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04章 是谁在说本王寡性薄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粉黛顺着沉鱼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韩氏正跟沈青走在一起,沈青正恭敬地跟她说着什么,韩氏一手捏着帕子掩口娇笑,另一只手却直接就抓上了沈青的手臂,一边摇一边笑,也不知道沈青是说了多好笑的事,她的笑声竟控制不住,人也跟着前仰后合起来。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韩姨娘这是做什么呀?”沉鱼皱着眉,一脸忧心的样子,“表哥虽是晚辈,却也是成年男子,这样子在大街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粉黛气得眼睛都立起来了,却也不忘呛白沉鱼:“明明就是沈家少爷举止不端,大姐姐可不要蓄意指责韩姨娘。”话是这么说,但人却已经气乎乎的走到韩氏近前,就在韩氏两只手都要往沈青胳膊上抓去时,粉黛突然把她往后一扯,大声道:“沈家少爷,有什么话回府找老太太说去,在这儿跟个姨娘说什么呢?”
  
  沈青原本一脸无奈,一见粉黛来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对于粉黛的态度他也不恼,只当这凤四小姐是来为他解围的,赶紧就躬身道:“四小姐说得对,沈青在凤府备考,一切自有老太太操持,姨娘美意沈青愧不敢受。”
  
  韩氏白了他一眼,随口嘟囔了句:“老爷临走时说的让咱们照顾着你,我这不是好心吗?”
  
  粉黛瞪她:“有老太太在,哪里有你操心的份儿?”再看了沈青一眼,目光中尽是厌烦,“你一个男宾,怎的就不知道与女眷分开走?还站在这里看什么?走啊!”
  
  沈青被她吼得低着头溜溜的就走了。
  
  粉黛抓着韩氏的胳膊,气得都直哆嗦:“我说你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父亲刚对你好一晚上,人才刚离京,你转眼就去勾搭别的男人?”
  
  “你胡说什么?”韩氏吓得一把捂住粉黛的嘴,“我只是跟他说读书时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粉黛一把将她的手扯下来,虽然气愤,却也知道压低了声音:“说个话用得着上手么?你看看你刚刚那两只爪子都伸到哪去了?我告诉你,要是自己不检点,就没人救得了你。”
  
  粉黛发了狠,韩氏也有些后怕了,“我就是习惯了,不是故意。”犹自嘟囔了一句,一下就想起今早在府门口粉黛说沉鱼的话,不由得又训起她来:“你也别光说我,自己也多少收敛点儿。大小姐那个事是随便能说的吗?今日亏得安氏打了圆场,不然没人救我,我看你要怎么办!那样的事情传出去,完蛋的可不只是一个凤沉鱼,而是整上凤家!”
  
  粉黛却不已为然,凤家?“得不到我想要的,这个凤家还不如就毁了。”
  
  一句话,说得韩氏阵阵心惊。
  
  她太了解她的女儿了,十岁的年纪,却有着几乎比凤沉鱼还要强烈的好胜之心。从来不甘心自己只是一个庶女,那个嫡位她看了这么多年,也巴望了这么多年,韩氏明白,不把嫡女之位争到手,粉黛是不会罢休的。
  
  她轻抚上自己的肚子,只道但愿这肚子能争一口气,让她不但怀上孩子,而且还得怀个男胎。有个男孩在身边,一切才算是有了希望。
  
  从凤府往北门走时,因为人多,队伍浩荡,热热闹闹的也没觉得有多远,可这回来的路可就有些难了。平时不怎么出门的夫人小姐哪里曾用双脚走过这么多路,一个个累得东倒西歪,脚步也就放慢了下来。
  
  凤羽珩体力好,想容跟着她训练了那么久,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娇小姐,两人便走得快了些,路过百草堂时,便停下来看了几眼。
  
  她们到时,刚好有个中年男子正抓了药从里面出来,一边走一边回身跟铺里的伙计道谢。凤羽珩看着这人只觉眼熟,直到那人彻底回过身来,她才把人认出,竟是当初那群来百草堂砸场子诬陷她的刁民之一,准确的说,是那具尸体。
  
  被凤羽珩挪到空间里救活之后,这人到是很有良心,当众说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并且也大力配合京兆尹查案。但可惜的是,凤羽珩也着人问过几次,京兆尹那边进展的并不是很顺利,她就也没再多去关心了。
  
  能在百草堂门口见到凤羽珩,那人很是高兴,奔到她面前直接就跪下磕头。想容吓了一跳,可随即也将人给认了出来,不由得道:“你不是那个被二姐姐救活的死人吗?”
  
  那男子点了点头,“承蒙小姐还记得,多谢小姐救命之恩,小的给您磕头了。”那人也实在,对着凤羽珩砰砰砰的就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才站起身,又道:“当初人人都说凤二小姐在祖宅被烧死了,小的还到凤府门前去给小姐烧过纸钱,后来才知道小姐是被皇上接进了宫,还封了县主。小的能得县主救命,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凤羽珩冲他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上不上辈子,我救你一命不过机缘巧合,你不用放在心上。”再往他手上看了看,“家里有人生病?”
  
