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11章 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听粉黛这话,佩儿就是一愣,“四小姐要去哪里?出府吗?”
  
  粉黛点头,“对。[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可是……”小丫头有些为难,“您要出府得先跟老太太说一声呀。”
  
  粉黛面上现出不耐烦,“跟她说我还能出得去么?”
  
  “可是不说的话,您更出不去呀!”
  
  小丫头一句话相当于给粉黛泼了一盆冷水,大顺虽说对女子出街一事很是放宽,但做为小辈,想要出府是一定要跟主母或是掌事长辈吱会一声的,得到批准才能出府。而且,出府总是得有个正当的理由,比如去看嫁妆铺子,再比如有其它府的小姐相邀。若是什么道理都进不出来,还是没办法出得去府门。
  
  粉黛知道自己要去做的事是绝对不可能跟老太太说的,再加上韩氏没有嫁妆铺子,她想找个正当的理由都找不出来。一时间僵在当场,气愤不已。
  
  “要不……偷偷出去呢?”佩儿提议道:“这两日戏班子也没唱戏,想来也该送出府去了,小姐若一定要出去,或者那是一条明路。”这佩儿向来是凤粉黛身边最得力的丫头,精神头儿很足,特别是一听说她家小姐又要出什么坏主意,就更是跟着一起兴奋。
  
  粉黛听她这么一说,到也觉得是个好主意,当即就抬了步往戏班子住的客院儿走了去。
  
  佩儿赶紧在后头跟上,不时地提醒她:“小姐可一定得小心,毕竟门房的人都认得您。”
  
  “放心吧。”粉黛走得很快,眼瞅着就到晌午了,生怕凤羽珩提前出关,一旦放走了七殿下,她这出戏可就唱不下去了。“你确定这几日七殿下都没有出来过?”她不放心,又跟佩儿问了一遍。
  
  佩儿点头道:“奴婢确定。这几日一直派人盯着同生轩的,不论是柳园这边的小门儿还是外头的大门,都有人盯着呢,七殿下的的确确没有出来过。”
  
  “这么一算,两人在府里头已经关了至少三天了。”粉黛越说越兴奋,“就算真没什么事,这话传出去也够她喝一壶。县主又如何?坏了名声,她自己不好过不说,凤家也绝对不会轻饶了她!”
  
  两人一路走到客院儿,戏班子住的是回廊尽头最靠里边的一个小院子。因为前几日老太太发了火,韩氏就听了一天便再也不敢顶着风往上冲了,毕竟安氏和金珍再也不去,老太太也不透面,她再跟没事人一样坐到观梅园去听戏就不太像话。
  
  但戏班子还没走,依然住在这院子里面。
  
  粉黛到时,外头有几个练功的小孩子正凑在一处说着什么。佩儿一进了院儿就清咳了一声,那几个孩子一见来了人立即散开,各自压着腰练起功夫。
  
  粉黛看了他们一眼,也没说什么,直奔着正屋就走了去,却在门口被个小丫鬟拦了下来——“四小姐怎么来了?”
  
  粉黛一愣,她认出这丫头正是韩氏身边的大丫头荷香。
  
  她停住脚,看着荷香反问:“你怎么在这里?”
  
  荷香有些为难地看了看房门,面色踌躇。
  
  “姨娘在里面?”粉黛立即反应过来,一定是韩氏在里面,不然这丫头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她好好的跑到这边来干什么?”不等小丫头回答,粉黛一伸手,砰地一下就把门给推了开。
  
  堂屋里,韩氏正坐在主座上,一手端茶一手捏着帕子咯咯地笑。在她面前,那俊俏小生正翘了兰花指,拿腔拿调地唱着一出《美人眸》。
  
  粉黛的突然出现把两人都下了一跳,韩氏更夸张,一下就站了起来,手一哆嗦,茶盏到没掉,水却溅了出来,溅了一手。
  
  “四小姐?”她看着粉黛那张怒气冲冲的脸,心里便阵阵发虚,面上却还陪着笑道:“你怎么来了?”
  
  “我再不来,只怕老太太查的就不是凤羽珩,而是咱们的院子。”粉黛气得一把推开小生,“滚!”然后伸手去拉韩氏,“回你的院子去,再让我看到你往这边跑,别怕我不顾念母女之情。还有——”她指着那小生,“你们,马上去收拾东西,今日就给我离开凤府。”
  
  “这……”那小生看向韩氏,目光里带了祈求。大冬天的,像他们这种小戏班,就盼望着能找个大户人家入驻进来,整日里只给这一家唱堂会,总好过冰天雪地四处奔波的强。
  
  韩氏也劝粉黛:“不是你说的这几日不让到观梅园嘛!这戏班子请回来了却不唱戏,多浪费?我到这边来听个戏怎么了?至于要把人送走么?”
  
