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1章 这是甲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李嬷嬷瞪大了眼,这话是怎么说的?
  
  凤羽珩再道:“父亲明明说要按姨娘的份例安顿我们,可没想到凤府的姨娘竟吃着这样的饭菜,这日子过得可比西平村差上太多了。您说,父亲把我们送走,可不就是为了让我们生活得更好么。父亲真是重情重义!”
  
  姚氏和凤子睿强忍着笑,孙嬷嬷则一脸欣慰。如今的二小姐真是变了,变得再也不会任这一府人欺负,不但不会被欺负,还学会了反击。从她们入府到现在,哪一个来挑衅的人讨到便宜了?
  
  李嬷嬷和满喜宝堂也崩溃了,这样的话该怎么接?这二小姐完全不按照她们事先准备好的套路走啊!不是说姚氏懦弱随意揉捏,二小姐性子冷淡万事不争么?可为啥这二小姐不但争,还争得如此风起云涌、天马行空?
  
  还有姚氏,这是懦弱又随意揉捏的样子么?虽然人家是什么话也不说,对她们几个也客客气气,可一遇到事她马上就把眼神往女儿那一递,完全是关门放二小姐的节奏啊!
  
  李嬷嬷的手还被凤羽珩抓着,额上开始渐汗了,她咬咬牙,暗里憋了劲儿,就准备拼一把好歹把手给抽回来。
  
  结果这劲儿使大了,又恰好赶上凤羽珩突然就松了手,李嬷嬷“嗷”地一声就坐到了地上。
  
  满喜和宝堂赶紧过去扶,就听凤羽珩又道:“赶紧干活吧,我看院子里也没见有多敞亮,大家抓紧些,晚上就不要到厨下去吃饭了,这些吃食给你们留着。唉,凤府给姨娘和庶女庶子的饭菜都这么差,还指不定有多苛待下人呢。”
  
  她说话时表情认真,一脸的关切,看起来就真像是在为李嬷嬷几人的饭食担心。
  
  李嬷嬷彻底无语了,在满喜和宝堂的搀扶下走到院子里,心下合计着一定得找个机会去跟大夫人说说,这二小姐跟从前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
  
  见外人都出去了,凤子睿终于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就连姚氏和孙嬷嬷都笑了。
  
  姚氏一边笑一边摇头,“阿珩,你真是……”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话说到一半就卡在那儿。
  
  到是孙嬷嬷把话接了过来:“二小姐真是太争气了!”边说边劝慰姚氏,“夫人,您别责怪二小姐,这些年你们不在府里不知道,如今的凤府早就不是三年前的凤府了。如果小姐再是原来那样的脾气秉性——”她说着指了指桌上的饭菜,“咱们就只有饿死的份儿。”
  
  姚氏点点头,“我都知道,没有要责怪阿珩,只是咱们总得想想这日子该怎么过。如果天天都是这些东西,那我们吃什么?”
  
  凤羽珩握住姚氏的手给她力量,“娘亲放心,就让她们继续这么干吧,咱们饿不死。”又问孙嬷嬷:“嬷嬷也没吃饭吧?”
  
  见对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便又从袖口里摸了块儿士力架出来,“先垫垫,路上买的,刚才我们都吃过了,这是专门给嬷嬷留的。”
  
  孙嬷嬷瞅着她递过来的东西,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
  
  她是看着姚氏长大的,又亲手拉扯过凤羽珩和凤子睿,曾几何时以为这娘仨再也回不来了,如今却能吃着阿珩亲手递过来的点心。
  
  老婆子赶紧转过身往脸上抹了一把,然后将东西接过来送到嘴边,吃完才稳过神来,惊讶地道:“这是什么呀?这么好吃?”
  
  凤子睿抢先回答:“姐姐给的东西都是最好吃的。”
  
  凤羽珩也不想过多解释东西到底是什么,于是赶紧把话岔开:“孙嬷嬷,你一会儿再去一趟厨房,看看能不能要些生的食材,再带些柴火来,晚饭咱们自己做吧。”
  
  孙嬷嬷想了想,点头到:“也成。”
  
  凤羽珩再道:“如果实在拿不到,那跟他们要些角料也行,那些菜品切下来的边边角角,只要干净,拿回来咱们照样能做出美味。”
  
  柳园的打扫工作一直做到戌时,李嬷嬷和两个丫头又累又饿,衣裳也脏了,脸上的妆也糊了,早就没了一等下人的体面。
  
  孙嬷嬷将中午没动过的饭菜给她们端到厢房,几人面色凄苦,却又实在饿得慌,不得不吃。
  
  而另一头,凤羽珩则用孙嬷嬷从大厨房里要来的边角余料自己做起了饭菜。
  
  时不时从空间里调出两个鸡蛋,再抓了些补气血的中药材扔到粥里。常年的山村生活,让她们娘仨都有些许的贫血,但补身体不能急于一时,她也要时刻留意拿出来的东西不能被人察觉出异样来。
  
  一顿晚饭吃得喷香,虽然没有肉类,但好歹经了凤羽珩的手,再加上有药房空间里的小东西作弊,好吃是必须的。
  
  孙嬷嬷当下就决定,以后每天都去大厨房要角料,当然,做饭这事不能总让小姐做,还是得由她来。
  
  但凤羽珩不这么想,她说:“饭还是由我来做,我懂些医理,知道怎么搭配食材能帮着娘亲调理身子。”
  
  “那不如二小姐把食材的搭配方法告诉老奴?”
  
