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63章 敢动她一下,我把你五马分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这时,离着林子不远的官道上有阵阵马蹄声传来。倚林还没等反应过来呢,就见凤羽珩和黄泉几乎是同时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凤羽珩其实很着急,只不过她的急并不会表露出来让倚林看去。就在拽了凤沉鱼上马车的时候她便冲着暗处的班走打了手势,班走跟着她混久了,对她所使用的手势动作已然能够领会,便先她们一步去接凤子睿。
  
  而她们之所以在这里等,等的便是班走。
  
  此时,黄泉已经看到官道上奔过来的快马,那正是班走。她赶紧喊了一声,冲其挥手示意。
  
  班走调转马头往林子里奔来,到了近前“吁”地一声下了马,随手抱下来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凤子睿,一个是清玉。
  
  凤子睿两脚一着了地,立马就往凤羽珩怀里扎了过来,小脸和因惊吓而煞白,小小的身子也不住地打着哆嗦。
  
  “姐姐,好可怕,我们半路遇到了杀手!”
  
  她搂着子睿一边安慰一边以眼神询问班走——忘川呢?
  
  不等班走答话,原本还哆嗦着的凤子睿突然就抬起头来,脸色看起来还是有些白,却比之前好上许多,情绪也逐渐平稳,只是看着凤羽珩,像个小大人般一字一句认真地道:“有人要杀我们,忘川姐姐把我跟清玉姐姐藏在雪堆里,她一个人与近二十个人对打。我看到忘川姐姐累到吐血,最后被坏人抓走了。”
  
  黄泉腿肚子一哆嗦,作势就要往班走来的方向冲,却被班走拦了下来:“我都找不到,你去了又有什么用?”
  
  清玉也吓坏了,便好歹她比子睿大一些,且自从跟了凤羽珩之后也没少见大风大浪,此刻虽然心惊,却也不至于丢了条理。她告诉凤羽珩:“是一伙黑衣蒙面人,看起来功夫很利害,忘川姑娘对付三四个还行,但对方足足有十七八个人,咱们实在不是对手。正如小少爷所说,忘川姑娘一发现不对劲,立即就把我们藏到雪堆里,我们只能透着缝隙看,却一点声也不敢出。”
  
  凤羽珩原本平淡的目光逐渐凛冽起来,毫不犹豫地射向倚林。倚林触不及防,差点儿没吓得把凤沉鱼也给扔了。
  
  “主子,眼下怎么办?”班走问她。
  
  凤羽珩思量半晌,道:“你把马套上车,咱们回府。”
  
  班走从来对她言听计从,点了点头便去套车。到是黄泉急着问了句:“那忘川怎么办?”
  
  她拍拍黄泉的手臂,这两个丫头从小一块儿长大,感情之深无人可以取代,如今忘川出事,最担心的必然是黄泉。
  
  “相信我。”她没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她,“忘川一定会回来的。”
  
  黄泉还是有点担忧,“不知道她们把忘川打成了什么样。”
  
  “哼。”凤羽珩一声冷哼,又往倚林那看过去,“那些人怎么对忘川,我便怎么对那事主。忘川身上要是缺一块儿肉,我便卸那事主一条手臂。忘川若是少了一条手臂,我便把那事主五马分尸。”她这话听起来像是跟黄泉说,可眼睛却是一直看向倚林的,说完之后竟还问了一句:“小丫头,你说是不是?”
  
  倚林就跟见了鬼一样,全身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她嘴巴张着,却不知这话该怎么答。说是也不对,说不是也不对,她开始有些后悔帮着凤沉鱼做这些亏心事了,万一哪一天栽到了凤羽珩的手里,她实在无法想像会受到怎样的报复。
  
  “上车。”凤羽珩根本也没等她回答,直接拉着子睿一起上了马车。黄泉清玉二人在后头跟着上去,只留下倚林抱着凤沉鱼坐在地上傻了眼。
  
  “二,二小姐。”她颤着声叫了一句,可马车虽然没走,却也没人理她。她没办法,咬了咬牙想凭一人之力把凤沉鱼给抱起来,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她没有办法,只能把希望投到那个车夫身上。
  
  可那车夫却摇了摇头,道:“大小姐千金之体,我不过是个赶车的奴才,可不敢帮这个忙。”
  
  倚林没了办法,干脆跪下来求凤羽珩:“二小姐慈悲,帮帮奴婢吧!”
  
  凤羽珩坐在车里,面色阴冷,目光森寒,她说:“我为了救大姐姐,已经被摔下马车一次,腿疼得很,实在也是没有力气。黄泉身上也有伤,子睿太小,清玉被雪埋得都快冻僵了,你若实在想要人帮忙,除了车夫老伯,就只有我的暗卫。可他们都是男子,这话要是传出去,你们大小姐的脸面可就全没了。”
  
  “这……”倚林被凤羽珩的话给堵得死死的,她想说事到如今,脸面没有性命重要,可她到底做不了沉鱼的主。小丫头想了想,竟是咬着牙鼓起了很大的勇气道:“二小姐见死不救,就不怕老太太责罚吗?明日老爷就回府了,您该怎么向老爷交待?”
  
