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12章 你俩简直就是一种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再建一个大汉朝 
周夫人到时,凤府的门房正跟管家何忠解释:“真的都是戏班人的打扮,小的仔细看过的。[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何忠气得直跺脚,“糊涂!光看打扮能看出什么?你不会看脸吗?四小姐出去这么久还没回来,老太太追究下来谁能担当得起?”
  
  何忠一脸苦色,四小姐混在戏子堆儿里出府,正巧被逛到前院儿来的大小姐看见,虽说也没看太清楚,但是四小姐眼下的确是不在府里。大小姐眼下已经去禀报老太太了,这可如何是好?
  
  他正急得团团转,那被训斥的门房一偏头,刚好看到有辆马车停到了府门口,从车里下来的两个人里有一个十分眼熟,仔细一瞅,不是凤家的四小姐凤粉黛又是谁?
  
  “四小姐回来了!”他伸手去指,“管家您看,那个是不是四小姐?”
  
  何忠顺目去瞅,可不么,凤粉黛就穿着一身戏子的衣裳从马车里下来,在她身边站着一位气度不凡的妇人。这可把何忠给吓了一跳!他是管家,认人的本事一流,周夫人自打当初来凤家下过一次聘礼后他便把人牢牢地记了下来,没想到这位周夫人再次登门,居然是跟着四小姐一起的!
  
  何忠原本因粉黛回府而松了口气,可这气还没咽下肚呢,又被周夫人给吓得再度提了起来。
  
  他赶紧上前,冲着周夫人行礼下拜:“小的给夫人请安。”
  
  周夫人看了何忠一眼,然后指着凤粉黛问他:“这位姑娘说她是凤家的四小姐,你可认得?”
  
  何忠看了粉黛一眼,点了点头:“回夫人,这的确是四小姐没错。”
  
  周夫人冷哼一声,“凤家人还真是有趣,别人家的小姐出府都是往好看里打扮,凤家小姐却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当真奇特。”她一边说一边迈过门槛往里走,“凤相不在京中,凤家如今做主的是谁?”
  
  何忠赶紧从后跟上,老实地答:“是老太太在掌家,夫人请随小的到堂厅稍坐,小的这就差人去请老太太过来。”
  
  “恩。”周夫人没再说什么,跟着何忠往牡丹院儿的堂厅走,后头的门房也一溜小跑的往舒雅园去。
  
  到了牡丹院儿,粉黛小声的问一个丫头:“二小姐今日往府里来了吗?”
  
  那丫头摇了摇头,“回四小姐,没有。”
  
  粉黛得意地勾了勾唇角,挥挥手:“去吧。”凤羽珩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
  
  周夫人于客座端坐,有下人彻了上好的茶水端里来,何忠还特地命人烧了个炭盆子放在地中间,然后跟周夫人解释道:“老太太近些日子腰病又犯了,行动有些不便,劳烦夫人多等上一等。”
  
  周夫人点头,“不急。”
  
  然而,她不急,老太太可急。原本这几日就因为凤羽珩那边的事操尽了心,这个节骨眼儿上御王府的周夫人又亲自上了门,这让她无论如何也往不了好的地方想。
  
  软椅抬着她往牡丹院儿赶的路上她就问赵嬷嬷:“你说,那周夫人该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阿珩真的跟七殿下……”
  
  “怎么可能。”赵嬷嬷根本就不信一向谨慎有理的凤羽珩能干出那种事,再说——“您就是不相信二小姐,总也得相信七殿下不是?他那样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说出去只怕全天下的人都不信呢。”
  
  “也是。”老太太觉得赵嬷嬷的话有道理,再想想玄天华那性子,心里这才安稳了几分。可还是对周夫人的上门有些顾虑,“她到底来咱们府上做什么?”一边说一边扭了头看了眼跟在身边的沉鱼,这才想起下人来报周夫人到府的消息时,沉鱼也刚刚进院儿,她都没来得及同沉鱼说话就紧忙着收拾换装了。“沉鱼啊。”总算到开空问了一句:“你是有何事找我?”
  
  原本是来跟老太太汇报粉黛出府一事的沉鱼这时开了口,一脸忧色地跟老太太道:“孙女今儿个闲逛,刚好逛到前院儿,就看到有三个人正准备出府。那几人穿着戏班的衣裳,说是有唱戏的东西短缺,要出府去采办。可那三人里有一人的侧影看着跟四妹妹极像,孙女心下疑惑,可她们走得匆忙,也不便追赶。后来孙女又到四妹妹的院子里去看过,四妹妹果然不在府里,这才赶着来跟祖母说一声,不知是四妹妹出府是跟祖母打过招呼了吗?如果没有,可别再出什么事!”
  
  “粉黛出府了?”老太太眼一立,“我怎么不知道?”
  
  那一路跟着来的门房总算能说得上话了,“回老太太,四小姐的确是跟着戏班的人一起出府了。”
  
  “胡闹!”老太太怒了,“你们是怎么当差事的?四小姐那个样子出府为何不拦着?”
  
  那门房下人吓得扑通一下就跪地上了,可老太太着急去见周夫人,软椅哪里肯停,他跪下之后见主子都没等他,赶紧又爬了起来,小跑到老太太身边又急着道:“都是奴才失职,请老太太责罚。可当时四小姐跟戏班子的人穿得一个样,奴才实在是没认出来啊!”
  