  “不用这么麻烦。”凤羽珩笑笑说:“这些年在山里都做惯了,嬷嬷帮着照顾好娘亲和子睿就好。”
  
  她这样说了,孙嬷嬷也不好再争,但对于自己今日与主子们同桌而食的事,还是有些想法——“明儿老奴还是跟李嬷嬷她们一起吃吧,这样会叫人讲究的,万一传到大夫人那里就麻烦了。”
  
  凤羽珩对此也没有坚持,只是嘱咐她:“李嬷嬷和那两个丫头不是善类,嬷嬷一切小心。”
  
  孙嬷嬷谨慎地点点头:“小姐放心,老奴平时在那边也便于多留心她们的小动作,有发现会及时来跟二小姐报告。”凤羽珩这才放了心。
  
  柳园三间正房,三位主子一人一间。子睿因为年纪小,凤羽珩让孙嬷嬷先陪着他一起住。
  
  厢房分出一间给满喜和宝堂同住,另一间小的安排给李嬷嬷。
  
  有了中午饭食的先例,睡觉的事凤羽珩便提前做了准备。她故意让李嬷嬷去领被褥,并强调绝不搞特殊化,主子下人同等待遇。李嬷嬷她们用什么,她们三个主子也就跟着用什么。
  
  这样一来,李嬷嬷为了自己住得舒服,只得拿了上好的被褥。
  
  孙嬷嬷帮着她们三个把床榻铺好,满喜和宝堂很上道,没用吩咐就开始给三间正房分别打好洗漱的水,李嬷嬷也烧了热水准备给大家沐浴。
  
  侍候凤羽珩沐浴的是满喜,她之前有留意到满喜的指甲上涂了很精细的蔻丹,只是这丫头没想到进了柳园居然干了一天粗活,指甲上的蔻丹早就脱得七零八落。也正因此,那指甲上暴露出来的小问题便被凤羽珩收尽了眼底——
  
  十指指甲表面都有凹点及沟纹,严重的地方还形成了裂痕,两手的大拇指指甲已经开始增厚,呈深棕色,有很严重的碎屑沉积,其它指甲露出来的颜色也相对浑浊。
  
  这摆明了是甲癣。
  
  只是古时的人并不懂什么叫甲癣,特别是在这大府门里的丫鬟,生了这种病可不敢去瞧大夫,万一被传了出去那势必是要被赶出府门的。主子们可不管你是几等丫鬟,也不管那病到底会不会异体传染,只要威胁到她们自身健康或者碍了她们的眼,那绝对要赶得远远的。
  
  满喜将水倒进木桶,见凤羽珩就站在边上瞅着,并不更衣沐浴,她有些奇怪,叫了声:“二小姐?”
  
  凤羽珩直盯盯地看着她的双手,恩,刚才倒水的时候水都是浸过满喜指甲的,这丫头还好心地探到木桶里去试了水温。
  
  于是,她理由更充分了——“满喜啊,虽然我在凤府并不受宠,甚至算是不招人待见的,但好歹人人见了我都得叫声二小姐。如果凤家二小姐突然之间生了一种怪病,指甲和皮肤都长出奇怪的生癣来,你说凤家是会把我直接扔出去,还是找大夫给我看病?再顺便查查我生病的原因?”
  
  她这话一出口气,满喜下意识地就把两手往袖子里缩,手里的木盆“砰”地一声掉到地上,水溅了一地。
  
  “二,二小姐,何出此言啊?”
  
  凤羽珩猛地一拍桌子,“何出此言?没想到我父亲如此重情重义之人,竟扶了一个蛇蝎心肠的沈氏上位。堂堂凤府大夫人,居然派一个生了甲癣的丫头来我房里侍候,这不就是想把病气过给我,至我于死地吗?”
  
  她“甲癣”二字一出口,满喜再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就太傻了,这丫头吓得扑通一下跪到地上,也不管这二小姐在府里是个什么地位,砰砰砰就嗑起了头。
  
  “二小姐饶命,二小姐饶命啊!”
  
  凤羽珩给自己拉了把椅子坐下,半天没言语,直待满喜情绪稍微稳定些,这才又道:“虽然我一个庶女指责嫡母是大不敬,但嫡母做出这样的事也没光彩到哪去。”
  
  “这……这不关大夫人的事。”满喜吓得腿都哆嗦,“是奴婢……大夫人并不知情,求二小姐不要告诉夫人,求二小姐开恩啊!”满喜又开始新一轮磕头求饶。
  
  凤羽珩顶烦古人这种动不动就下跪磕头毛病,还让不让她说话了?这么晃悠脑袋一会儿晃迷糊了,她说了还不是白说?
  
  “你要再这么磕,我现在就跟大夫人说去。”她出言威胁,“恩,还得跟祖母也吱会一声,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事,万一都过了病气可不得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