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99章 父亲,你这帐算的不对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沈鱼送了两百万银票给凤羽珩,并没有在同生轩多留,甚至连字据都没让凤羽珩给写一个。并不是因为她有多相信对方,而是听到有同生轩的小丫头跟凤羽珩报告说:“老爷正往这边来呢。”
  
  她不知道凤瑾元到这里来干什么,但沉鱼也绝对不想让她父亲知道她又跟沈家要了银子来处理自己的事情。凤瑾元那边还急需一百万两呢,如果这笔银子被他知道,定是会先要了去。
  
  “给了二妹妹这两百万订金,我们的事情就算说定了吧?”沉鱼匆匆起身跟凤羽珩问了句。
  
  “说定了。”凤羽珩点头,随后又提醒她道:“但如果到时候你不给我剩下那三百万,别说我不给你治病,就连这两百万也是不退的。”
  
  凤沉鱼咬咬牙,只道:“你放心,银钱上我不会少了你。”再看看来时那条路,无奈地问:“你这里可有别的路能走?”
  
  凤羽珩冲着黄泉递了个眼色,黄泉上前两步道:“大小姐随奴婢来吧,奴婢带您从正门出去。”
  
  这边人一走,没多一会儿工夫清霜就来报:“凤老爷已经在前厅等着您了,夫人也在呢。”
  
  凤羽珩没再多等,带着忘川匆匆去了前院儿。
  
  她们到时,凤瑾元正坐在前厅的客坐上,端着一盏茶在埋怨姚氏:“虽说你我二人已经和离,但好歹做了那么些年的夫妻,老太太还病着呢,你到好,多少日子没去问过安了?”
  
  姚氏看着凤瑾元,就觉得这人特别不可理遇,自己都说了他们二人已经和离,谁听说过和离之后的两个人没事儿还往一起凑的?谁听说过和离的女人还要上门问候从前的婆婆的?
  
  看着姚氏一脸鄙夷之色,凤瑾元气就不打一处来:“你这是什么态度?”
  
  姚氏终于翻脸了——“我这就是不待见你的态度。丞相大人,我跟你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今日上门,我能给你把椅子坐,再给你口茶喝已经十分仁慈,若不是看在你是来找阿珩的,今日这个门你根本就进不来!”
  
  姚氏以前根本就不会与人这样强硬的说话,但跟着凤羽珩身边待久了,学也学会了三分。再加上回京以来见识了凤瑾元干得那一件件越来越不要脸的事,姚氏愈发的觉得自己当初真的是瞎了眼。父亲姚老爷子一世精明,只怕做得最糊涂的一件事,就是将自己的宝贝女儿许配给了凤瑾元吧!
  
  姚氏的话说得凤瑾元有些挂不住脸了,被一个女人如此悉落,他居然还能在这里坐着忍受,这到底是为什么?
  
  一想到这,他霍然起身,重重地放下茶碗,转身就往外走。
  
  姚氏根本也不拦,甚至还毫不在意地说了:“不送。”
  
  凤瑾元肺都要气炸了,就想着赶紧离开这同生轩,这破地方他一刻都呆不下去。
  
  可还没等迈出两步呢,就见凤羽珩带着丫鬟从外头款款而来。眼瞅着就要十三岁的年纪,让这个女儿出落得愈发的好看,特别是那双眼睛,扇动间总能透出几许灵气来,让人看了又想再看。
  
  他突然又想起今日来此的目的,挪动的脚步便又停了下来。
  
  凤羽珩自然是听到了之前两人的对话,此时见凤瑾元不走了,不由得纳闷地问:“父亲不是要走了么?阿珩正好要跟娘亲说说话,就不送了,父亲慢走。”
  
  凤瑾元被她噎得走也不是留也不地,一时间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姚氏是个明白人,自然看得出这人定是来找凤羽珩有事的,于是主动站起身道:“我也累了,阿珩你看着招呼吧,只要不留饭,他愿意待就多待一会儿也行,娘亲去歇着了。”
  
  凤羽珩笑了起来,真想为姚氏的话点个赞。她俏皮地冲着姚氏眨眨眼,娇笑着道:“娘亲放心,咱们晚饭都吃过了,厨下连剩菜都没有。”
  
  姚氏点点头,看都没看凤瑾元,带着丫头就走了。
  
  凤羽珩这才往厅里又走了两步,在主位上坐下来,然后冲着凤瑾元比了个请的动作:“父亲别站着了,坐吧。”
  
  凤瑾元特别不习惯这种交流方式,特别是看到凤羽珩做到了上座,而自己要坐到下手边,更是特别的不自在。
  
  但他又没有立场去说,去改变。别说今日是来借钱的,就算是没有借钱这这个,人家是县主,这里又是县主府,他有什么资格要求上座呢?
  
  无奈地在心里叹了一声,抓起桌上茶盏又继续喝了一口,对于即将要说出口的话,愈发的觉得难以启齿。
  
  凤羽珩也不知道这位父亲大人找她到底是有什么事,只是从对方这神态就能看出,怕是有求于她,不然不会这般为难。
  
  她也不问,就坐着干等,凤瑾元的茶喝光了,就叫下人再给续,一共续到第三盏,凤瑾元终于说话了:“为父……是来借银子的。”
  
  “啥?”凤羽珩一下就乐了,凤瑾元找她借钱?
  
