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00章 赚大发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绝对不行!”凤瑾元当下就翻了脸,“说了半天你是惦记上凤府了?府里住着多少人你算过没有?你把凤府要去了,她们怎么办?你祖母那样疼你,怎的你就从来不为她想想?”
  
  凤羽珩看着这个激动得脖子都红了的父亲,特别纳闷地问他:“原来父亲是不打算还这一百万的呀?”
  
  “我怎么就不准备还?什么时候说不还了?”
  
  “既然还钱,那还担心凤府做什么?到时候父亲归还银票,我归还地契,两清的事,有什么好计较的?”
  
  “这……”凤瑾元被她的话堵了住,细细一想,到也是这个理。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但不管怎么说,让他拿凤府的地契做抵押,他还是无法接受的。“你换个条件吧,地契真的不行。”
  
  凤羽珩轻叹了一声,道:“看来,父亲还是没法有还钱的意思,不然不会如此计较。祖母那样疼爱阿珩,阿珩怎么可能让她没有宅子住?不过就是怕万一哪一天九殿下问起来,我总得对人家有个交待。”
  
  凤瑾元不说话了,遥望着凤府的方向,开始思考起来。
  
  一百万两不是个小数目,虽说沈家以前也给过比这更多的银子,但凤羽珩不能跟沈家比。沈家是做生意的,本就财大气粗,而凤羽珩的银子就像她说的一样,全部来自御王府,万一人家总起来,也的确是不好交待。更何况,事情一旦闹起来,他总不能说自己借了一百万是为了给三皇子去用吧?
  
  这样一想,便也下了决心,再收回目光时便点了头,道:“好吧,为父答应你,但你必须保证在银票归还之日也要将地契还回来。”
  
  “一言为定!”凤羽珩展了笑颜,“父亲若是不放心,可以将借据到官府那里备个案。”
  
  “不必了。”凤瑾元大手一挥,转身进了屋里,“为父这就给你写好借据,房契就在松园,一会儿为父亲自取来,到时你将银票一并给我。”
  
  “那是自然。”凤羽珩看着凤瑾元立好借据,并在上头按了手印,这才点了点头,“那女儿就在此等候父亲将地契取来。”
  
  凤瑾元没再说什么,但借据自己先收好,带着小厮匆匆离开。
  
  见他二人走远,忘川这才佩服地开口赞到:“奴婢真是服了小姐了,外头镇灾用的一百万,用的是凤沉鱼的银子。如今借了凤相一百万,用的还是凤沉鱼的银子,这花来花去,小姐您不旦分文没出,还赚了?”
  
  凤羽珩点头,“对,赚了。”
  
  “那小姐要这么多银子干嘛?”忘川不理解,同生轩不缺钱啊,御王府更不缺钱啊?
  
  凤羽珩无奈苦笑,“因为皇上赐了我一块封地,而且我跟七哥打听过,那济安县穷得叮铛响,除非我这辈子都不打算理那块地方,否则,就只能用大笔大笔的银子去填那个坑。”说着,又想起个事来,“三殿下给的那个矿,近期也得安排人手过去看看了。那些事情我不懂,待玄天冥回来你想着提醒我去跟他说,让他派人去管着吧。”
  
  忘川点头:“奴婢记下了。其实那个玉矿小姐也不用太操心,三殿下经营了这么多年,早就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就算没人管,只要工钱照发,就会有人干活的。”
  
  凤羽珩这才放下心来。
  
  一个时辰后,凤瑾元再度返回,将凤府的地契和那张借据亲自交到凤羽珩手里,凤羽珩也将一百万两的银票递给了他。
  
  两人约定在凤羽珩行及笄礼之日相互归还。
  
  次日,清霜一大早就站到了凤羽珩面前,对她说:“凤府那边来人请小姐到舒雅园去,说是凤老爷召了所有人都到那边,有事情要说。”
  
  忘川赶紧取了个厚实的斗篷给她披上,“外头一天比一天冷,小姐可千万别冻着。”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同生轩,因为同生轩离的远,本以为她们到的应该是最晚的,却不想,韩氏跟粉黛到是更迟了近一柱香的工夫。
  
  凤老太太已经在椅子上坐着了,只是也要赵嬷嬷在边上扶着,身后还要垫两个硬枕。
  
  老太太如今是除了凤羽珩之外,看哪个孙女都不顺眼,想容勉强还能忍过去,但是对沉鱼和粉黛这两个,却是一脸的嫌弃,就连沉鱼为献殷勤亲自给她奉茶,她都别过脸去理都不理。别人到没觉得多出奇,可是看在那沈青眼里,却是满心的愤慨。
  
  没想到他的表妹在凤家过的就是这种日子,沈家还说沉鱼是凤家的希望,凤家无论如何都会善待于她,如今看来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啊。
  
  “哎哟!老太太都能下榻了?看来这二小姐一回府,还真是给老太太解了忧呢!”韩氏一进正厅就拿腔拿调地来了这么一句,然后看看一脸委屈状回到座位上的沉鱼,得意地笑了笑,推着粉黛坐到了沉鱼旁边。“以前总觉得大小姐高高在上的不好接触,如今也是庶女了,到是让人觉得亲近许多。”
  
  韩氏说话时,满脸挂着笑,看似是在跟沉鱼套近乎,但这话怎么听都让人觉得心里不舒服。
  
  沉鱼气得两手死拧着帕子,尽量的控制着自己千万不能跟韩氏起冲突,因为她知道,自己绝不能再老太太和凤瑾元面前再犯错,必须做回从前的凤沉鱼,这样才能让人们将那些事情渐渐的淡忘。
  
  老太太不爱听韩氏说话,见这娘俩一进了屋也不说给她请安,一个就在沉鱼旁边坐下了,一个就在那儿叽叽喳喳地说起个没完,不由得心情烦躁,闷哼一声,斥道:“一点规矩都没有,真不知道你这样的人到底凭什么能进得来我凤家的门!瑾元!”她瞪着凤瑾元,“她是你的妾,你总要管管。”
  
  凤瑾元冲着老太太点点头,再看向韩氏,面色阴沉,哪里还有半点当初宠爱过的样子?
  
