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56章 特殊的礼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一句“二小姐不来”,满屋子人都傻眼了。
  
  老太太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紧着又问了句:“你说什么?”
  
  那丫头又重复了一次:“二小姐说,她不来。”
  
  “为什么?”这话是韩氏问的,原本满心以为只要凤羽珩来了,粉黛的脸伤肯定能治好,她这才没有过多的担心。可如今凤羽珩说不来,那粉黛怎么办?
  
  丫头撇了韩氏一眼,冷着脸说:“二小姐说了,她刚回府时就好心好意去给韩姨娘诊脉,可是姨娘说她不是大夫不需要她给诊,所以二小姐就不来了。但还是挂念着四小姐的伤,特地命人去请了百草堂的大夫来,这位就是了。”说着把身后的人给让上前来。
  
  那人见了一众贵人不卑不亢,只冲着老太太深施一礼道:“老朽是百草堂的医者,特奉东家之命来为凤四小姐看伤。”
  
  老太太闷哼,凤羽珩没给面子这让她实在很是生气,她很想再派人去死活也要把凤羽珩给弄来,但想了想,还是作罢。只摆摆手说:“你且给她看看吧,小姑娘家家的,莫要留疤才好。”跟凤羽珩掰扯事儿,就一次也没成功过,她可不想再去惹那个气。
  
  可这口气她咽了,粉黛却咽不下去,那大夫还没等上前呢,她就大叫一声:“你给我站住!不许过来!本小姐的脸是什么人都碰得的吗?”
  
  那老头儿无奈了,“老朽是大夫。”
  
  “大夫也不行!”粉黛几乎崩溃,“你们都欺负我,我要去告诉五殿下!”说完这话,转身就往外跑。
  
  一众下人赶紧拦着,却听老太太道:“不用拦,让她去,她要是想把这副丑样子让五殿下看到就让她去!”
  
  老太太一句话,粉黛到真是停住脚了,却止不住呜呜地哭起来。
  
  她一哭,韩氏也跟着哭,两人一前一后此起彼伏,老太太头疼病都要犯了,却又不得不劝韩氏:“你快别哭了,怀着孩子不能哭!”
  
  韩氏呜咽道:“可这事也不能就这样算了。”
  
  赵嬷嬷也没了办法,见老太太不爱吱声,只好由她替主子开口:“不管算不算的,总得让大夫把四小姐这伤给看了。”
  
  那大夫又往粉黛那边走了几步,道:“老朽再跟小姐问一句,这伤您是看还是不看?如若不看,老朽可就回去了。”
  
  “看看看!”粉黛气得大嚷,“你赶紧的过来给我看。”
  
  见她那头已经开始看伤,老太太这才松了口气。说实在的,她还真怕粉黛那脸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五殿下若是追究起来,可够她凤府一呛的。
  
  “沉鱼。”她沉声道:“这事不管怎样,到底是出在你的屋里。”
  
  沉鱼跪下来,垂声道:“沉鱼明白,请祖母责罚。”
  
  “恩。”老太太想了想,“那就罚你抄经百遍,以惩今日疏漏。”
  
  “沉鱼认罚。”
  
  “哼!”韩氏狠狠地哼了一声,以示不甘。
  
  可惜,并没有人愿意搭理她。
  
  不多时,粉黛那边的看诊也已经结束,那大夫给写了一个方子,又拿出一小盒药膏来嘱咐粉黛每天都要涂在患处。随后收拾好了药箱,跟老太太行了礼,由下人领着出去了。
  
  谁知道刚出去没多一会儿,那丫头就又小跑进来,一脸菜色地跟老太太说:“大夫要十两诊金。”
  
  噗!
  
  想容直接笑喷了。
  
  她就说么,二姐姐怎么可能这样好心让百草堂的大夫白来出一趟诊。
  
  “十两?”韩氏又乍乎起来,“他抢钱啊?”
  
  老太太一拍床榻,怒道:“给!要多少都给!咱们凤府不能丢这个脸。但你们给我记着,以后不管谁再生病,都不许再找凤……不许再找百草堂。”
  
  这一整天舒雅园都是吵吵闹闹,韩氏跟粉黛干脆赖在这里不走,又哭又闹的惹得老太太实在不得安生,还不到两个时辰头疼病就真发作起来。
  
  而同生轩那边,凤羽珩正站在空间里的药妆柜台前。
  
  她想过了,关于给玄天歌她们回礼的问题,黄泉说得对,要么送人家最需要的,要么送人家最缺的。
  
  可那几个都是大家小姐,要什么没有?哪里还会缺东少西。
  
  但不缺却并不代表她们有的都是最好的,特别是女孩子家,保养皮肤最是要紧,这个年代哪里有什么护肤品啊,就连洗脸都是用皂角,长此以往,脸上的角质层都被褪光了,皮肤见天儿的直接暴露在空气阳光下,没等人老呢,面就先衰了。
  
  她从柜台里挑了四支洗面奶,四盒面膜,四瓶日霜,另外又多拿了一些牙膏香皂之类的,收拾好大一箱才出了空间来。
  
  她将黄泉叫到药室里,指着自己这一大箱东西道:“快去找点小的盒子,咱们把东西分分,就拿这个给人回礼。”
  
  黄泉在经了军营解毒一事后,已经对凤羽珩“变”出来的奇怪东西不再大惊小怪了,看到这些瓶瓶罐罐的问都没问,转身就出去找小盒子。
  
  待她回来,凤羽珩已经把东西分出了几份。所有东西每位小姐一份,另外还给小姐们的家人都备了牙膏和香皂。东西对她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每一样在这大顺朝可都是寻不得之物,凤羽珩对自己准备的这些回礼十分满意。
  
  但黄泉还是提醒了她:“小姐,除去这些回礼,您还得再多备一些更好的。”
  
  她一愣,“更好的?给谁?”
  