  “你这是什么反应?”凤瑾元有些不乐意,他老脸都拉下来了,这女儿怎么一点面子也不给?“为父实在是需要一笔银子周转,没了办法这才找到你,你若不借,说一声便是。”
  
  凤羽珩强忍住笑,再问凤瑾元:“父亲要借多少?借银子做何用?做为一个债主,我总是有知情权的吧?”
  
  债主?
  
  凤瑾元简直想消失在此地。
  
  可话已经说了,断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他看向凤羽珩,再道:“为父借银子自然是有用处,这个你不必知道。至于数额……一百万两。”
  
  他说完,仔细观察起凤羽珩的反应。凤瑾元此时此刻很怕凤羽珩跟他说没钱,没钱这两个字真心伤不起啊!现在这丫头可是凤家最有钱的主儿,如果从这儿都弄不到那一百万,三皇子那里可就真的要失言了。
  
  好在凤羽珩没有让他失望,而且还明明白白地告诉他:“银子女儿是有的,但父亲也知道,女儿的银子全部都是御王殿下给的,将来这些东西也是女儿给自己攒的嫁妆。父亲既然开了口,女儿总不好说不借,可既然是借,父亲准备什么时候还?”
  
  凤瑾元大喜,只要她答应借,别的什么都好说。
  
  “就以两年为期,待你十五岁及笄之前,为父定会将这笔银子如数奉还。”
  
  凤羽珩一愣,“父亲,您这帐算的不对吧?”
  
  “恩?”凤瑾元也一愣,“怎么不对了?”
  
  “您看啊!”她掰着手指头给凤瑾元算,“女儿现在有一百万两银子,我把这些银子存到钱庄,每月还会有利息拿,光是这些利息差不多就够同生轩的下人们吃喝了。可我现在要把这些银子取出来借给父亲,借期是到我及笄之日,我借您一百万,您还我一百万,这里里外外的,相当于我每月都有一笔利息在损失啊?不行不行,如果这样的话,女儿不借。”
  
  凤瑾元差点儿没气吐血了,就想说你个地主还差这点租子?
  
  结果他还没等说呢,就听凤羽珩幽幽的来了一句:“地主家余粮也不多啊,也得算计着花啊!”
  
  “好。”他强忍下怒气,问凤羽珩,“那你要多少?”
  
  “按钱庄比率就可以。”凤羽珩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另外,这么一大笔银子,父亲不能说拿就拿,立个字据吧。”
  
  “可以。”这个凤瑾元是可以接受的。跟这个二女儿说话就像在谈生意,一笔是一笔,到也干然利落。“你着人备笔墨吧!”
  
  凤羽珩冲忘川摆了摆手,忘川点头离去,再回来时,就带了笔墨进屋。
  
  凤瑾元站起身,走到摆放笔墨的桌案旁,正要提笔开写,却听凤羽珩又来了句:“慢着。”
  
  “又有何事?”凤瑾元都怕了她说话,这眼瞅着一百万就要到手,可别再整出什么差子来。
  
  凤羽珩站起身走上前,一直到了凤瑾元的身边,拧着眉毛合计了一会儿,这才道:“一百万实在是太多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堂堂县主难不成还要反悔?”他有些急,这到手的鸭子可不能飞了。
  
  总算是看到凤羽珩摇了头,就听她道:“那到不至于,说了借给父亲就是借给父亲,女儿何时说话不算过?只是一百万实在太多,就这样凭一纸借据就借出去,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呢?”
  
  凤瑾元也无奈了,“我堂堂一朝丞相,又是你的父亲,还能骗女儿的银子不成?”
  
  “父亲自然是不会的。”她笑着道:“但阿珩就是个小女子,总有些女子的小心思,以这点小心思度了父亲君子之腹,实在是惭愧。可凡事都有个万一,万一到时候父亲还不上银子,阿珩该怎么办呢?御王殿下早就有过话,待女儿及笄就要请皇上为我俩主婚,如果这笔银子收不回来,可是很尴尬的。”
  
  凤瑾元摞下笔,也没了办法,“那你说该怎么办?”
  
  凤羽珩想了想,“一般来说,借大数额的银子总是要用一些同等值的东西来抵押的,这样借出银子去的那一方才会放心,父亲您说是不是?”
  
  “你说是就是吧。”凤瑾元被她磨得一点脾气也没有了,可是再想想,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能值一百万的东西啊?
  
  “那父亲准备用什么来抵押呢?”凤羽珩目中精光乍现,唇角又勾起她那个几乎算得上是招牌的邪笑。
  
  凤瑾元一看她这种笑就头疼,只道这丫头跟着九皇子时日久了,两个人真的是越来越像,说话方式像,就连表情都一模一样。
  
  他往后退了半步,避来凤羽珩带来的那种无形的气场压力,反问她:“你想要什么?”
  
  凤羽珩没有说话,到是迈开步子往门外走去。凤瑾元不解,赶紧跟了上来,两人站到院子里,就见她双目远眺,目光投递之处正是凤府所在的方向。
  
  凤瑾元心里一紧,就听这个女儿开口道:“不如,就用凤府来做抵押吧!”。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