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28章 到还真是有些期待这场宴会了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黄泉愣住,随即便看到凤羽珩的手指又往下方指去,这才屏住呼吸仔细去分辨。yan()kuai
  
  这一听不要紧,只觉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入耳,就在二人所在的车厢下方,声音极小,若不是她们皆习武,耳朵比旁人聪锐些,是无论如何也听不到的。
  
  “不是人。”凤羽珩主动开口,“应该是另外的活物。”她说着话,人已经弯下腰去,伸手就要往座位下面掏。
  
  黄泉吓得赶紧拦她:“小姐小心!”
  
  却还是慢了一步,凤羽珩的手已然伸到里面,再拿出来时,手里便多了一只葫芦。
  
  那葫芦挺大,比她的半只手臂还要长,黄泉都看愣了,“这是什么?咱们的马车下面怎么会有只大葫芦?”
  
  凤羽珩摇头,“我也不知道,但这葫芦里有东西。”她一边说一边摇了摇,果然,里面的动静更大了些。
  
  黄泉把葫芦接过来,也摇了摇,可随即脸就变了颜色:“是蛇。小姐,里面是蛇。”
  
  “确定?”
  
  “奴婢幼时被蛇咬过,从那以后对蛇类就特别敏感。奴婢可以断定,这里面就是蛇。”黄泉说这话时眉心微皱着,显然对于葫芦里的东西十分忌惮。
  
  凤羽珩其实也有感觉应该是软体类的东西,只是还不像黄泉这般一口咬定就是蛇。但是她不怕蛇,不是不怕蛇毒,而是她本身学医,对这类东西不至于像其它人那般会有心理障碍。
  
  “要打开看吗?”黄泉问她,再道:“这蛇动静挺大,只怕一但开了葫芦口就要窜出来。”
  
  凤羽珩想了想,伸手入袖,从空间里调出一支麻醉针来。
  
  “那就先让它没本事折腾。”她一边说一边动了手,直接将针头从葫芦口插了进去,再一点一点的注入麻醉液。直到整只针剂都打了进去,这才又晃了晃葫芦,却只能听到撞到葫芦壁上时的砰砰声,那原本欢实着的软体动物已然没了声息。
  
  黄泉都看直眼儿了,她家小姐随身还带着这么大一根针?放哪儿了?不扎得慌?
  
  凤羽珩自然明白黄泉在想什么,但她根本也不想解释,一回手就又把针管子扔回空间里,看得黄泉又是一咧嘴。
  
  “咱们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一条蛇。”她一边一边将葫芦口打开,往外一倒,果然,一条长着三角头的翠绿小蛇从里面滑了出来。
  
  那蛇到不长,最多不过凤羽珩的一条手臂,全身翠绿,生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瞳孔似垂直的一条线,有点像猫。尾巴焦红,大三角头,颈细,头顶还长着斑斑细鳞。
  
  “竹叶青。”凤羽珩认得,在部队时她曾给这种蛇做过*解剖。
  
  黄泉怕蛇,眼瞅着凤羽珩把那蛇毫无感觉的拎在手里,就觉得全身都麻。可还是觉得这个事情太过蹊跷——“什么人能在咱们的车里放这东西?”一边说一边扭过头,下意识地就想掀帘子去看那车夫。
  
  凤羽珩却将她拦住:“不用看,在自己驾的车里放东西,那不是此地无银么。不是他。”
  
  “那还有谁呢?”黄泉实在想不通,心中异常气愤。
  
  凤羽珩将那蛇重新放回葫芦里,口子封好,竟直接就挂在了腰间,“你看我挂着这么大一只葫芦,是不是也挺帅气的?”
  
  “小姐!”黄泉无奈,“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有心思说笑。”
  
  “不说笑能怎么办呢?咱们现在下车去找仇家拼命?”她拍拍腰间葫芦,“黄泉你想想,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东西放到马车里,哪一类的人能做得到?”
  
  黄泉想了想,试着答:“身边的人?”
  
  凤羽珩摇头,“换个方向去想,如果这葫芦是我们的,原本就放在马车里,有心之人要怎么把它取走?”
  
  这回黄泉明白了,“小姐的意思是……偷?清霜?是清霜干的?”
  
  “妙手圣仙,只有她做起这事来,才能如此干净利落。”说这话时,她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细缝。清霜既然能出来做事,就说明玄天夜将她给放了,她设计陷害对方却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近五年来,江湖总有传闻说妙手圣仙是天下第一神偷,只要她出手,就没有偷不到的东西。却没想到,这样的人却被三殿下所用,还混进了同生轩来。”黄泉一阵感慨,再想想,却也高兴地道:“不是有句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么,那样厉害的人物,却在小姐面前失了手,这就说明小姐您才是最厉害的。”
  
  凤羽珩苦笑,她哪里是厉害,清霜手指下的功夫她领教过,如果不是她有那个作弊的空间,根本就是防不胜防的,只怕凤头钗早被人偷走一百回了。
  
  “小姐接下来准备如何行事?”黄泉看了一眼她腰间的葫芦,“您就带着这只大葫芦进元王府吗?”
  
  她挑了眉:“有何不可?你有没有听说过,毒性越是强的蛇入药就越是好,既然三殿下把主材都送到咱们面前了,本县主不请他喝一壶竹叶青泡的药酒,岂不是太失礼数?”她邪邪地勾起唇角,“到还真是有些期待这场宴会了呢!”
  
