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26章 等着看真正的热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粉黛的问话也问出了老太太的心声,黄泉大半夜的跑凤府来干什么?
  
  可凤羽珩却纳闷地看着粉黛,反问道:“什么叫你们凤府?我是凤家嫡女,应该说我们凤府才是。更新最快去眼快再者,做为嫡女,我派丫头巡夜,难不成还要跟四妹妹请示?”
  
  “你……”粉黛被堵得哑口无言。
  
  是啊,凤羽珩是凤家嫡女,人家想干什么,她一个庶女管得着吗?
  
  “也亏得我派了黄泉巡夜,否则三妹妹出了这么大的事,可要怎么办才好?”她一边说一边看向老太太,再道:“虽说阿珩近日一直在府中闭门思过,可府里丫头却还是能出门的。昨日黄泉回御王府时,还在那边见到了淳王殿下,殿下还问候三妹妹来着。阿珩就想,若是刚刚三妹妹真出了事,怕是淳王殿下应该会来跟老太太问个究竟吧。”
  
  老太太被她说得心都哆嗦,阵阵后怕涌上心来。
  
  粉黛从来嘴上不饶人,上一轮没讨到便宜,眼珠一转,又是一句话扔了出来:“二姐姐不是被罚闭门思过么?怎的就逛到这边来了?”
  
  凤羽珩不紧不慢地道:“思过要静心,你们大半夜的吵吵闹闹,我如何思过?”说着话,竟是一记眼刀往韩氏那块儿扔了去,虽然隔着个粉黛,可偷偷巴望着往前看的韩氏还是准确地接收到了,吓得她头丝儿都立起来了。两下急喘过后,就听凤羽珩又道:“韩姨娘的脸色怎的看起来比三妹妹还差?”
  
  “我……我……”韩氏一紧张,说话都结巴了。
  
  到是粉黛反应快,把话接了过来:“我姨娘身子不舒服,面色自然不好。”
  
  “是么?”凤羽珩又往前走了两步,“我是大夫,帮姨娘把个脉如何?”
  
  韩氏一哆嗦,下意识地就往后退,粉黛也急了,赶紧道:“不用不用,二姐姐是嫡女,姨娘不过一妾室,配不上二姐姐亲自把脉。”
  
  她不再强求,停下脚步,只道:“四妹妹还记得我是嫡女就好,即便不是嫡女,总也还是你的姐姐。同样的,三妹妹也是你的姐姐。妹妹对姐姐不敬,这样的话若是传了出去,只怕将来妹妹说亲时会困难一些。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
  
  “粉黛只是年纪小,阿珩,你莫要吓她。”坐在软椅上的老太太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破天荒地帮着粉黛说了话。
  
  粉黛心头暗喜,老太太难得能为她作主一次,小姑娘到还真有些感动。赶紧瘪着嘴巴就蹭到老太太跟前,讨好道:“祖母,粉黛不是有意惹二姐姐生气的。”
  
  老太太却是再没心思安慰她,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目光转身想容,道:“你没事就好,眼下你们父亲不在京里,若是你们出了事情,可让我怎么跟瑾元交待呀!”老太太一边说一边装模作样地抹了把眼泪。
  
  想容看着老太太,面上未见丝毫感动,只是平淡地俯了俯身说:“劳祖母惦记了,都是想容的错。”
  
  凤羽珩也紧跟着说了句:“这些日子在府中闭门思过,也没去给祖母看看腰,膏药快用完了吧?阿珩明日就派人去给祖母再送一些。”
  
  老太太一激灵,连连摇头,“不用不用,不用再送了,我已经好得差不多,再养养就没事了。有外头的大夫给开了汤药方子,我吃着也不错,就不劳阿珩费心了。”
  
  凤羽珩挑眉轻笑,老太太果然还是几年前的毛病,一旦听到个风吹草动就急着撇清关系。三年前赶走了原主娘仨,现如今,又要跟她再次划清界限了。
  
  “也好。”她说,“阿珩如今自顾不瑕,是有些照顾不上祖母了。有外头的大夫帮着照看,也省得将来出了什么事,祖母凭白的跟着受牵连。”话说完,不等老太太有反应,又转身看向安氏,再道:“姨娘且护好三妹妹,不要怕,就算没有阿珩,也还有淳王殿下,三妹妹有什么事尽可去找他。”一句话后,竟又看向沉鱼,随口问了句:“哎?今儿个几号了?”
  
  沉鱼一愣,心下砰砰砰就跳了开来。
  
  凤羽珩自顾地道:“也没几天工夫了,我不常在这边院子走动,还望大姐姐能帮着阿珩照顾好妹妹们,可别再出了什么差子。”
  
  沉鱼紧咬着下唇,一种十分强烈的被人威胁的感觉袭上心来。可再看凤羽珩那张脸,明摆着就是在说:我是在威胁你,又能如何?
  