  “韩氏,你能入我凤家,不知感恩,却还如此兴风作浪,当真觉得我能对你一直容忍下去?”凤瑾元说话时还看了一眼凤粉黛,又道:“咱们府上规矩算是宽松的,没有把妾生的孩子抱到嫡母身边去养,可是你看看,你把粉黛养成了什么样子?”
  
  韩氏被凤瑾元说了一通,心里憋屈着,却也没敢还口,到是冲着老太太俯了俯身,说了声:“妾身给老太太请安。”然后自顾地走到一边去坐着。
  
  粉黛年纪小心气儿高,不服凤瑾元的话,但也不敢太明目张胆的反驳,只犹自嘟囔了句:“幸亏没给嫡母养,看看她养出来的两个都是什么玩意?”
  
  这话别人没听到,但坐在她身边的凤沉鱼却是听了个清清楚楚,在凤桐县的遭遇又袭上心来,气得她牙都打了颤。
  
  沈青就站在凤瑾元的身边,恭恭敬敬的,连坐都没坐。他本是做为客人来的,一来跟老太太见个礼,二来也跟府里人都见一见。这一早上沉鱼受的委屈他都看在眼里,心里着急,可面对一屋子女人,他也根本插不上嘴。
  
  凤羽珩看着沉鱼那副样子,其实想想,她也挺可怜,小小年纪就没了娘,哥哥又出了那样的事,在这种家族里整日人心算计,哪怕有一天被人算计死了,很可能都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但她绝不会怜悯凤沉鱼,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若不是当初作孽太多,又怎会有今日下场?更何况……凤羽珩绝不认为沉鱼从此会好好过日子,她不过是在等着自己治好一身清白之后重头再来,到那时,矛头第一对准的怕就是自己。
  
  老太太看着下面这一众小辈,各怀心思,个个眼神里都藏着刀,谁看谁都不顺眼。
  
  她一颗心狠狠地揪着,都是凤家子孙,都是一脉相连,怎的就弄得像是敌人一般?
  
  金珍坐在妾室最下手边,看着老太太的神色,再看看凤瑾元的一脸怒气,觉得该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了。于是轻咳了咳,开口道:“这次冬灾,因二小姐带了头施茶舍银的镇灾,老爷在朝堂上受到了皇上的褒奖,又获封钦差,明日就要赶往北界灾地亲临救灾了,这本是荣耀之事,咱们应该贺喜老爷才对。”
  
  老太太总算是听到了一句像样的话,赶紧就点头道:“金珍说得对,这一次咱们府上的确是受到了圣上褒奖,瑾元今日被皇上特许不用上朝,全心准备往北界一行。这要说到功劳,还得感谢阿珩啊!”
  
  老太太乐呵呵地看向凤羽珩,是怎么看怎么喜欢。这个孙女不但医术高明,最得心的是她还识大体。京城一场冬灾,她居然可以拿出自己的钱财去镇济灾民,这简直就是最直接的为皇上分忧解难。听说皇上在朝堂上点了名夸赞凤瑾元生了个好女儿,老太太觉得,这才是凤家嫡女该有的风范。
  
  不由得又看了一眼沉鱼,忍不住道:“你也做了几年嫡女,看看,你二妹妹如今是怎样做的?这才叫嫡女!”
  
  沉鱼心里的火气腾腾的就往上窜,眼瞅着脸色都跟着变了,身边站着的倚林赶紧的捅了捅她的胳膊,冲着她递了个眼色,沉鱼这才清醒了几分,赶紧回话道:“祖母教训得是,过去,是沉鱼太不懂事了。”
  
  凤沉鱼这么多年其实一向是这样说话的,但自打凤羽珩回了京,她的情绪就愈发的控制不住,频繁的在人前露出本性,再加上凤桐县发生的事,以至于老太太都快把她原有的那张菩萨脸给淡忘了。眼下见她突然又恢复了这般模样,不由得愣了住。
  
  不只老太太愣住,凤粉黛也纳闷地看了一眼沉鱼,只道这大姐姐是不是吃错药了?这话的意思是在跟凤羽珩服软?
  
  沉鱼低着头,默不做声。倚林提醒得对,她不能再像从前那般总是被逼到绝境,更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跟凤羽珩翻脸,总要熬过这一个月,只要那事一成,她就谁也不怕了。
  
  这时,金珍带头站起身,冲着凤瑾元盈盈下败:“妾身恭喜老爷得此荣差,愿老爷此行一切顺利,载誉而归。”
  
  其它人也紧跟着起身下拜,齐声祝凤瑾元出行顺利,惹得到老太太与凤瑾元总算是展了笑颜。
  
  凤羽珩微抬了头向凤瑾元看去,只觉他这父亲的笑容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昨日便察觉到的阴谋之感更加强烈了几分。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