  佩儿这时也趴在粉黛耳边小声说了句:“留着他们,以后许是还能用得上。”
  
  粉黛这才想起来今天来这的目地,狠瞪了韩氏一眼,才又道:“估且就再留他们几日,但有个事今日必须得替我做了……”
  
  凤粉黛是换了戏子的衣裳出府的,理由是戏班子缺少道具出去采办。
  
  可刚一出府,拐了个弯的工夫她便让那两个戏班打杂的少年各自散开,自己则拉着佩儿,直朝着御王府的方向走了去。
  
  直到站在了御王府的门口,佩儿才惊觉这次出府的目的,不由得害怕起来。
  
  她家小姐的胆子也太大了!
  
  “小姐,这怕是……不妥吧?”再能跟着主子胡闹的丫头,到了这太岁头上也不敢动土,要她在府里头跟着起个哄还行,如果站在御王府门口,却是腿肚子都打着哆嗦的。
  
  粉黛到是胆子大,甚至还带着些许兴奋。“没什么不妥的,跟我来!”她大步上前,直奔着御王府的大门就要冲进去。
  
  可惜,才上了台阶就被两名侍卫给拦住了,长枪往中间一横,大声道:“站住!”
  
  粉黛心里一惊,面上却故做镇定,大声道:“我是凤家的四小姐,有要事求见御王殿下。”
  
  “王爷不见客!”侍卫答得干脆,话也不多,说一句就闭了嘴。
  
  粉黛一跺脚:“你们没听明白我说的话吗?我是凤家四小姐!凤家!就是与你们王府有婚纸的凤家。咱们都是亲戚,我找他有事,怎的就会不见?”
  
  两名侍卫才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齐齐摇头,“凤家除了二小姐可以随意进出王府之外,其它人等一律无权求见王爷。小姐请回吧!”
  
  见对方如此坚决,凤粉黛眼珠一转,也不再跟侍卫多废话,扬起头,扯了脖子就冲着王府里头喊了起来——“九殿下!您未来的王妃出了事,您都不管吗?县主府出事了,您真的不管吗?”
  
  她喊了一气,终于,里头有名妇人往门外走了过来。粉黛定醒一看,竟是熟人——“周夫人!您是周夫人吗?”
  
  那老妇人走到门前,一抬手,侍卫的长枪便收了起来。
  
  粉黛就要抬腿迈到门里,却被周夫人给拦了下来:“你说你是凤家的四小姐?”
  
  粉黛点头,“没错,我正是凤家的四小姐,我叫凤粉黛,夏日里夫人往凤府下聘礼时,我们是见过的。”
  
  周夫人抬眼看了看粉黛,淡笑摇头,“凤家人口多,我纵是去了,也记不清楚哪个是哪个。更何况,当日是向凤二小姐下聘,我为何要记得您四小姐?”她一边说一边打量了一下粉黛的这一身装扮,不由得又摇了摇头,“凤丞相是当朝正一品大员,怎的他的女儿居然打扮得像个唱戏的?该不是冒认官亲吧?”
  
  “怎么可能!”粉黛急了,“我真的是凤家的四小姐,夫人怎么会不记得?这身衣裳……哎呀,因为我着急出府来跟九殿下说重要的事,所以只能打扮成这样,夫人就不要怀疑我的身份了,见了九殿下他自会为我作证的。”
  
  “殿下不见客。”周夫人告诉她,“这座御王府说来就来都不需要提前打招呼的人极少,凤家二小姐自然是其中之一,但您不是。请回吧。”
  
  周夫人说完话就要转身回去,粉黛急了,冲口就道——“凤羽珩跟七殿下两人关在同生轩里好几日了,九殿下都不介意吗?那县主府大门紧闭,连只鸟都飞不进去,夫人您说他们俩个能在府里做什么?王爷那么尊贵的身份,怎可受这等委屈?”
  
  周夫人回过身来,皱着眉看向粉黛。她从来都明白大宅门里的嫡庶争斗,却没想到,凤家的孩子居然如此蛇蝎心肠,连这种事情都可以拿来编排。
  
  “这们小姐,说话可要三思啊!”她冷着脸,话里也带了怒气。
  
  粉黛却仍在道:“我就是三思过的,都思了好几日,今日实在忍不住,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这么大的事如果不告诉九殿下,那他该多难受呀!我不能让别人在背后戳九殿下的脊梁骨。”
  
  周夫人失笑:“如此,我便替殿下多谢小姐了。只是小姐这般编排凤家二小姐与七殿下之事,可有证据?”她话里话外始终不承认粉黛是凤家人,只一味地问她:“即便证据确凿,这样做却与你有何好处?”
  
  粉黛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没有任何好处,甚至还有可能因为二姐姐被殿下或皇上发落而受到牵连。但我就是看不惯九殿下被人这样子欺骗,如此龌龊事凤羽珩既然做得出来,就得做好被人揭穿的心理准备。夫人,我这都是为了殿下好。”
  
  周夫人心道好一个为了殿下好,再看看粉黛,实在不愿让她在府门口再这么口无遮拦的说下去。于是往前迈出一步,扭头吩咐守门侍卫:“去备马车,我与这位小姐往凤府走一趟。”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