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16章 进了男神家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凤羽珩一声“谁在外面”,最先有反应的人是忘川。只见她风一样的旋转身形,眨眼就到了门前,一手拉门,一手直探入那人脖颈之下。
  
  外头的人吓得一哆嗦,赶紧大声道:“忘川姐姐!是我!”
  
  忘川定睛一看,是清霜,这才把手收了回来。
  
  清霜被吓得不轻,脸都有些泛白了,见忘川放了手,这才长出一口气:“吓死我了!忘川姐姐,我估摸着小姐晚上会饿,特地炖了补汤端过来,正合计着小姐要是没醒我还要不要进来呢。”
  
  忘川侧了身,“还以为是谁大半夜的趴门缝,进来吧,小姐醒着。”
  
  清霜这才进了屋里,将那碗汤放到凤羽珩面前,“小姐从晌午到现在都没吃东西,眼下夜里,也不好吃太多,就喝碗汤垫垫吧。”
  
  “恩。”凤羽珩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清霜也不多留,东西放下就退了出去。
  
  直到清霜退远,凤羽珩还是一副思量的样子。忘川看出她心中所想,不由得道:“清霜入府日子也不短了,同生轩里里外外都是她在打点,从未出过错,小姐是不是太紧张了?”
  
  “是吗?”凤羽珩苦笑摇头,“我到希望是我太过紧张,可是你看——”她说着,指了指桌上放着的那碗补汤。
  
  忘川大惊,“汤有问题?”
  
  “没有。”她道:“汤是好汤,但是忘川,我们都是习武功的人,都知道你刚刚展了身法去掐住她的脖子应该给人带去多大的震撼。受了那样大的惊吓,她居然还能把一碗汤端得平平稳稳一点未洒,你说,是我太紧张么?”
  
  凤羽珩这么一说,忘川也觉得不对了,刚刚清霜脸都下白了,可手下却依然稳当,这不是一般丫头能有的定力。
  
  “奴婢去把她追回来!”忘川攒紧了眉,转身就要走,却被凤羽珩叫了住。
  
  “等等。”她拦下忘川,“不急,且看看她混到我们这院儿里来,究竟是有何目的。”
  
  忘川站下,再想想,还是不放心,“今晚我给小姐守夜吧。”
  
  “你明日还要准备去萧州,若实在放心不下,就把黄泉叫来吧。”
  
  这一夜,黄泉一直守在凤羽珩的卧寝之外,可是里面的人却也没怎么睡着。
  
  凤羽珩在想,清霜若真有问题,那问题应该是出在哪里?她是谁的人?又是什么时候开始为她的主子服务?究竟是在入府之前,还是在入府之后呢?
  
  她很希望是入府之后,毕竟同生轩能接触到的多半也就是凤家的人,凤家的人她不怕。可怕就怕是在入府之前,那就说明清玉挑丫鬟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盯上了。拉了那么长的战线,如此良苦用心,到真是让她有些受宠若惊呢。
  
  次日头午,凤羽珩往老太太那边去请安,她到时,沉鱼正在亲手为老太太倒茶。
  
  见她来了,老太太下意识的就坐直了些,有点紧张,却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紧张什么。
  
  凤羽珩款步上前,俯身下拜:“孙女给祖母请安。”
  
  “阿珩来啦。”老太太看着她,想笑,又笑不出来,“快坐。”
  
  “不坐了。”凤羽珩到是给了她一个浅笑,“阿珩一来给祖母问个安,二来也跟祖母说一声,过了晌午阿珩就要进宫去当面跟父皇请罪了。”
  
  老太太这颗心从昨日起就一直悬着,听说凤羽珩今日就要进宫了,她那紧张的情绪便更甚起来——“你进宫,不会出什么事吧?”
  
  凤羽珩眨眨眼,“祖母觉得,会出什么事呢?”
  
  “这……”老太太也说不好,但有些话不问,心里总是堵得慌,“你没治好御王殿下的腿,皇上会不会怪罪?”
  
  凤羽珩反问:“怪罪又如何,不怪罪又如何?祖母是担心阿珩,还是担心凤家?”
  
  老太太被她堵得不知道该怎么答,到是赵嬷嬷替她开了口:“老太太是心疼二小姐,毕竟二小姐是要跟九殿下过一辈子的。”
  
  赵嬷嬷避重就轻,论起了凤羽珩的个人幸福,老太太连连点头,“就是这个理。”再想想,又道:“进宫见着皇上之后,要好好说话,能软就软。如果皇上很在意九殿下的腿,你也别把话说得太死,下次还有机会,再好好治治。再不成……再不成你往荒州送个信,问问姚太医看有没有好法子。总之,阿珩你得记得,你现在是凤家嫡女,你与凤府,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阿珩明白。”她不再多说,老太太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凤家不能倒,更不能因为她跟九皇子的事受到波及。
  
  凤羽珩离了舒雅园之后,老太太这颗心就一直提吊着,哪怕沉鱼说再多宽慰的话也不管用。
  
  直到想容来问安,老太太突然就想起上次宫宴,七皇子曾派人送来一套衣裳给想容。她也不怎么想的,竟是开了口跟想容说:“一会儿等你二姐姐往宫里去时,你也出府一趟,去淳王府,跟七殿下打听打听。”
  
  想容一愣,“祖母要打听什么?”
  
