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33章 玄天冥,你偷着乐去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许是因为雪大天黑,凤羽珩的马车调转了方向,后头三辆车根本就未曾查觉,就连那个死了的车夫也好巧不巧地倒在了一个雪堆里,立时被积雪覆盖,血迹都掩埋在雪下了,几乎没给街道留下半点痕迹。
  
  沉鱼坐的那辆车是离凤羽珩最近的,赶车的车夫就觉得二小姐的车跑得实在太快了些,他也没敢跟,毕竟路滑,还是稳妥些好。
  
  当凤羽珩的马车停到御王府时,刚好门房在清扫门前积雪。
  
  那门房看到马车时愣了一下,因为班走是暗卫,基本不在人前出现,这门房根本也不认得他。就准备上前问问他们是什么人,就见车帘子一掀,凤羽珩的小脑袋从里面钻了出来:“我是凤家二小姐。”
  
  只一句话,那门房一个激灵打起,立即将凤家二小姐与未来御王妃的身份融合到一起。再仔细去看凤羽珩,果然是他曾在上次雪灾时于百草堂门前看到的模样。
  
  于是二话不说,立即着人将府门大开,直接让班走赶着车进了院子。
  
  凤羽珩第一次来御王府,却也没了心情多做打量,一下了车就看到周夫人迎面而来,一见凤羽珩与班走这样子,便知定是出了事,赶紧就把人让到内院儿。
  
  人刚进内院儿,还不等绕过回廊,就见白泽推着玄天冥正往这边迎上来。
  
  两人一对视,凤羽珩立即微摇了摇头,给了个安心的眼神,他这才略微的放下心来,却还是冲着凤羽珩伸出了手。
  
  她小跑着向他奔去,很自然地两手相握,同时道:“路上出了点事,但我没受伤。”一边说一边接替了白泽去推轮椅。
  
  “属下着人去查。”白泽说了这么一句便离了开,连带着班走以及周夫人也没继续跟着二人。
  
  凤羽珩推着玄天冥往回走,在玄天冥的指引下,一直进了他的卧寝。
  
  玄天冥的卧寝极大,光是隔间就隔了四段,可她哪里有心情参观,一进了屋马上将房门关好,再将手中箭支往前一递:“你看看这箭。班走说不像是大顺的东西,但我看不懂。”
  
  他将箭拿在手中,只看一眼便皱了眉:“宗隋之物?”
  
  “宗隋?”凤羽珩愣了,“东边的?”
  
  “对。”玄天冥点头,再道:“可宗隋人并不擅骑箭,虽也有弓箭手,却也只是做常备之用,没有什么突出的。”
  
  “这箭力道极大。”她将那箭纵穿马车实木车厢,又射死车夫的经过讲出,又补充道:“第二支箭射来时,班走就怕再有偷袭,还故意将车拐着弯的赶,却还是被射了进来。”
  
  玄天冥闻听此言便有了定数,“那便是千周了。为掩人耳目故意将宗隋的箭支拿来。可再如何掩饰,这种手法射出的箭,全天下也就只有千周的神射有这般本事。”
  
  凤羽珩眯起眼,千周神射成功地刺激到她的神经,她还记得在西北大山里时,玄天冥就伤在千周神射手中。
  
  “谁说就只有他们有这本事。”她冷哼一声,“待我为你培养出一支神射队时,再与那千周的射手比一比,看看谁家的本事更大。”
  
  玄天冥对凤羽珩的话从不怀疑,更何况他早已见识过这丫头的箭法,眼下若说她也会那种能转着弯跟随目标跑的箭法,他一点都不怀疑。
  
  “元王府的事我听说了。”他将人拉到自己身边,放下那箭,话题直转到今日寿宴,“老三的谨慎真是一年比一年更强,一套白水晶头面,到能让他联想到当年那个妃嫔,到也是我们轻敌。”
  
  凤羽珩伸手去捏他的腿,一边查看情况一边与他说话:“不管他是否真的识破都没有关系,这种心理烙印不是一下子就能表现出来的,他若真迷信到去信凤沉鱼那个什么凤命的传说,那这烙印打得才叫好。石膏还要再打些日子,差不多七天后我帮你拆掉,再恢复月余就可以走路了。”
  
  她欣慰地看着他,这腿能恢复到这样的程度,总算是让她松了口气。
  
  其实今日在元王府本不该那样子吓那些姑娘,只是玄天冥这腿是她的一片逆鳞,能否治得完好如初她自己心里也在打鼓,哪里容得别人再说三道四。
  
  “你的医术我放心。”玄天冥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丫头,突然就有些怀念西北深山的初遇。那时他们萍水相逢,一说话就争吵拌嘴,如今想来,到是十分有趣。
  
  “你不放心也没有别的选择。”凤羽珩抬头看他,“你这腿我若治不好,普天之下便也再没人能够治好。玄天冥,遇到我,你偷着乐吧!”
  
  他没偷着乐,他是明着乐的,刚怀念起当初的拌嘴,她便这样一句呛了出来。一瞬间,就好像又回到了西北的大山,面前这丫头刚刚用石头子儿打完人,正扭过头来跟他吵架。
  
  “别笑了。”她翻了个白眼,“你的情报组织这两天有没有新的消息?”
  