  “哎哟我的小姐呀!”黄泉哭笑不得,“要过年了,当然得往宫里送礼啊!皇上皇后,还有云妃娘娘,您可不都得送么。另外——”她指着已经打包好的这些盒子说:“您可是备下了回礼的,可还有几家您不得主动先去送啊!”
  
  这回凤羽珩到是明白了,“你说得没错,御王府淳王府元王府,这些地方都得去送的。没事,几个王府的东西我照着这些再准备几份就好了,至于宫里的……我得好好想想。”
  
  她是得好好想想,往宫里送东西人人都是削尖了脑袋找好的,她自然不能太含糊。
  
  这晚,凤沉鱼坐在佛堂抄经。老太太一句话她就得抄一百遍经,说起来容易,却不知这一百遍经她就算没日没夜地抄,也得抄上好几个月。
  
  “凤粉黛,你该死!”她恨粉黛恨得咬牙,这一动气,落笔就重了些,抄了一半的经文上立即晕开了一个墨点儿。
  
  “小姐息怒。”倚林赶紧把她的手从宣纸上移开,“四小姐那个性子您又不是不知道,何苦跟她计较。奴婢说句大不敬的话,她那性子早晚得吃亏,用不着小姐动手,她自己就能把自己给作死。”
  
  沉鱼看了倚林一眼,“那包东西可处理好了?”
  
  倚林点头,“小姐放心,已经烧了。”
  
  “烧了就好。”沉鱼有些无奈,“本来我想着再留一留,保不齐以后就有用处。如今看来,有那个凤粉黛在府里,我自己的屋子都不稳妥了。”
  
  “那样的东西不留也罢。”佩儿还是这样劝她,“奴婢不知小姐说的以后有用是有什么用,但那东西留着总让人不得安生。今儿多险啊!万一要是落在四小姐手里可就全完了。”
  
  “我知道。”沉鱼有些不耐烦,“烧了就烧了,我问你,那个佩儿又是怎么回事?她不是追你去了么?”
  
  一提起佩儿,倚林脸色有些发白,深吸了两口气,一咬牙,俯在沉鱼耳边说了一阵。
  
  沉鱼先是皱了皱眉,而后到是挑着唇笑了起来,说了句:“做得好。”
  
  倚林见没受责罚,这才放下心来,松一口气又道:“其实小姐也不必太生气,依奴婢看,就让所有人都看着您被四小姐欺负着,到也更好。左右老爷也快回来了,看到您这样一定会心疼的。”
  
  “心疼又有什么用?”沉鱼“啪”地一声把手里的笔给拍在桌上,“韩氏肚子里还有个孩子,父亲就是再心疼我又能怎样?”她越说目光越凌厉,“韩氏的孩子,绝对不能让她生下来!”
  
  倚林心知沉鱼早晚得把主意打到韩氏的肚子上,也不急着劝,只是问她:“大小姐真觉得韩姨娘能坐上主母之位么?”
  
  “恩?”沉鱼瞥向她,“这话怎么说?”
  
  倚林道:“凤家怎么说也是名门旺族,如果把一个从风月巷子里出身的妾给抬到主母位上,那还不成了整个儿大顺的笑话?老爷名声还要不要了?”
  
  沉鱼点头,“你说得也是。可即便她不做主母,有一个儿子在身边,总也是碍眼。”
  
  倚林笑道:“是不是儿子还不一定呢,就算是,也只是个庶子而已。不过大小姐若是看着不顺眼,咱们就想办法让她生不下来。”
  
  “不急。”沉鱼幽幽地道:“她的肚子还没显怀,咱们有的是工夫从长计议。到是那一直住在府里的沈青,到是好些日子没见了。”
  
  “表少爷一心科考,整日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读书,别说是小姐您,听说就连他院儿里的小厮也是不常能见到他的。”
  
  “哼,书呆子。”沉鱼冷哼,“不过父亲对他到很是看重,你说那沈青会不会真的高中?”
  
  倚林琢磨了一会儿,道:“不管结果如何,咱们都得做些他能中的准备。听说表少爷的书读得是真的很好,不然也不会如此得老爷赏识,想来高中的机会极大。小姐想想,若是表少爷真的高中状元,那身份可就不一样了,虽说不能跟皇子比,却也是一般官员及不上的。”
  
  “你说得对。”沉鱼突然想起一样东西:“你可记得从前三舅舅曾送过一只枕头给母亲?说是里头装了几十种干药材,最是提神醒脑。”
  
  倚林点头,“记得,但那枕头多少有些药香味儿,夫人不喜欢,就一直扔在库房里,小姐的意思是……”
  
  “取出来,给沈青送去,提神醒脑的东西想来对他有用。就说让他好好的读书,我日日为他祈福,祝他金榜高中。”
  
  话音刚落,突然,就听外头传来一阵尖利的叫声——。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