  那人点头,“婆娘病了,我来给抓点药,百草堂的伙计还少算了些零头,又多送了不少草药。”
  
  凤羽珩心里对王林做事又肯定了几分,“那快回吧,别让病人等久了。”
  
  “哎。”那人又冲着凤羽珩行了个礼,就准备要走呢,这时,凤家人也赶了上来,凤粉黛走在最前头,一看凤羽珩和想容在百草堂门口站着,赶紧就招呼众人:“咱们到百草堂歇一会儿吧,好歹喝水茶暖暖脚,我已经走不动了。”说着话就到了凤羽珩近前,开口道:“二姐姐,到了你的地盘,不会连口茶都不赏吧?”
  
  凤羽珩还没等吱声呢,就见那原本要走的男子突然就停住脚来,惊讶地看着凤粉黛,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粉黛也看到了他,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目光中瞬间迸出一种警惕与凶残,吓得那男子直直倒退了两步。
  
  凤羽珩看着这二人,心思电转,转瞬间就相明白了一些事情。
  
  当初这男人醒来就说是个戴着斗笠的女子找到了他,而那女子是谁,京兆尹就一直都没能查出来。她们也分析过,最先想到的清乐郡主,却又觉得她本就毁了头发,戴斗笠出来害人,实在是此地无银。她就觉得不会是清乐,但究竟是谁,一时半会儿的还真就想不出来。之后一连发生了很多事情,便就把这个事儿给摞下了。可眼下看这男子的反应,似乎那起案件的真相瞬间明朗了起来。
  
  凤粉黛,因为勾引玄天冥不成反而落水被送到京郊的庄子上去,没想到这丫头不思悔改,居然还暗地里干过这么一档子事。
  
  “二姐姐怎么什么人都认识?”凤粉黛盯着那男人冷冷地道:“我还以为二姐姐堂堂县主,接触的都该是京中贵人,却没想到与这等残民也能攀谈几句。”
  
  凤羽珩帮着那人将掉到地上的药包捡起来,重新递回他手上,同时道:“我是县主,也是个大夫,为医者,不论男女老少,不分贫贱贵富,大夫看的是病,不是人。”说完,轻拍了拍那人的手臂,“你回去吧,我叫人送你。”随即冲着黄泉使了个眼色。
  
  凤粉黛眼睁睁地看着黄泉带着那人离开,也看到那人走了没多久就回头看了她一眼,一时间心情烦躁,站立难安。
  
  “四妹妹还要进去喝茶么?”凤羽珩挑着唇看她,目光平和,就像根本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我这百草堂虽然不大,但因为我曾亲手在这里救活过一个死人而名声大胜,四妹妹要不要进去参观一下?”
  
  凤粉黛脸都青了,“一个破药铺有什么可看的。”说罢,转身就走。
  
  后头跟上来的凤家人不明就里,韩氏还在问着:“不说歇歇脚么?你怎么就走了?”
  
  凤羽珩亦拉着想容往凤府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扬了声道:“许是四妹妹又不累了,再不就是觉得我这百草堂庙太小,咱们还是回家吧。”
  
  走在前头的凤粉黛自然是听到了她的话,一向心高气傲的人心里火气腾腾窜起,不由得站住了脚,回过头来看向凤羽珩,扬着极尽讽刺与挖苦的语气道:“二姐姐的心可真大,据妹妹所知,九皇子离京已经有些日子了吧?你都不替他担心的?”
  
  凤羽珩笑笑,道:“男人以前程为重,更何况他是在大营里训练将士,保家卫国,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粉黛眼珠一转:“那你就不为自己担心一下?九皇子本就寡性薄情,没准儿早就把你给忘了,不然怎么可能一去这么久都不说回来看看你。”
  
  凤羽珩好笑地看着粉黛,这个孩子,不挑出点事非出来她就闲得慌。
  
  “他忘不忘了我,与四妹妹又有何干?”凤羽珩随手在街边小摊上拿了个小灯笼摆弄起来,“你看这灯笼。”一边说一边递了一块儿散碎银子给那摊主,然后继续道:“现在它属于我了,但你管我点不点亮它?我就算一直也不点,就放在那里,你也拿它不去。”
  
  “你……”粉黛被她说得不知该如何辩驳,只盯着那盏灯笼一脸的不甘心,一脸的贪婪。“粉黛说不过二姐姐,但粉黛也是好心提醒。九皇子虽与你订了亲,但要真正办婚事还得个几年呢,二姐姐可千万要把紧了,万一中间出了什么差子,那可是得不偿失的。”
  
  凤羽珩突然就笑了,笑得灿烂如花,那样的笑一如冬日里突出其来的阳光,直对着凤粉黛就展了去。
  
  粉黛就纳闷这人是不是傻了?这时,就听到她身后传来了一个让她魂系梦绕又恐惧万分的声音——“刚才,是谁在说本王寡性薄情?”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