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45章 姐给你们来点高级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凤羽珩骑在马上,就听到身后钱里的声音高扬起来:“骑关开始,限十二时辰内马破碎星阵!”
  
  说话间,身边有将士将一只竹竿插入空地,当做日晷来用。
  
  凤羽珩骑在马上,心里算计着碎星阵阵法中规定步数间的距离以及中间眼阵的位置。
  
  说起来,这种古怪阵法并不存在于后世主流兵书之中,却是她偶然间在一个地摊上买到的老书上有所记载。她当时觉得有趣便随手翻看了一遍,看过之后才发现里头所记载的阵法居然十分精妙。后来她向部队的长官说起过,在一起演练中长官运用此阵,确实收效颇丰。
  
  没想到,信手拈来的一门学问,却成了她今日破阵的倚仗。
  
  眼瞅着凤羽珩精准地躲过了每一处足以触动阵法大开的位置,将士们不由得连声赞叹。骑着一匹眼花脚瘸的老马,还能躲避得如此精准巧妙,这济安县主分明就是对碎星阵了如指掌。
  
  有人开始小声议论:“该不会是将军私下里跟县主透露过吧?”
  
  边上人应和:“有可能,毕竟那是未来的御王妃,将军怎么也得照顾着点儿。”
  
  这样的话说得人多了,便传进了玄天冥的耳朵里,就听他突然之间运起内力沉声道:“本王以人格起誓,关于碎星阵法以及入军五关,从未向济安县主透露过半个字。”
  
  一句话,全军将士都震惊了!
  
  没透露过?没透露过这济安县主居然可以把碎星阵琢磨得一步不差?没透露过这济安县主居然可以把钱副将都没算计到的阵点给补齐?
  
  没错,凤羽珩不但把能引发阵法的障碍避了过去,她甚至还时不时地从地上捞起一两件东西来,往几处空地投掷了去。
  
  最开始将士们还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却突然发现钱里瞪大了双眼往前奔了几步,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表情写在了脸上。
  
  有人禁不住疑惑,问了他:“副将,怎么回事?”
  
  就听那钱里喃喃地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到底怎么了?”那将士只觉凤羽珩行为奇怪,却看不懂。
  
  但钱里明白,就见他指向校场大阵,惊声道:“这碎星阵我研究了七年,却也只得如今这样。可是县主……县主她所投掷的几处,竟然是碎星阵尚未被世人发掘出的阵点啊!”
  
  一语震惊全军,人们简直要对凤羽珩顶礼膜拜了。
  
  碎星阵是西北军最为仰仗的一个阵法,由钱里在多年之前发现,七年之间逐步研究改进,终于能够布阵杀敌。他们自认为就算有人能破此阵,却也要搭上很多工夫,就比如两年前玄天冥接旨领军,破这碎星阵也用了整整六个时辰。却没想到这济安县主才上阵不到一柱香的时间,竟已经快绕到中心阵眼了。
  
  不只将士们惊,黄泉、白泽、班走,甚至玄天冥都不由得瞪大了双眼,身向前探,任谁都对那灵巧穿梭于阵法之间的身影望而兴叹。
  
  白泽一双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一只手死抓着黄泉的胳膊不停地道:“以前只知道她医术了得,怎的身手也这般彪悍?”
  
  黄泉也看傻了,都没觉得手臂疼,只一个劲儿地点头:“小姐武功是也挺牛的,可破阵这种事儿我还是头一次见她干。”
  
  班走却撇了撇嘴,“时不时的出去杀人越货,慢慢儿就练出来了。”
  
  玄天冥嘴角都直抽抽,他家媳妇儿什么时候杀人越货了?这暗卫他记着是挺正经个人,跟着他的时候,除了属下遵命就是主子恕罪之类的,一年也没听他说过几句别的话,怎的现在跟了凤羽珩就成了个……那死丫头曾经形容班走叫什么来着?
  
  他在心中回想着凤羽珩的话……逗比。对,那丫头说班走骨子里其实是个逗比。
  
  然而他从前并不明白逗比是个什么意思,但现在却多少懂了。
  
  果然是个逗比啊!
  
  玄天冥感叹着班走,目光却未曾从凤羽珩身上移开过。
  
  将士们震惊,手下人震惊,他也同样震惊。
  
  这个丫头片子,最开始给了他医术上的惊喜,紧接着又让他见识了超凡的箭术,如今,是在炫耀骑马和阵法吗?
  
  这一关考的是骑,但实际上不只是骑,阵法才是关键。凤羽珩以一匹老马驰骋大阵之内,不但破了原有的碎星阵,竟还一边在考核着一边还帮助钱里将这阵法做以改进。
  
  玄天冥看了一会儿,不由得道:“钱里,若是县主不顾及改阵只为破阵,此刻,想必这一关想必早就该结束了吧?”
  
  钱里大冷天的还抹了一把额上渗出来的汗,赶紧回道:“将军说得极是,这碎星阵……在县主手里,就跟……就跟……闹着玩儿似的。”
  
  噗嗤!
  
