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21章 这样才算是良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黄泉被凤羽珩嚷嚷得出了一脑门子汗,抬手往额上抹了一把,无奈地道:“小姐,咱换个叫法行吗?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屋里在干什么呢。”
  
  此刻,凤羽珩卧趴在屋里的软椅上让黄泉给按肩膀。
  
  “不过说起来,昨儿小姐包的饺子可实在是太好吃了!”黄泉一边按一边感叹,“宫里的御厨都包不出来那个味儿。”
  
  凤羽珩翻了个白眼,“为了给你们包饺子,我可累死了,比打架还累呢!再往上点儿按,用点力。”她难得享受一回别人的按摩,还挺不错。说到那饺子,不过是她偶尔在空间里翻到了一包拌馅料,二十一世纪的东西拿到这个时代来做着吃,自然味道是不同的。更何况她又另外选取了些药材混到里面,药香与肉菜香混到一处,味道散发得恰到好处。
  
  “小姐,您那些消息一放出去,外头的人都炸了锅,老太太整天的派人往咱们这边来打听,无论是柳园那边的小门,还是县主府的大门都快被老太太给承包了。虽然一次都没进来过,但却也时时刻刻都不放弃。金珍也来过几趟,沉鱼粉黛院儿里的人则跟老太太那边一样,就整日死守在两个门外,偷偷的,不上前,也不离开。到是安姨娘那头算是最消停,只差人来过一次,送了些亲手腌制的咸菜,然后再没来过。”
  
  黄泉一口气汇报了同生轩外的情况,末了还不忘感叹:“凤家一个个的,都是胆小鬼。”
  
  凤羽珩失笑,“胆小还闹成这样呢,她们若是不胆小,还不得把天都给翻过来?近日还是要多留意外头的动静,另外你亲自往安姨娘那边走一趟,告诉她们且宽着心,不用跟着惦记。老太太若再让想容往淳王府去打听什么,想容照去就是,全当串门子。近日朝中只怕会有更大的动静,你且朝着吧,凤家的人,谁亲谁疏,一试便知。”
  
  黄泉点头,“小姐放心,奴婢都记着呢。”
  
  “恩。”她亦点头,“忘川和清玉都不在,府里你就多盯着点,实在人手不够,就从母亲那边把清灵调用过来。”她顿了顿,从软榻上坐起身,看着黄泉,十分认真地同她说:“还有个事你现在就去办。”
  
  “小姐请讲。”
  
  “到厨房去把饺子再给我端一盘过来,我饿了。”
  
  黄泉瞬间就把眼睛给瞪大了,“还吃?小姐你一个时辰前刚刚吃完二十六个!”
  
  “恩。”凤羽珩没有反驳,可是又再强调,“我正在长身体,吃得多是应该的,快去吧。”
  
  果不出凤羽珩所言,次日的朝堂风起云涌,皇上当众训斥了一向宠溺至深的九皇子,不但斥其懒散无礼,竟还指着他的腿说他就是个废人。九皇子大怒,一点面子没给的转了轮椅就退出朝堂,而天武帝竟一反常态地对大皇子玄天麒重用起来,并称:“儿子到底还是第一个好,我大顺向来都有立长和立嫡之说,如今中宫无子,朕对麒儿这个长子是抱了很大期望的。”
  
  一个早朝,把所有朝臣都给上懵了。
  
  大皇子玄天麒严格来讲算是个生意人,这些年很少过问朝堂上的事,除非皇上指名点姓的要他来,否则他是连朝都不会上的。人们一度认为这大皇子一心只想着做买卖赚,跟夺嫡意图比较明显的三皇子等人是不同的。但如今看来,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但他到底是龙的儿子,很有可能做生意只是一个表象,实际上不过是韬光养晦,否则,缘何皇上突然来这么一套,在大皇上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意外之色?
  
  玄天夜冷冷地将目光往玄天麒身上撇了去,脑中又回响起那日在仙雅楼凤羽珩说的话来——“你这玉石的材质跟月夕宫宴那天大哥身上的葫芦挂饰很像”。难不成,竟是真的?
  
  这一个早朝,让人意外的事还不只这一桩,在步聪失踪、步贵妃离世、步霓裳被送到庙里、人人都以为步家已经完了的时候,天武帝竟是将步白棋官升正三品,按婕妤制上葬的步白萍恢复贵妃封号,迁入皇陵。
  
  一句话,宣布了布家重回朝堂。
  
  有人想起前几日听说步家老太太进宫一事,难不成,在那个时候皇上就已经有了主意?
  
  这日的早朝,给所有人心里都划了无数个问号,人们带着一个又一个的疑问散去,却谁也未曾注意那龙椅之下的九五之尊唇角勾起的邪笑。
  
  “冥儿说得对,有的时候,逗逗这帮臣子,也是一件有趣的事。”天武问身边的章远:“你说,朕如此训斥冥儿,她会不会生气?”
  