  玄天冥点头,“有。老三的兵有一部份从北界撤回,但是不多,看起来不像是忌惮大皇兄而回,到像是在与我们周旋,掩人耳目。那些撤回的兵集中在了甘州,他在外头的私设的大本营。”
  
  “你的意思是,他根本不信皇上对大殿下的这一番表示,已经在怀疑是我们做的扣儿?”
  
  “有可能。”玄天冥想了想,又道:“但他的兵却在北界第三城停了下来,并没有继续往前推进,再过几日应该就能跟你父亲汇合了。”
  
  “你跟他叫凤瑾元就好。”她顶不愿意听“你父亲”这样的话,“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玄天夜不上当,执意将大部份的兵马都往北集中去,再与千周国结成,那股势力一旦形成,他会不会立即发难?”
  
  玄天冥摇头,“不会。皇位若能明正言顺的拿到,谁也不愿意通过武力解决。但总不能放他的兵马在北界太久,到时候与千周国结交过深,于大顺来说早晚都是一块心病。对了,”他突然又道:“凤瑾元已进入灾区,不出我所料,的确有千周国的人与之秘密接触。但意外的是,找他的人,是女人。”
  
  “女人?”这个消息凤羽珩也有些意外,女人找凤瑾元干嘛?
  
  “探子还在继续打探消息,咱们除了等,也没别的办法。老三这人行事谨慎,就算他对大皇兄一事有所怀疑,也绝对不会不做一点准备,咱们且静观其变,”他将手抚上她的发,忽就转开话题,“你怪不怪我把你拉入这皇权斗争中?”
  
  凤羽珩愣了一下,老老实实摇头,“不怪。虽然不愿承认,但我毕竟还是凤瑾元的女儿,生在相府,即便遇上的不是你,也还有别人。凤瑾元总不可能把我许给一个普通百姓,相府的女儿,不管嫡庶,都是要配王候将相的。所以这斗争,我逃不开,也躲不过。”
  
  “只是并不喜欢,对吗?”他看出她眼中些微的厌烦,“你才十二岁,哪里是过这种日子的年岁,终究是我不好,没能给你踏实安稳。”
  
  “怕是换了别人,我过得还不如现在。”她笑了笑,有童颜,却又带着无尽伤悲,“若有可能,我希望等我长大了,便可以过安稳无争的生活。但若注定没那个福气,我也不会埋怨谁,你刀风剑雨,我陪着你便是。玄天冥,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就像生命,你在我在,你亡,我也是要拼了性命给你报仇的……”
  
  玄天冥亲自将凤羽珩送回县主府时,凤家的人正提着灯笼聚在门前。安氏和姚氏不停地问跑来跑去的下人:“可有二小姐的消息?”
  
  下人纷纷摇头,又马上再出去找。
  
  想容急得直哭,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都怪我,要是跟二姐姐坐一辆车回来,也不至于这样。”
  
  姚氏心里着急,嘴上却得劝着孩子:“就算你们坐一辆车,结果也是一齐把你们两个全丢了。快别哭,咱们再等等,没准儿很快就能回来了。”
  
  沉鱼也披着斗篷等着县主府门口,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她竟是比姚氏还要着急和关心凤羽珩的安危,不但把自己的下人全都派了出去,自己也时不时的跑几步在周围不停地找着。
  
  这时,就听街道的另一头有黄泉的声音扬了起来——“二小姐回来啦!”
  
  一句话,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特别是看到带着御王府标记的马车往这边驶来时,姚氏便更是放心了。
  
  凤羽珩晚回府,闹了个小插曲,大家都信了她的解释,只当半路遇到了御王殿下,便跟着去御王府坐了一会儿。
  
  却不知,凤羽珩在当日深夜便派了班走出府,将那死去车夫的尸体给搬了回来并送还给家里,给了银子令其好好安葬。那银子多得足以让那家人一口咬定人是病死的,可那只箭,却让凤羽珩做了一夜的噩梦。
  
  第二天醒来时,黄泉正坐在她的床榻边用一只帕子给她不停地擦着额头。
  
  就觉得阵阵头疼,身上也有些发冷,凤羽珩马上意识到自己八成是生病了。
  
  “小姐昨儿受了风寒,奴婢早上过来时才发现您在不停地出汗。”黄泉换了块帕子继续擦,“都擦了一早上,可是怎么也擦不干。”
  
  她强撑着坐着起来,把身上压了几层的被子都踢了开,“这么捂着能不出汗么。”她都无语了,终于明白为什么小孩子一发烧老人就说要捂汗,敢情是打古时候就流传来的。“去换凉帕子,不要热的。”
  
  黄泉反对:“本来就病了,怎么还能再用凉帕子呢?”
  
  凤羽珩无奈,“就是因为发热,所以才要给我降温,而不是加温。去吧,听我的,我是大夫。”
  
  黄泉一想也对,她家小姐是神医,哪里有这点小病都医不好的道理,于是赶紧跑出去换帕子。
  
  可是很快地便又跑了回来,一脸兴灾乐祸的样子跟凤羽珩说:“五殿下果然派人来跟四小姐提亲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