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42章 未来媳妇儿太彪悍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她一脑门子黑线,“药品不在退货范围内。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说罢翻了个白眼,“答应过不问的。”

“我没问。”他说得理所当然,“我只是表一下感慨。我们家媳妇儿有这本事我高兴还来不及,下次你能不能给我掏这么一堆银票出来。”

玄天冥看似把话说得轻松,凤羽珩却知道,这不过是他刻意在调节压抑的气氛。

做将军的,手下将士就跟他的生命是一样的宝贵,眼下三分之二的将士都倒下了,让他怎么能不着急。

“好了。”她不再与之说话,冲着玄天冥招手,“你来。”见对方操控着轮椅到近前,这才道:“像我这样,把这些盒子都拆开,里面成板的药片集中到一起。还有这些小瓶子,把里头的药片倒出来,差不多十几片分成一堆,用纸包住,一会儿分给外头的将士,让他们散开来给中毒的人灌下去。”

玄天冥点点头,立即动起手来。

凤羽珩又往袖子里掏了一会儿,玄天冥余光看去只觉乍舌,这丫头把针管子都翻出来了。

还有意识的人能灌进药去,但意识全无的就只能用注射的方法去催吐。凤羽珩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毕竟昏迷的人是多数,至少有一万五千人,她要一个一个的去给打针,那得打到什么时候?

好在她的空间有自动补仓功能,这些耗材和药品不用担心不够用的问题。她开始琢磨,如果现在去教那老大夫肌肉注射,来不来得及?

“给我找几个可靠的人吧。”她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跟玄天冥求助,“我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我得把这种扎针的方法快的教下去,让他们帮着我一起。”

玄天冥想了想,道:“不如就让黄泉白泽和班走来学,一来绝对可靠,二来他们机灵,学的也快些。”

“行。”凤羽珩也是这么想的,她熟悉的人最好,也不至于对她所教的东西太大惊小怪。

凤羽珩想着,手又伸到袖子里。

接下来,玄天冥看到了一件足以让他三观颠覆的事——凤羽珩生生地从她的袖子里拽了一只硕大的……屁股出来!

如果不是还坐着轮椅,他真的想要暴走!

该死的这丫头,他真想一巴掌拍死她!

“你拿的那是什么?”

“呵呵!”凤羽珩看着他笑嘻嘻地道:“屁股。”说着,还啪啪地往那东西上拍了两下,直接得玄天冥想要揍人。

“到底是什么东西?”他觉得自己的人生都遭遇了挑战,他找的这是什么媳妇啊?

“就是屁股啊!”凤羽珩拿手指往那东西上戳了两下,再道:“不过是假的,就是个模型而已。我得用它来教黄泉他们怎么给外头中毒的将士做肌肉注射。”

玄天冥听不懂肌肉注射是什么意思,但另一层意思他却懂了,“你是说,给外头的人扎针,是要往那个地方扎?”

凤羽珩点头,“没错。”

他无语了。

“你不要那样封建好不好?”

“恩?你说什么?”他听不懂封建的意思。

凤羽珩给他解释,“意思就是说,思想不可能太有局限性,我是个大夫,我的职责就是给要治病。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对我来说统统都没有区别。在我眼里只有一种人,那就是病人。大夫看病是不分男女的,不管哪个部位,什么器官,我看的是病,不是人。”

她说话时十分正色,到是把玄天冥给说动了几分。的确,宫里有位千金圣手也是男的,妃嫔生孩子也没见忌讳过。老家伙都能接受的事,他凭什么接受不了?

一想到这一层,玄天冥便不再纠结了。只是看着她抓在手里的那只屁股,还是不由自主地别开眼去,只道他这媳妇不能以正常的眼光去看待,他一定要习惯,再习惯。

黄泉白泽班走三人很快就被叫了进来,凤羽珩把三人聚到一处,开始给他们快传授肌肉注射的知识和方法。

好在肌肉注射是护理知识,不属于临床医学的范畴,几人虽说是门外汉,但好在足够聪明,又有武学底子,对于人体结构还是了解得很清楚的。特别是当凤羽用一种另类的说法与他们讲授时,他们就更能接受了——“你们就当这是一种新型的暗器,我来告诉你们怎么使用,学会了就出去害人吧!”

玄天冥都听不下去了,拆药盒的动作又加快了些,很快就拆了一大半出来。

“珩珩,这种药一人吃几片?”他开口问道,“我把拆完的先分下去用。”

凤羽珩头也没回地扔了句:“一人两片。”

他点头,转动轮椅将药拿到帐外。

直到凤羽珩在反复的讲授和模具实践中,确定了三人已经可以胜任简单的肌肉注射之后,这才长出一口气。

随即将已经调出来备用的一堆注射器和碘伏分成四分,给他们一人一份,自己也留了一份,然后道:“走吧,咱们开工!”

