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66章 命该由谁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瑾元一路往牡丹院儿走去,走一进院儿就看到老太太正带着他的一众妻妾往他这边迎了来。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离京这么久,猛一见亲人他到也是有几分激动,不由得快赶了两步,到了老太太面前直接就跪了下来:“母亲,儿子回来了。”
  
  老太太被这一句话直接给说得老泪纵横,双手握住凤瑾元,想叫他起来,却哭得说不出话。
  
  还是赵嬷嬷上了前把凤瑾元给扶了起来,也替老太太说了话道:“老爷回来就好,守着这么大一份家业,老太太可是小心谨慎着,半点不敢分心啊!”
  
  凤瑾元深知这段日子府里出了太多事情,也着实难为了老太太病体,不由得感激地道:“儿子谢谢母亲,一辈子都感念母亲恩情。”
  
  母子俩一番对话,把身后的妻妾也给惹得直抹眼泪,想容本就是心软的人,也跟着哭起来,沉鱼最会做戏,这种活儿自然少不了她。到是凤羽珩和凤粉黛两个怎么也哭不出来,凤羽珩摆着一惯冷淡的脸看着这一幕,粉黛则是为了转移话题,故意吊着嗓子喊了声:“姨娘您可不能哭啊!怀着身子最忌讳哭,再伤着弟弟。”
  
  这一句话到是提醒了凤瑾元,韩氏有了身子,他在老太太的书信里就听说了。于是赶紧往人堆儿里挪了去,直奔韩氏,却没看到金珍瞬间垮下的脸。
  
  “你也辛苦了。”凤瑾元握着韩氏的肩,就觉着她丰腴了不少,肚子却还没突显出来,想来时日暂短,过了年应该就能看得出去了。
  
  “老爷,您可算是回来了!”韩氏嘴一瘪,一下就扑到了凤瑾元的怀里。
  
  凤瑾元在人前一向是个肃谨的人,与妻妾当众搂搂抱抱这种事在平常可是绝对看不到的,但眼下韩氏有孕,他又有两个多月未归,就这样把怀孕的爱妾推开也是不好,便也由了她抱着。
  
  粉黛看在眼里美在心里,只要韩氏能抓得住凤瑾元的宠爱,她在凤家的地位也才能稳步上升。
  
  老太太平日里虽是不喜这韩氏,但眼下总得照顾着子嗣当先,便也紧着说了句:“快别哭了,粉黛说得对,怀着身子可不能哭,一会儿我叫下人炖些补汤给你端过去。”
  
  凤瑾元一阵感动,“多谢母亲。”
  
  “谢什么。”老太太终于转了笑脸,“她是你的妾,肚子里怀的是我的孙子,我能不好生待着么,就连她住的院子都搬到了玉兰院儿,那头阳光见得多,对她安胎有好处。”
  
  凤瑾元连连点头,轻拍韩氏的肩膀到:“真是要好好谢谢母亲。”
  
  韩氏再不好在他怀里赖着了,不舍地起了身,冲着老太太拜了下,“妾身谢谢老太太照拂。”
  
  “你别免了吧,都说过你怀着身子就不用给我行礼了。咱们也都别在院里站着,快些进屋去,屋里烧了银炭,很是暖合。”
  
  众人这才呼呼啦啦地进了厅堂,走动间,凤瑾元往金珍那边看了一眼,就见他心里头最喜欢的小妾此时正红着眼眶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不由得心里一疼,立即向她递去了一个爱怜的目光。
  
  金珍这才多多少少地得了些安慰。
  
  终于都在厅堂里落了座,凤瑾元先是告诉老太太皇上对他的功绩十分肯定,给了好些嘉奖,乐得老太太嘴巴都合不上来。
  
  母子二人说了会儿话,他这才腾开空看看他的这一群子女。
  
  凤沉鱼最先站了起来,走到凤瑾元面前直接跪了下来:“女儿给父亲问安。”
  
  她这头一带,别人也就不能干坐着了,于是其余四人也起了身,一齐拜了下去。
  
  凤瑾元看着沉鱼,立时又想起了皇后娘娘的话,不由得心里有些窝火。这个女儿原本是他寄予了最大希望,可也是操心最多的。一桩桩一件件的事给他惹呀,如今又自作主张地招惹上大皇子,就因为此时,三皇子已经在书信里狠狠地敲打过他一次了。
  
  他心里有怒气,虽然也看到沉鱼头上的伤,却只当她不小心撞的,看这人还能说话站立想也没什么大事,便是问也没问,直接就把目光转向了凤子睿:“子睿是何时回的京?”如今这孩子是他的嫡子了,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不闻不问。更何况凤子睿是帝师叶荣继当今圣上之后唯一的一个入室弟子,算起来是皇上的嫡亲师弟,这个来头可是他不能忽略的。
  
  子睿听父亲问了,便恭敬地答:“子睿是昨日回的京,父亲离京镇灾,子睿没能亲自相送,是子睿的不是。父亲不在府里,子睿也没能为祖母分忧,也是子睿的不是,还望父亲和祖母多多见谅。”几句话,说得大方得体,利落又漂亮。
  
  这孩子过了年才七岁,凤瑾元却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大器略成之感,到是让他好生惊讶。只道不愧是帝师叶荣培养出来的学生,短短数月便已与在家时完全不同了。
  