  有将士忍不住笑了开。可再想想,钱里说得没错啊,他们当宝贝一样的阵法,令敌军一陷入就疯狂崩溃的阵法,在凤羽珩手里,真就跟闹着玩儿似的。
  
  还有那匹老马,大男人都不敢骑,怕将它压死,可在凤羽珩的操控下,那老马却如良驹一般,丝毫看不出老态,反而矫健非常,驮着她时而穿纵时而转弯,时而半矮下身形,时而翻跨过一处障碍。甚至有时,凤羽珩为了捞起地上东西,还夹着马背将身体直接扭转下来,大头朝下,那老马竟也能支撑得住她。
  
  这一关闯下来,不但阵法破,且改进精良,她马背上的功夫也让三万将士不得不为之惊叹。
  
  凤羽珩冲出大阵时,日晷才过两刻。
  
  钱里带着一众参与布阵的将士齐齐向前迎去,以大礼拜之,齐声道:“多谢县主改阵之恩!”
  
  凤羽珩面不改色气不喘,随手将马匹和手中马鞭都递给前来接迎之人,这才道:“我刚刚新布的几个阵点你们可记好了?”
  
  钱里道:“属下记好了。”
  
  “恩。”凤羽珩点头,再道:“不只那几处阵点,还有我投掷阵点之前所行步数也是有讲究的。另外,这碎星阵里的学问不止这些,阵点也不止我后加的这几处。回头我会将阵法整理绘制成图文,再与你们一同探讨。”
  
  一听她这话,众将大喜,再次齐声道:“多谢县主改阵之恩!”
  
  她笑笑,眨着眨看向钱里,“别说改不改阵了,你且先告诉我,这第一关我可算过了?”
  
  “当然!”钱里朗声道:“县主无论阵法军中第一,骑功……屈居次位。”
  
  凤羽珩挑了挑眉,次位?
  
  随即想到玄天冥,不由得向他看去。
  
  只见那人正抿唇而笑,冬日的阳光映上那副黄金面具,竟也好看得晃人眼目。
  
  她知道,若玄天冥的腿是好的,马背上的功夫定无人能及得上他。她不行,二十一世纪早就摒弃了这种原始的交通工具,她眼下之所以能在这军中搏个第二,全是因为用了巧技,前世在马术俱乐部学来的华丽技巧冷不丁的施展开来,到也是让这些古人۰大开眼界。却不知,若真上了战场,她的的确确是要再加以历练的。
  
  “输给你,不丢人。”凤羽珩无声唇动,玄天冥准确地辨出她唇语之意,不由得笑得又邪魅几分。
  
  钱里看着二人这番眉目传情,虽不忍打扰,却还是不得不煞风景地问了句:“县主是要先休息片刻再开始第二关吗?”
  
  “不必。”她转回头来道,“即刻就开始吧。”
  
  “好。”钱里往后侧了几步,做了个请的动作:“请县主随属下往这边来。”
  
  射场布在另外一边,众将随着二人一并移了过去,有先过来的人已经将箭靶摆放好。
  
  钱里道:“属下们一早就听说过县主箭法精妙,却一直也没机会亲眼目睹县主在皇宫里露的那一手。此番射关,就请县主将宫宴上那一招三箭穿心再施一次即可。”
  
  “哦?”凤羽珩到是一愣,“你们还要看三箭穿心?”
  
  一众将士一听说三箭穿心,便已经开始心生期盼。早就听闻济安县主在宫宴之上一招三箭穿心,不但技压步家小姐,更是把大顺镇国之宝后羿弓给赢到了手。从此以后,三箭穿心便成了箭技的一个新的高峰,将士们在听玄天冥描述过之后私下里不知道练了多少回,却一次也没成功过。
  
  “请县主让我们开开眼吧!”有将士按捺不住喊了出来,这一声喊起,立即就有人附和。
  
  一时间,凤羽珩就觉满山谷都响彻着四个字——三箭穿心。
  
  可她并不想再用三箭穿心这种初级的玩意糊弄人!
  
  就见她跟黄泉耳语了几句,然后黄泉离开,她这才冲着钱里摇了摇头,扬声道:“三箭穿心,本县主不做重复之事。”
  
  “那……”钱里一愣,难不成今日看不到那样精妙的箭术了?
  
  “听说北界千周国的神射会射那种几里追踪的箭法?”
  
  钱里浑身一震,立时道:“县主说得没错,千周神射的箭支也不怎的,竟能随着目标物的移动而自行改变方向,一箭射出竟出游蛇一般,哪怕前面逃跑的人拐了弯,那箭居然也可以跟着拐弯,实在是……实在是诡异莫名。”
  
  一提起千周神射,全军的将士都条件反射般地打了个寒颤。不但他们在战场上吃过千周神射的大亏,就连主将玄天冥的两条腿都伤在千周神射手里,至今仍要靠轮椅行动,这在西北军将士的心里,一直都是一根拔不去的毒刺。
  
  他们有心报仇,只可惜,大顺将士在骑射方面实在是比照千周人差上太多。
  
  其实当他们听说御王未来的正妃是个箭术高手时,凤羽珩的大名便已经深入军心,今日五关不过是个必经的形式,这第二关才是他们最为重视的。
  
  可那样有名气的三箭穿心,凤羽珩却说她不再使,反到问起了千周神射的追踪之术,难不成……
  
  众人眼里腾地就升起一股子火一样的企盼,人人都看向凤羽珩,有一种情绪呼之欲出,就连玄天冥都不例外。
  
  这时,黄泉手持一物返回军前,只见她将那物递到凤羽珩面前,人们的目光又瞬间被那东西强烈吸引——
  
  后羿弓!
  
  那竟是大顺镇国之宝,后羿弓!。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