  “当然是打听你二姐姐进宫会不会出事!”老太太重重地叹了一声,“她进宫是去请罪的,万一皇上发了怒罚了她,咱们府上保不齐也要跟着遭殃。你跟七殿下熟络些,好歹去问问看,咱们也能有个准备。”
  
  想容有些为难,她跟玄天华哪里能算得上熟络,就上次送了件衣裳,其实还是二姐姐嘱咐送来的,玄天华不过是帮忙而已。眼下老太太让她去淳王府,她还真的没有把握人家能见她。
  
  见想容踌躇,沉鱼有些急了,看了眼老太太,试探着开口道:“要不……沉鱼去吧。”
  
  老太太撇了她一眼,“你去干什么?”
  
  “沉鱼跟七殿下也是相识的呀!”她满心期盼地看着老太太,“要不沉鱼跟三妹妹一起去,也好问得仔细些。”
  
  老太太闷哼一声,摆了摆手,“不用,想容一个人就成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少到外头去走动。”
  
  一句话,封死了沉鱼的春心,却也让想容这个向来胆小低调的孩子在她心里报了名号,对凤羽珩的恨悄悄往想容身上偏移了些,再看想容的目光中,竟也带了一丝毒辣。
  
  “你快去收拾一下,换身衣裳。去了要仔细问,七殿下与九殿下一向走得近,肯定能知道点消息的。”
  
  想容被老太太催促着离开舒雅园,回去跟安氏说了声,又换过衣裳,这才匆匆的出了府门往淳王府去。
  
  她出来时,凤羽珩也才走没多大一会儿,想容不知道凤羽珩这次进宫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但老太太的担忧也影响了她,总觉得怕是要出事,但究竟会出什么事,她也说不出来。
  
  马车在淳王府门前停下,想容下了车,抬头看了看匾额上书的淳王府三个大字,不由得心里颤了几颤。
  
  这座王府她也曾幻想过,包括王府里住着的那个人,每次见到,总会让她不知所措,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分明那人就是如沐春风与人为善,却还是能勾起她全副的紧张情绪。
  
  就比如现在,人都站在府门前了,却根本没有勇气往前多迈一步。就这么生生地在口门站了好久,直到府门打开,有个小厮模样的人正要出府,看到了她,纳闷地上前问道:“您是哪家的小姐?为何站在咱们王府门前?”
  
  想容缓了缓神儿,这才道:“我是凤家的三小姐,想……求见淳王殿下。”
  
  “凤家三小姐?”那小厮琢磨了一会儿,“凤相家里?”
  
  “恩。”
  
  “那您稍等等,小的进去通报一声。不过王爷见不见您,可就说不准了。”小厮说完话,转身就跑了回去。
  
  好在也没让她等太久,很快的便有位嬷嬷走了出来,冲着想容行了个礼:“请三小姐安。王爷正在府里,请三小姐随老奴进去吧。”
  
  想容赶紧回礼:“嬷嬷客气了,想容该跟您问好。”
  
  那嬷嬷笑了笑,再看了想容一眼,不由得点了点头。早有听闻,凤家四位小姐,大小姐美貌艳绝天下,二小姐智勇双全,三小姐柔弱怜人,四小姐刁蛮率直。二小姐她是晓得的,如今看来,这三小姐的确称得上是柔弱怜人,也很知礼数。
  
  想容头一次进淳王府,虽然她很是有心好好打量一番,可是这颗头却不争气地怎么也抬不起来。只能一路跟着那嬷嬷往里面走,时而直行,时而转弯,时而绕个小池塘,时而穿过片小林子。终于停下来时,想容觉得,如果再让她原路返回,她是一定会迷路的。
  
  “三小姐且在这里等等,殿下很快就到。”那嬷嬷将想容留在一间客堂,吩咐了下人看茶,之后便离了开。
  
  想容这才松了口气,看着下人送上来的那盏茶,用一只白玉盏盛着,盏里一朵水莲静卧,就像玄天华那个人,心静,神也静。
  
  可是想容静不下来,此时此刻,她满脑子就一个念头——我到了七殿下的家了。
  
  然而这又能如何?
  
  安氏的话还言犹在耳,她知道有些事情是连想都不能去想的,有些路,只要踏出一步,有可能就是无间地狱。她没那个胆子,也没那个福份。
  
  “三小姐怎么来了?”思绪间,有个声音飘然入耳,就像一阵春风,瞬间便化开这严冬寒意。。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