可这话刚一出口,营帐的门帘突然被人掀开,就见玄天冥在外头喊道:“快出来,喂下去的药不对劲!”

凤羽珩大惊,随口就道:“不可能!”同时,人已经冲出帐外。

外头大乱,参与喂药的将士一个一个查看喂过的人,却现那些原本并没有昏死过去的中毒较轻的将士,在吃了药之后竟莫名奇妙地毒性加重,一个接着一个的陷入沉睡。面上青紫颜色愈加重,看得人心惊。

“这到底怎么回事?”有将士咆哮起来,抱着一个吃过药后昏死过去的将士大哭:“哥!哥你醒醒啊!”

将士们都将目光投向凤羽珩,虽然谁也没张口质问一句,可是那些目光里明显的写着怀疑。

凤羽珩也纳了闷,她给喂的只不过是催吐的药,怎么可能导致毒性加重?

她蹲下身边,随手掐住一名将士的腕脉。

没错,毒性是更深了,她能确定自己的药绝对没有问题,那么,问题要么出现在这些参与喂药人的身上,要么……

猛地,她将目光射向那一碗碗清水——“水有问题。”她伸手去端,凑到鼻子下面闻过之后便更加确定:“水里有毒。”

钱里一怔,随即想起来——“对呀!做饭的人自己都中了毒,那就说明毒不可能是他下的,一定是水井被人动过了手脚。”

将士们恍然大悟,可不是么,济安县主是来救人的,怎么可能又再害人。药没有问题,那问题就出现在送药的水里了。

凤羽珩抬头望天,就在人们还不明白她在看什么时,她冲着一名将士伸了手——“把你背上背着的弓借给我。”

那将士微愣了下,还是把弓摘下来递给了凤羽珩。

就见她拉弓上箭,直对着天空,也没怎么瞄准,突然一下就把箭射了出去。

眨眼的工夫,一只白鸽自空中跌落,箭支横穿过它的翅膀,却并未伤及身体分毫。

玄天冥一下就明白了她的心意,眼见那白鸽快要落地,人突然腾空而起,一把就...

将那白鸽接在手里,免了它摔死于地面。

凤羽珩把水碗端起来捧在手里,玄天冥将白鸽按入水中,就见那鸽子咕噜咕噜喝了两口水后,突然全身泛青,紧接着头一歪,直接毙命。

所有看到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真的是水有问题。

钱里握紧了拳,气得呼呼直喘,“营里一共六口井,难不成都被下了药?”

“一定是了。”凤羽珩点头,“下毒的人没必要在这上面去赌运气,既然动了手,必定是六口井全投。”她再不多等,冲着黄泉等人道:“快,开始打针。”同时再吩咐钱里:“去打河水,我来时看到山脚下有条河,河水是活的,不会有事。你打了河水来,再给还能灌下去药的人继续灌药。这是催吐的药,针剂也一样,一旦送服很快就会有呕吐反应,着人做好清理工作。”她一边吩咐着一边自己也动起手来。

于是接下来,将士们就看到了一幕“不堪入目”的画面——济安县主带头在扒人裤子,还是男人的裤子。

玄天冥此时却并没有异样反应,反到是配合着凤羽珩吩咐手下:“你们,一半人去照顾打完针的,另一半去帮忙脱。”

人们看明白了,原来针是要在屁股上打的,于是赶紧应了声,纷纷过去帮忙。

可即便是帮忙的人再多,凤羽珩四人也渐渐地开始感觉到力不从心。

一万多人啊,她手腕子都快抬不起来了。

针管用完一个就要扔一个,她实在没办法避过太多人,就只能让黄泉几人把她围住,再从空间里调更多的出来。

黄泉忍着没问,班走也只是撇了撇嘴,白泽却翻了个白眼说:“早在西北大山里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有古怪了。”

打完针吃完药的将士一个接着一个的开始呕吐,纵是其它人不停地在收拾,营地里的味道也越来越难闻。凤羽珩受不了,干脆拿了几只医用口罩分下去。四人打针打到半夜,直到把班走都累得抬不起胳膊,总算是打完了最后一个。

几人一屁股坐到地上,累得动都动不了。

玄天冥心疼地把人抱起来,其它三人也有钱里吩咐着将士去搀扶,他本想让她歇一歇,可是凤羽珩却道:“注射下去的阿朴吗啡只是催吐,却无法完全的清毒。”她偎在玄天冥的轮椅上,无奈地道:“其实最有效的方法是洗胃,可你让我洗十个人行,这两万多人都洗胃,别说我累死也洗不完,就是能洗完,将士们也等不了那样久。”

那老大夫此时也走了过来,凤羽珩冲她招手,待人到了近前,她这才道:“老人家,不是鸩毒。”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