  就听马车里传出一声冷哼:“我已经说过,为了救大姐姐,我从马车上生生摔了下去,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的,你个丫头还想不承认么?至于见死不救,你必须得明白一个道理,一旦你们大小姐出了什么意外,第一个该死的人,就是你。你觉得凤家人能拿我一个县主如何?”
  
  倚林彻底绝望了,她说不过凤羽珩,这位二小姐简直就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她什么时候为了救大小姐摔下车去了?明明是自己颠下去的!可人家硬是要这么说她也没办法,毕竟在场众人除了凤沉鱼,没有一个能替她说话。可如今这凤沉鱼……绝对不能死!
  
  到底是凤羽珩最后一句话提点了她,若凤沉鱼有个三长两短,第一个该死的人可就是自己啊!一想到这个,小丫头马上又有了力气,也不管什么小姐不小姐的了,干脆拽着沉鱼的胳膊,就在地上拖着,死活也把她给拖到了马车边上。然后她自己先爬上车,再把沉鱼像拖死狗一样地给拖上车来。
  
  沉鱼的脚才刚一离地,车夫突然就甩了鞭子,啪地一声打马疾奔。
  
  倚林是被摔进来的,但好在沉鱼总算上了车,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车厢里的气氛十分沉闷,凤羽珩闭目养神,黄泉一双眼睛像刀子一样往倚林身上关。子睿被凤羽珩搂在怀里睡着,清玉披着班走给的斗篷不住地发抖。
  
  倚林大气都不敢出,就抱着沉鱼的头,心里暗自祈祷着马儿能跑得再快些,快快带她们回到凤府。
  
  终于,马车在凤府门前停了下来。倚林几乎是立时就冲了出去,一下车就大叫:“大小姐受伤了!快来人啊!”
  
  凤家下人多,这一嗓子到是叫了好些个人来。小厮们自是不敢上前,一些丫鬟婆子就没了忌讳,手忙脚乱地把人从车里抬了下来。
  
  此时沉鱼已经有些转醒,可是迷迷糊糊地一时也想不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觉得自己似乎正被人抬着,还有人不停地在她旁边喊着:“大小姐,可一定要挺着啊!已经去请大夫了。”
  
  她脑子嗡地一声,疼痛感终于又袭了上来。
  
  想起来,她被苍鹰咬了!
  
  这记忆一覆上心来,她马上就要抬手去往头上摸,吓得倚林一把将她手给拽了住:“小姐不能摸,伤口还在流血,等一会儿大夫来了就好了,小姐再忍忍。”
  
  “我忍什么?”她突然尖利地叫嚷起来,“我的头怎的这样疼?我到底伤了哪里?那老鹰咬到我哪儿了?”
  
  她叫得声嘶力竭,声音凄惨得整个凤府都听得到,好几个丫鬟婆子一起按着她,生怕她跳起来,就这么一路折腾着,总算是把人送回了房间。
  
  倚林不停地劝沉鱼:“小姐千万别乱动,真要碰到伤口,以后留疤可就不好了。”
  
  在她劝过无数次之后,沉鱼的情绪总算逐渐平稳,可那些送她过来的下人们却开始佩服起倚林了,这不就是瞎扯么?肉都掉了,还能不留疤?
  
  凤羽珩正拉着子睿的手看这一出闹剧,子睿这孩子在萧州历练几月到是出息了不少,面对这样的场面竟也丝毫不为所动,只是被凤羽珩握住的小手有些出汗,面上却并没表现出什么。
  
  因为屋里人多,倚林做主赶了一些出去,看凤羽珩和子睿还站在这,也不知道是该请她们进来还是让她们先回去。
  
  好在也没尴尬太久,老太太就在赵嬷嬷的搀扶下赶了过来。后头还跟着粉黛和韩氏,但粉黛一见凤沉鱼那个样子就恶心得差点儿没吐了,推着韩氏就又匆匆离开。老太太也不赞成韩氏往跟前凑合,紧着跟粉黛说:“快带她回去歇着,怀着身子可不好看这个。”
  
  事实上,老太太也不敢看,沉鱼的样子太可怕了,脑袋上直接缺了一块儿肉,即便是再美的人,如今看起来也像是鬼怪一般。
  
  凤羽珩带着子睿上前,跟子睿说,快给祖母问安。
  
  子睿乖巧地跪到地上,磕了个头道:“子睿给祖母问安,数月未见,祖母身子可还康健?”
  
  老太太这才看到子睿,一下子竟懵了,她根本不知道子睿到底哪天回京,以为还得两天呢,没想到这孩子突然一下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这般的懂事有礼。
  
  “好孩子,快起来。”老太太总算见了笑。
  
  子睿听话地起了身,凤羽珩又道:“你也去给你大姐姐行礼问安吧,大姐姐很是挂念你,今儿个一大早还给你送了一套新衣裳到同生轩,也带来了祖母对咱们的谆谆教诲。”
  
  老太太没听明白,“什么谆谆教诲?”。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