  章远自然明白皇帝所说的这个“她”指的是谁,于是赶紧道:“云妃娘娘一向不理朝中之事,更何况,这主意是九皇子出的,殿下定会事先跟娘娘打好招呼的。”
  
  天武点了点头,可又重叹了一声,“朕到还真希望她能大怒着冲出月寒宫来找朕算帐,那样就能再见她一面,有时候就觉得哪怕是打一架,都比这样僵着强。”
  
  月寒宫内,玄天华正于观月楼之下轻奏一曲《愿无忧》,以慰云妃闭目养神。玄天冥正窝在软椅上将一只水梨咬得有滋有味。
  
  不多时,有宫女上得前来,在玄天冥身边耳语几句,就听玄天冥问道:“这么快就散朝了?还以为老家伙要多唠扯一会儿。”
  
  玄天华的《愿无忧》正奏到起伏处,忽地一个音阶跳起,一如明珠弹盘,清脆漾人心。
  
  云妃缓睁开眼,看了看这兄弟俩,幽幽地来了句:“本宫那儿媳妇儿可是好久没来了。”
  
  玄天冥又咬了口梨子,回她道:“这不是躲在府里装熊呢么。昨晚给你送来的饺子好不好吃?”
  
  云妃点头,“饺子到真是好吃。”
  
  “她亲手包的。”
  
  云妃随手把身边的一面小镜子拿了起来,“那丫头总是有新些鲜玩意,就像这镜子,照出来的跟真人似的,头一次照时本宫还以为见到了妖孽。”
  
  玄天华手中动作不停,又一个高音阶打起,同时道:“母妃,哪里有人说自己是妖孽的。”
  
  云妃咯咯地笑,“华儿就是会逗母妃开心。不过说起那饺子,你们也都吃到了吧?那味道真是比宫里厨子包出来的好太多了。这座皇宫啊,越来越不合心意了,连个饭都做不好。”她话带着感叹,状似不经意,却不知若换了旁的妃子说,一百颗头都不够砍的。
  
  玄天冥亦扯了唇角勾起抹邪笑来:“说起来,那劳什子破皇位我也不愿意要,但若要了,你便能过得好些。”
  
  “我可不用你管。”云妃笑得比他更邪,“老家伙哪天归了西,本宫便也不用再在这宫里待着,到时候逍遥快活,谁还要跟着你们继续受罪。”
  
  玄天华奏弹轻笑,“也好。”
  
  “谁也靠不住,你们管好自个儿就得了,老家伙那些个儿子没一个让人省心的,你们兄弟俩还是要多加些小心,别到时候让人算计了去。”
  
  “你就别操这个心了。”玄天冥劝她,“没事儿就多照照镜子,瞅着点脸上有没有生出皱纹来。”
  
  云妃白了他一眼,却沉下面色来,“你这个腿和脸,本宫看着总是不舒服。”
  
  终于,《愿无忧》至了尾声,在最后一丝弦鸣过后停了下来。玄天华看着二人说:“冥儿昨儿个还说起,这面具挺好看的。”
  
  “总也不如本宫给他生出的那张脸来得好。”云妃对自己的作品十分满意,“对了。”她总算想起个正经事来,“那凤头金钗可收好了?”
  
  玄天冥点头,“珩珩收着的东西,谁也找不到。”
  
  玄天华亦问向他:“我也是觉得奇怪,妙手圣仙都找不到的东西,弟妹到底是藏了什么地方?那日分明是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放进袖袋的,怎的妙手圣仙下手三次,都没得手?”
  
  玄天冥这一次笑得更邪,就好像说到了一件令他十分骄傲的事般,连头都微扬了扬。可再开口,却是道:“我也不知道,她的事,我总是问得少。”
  
  云妃微怔,“怎的就问得少?你不是对那丫头挺上心的?”
  
  “就是因为上心,所以才不问。”玄天冥答得理所当然,“我与她初遇在西北的深山里时,她便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那时伤得甚重,她说是药,那便是药,她给我用,我便放心去用。我不问,只要记得她总不会害我,便好。”
  
  玄天华置于弦上的手微动,惹起琴弦微鸣,心底似有东西掠过一般,划起一道涟漪,却还不深,顷刻平复。
  
  “得此不问之人,方才算良配。冥儿,你真有福。”
  
  云妃却忽然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拖着长裙一步一步往外走,“就是可怜了我的那只猫。步家,既然老家伙要玩,那便再多留几日,否则本宫总想着,那步霓裳送到庙里,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最后一句话说完,人已走出观月台下的大殿。
  
  冥华二人相视苦笑,这个母妃,总是比他们兄弟二人活得还要随性。
  
  凤府舒雅园内,赵嬷嬷正陪着老太太说话,“朝中传出消息来,说九皇子因为腿疾无治愈之望,在皇上跟前失了宠信,连带着咱们二小姐也跟着失宠,听说舞阳郡主都对二小姐避而不见了。那日老奴去接二小姐回府,不是说看到步家老太太从宫里出来了么。果然,步家的步大人官升了正三品,就连那已经降为婕妤的步贵妃都被重新追封。想来,当初步家得罪的是云妃娘娘,现在九皇子失了势,皇上对云妃也不似从前那般记挂,多半是要对步家进行补偿了。”
  
  赵嬷嬷的话老太太是越听心里越堵得慌,正想再问两句,这时,就见外头一个小丫头匆匆走了进来,俯身到:“老太太,宫里来了人,四小姐那边的两位嬷嬷被请回去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