  她没办法,只能点了头:“二妹妹放心吧,我一定会看护好妹妹们的。”
  
  “那就好。”凤羽珩笑笑,不再多说什么,只冲着老太太俯了俯身,拉着想容道:“二姐姐送你回去,顺道再为你把个脉。”
  
  想容点点头,与安氏一起向老太太行了礼,跟着凤羽珩转身就走了。
  
  剩下的人一直看着先走的那一拨背影消失不见,这才齐齐的出了一口气。
  
  老太太看了一眼众人,目光停在缩在最后面的金珍身上,闷哼一声:“不中用!”然后一摆手,坐着软椅回舒雅园了。
  
  金珍又委屈又憋气,狠狠地瞪了一眼韩氏,拉着满喜也转身就走。
  
  其余主子们便也不再多留,一个一个的都回了自己的院子。到是那些剩下的奴才们傻了眼,有胆子大的问了管了何忠:“安姨娘说给我们一人五十两银子,还作数么?”
  
  何忠想了想,道:“安姨娘说的话,应该是作数的。只是今日太晚,大家都先散了吧,明儿个主子们都醒来,应该会有赏。”
  
  下人这才放心地回去。
  
  凤羽珩跟着想容和安氏回了她们的小院儿,屏退下人,只带着黄泉进了屋。
  
  一进屋安氏赶紧就问想容:“你确实是掉到河里了对不对?根本不是自己不小心跌的对不对?”
  
  她一提这话,想容之前强压下去的恐惧又一下子翻覆上来,小脸儿比先前白得更甚,手都跟着哆嗦。
  
  安氏一看她这样子哪里还能不明白,赶紧拉着人坐到软榻上,再看看凤羽珩,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妾身多谢二小姐救命之恩。”
  
  凤羽珩赶紧把人扶起,“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可不但安氏没起,想容也跟着跪了下来,颤着声道:“若不是二姐姐的暗卫刚好在湖边,想容如今已经是只水鬼了。”
  
  凤羽珩没办法,只能看着这二人把恩谢完,然后才把人扶起来。
  
  安氏问想容:“你看到是谁下的手吗?”
  
  想容点头,“是韩姨娘。”紧跟着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气得安氏差点就没冲出去跟韩氏拼命。
  
  好歹是让凤羽珩给拦了下来,然后道:“你们听着,之所以今晚我没有让想容当众揭穿韩氏的丑事,一来是因为想容毕竟年纪小,当时又没有人证在,韩氏若失口否认咱们也没有办法。二来……”她冷哼一声,“那韩氏若真是给瑾元生出孩子来,才是最热闹的时候。到时候就算是咱们想让她活,凤瑾元也绝对不会放过她。”
  
  经了这晚的事,韩氏提心吊胆了好几日,见想容那边的确没什么动静,这才稍微的放下心来。
  
  而朝中也又有消...
  
  息传出,说是皇上最近日日召大皇子玄天麒觐见,对别的皇子便冷淡了许多,甚至连他一向最宠爱的九儿子玄天冥都遭了冷遇。
  
  凤羽珩的禁闭解除,却又有皇上口谕传来,济安县主未经传召,不得私自入宫。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也不怎么的,就十分顺利的能传到凤府中,传到老太太以及各院儿主子的耳朵里。
  
  人们心里都慌,却也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凤瑾元不在京里,凤家所有的人都没了主心骨,就连老太太都打了蔫,除了静观其变,再没有别的办法。
  
  凤沉鱼如今对想容的恨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玄天华,那个她费尽心思也得不到的人,却成了想容的靠山,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事情为何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倚林眼瞅着沉鱼手里拿着的那个已经扎满细针的布娃娃,心里不由得阵阵焦急,“大小姐,您可千万不能把心思都放在对付三小姐身上啊!”她没办法,干脆动手把那个写着想容名字的娃娃给抢了过来,“小姐的月信昨日已经来了,咱们马上就要熬出头,可千万不能再出差子,您明白吗?”
  
  沉鱼目光微沉,手轻抚向小腹,因月信而生的阵阵坠痛感头一次让她没觉得讨厌。
  
  倚林说得对,只要再忍过几天,她就可以去找凤羽珩了。待这事情一了,便再也不用受那丫头的威胁。
  
  “银票都备好了吗?”
  
  “备好了。”倚林点头,“小姐放心,咱们这头万事俱备。”
  
  两人正说着,外头有个丫头的声音扬了起来:“大小姐,奴婢有事禀报。”
  
  倚林过去把门打开,外头一个丫头走了进来,站到凤沉鱼面前道:“小姐,舒雅园那边派来递来消息,说晌午过后请您过去一趟。”
  
  沉鱼皱眉问她:“就我自己?”
  
  那丫头摇头:“她们没说,但想来应该不是。奴婢听来传说的人说,是元王府的小皇孙要办寿宴,贴子上请了咱们府上所有的小姐。”
  
  “小皇孙寿宴……”沉鱼思量半晌,突然眼一亮,问道:“皇子们呢?去不去?”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
  
  倚林心里一紧,赶紧挥手退下了那个丫头,再把门关好,又苦口婆心地劝起沉鱼来:“小姐呀,您可千万不能再往七殿下那里动心思了!那是万万不行的呀。”
  
  沉鱼心头一阵憋闷,“谁说我想七殿下了,我在想三殿下行不行?”
  
  倚林很干脆地点了头,“行,想三殿下行。”
  
  沉鱼气到极点,正待作,却听外头又有丫头的声音传来,是道:“小姐,景王府派人来给您送东西了。”
  
  屋内二人一愣,倚林没反应过来,纳闷地问了句:“景王?”
  
  沉鱼却已反应过来,可心头惊骇更甚——“大殿下?”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