  终于,四辆马车齐齐停到了元王府门前。她挑帘下车时,正见到大皇子玄天麒大步走向另一辆马车,礼数周全地在距离马车三步远的位置停了下来,然后冲着马车拱手道:“本王已在此恭凤大小姐多时,还忘凤大小姐能赏光同行。”
  
  黄泉凑近凤羽珩,低声说了句:“大殿下还挺像那么回事。”
  
  再看玄天麒那边,沉鱼的马车车帘才刚一挑起,他便主动伸出手臂去。已经站到车厢口的沉鱼微顿了顿,到底还是扶着他的手臂下了马车。这一动作,引得府门口围观的一众夫人小姐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凤家的大小姐什么时候跟大殿下扯上关系了?
  
  凤羽珩带着忘川率先往府门里走,看都没再往那边去看,只听到随后下了马车的粉黛嚷嚷了一句:“请大姐姐知些礼数吧。”
  
  然后玄天麒就回了句:“本王于人前光明正大地相邀,大小姐赏光,这与礼数有何干系?这位小姐烦请口下积德,本王虽说脾气一向很好,却也并不任人说三道四。”
  
  粉黛随后就没了声音,黄泉嗤笑了一声,道:“凤家这位四小姐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时,已经有元王府的丫头上前为二人领路,两人这一走一过的到也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而这些目光最终都落在凤羽珩腰间的那只大葫芦上。
  
  “仙女姐姐!”一个清脆的童声突然扬起,凤羽珩就瞧见一颗圆滚滚的肉丸子从小路上疾奔过来,猛地一下就扑到她身上。“仙女姐姐你怎么才来?飞宇都想死你啦!”
  
  她伸手去捏玄飞宇的脸蛋,“你又胖了!”
  
  黄泉笑着给说:“给小皇孙请安。”然后从披风里变戏法般拿出一样东西,“这是你仙女姐姐给你准备的寿礼,快看看喜不喜欢。”一边说一边将东西递给玄飞宇,同时还不忘补一句:“凤家统一给准备的那份已经交给府中下人了。”
  
  肉丸子一边拆礼物...
  
  一边嘟着嘴巴说:“那种统一准备的我就不看了,多半是没用的东西,我就只想要仙女姐姐准备的礼物。”
  
  凤羽珩的礼物是用一只木盒子装着的,外头裹了一层她在空间里翻出来的包装纸,看起来挺漂亮。
  
  玄飞宇终于把盒子打开时,看着里面的东西就傻眼了,“这些都是什么?”
  
  “你尝尝。”凤羽珩笑眯眯地看着这小孩,“每一样都尝一点。”
  
  她其实只是把空间里的零食都拆了封,每样都倒了一大半到盒子里,七拼八凑的到是凑够了满满一大盒。
  
  玄飞宇以前只吃过凤羽珩给的巧克力,至于其它的薯片啊、棉花糖啊、牛肉干之类的可是见都没见过。
  
  这孩子只尝了一口便如获至宝一般,死搂着那盒子,再不舍得多吃。
  
  “你果然是仙女。”他感叹,“这么好吃的东西是只有天上才有的吧?”
  
  “你说是,那便是。”凤羽珩笑着又去揉他的脸蛋,“走吧,带姐姐去宴会现场。”
  
  “好。”玄飞宇拉着凤羽珩的手往前走,可是很快地目光也聚焦到那只大葫芦上,不由得奇怪地问:“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她笑答:“是姐姐准备要送给你三叔的东西。”
  
  “哦。”到底是小孩子,比较好哄,听说不是给他的便也不再多问,只是死搂着那只零嘴儿盒子一个劲儿地傻乐。
  
  元王府的宴席备在飞云厅,她们到时,已经有多半的宾客已经落了座。凤羽珩扫视一圈,只见最里面靠主位最近的地方,三皇子玄天夜、四皇子玄天奕以及王皇子玄天琰已然在坐。她拒绝了玄飞宇的热情相邀请,只挑了个并不显眼的位置坐了下来,再对玄飞宇说:“快到你父王母妃身边去,今日你是主角,大家来给你祝寿,你得拿出气席来,可不能总赖在我这里,凭白的让人笑话。”
  
  玄飞宇到也明白这个道理,便小大人一样嘱咐她道:“那你照顾好自己,我回头再来看你。”这才又蹦跳着离开。
  
  而此时,大皇子玄天麒一行也走了进来,伴在她身边的人正是凤沉鱼。
  
  众人赶紧起身叩拜,玄天麒连声劝阻:“今日小侄才是主角,诸位与本王就不必多礼了。”说着话,又半转了身看伴在身边的沉鱼,道:“已经进了正厅,凤大小姐便将斗笠取下来吧。”
  
  沉鱼冲着他俯了俯身,“沉鱼受皇后娘娘责罪,外出时必须要涂抹西疆的黑胭脂,还望景王殿下见了莫要见怪才是。”
  
  “无妨。”玄天麒摆了摆手,“凤大小姐风资岂是一层黑胭脂便能挡得住的。”
  
  “多谢殿下。”说话间,沉鱼轻抬了手,托住头上斗笠慢慢摘取下来。
  
  这斗笠一除,那一整套水晶头面刹时展在众人面前,毫不意外地惹了一阵惊呼,甚至有的小姐已然惊叫出声来。
  
  沉鱼的虚荣心瞬间膨胀到了顶点,这半年来在凤羽珩的打压下所受的屈辱似乎一下子便找了回来,那种当初身为凤家嫡女的荣耀感又重新袭上心头。
  
  却不知,此时此刻,正有一道异样的目光往她这边投递过来……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