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54章 杀人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那是一个布包,里头鼓鼓囊囊不知道塞着什么东西。
  
  粉黛只顾着气沉鱼,根本都没低头去瞅。
  
  但凤沉鱼看见了,倚林也看见了。
  
  那一瞬间,两人的脸都白了,特别是倚林,心里暗自叫苦。她当然知道那布包里头包着的是什么,沈家跟凤家撕破了脸,但与沉鱼却是一直有着密切的往来。特别是三老爷沈万良,无时无此不在关心着帮忙着沉鱼。那布包里头是近段时间沈万良往沉鱼这边传来的书信,她几次劝沉鱼烧掉,沉鱼却都没答应,硬是给塞到花瓶里留了下来。
  
  如今花瓶被四小姐打碎了,这可如何是好。
  
  凤粉黛打碎了花瓶,等了一会儿,却发现这主仆二人并没有她想像中的激动反应,而是死盯着地面。那眼神绝对不是看一地碎片的眼神,她心生奇怪,也低下头去,这才发现,原来在打碎的花瓶里居然还藏着东西。
  
  “这是什么?”粉黛心头惊喜乍现,能被藏在这种地方的定是私密之物,如果她拿到了,可就相当于掌握了凤沉鱼的命脉呀!
  
  这样一想,她立即就蹲下身去要将那布包拾起。却没想到凤沉鱼突然就冲了过来,用力一推,一下就把她推倒在地。
  
  粉黛侧脸倒在地上,红瓷碎片不偏不倚地在她脸上划了一下,瞬间就见了血痕。
  
  佩儿见粉黛脸上受伤,立时慌了,也顾不得跟凤沉鱼主仆二人去抢东西,只蹲在粉黛身边不停地问她:“四小姐,你还哪里受了伤?疼不疼?快把手拿下来,伤口可不能捂着呀!”
  
  而此时,凤沉鱼正向倚林使眼色。倚林马上明白她的意思,从地上拾起那个布包就往外跑。
  
  粉黛几近疯狂,一把将佩儿推开,大叫:“别管我!快去把她给我追回来!那东西我一定要得到!”
  
  “可是……”
  
  “没有可是!快去!”
  
  佩儿无奈,看了看粉黛,干脆一跺脚,转身就追着倚林去了。
  
  她这才撑起身坐在地上,狠狠地瞪着凤沉鱼大声道:“你要杀我?”
  
  沉鱼看到粉黛脸上的伤口却并没有惊慌,她心里反而是高兴的,可面上却挂着焦急神色,不住地问:“四妹妹你这是干什么呀?你打碎了我的花瓶,姐姐不怪你,你不用这样子。快起来,地上多凉。”说着就要去扶粉黛。
  
  粉黛突然一声大叫——“滚!”随即快速从地上站了起来。脸颊上还淌着血,面目看起来十分狰狞。“凤沉鱼,你花瓶子里藏了见不得人的东西,被我发现你还想矢口否认?没门儿!今儿我一定要告诉祖母,让她狠狠地收拾你!”
  
  “四妹妹。”沉鱼特别着急,“你这是怎么啦?是不是摔伤了脑子?怎的就胡言乱语?我的花瓶里什么时候藏东西了?东西在哪儿呢?”
  
  “你少给我装!”粉黛大吼起来,“凤沉鱼,从小你就装,别人都说你是菩萨,但是我知道,你就是一条蛇,一条毒蛇!”
  
  她这么一喊,院子里的丫头就再也不能装作没听见了。因着平日里沉鱼有话,除了倚林之外,其余人不必近身侍候,更不得随意出门她的闺房,所以下人们都只在院子里活动,离这间主屋远远的。可是现在,沉鱼的房间闹成这样,她们再不进来就有点说不过去,于是几个丫头一齐跑了进来,一进来就看到粉黛满脸是血,正指着凤沉鱼破口大骂。
  
  而之前离门外比较近的一个丫头有幸眼睁睁地看到粉黛故意把那花瓶给打碎了,当时她一激动就跑去跟别的丫头去八卦,因此并没有看到后面的一幕。眼下自家小姐明显吃了亏,她觉得有必要表现一下,于是扬声道——“四小姐您太欺负人了!打碎了大小姐最心爱的红瓷花瓶不说,还要骂大小姐,她可是您的姐姐呀!”
  
  其它丫头之前就听这位讲过红瓷花瓶被四小姐打碎的事,这时便也跟着出言道:“就是啊,我们都看到花瓶是你打碎的了。”
  
  凤沉鱼头一次觉得自己院儿里的下人这么可爱,于是便更加委屈地道:“四妹妹,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你打碎了我的花瓶姐姐不怪你,可你不小心划伤了脸,可得赶紧找大夫治啊!”
  
  凤粉黛算是看出来了,自己人单力薄掉到了狼窝里,跟这一群人根本讲不清楚道理,于是紧着往门外退,一边退一边往外去看佩儿回来没有。
  
  沉鱼见她要走,赶紧就追了两步,同时道:“妹妹要去哪里?大姐姐给你请大夫吧!脸上要是留了疤可就不好了呀!”
  
  粉黛吓得一激灵,猛地一指沉鱼:“你别过来!别过来!凤沉鱼,你就是杀人凶手!我的脸要是毁了,我一定把你活活掐死!”
  
  她说完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哭,一边哭一边喊:“杀人啦!大姐姐杀人啦!”
  
