怎的二小姐就会有?咱们可千万别被她给骗了。”
  
  “不会。”沉鱼对此到是很有信心,“凤羽珩的行医手段绝非常人能比,除去姚神医自幼对她的栽培,她手里的好东西多半都是从那波斯奇人处得到的,有的是咱们想不到也找不到的奇物。五百万就能去除我这块心病,当真值得。”
  
  倚林不再问,只点了点头道:“奴婢记下了,送小姐回去后马上就跟三老爷联系。”
  
  这一天一夜,沉鱼等得真叫一个抓心挠肝,她其实很怕沈家不给她这五百万两。毕竟她能许给沈家的不过是句空口无凭的承诺,今后的路到底该如何去走,还得看凤瑾元还能不能好好为她运筹帷幄。而沈家跟凤家的关系僵到这种程度,万一她那三舅舅信不过她,那她就是把院子里所有的东西卖了,也卖不出五百万两银子来。
  
  忐忐忑忑地熬到次日傍晚,终于倚月带了一名黑衣暗卫站到她的面前。
  
  沉鱼的一颗心砰砰直跳,坐都坐不住,直接站了起来看着那黑衣人,冲口就问:“舅舅是应了还是没应?”
  
  那黑夜人是沈万良的暗卫,来凤府传递消息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从前是跟沈氏,如今就只对沉鱼。
  
  就见他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来,却并没有直接递过去,而是道:“主子说了,希望小姐能记住您的许诺,将来若成大事,不要忘了沈家一直以来的默默相助,也不要忘了,您身上有一半流的是沈家的血。”
  
  沉鱼郑重地点了头,目光却一直不离那人手里的银票。直到对方将银票交递到她手里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你回去告诉舅舅,凤家怎样待我,我都记在心里,总有一天要跟凤家的人好好算算总帐!而沈家,才是我凤沉鱼能够重生,能够立足的根本。”
  
  那黑衣人点了点头,“有小姐这句话,主子便也能放心了。小姐多保重。”话说完,一闪身,人就不见了。
  
  沉鱼再不多等,自顾地抓起披风,招呼了倚林:“去同生轩。”
  
  她们到时,凤心珩刚刚吃过晚饭,正在跟忘川商量着过些日子还要到萧州去一趟,一来给子睿送些衣裳,二来也去看看那十几个培养做医学护理的丫头训练得怎么样了。
  
  忘川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待京城冬灾处理得差不多,清玉也能腾出空时,奴婢就启程去萧州。另外,朝廷已经任命凤相为钦差,不日就要前往北界亲自坐镇指挥救灾,这一去,估计最早也得年前才能回来。”
  
  “往北界?”凤羽珩想了想,问忘川:“这差事可是凤瑾元主动请命的?”
  
  忘川道:“是。朝中有殿下的人,据报,当时的确是凤相主动请命要去的北界,并且大力说服了皇上点头应下。”
  
  凤羽珩摆了摆手,示意忘川先停下不要再说,她看到黄泉正带着凤沉鱼跟倚林二人往这边走来。
  
  她也不知为何,在听说是凤瑾元主动请命要往北界去镇灾时,总觉得事情似乎不太对劲。一向灵敏的鼻子嗅出阵阵阴谋的味道,可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却又一时想不明白……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