  他起了身,亲自把子睿给扶起来,父子俩一对视,凤瑾元立即感受到这个儿子目光中的聪慧与坚毅,还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心智。有那么一瞬间他竟有些欣喜,凤子睿现在是他的嫡子了,这个孩子越有出息他凤府就越有指望啊!只是还有个凤沉鱼,只要一想到这个女儿,他便开始习惯性地举棋不定了。
  
  “你们也都别跪着了,快起来。”老太太看出凤瑾元情绪的变化,她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若只有一个凤子睿,她是十分乐意凤瑾元把这个孩子重视起来的,可一想到他的胞姐是凤羽珩,老太太便又犹豫了。
  
  “父亲,粉黛可想你啦!”凤粉黛脸上的伤疤还未全好,但有了那红云的凝肌膏,却养得不再那样狰狞。
  
  只是凤瑾元看着这女儿一个伤了头一个伤了脸,难免有些生气,他问道:“你的脸又是怎么回事?”
  
  粉黛很开心他能主动问起自己的脸,要知道,凤沉鱼那么明显的白布缠在头上,父亲可是问都没问一句的。
  
  她到也是会作戏,当即便挤了几粒眼泪出来:“粉黛打碎了大姐姐屋里的花瓶,被……”她本想再把那个事情扯一扯,可想起了今早韩氏的告诫,父亲刚进府,可不能用这些事情给他填堵。左右现在韩氏怀着孩子,还怕父亲不到玉兰院儿来么?于是紧着改了口:“不小心划的。”
  
  凤瑾元怒哼了一声,“你没事上你大姐姐屋里干什么?”
  
  老太太赶紧把话接了过来,“姐妹之间不就是应该常走动的?”
  
  他一想也是,便没再过多的纠结于此,只是告诉粉黛:“要小心上着药,不要留疤就是。”
  
  粉黛开心地谢过凤瑾元,就想再说说五殿下的事,却见凤瑾元已然把目光转向了凤羽珩。
  
  而凤羽珩就还是那张万年不变的冷漠面孔,凤瑾元一看去就觉得十分尴尬,更带着几分厌烦,别的孩子见了他或是主动示好,或是像想容那样抹眼泪,就只有这个二女儿,如今还是他凤家的嫡女,却总是不冷不热。
  
  他看着凤羽珩,话就堵在嘴边,好半天也没说出来。
  
  凤羽珩一看他这样儿心里就笑,却也终于主动开了口,只是说的话竟是把他引到了另一个方向——“父...
  
  亲与阿珩说话不着急,到是该先看看大姐姐,她头上被苍鹰咬掉了一块肉,定是极疼的,父亲多关怀一下吧。”
  
  “什么?”凤瑾元都懵了,咬掉了一块儿肉?
  
  沉鱼一听话题终于说到自己,扑扑地就又落了泪来。这一次到是真的哭,一来额头极疼,二来心里委屈。
  
  老太太还能不了解沉鱼是想博取同情,心里闷哼了声说了话:“你也别哭了,这事儿已经交办衙门,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可是,再有交待又能怎样呢?”她抬起头,用一种可怜委屈到无以复加的样子看向凤瑾元:“父亲,女儿命苦,女儿实在是命苦啊!”
  
  她到底是女儿,凤瑾元即便再恼她私自做主与大皇子不清不楚,眼下看她这样子到也是心疼的。
  
  凤羽珩在边上当起解说:“昨儿个大姐姐与我一起去接子睿,结果子睿半路遇了伏杀,我们的马车也被一只苍鹰袭击。我被摔出车外,大姐姐被苍鹰咬掉了额头一块肉。”她简明扼要,把昨日生的事概括得清清楚楚。
  
  凤瑾元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往子睿处看去,冲口问道:“子睿没事吧?”
  
  凤羽珩对此还算是很满意的,于是点点头,“还好有忘川一路护送,子睿没事,就是可惜……忘川被杀手劫持了。”
  
  “你身边的忘川?”凤瑾元锁紧了眉心,他知道凤羽珩身边那两个丫头的身后,只怕是他的暗卫都打不过的,却没想到那忘川居然会被劫持。“等等……”他想起个事来,“你刚刚说……苍鹰?”
  
  凤羽珩邪笑着点了头,“父亲才说到重点呢,就是苍鹰,一只被人驯化过、脖子上戴着金环的苍鹰。”
  
  凤瑾元怒了,狠狠向沉鱼瞪了去,吓得沉鱼生生后退两步。
  
  他怎么能不知道沈家老三沈万良专门驯化了几只能要人命的苍鹰,怎么能不知道那苍鹰几乎都通了人性,不知为那沈万良做过多少事。眼下这事还不是摆明了么,沈万良想杀的是凤羽珩,沉鱼绝对是误伤,而这一切最终的目地,却是为了要凤子睿的命。
  
  好恨的心啊!他如今膝下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是没了……
  
  凤瑾元冷汗都渗出来了,他真想把凤沉鱼连同沈家一起给灭了去,却一下子又想到就在今日清晨,他刚刚接到沈家的信报,说是为他准备了大年初一进宫觐见时送给皇上的大礼。他愁了两个月的东西被沈家搞定了,本还以为是好事,沈家这是主动示好,他只要稍微松个口,以后在钱财上便不会再像之前那般捉襟见肘。却没想到,对方竟是做了亏心事,不得不低头。
  
  “父亲。”凤羽珩步步向前,直与他面对面挨得极近的站着。她身子小,要仰起头来才能看到他,可那如寒冰一般的目光却刺得他几近透骨。“你说,我那丫头的命,该由谁来偿?”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