  沉鱼看着跑走的人,面上浮现一层冷漠。
  
  凤粉黛,你这就是自作自受,你那张脸毁了才好,脸毁了我看你还拿什么嚣张。纵是那凤羽珩有治脸的妙法,你也没钱求治。
  
  “小姐。”有个丫鬟小声开口,“眼下要怎么办?”
  
  沉鱼看了那丫头一眼,认出就是第一个开口指认粉黛打碎花瓶的,叫杏儿。
  
  “杏儿,你跟着我去见老太太,就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次就行。”杏儿心中一动,马上意识到这是要得小姐重用了,乐得连连点头,“小姐放心,奴婢知道该怎么说。”
  
  “恩。”沉鱼一边答应着一边往外走了几步,再往倚林跑开的方向看去,心里总觉得阵阵发慌。“你们去看看倚林回来了没有。”
  
  “是。”立即有丫头往那边跑去,没多一会儿就又折返回来,“倚林姐姐回来啦!”
  
  果然,在她身后跟着的是脸色刹白的倚林,沉鱼见她两手空空,再往后头瞅,却始终没看到粉黛的丫头佩儿,不由得也惊慌起来,急声问——“怎么回事?追你的人呢?”她很想问东西呢,但碍于人多,到底是没问出口。
  
  倚林却疑惑地抬头看她,“什么人?大小姐,奴婢今天肚子不舒服,刚刚是去茅房了呀!怎么,有人跟着奴婢?”一边说一边冲沉鱼眨了下眼。
  
  沉鱼立时明白了,赶紧反口道:“没有,是我说错了,我是想问你肚子好点没有。”
  
  倚林俯了俯身,“多谢小姐关怀,奴婢好多了。”
  
  “那就跟我一起往舒雅园去一趟吧。”她拔步就往院外走,“适才四妹妹失手打碎了我的瓷瓶,又自己不小心划伤了脸,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虽说并不是我的错,但她毕竟伤在我的屋子里,我还是要去跟祖母请个罪才好。”
  
  两个丫头对视了一眼,齐齐点头,杏儿说:“四小姐实在是太不小心了,奴婢亲眼看到她打碎了大小姐的瓷瓶,倚林姐姐也看到了对吧?”
  
  倚林原本不知道这杏儿为什么也能跟着沉鱼,可眼下听她这样说话便明白了,敢情是个作证的。
  
  于是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我也看到了,一会儿咱们可得跟老太太好好说。”
  
  三人一路快行,急赶着却了舒雅园,刚进院儿还离着老远就听到一阵哭声,凄惨得像是死了亲人,几乎是嚎啕大哭了。
  
  沉鱼不由得皱起了眉,这凤粉黛撒起泼来还真是一把好手。
  
  一见沉鱼来了,舒雅园的丫头赶紧就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说:“四小姐哭着跑进来,说是大小姐划伤了她的脸。”
  
  “大小姐您快进去看看吧,眼下人正在老太太的卧寝呢。”
  
  沉鱼点头,“我这就去看看,不过四妹妹怎么能说是我刮伤的呢?分明是她自己摔倒了呀!”
  
  下人哪里知道真相,只晓得府里的几位小姐日日争吵,明争暗斗的一天也没闲着,今日又闹到老太太这里,只怕又有得折腾了。
  
  凤沉鱼带着两个丫头快步进了老太太的卧寝,越是走近哭声就越大,直到跨过了卧寝的门槛,就听到粉黛的话传了来——“孙女虽然平日里是任性了些,许是有些话说得重了得罪大姐姐了,可是总不至于就是死罪呀!大姐姐今日要杀我,可是把我吓死了。祖母,孙女要是跑得再慢些,可就没命了呀!”
  
  老太太此时正盘腿坐在床榻上,粉黛哭得她头疼。本来昨晚就没睡好,本想着头午能补一觉的,连每日的晨昏定醒都给免了,却没想到还是被这丫头找上门来。
  
  “你大姐姐怎么可能会杀你?”老太太实在不敢相信粉黛的话。
  
  粉黛直指着自己的脸用证据说话:“祖母!您看看粉黛这伤!这就是大姐姐用刀子划的呀!要不是孙女跑得快,她的刀子就要捅进我的肚子了!”
  
  沉鱼听着都无语了,这凤粉黛也太能扯了点,哪来的刀子?她什么时候用刀子了?
  
  不过倚林却笑了,小声提醒她:“四小姐把自己的路都给封死了。人证物证她都没有,这可就怨不得咱们。”
  
  沉鱼很想问问那佩儿哪去了,但也知眼下不是问话的时候,只得强忍下来,又往前走了几步,上下眼皮一挤,竟挤了几滴泪出来——“四妹妹,你怎的这样冤枉姐姐?姐姐什么时候动过刀子呀!”
  
  见沉鱼来了,老太太赶紧道:“你来得正好,快来说说这是到底怎么回事?”
  
  “祖母救我!”粉黛一见沉鱼,马上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作势就要往老太太床榻上跳。
  
  赵嬷嬷吓得赶紧把她给拦了住:“四小姐可使不得!老太太腰病没全好,可禁不起您这一扑啊!”
  
  “可是大姐姐要杀我!祖母快救救我!粉黛不想死!”说着话,又哭喊了开。
  
  老太太眼瞅着她因大哭则扭曲的伤口又开始往外渗血,越来越多都流到了脖子,吓得刚想叫人去请大夫,却在这时,就听到门外一声比粉黛还邪乎的哭喊声传了来——“我的女儿啊!你若死了可叫我怎么活!”。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