  沉鱼此时到是沉下心来,把这事儿里里外外一琢磨,立即琢磨出门道来,不由得又开口道:“祖母,刚刚孙女到舒雅园时,这门房的奴才刚好也到了,孙女看见正是他跟舒雅园的丫鬟说周夫人来了的。”
  
  “是。”那门房点头,“大小姐说得没错,奴才跟何管家一起把周夫人迎进的府门,而且……而且周夫人是跟着四小姐一块儿来的。”
  
  “什么?”老太太大惊,“粉黛怎么会跟周夫人扯到一块儿去?”她越听越心急,不由得催促抬椅的人:“快,快一点,万万不可让贵人久等。”
  
  抬椅的奴才脚步加快,不出半盏茶的工夫,老太太就已经进了牡丹院儿。
  
  粉黛就站在门口,一见老太太来了赶紧就迎上来。可还不等说话,就见老太太扬起手中权仗,一棒子就砸到粉黛背上,打得粉黛嗷嗷大叫。
  
  “你还有脸叫!”老太太气得直哆嗦,却又不敢大声叫骂,生怕里头的周夫人听到,只能压低了声道训斥她:“是不是你把周夫人给请到府里来的?你小小年纪,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粉黛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冲着老太太顶嘴道:“是善心!我也是怕二姐姐出事到时候御王府怪罪到咱们凤家头上,祖母,您不能一味地向着二姐姐,不管咱们其它姐妹的死活呀!”
  
  她一边说一边看向沉鱼,就指望着沉鱼能帮她说句话。可沉鱼似没看懂她求助的目光,到是说了句:“四妹妹,你此事做得太莽撞了。”
  
  实际上,沉鱼恨死凤粉黛了。
  
  这若放到平时,她定会跟着粉黛一起坑凤羽珩一把,但是眼下,她可真是怕凤羽珩出一点点差错。只有凤羽珩平平安安的,过些日子她的那件事才能成行,一旦凤羽珩出事了,她要怎么办呢?这凤粉黛早不发难晚不发难,偏偏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叫她如何能不气。
  
  “祖母快些进去吧。”沉鱼无奈地催了老太太一句,“别让周夫人久等了。”
  
  老太太赶紧扬了扬手,让抬椅的人继续走。
  
  直到进了牡丹院儿的堂厅,看到周夫人正在客位上端坐,老太太这才惶恐万分地在赵嬷嬷的搀扶下从软椅上下了来,想要弯腰行礼,可这腰直着还行,弯可就费劲了。
  
  周夫人见凤老太太这样也知必不是装出来的,于是摆了摆手,“老太太旧疾在身,就不必多礼了,一起坐吧。”
  
  “多谢夫人。”老太太面带感激,在赵嬷嬷的搀扶下坐到主位的椅子上,却也不忘问出最关键的话:“不知夫人造访,可是有事?”
  
  周夫人看了一眼跟着凤老太太回到堂厅来的粉黛,面带疑惑地道:“不是凤家派四小姐到御王府将老身请过来的么?”
  
  凤粉黛一哆嗦,这句话告诉她,这位周夫人跟凤羽珩简直就是同一种人。
  
  可她到御王府去这是事实,又是偷着跑出去的,眼下被人当着老太太的面摆上一道,她也无话可说。
  
  见粉黛低头不语,老太太用权仗狠狠地敲了一下地面,大声道:“给我跪下!”
  
  粉黛扑通一声就跪到地上了,可嘴上却还是死咬着同生轩那边的事情不放:“祖母,粉黛也是为了二姐姐好。这种事情如果由旁的人去告诉御王府,性质可就变了呀!”
  
  周夫人看着这位凤家的四小姐,目光中鄙夷之色越来越重。从前只知凤家主母爱生事端,再又听说那个大女儿不是个省心的主。如今看来,这凤府还是真犬狼之窝,就连个十来岁的小丫头都这般的攻于心讨招人厌烦,她们未来的御王府还真是命苦啊!
  
  “老太太,你们所说的到底是何事?可否为老身解惑?听起来还与咱们府上未来的王妃有关?”
  
  “这……”听到周夫人发问,老太太一时不知该怎么答。
  
  粉黛却抢着道:“就是我在王府门口与您说的那个事呀!二姐姐跟七殿下在同生轩里已经共处几日了,七殿下都没有出来过。”
  
  “粉黛!”老太太心都跟着哆嗦,这丫头居然胆子大到敢背着她把这件事情往御王府里捅,这是瞧着凤府近来太安生了,想要变着法儿的生事不是?“休得胡言!”
  
  “不是胡言!”粉黛一口咬定这个事,“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粉黛怎么敢胡说?”
  
  “周夫人。”老太太紧着解释,“小孩子家不懂事,您可别听她乱说,回头我一定重重责罚,再不济,也可以把人送出凤府,万万不会让她污了阿珩的名声。”
  
  “你们凤家这就是在玷污王妃的名声!”周夫人突然大怒,猛地往桌上一拍,震得桌案上的茶盏都跳了起来。“王妃在县主府为御王殿下治腿,七殿下奉圣上口谕前往县主府陪同,怎的到了你们凤家人口中,就成了七殿下与御王妃有染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