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74章 给你一个惊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姚氏觉得凤羽珩许是想起了在西北的那几年,那时候哪里还能顾得上过年,平时都吃不饱穿不暖,过年的时候能吃上几个包子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她那时候就觉得亏欠一双儿女,却也实在没有办法。如今回来了,日子总算好过了些,第一个大年,凤羽珩这样的心情她能理解。
  
  于是走到凤羽珩面前,将她的女儿搂在怀里,也跟着落了泪来。
  
  凤羽珩知她是误会了,却也没想再多解释。她的心情没有人能够理解,两个时空,不一样的时间结点,她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回到属于自己的时代,那种远离故土的感觉,是任何人都体会不到的。
  
  一时间,屋里的气氛现了悲伤。
  
  好有很快便有个小丫头笑着跑进来,看到屋里众人纷纷抹眼泪,不由得一愣:“夫人,小姐,你们怎么都哭了呀?”
  
  虽然凤羽珩对于凤府人来说是个挺特殊的存在,人们嘴上不说,但多多少少都有些怕她,可她在同生轩的下人眼里就非常的平易近人,下人们只要不在原则上出错,她都不会怪罪的,哪怕做事时不小心打坏了珍贵的摆件,她都不会有过多的责罚。再加上份例银子给的多,大家都喜欢这个凤二小姐。
  
  这小丫头直接就扯了羽珩的袖子,摇着道:“小姐先别包饺子了,您快到院子里看看!快走快走!”不由纷说地就把凤羽珩给拉了出去。
  
  见凤羽珩出了屋,众人便也跟了出去,谁也没想到,当她们刚一迈出房间的门槛,就听到“砰”地一声响,高空之上突然炸开一朵绚烂的烟花。硕大的花朵五彩斑斓地绽放在高空之上,一下子就照亮了整座县主府,
  
  随着这一朵花落,另一朵花又腾空而起,砰砰砰,接二连三的花朵绽开,人们仿佛只身花海,一刹间竟是忘了自己真实所在。
  
  凤羽珩也惊了,绚烂的烟花让她有一种回到二十一世纪的感觉,不由得问身边的丫头:“是什么人在放烟花?”
  
  那小丫头笑嘻嘻地也不回答,只拉着她的袖子往前院儿跑。
  
  众人跟了去,这才发现原来烟花是在前院儿的空场上放着的,在那片花海之下,有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正朝着她们这边看来。那人紫袍加身,面上罩着一副黄金面具,烟花腾空一亮,立即映出眉心镂空处的幽幽紫莲,妖异得无以复加。
  
  凤羽珩愣在原地,直勾勾地看着那人,那人也向她看来,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衬着空中花海绚烂,柔情一下子就温暖了整座府邸。
  
  “小姐,快过去呀!”也不知是哪个丫头用力地推了她一把,她跌撞着就向前方扑了去,那人便上前接她,刚好让她落在自己怀里。
  
  凤羽珩原本没错得自己是脸皮挺厚个人,结果还是脸红了,耳根子都发了烫来。
  
  “玄天冥,你什么时候来的?”空中烟花声音太大,她扬声喊着问他:“进了我的县主府,都没有人来跟我通报的吗?”
  
  玄天冥笑着捏她的鼻子,我来看自己的媳妇儿,还要他们通报作甚。再说,你不是总说要什么惊喜么?你看,这算不算是惊喜?
  
  凤羽珩用力地点头,“算。”烟花攻势啊,既便是在二十一世纪,也算是浪漫的吧。
  
  她美滋滋地想,以前偶尔看两集偶像剧时,还觉得放烟花这种事情实在很傻。可如今轮到自己做女主角,却也是实实在在地在这样的浪漫中败下阵来。
  
  “谢谢你。”她说,“玄天冥,谢谢你。原本我很想家,想属于我的那个地方,可是现在你来了,我心里便舒坦我多了。”她无所顾及地跟他分享着自己的心情,也不管人家听不听得懂。
  
  而玄天冥却早已经习惯她说些奇奇怪怪的话,更习惯她做些奇奇怪怪的事,于是只刮了刮她的小鼻子说:“为了陪你过这个年,我早两个月就派人赶制烟花,你好好看看,即便是在皇宫里也很难看到这样好看的烟花呢。”
  
  凤羽珩用力地点头,也用心去看。
  
  其实在她看来,这个时代的手工艺水平做出的烟花比前世的礼花要差上太多了,但意义不同,因为这是玄天冥送的,是属于她的,自己的东西就是最好,这是凤羽珩的准则。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高兴地跳起来,“玄天冥,我有给你准备新年礼物。”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摸出一个香包递过去,“你总说我只知道打打杀杀,但是你看,缝缝补补这种事我也是挺在行的,给,我自己绣的。”
  
  凤羽珩用过针线缝东西,但缝的都是人肉,说起来,这还真是她头一次真正的动起针线。但正如她以前所说,人肉都能缝得好,何况香包。只是缝得得好不代表就绣得好,两只鸳鸯要不是有府里丫头帮忙,差一点就被她绣成了水鸭子。
  
  不过玄天冥还是觉得好看,当即挂到了腰间,还认真地问着她点了点头:“爱妃,很好。”
  
  凤羽珩小脸儿又红了个通透。
  
  姚氏招呼着玄天冥一起吃饺子,连带着跟着玄天冥一起来的随从也跟同生轩的下人混至了一处。班走也被凤羽珩叫了出来,让他跟着白泽一起吃年夜饭。
  
  一时间,同生轩热闹非常,就连想容都说:“这边的年夜饭可比府里的热闹多了。”
  
  众人热热闹闹了足有一个多时辰,直到人都有些乏了,这才想着时辰已晚,该去安寝。
  
  凤羽珩亲自送玄天冥出府,又扶着他上了马车,马车临启动前,玄天冥告诉她:“咱们的事,成了。”
  
  凤羽珩心中一动,知他说的定是这段日子以来伙同大皇子演的这一出戏,只是不知这一句成了是从哪条渠道来成的。不过也不紧,左右明儿个大年初一要进宫去,她相信想要的答案明日都将揭晓。
  
  这一晚,同生轩热闹非常,漫天的烟花连凤府这头都看了个真真切切。
  
  凤粉黛就站在院子里往那边看去,小手抓在木头柱子上,一下一下的都把那柱子外面上的刷漆给剥掉了一大片。
  
  她绝不相信那是凤羽珩一个人在放,想也知道,定是九皇子玄天冥来了。
  
  她就想不明白了,玄天冥到底看上了凤羽珩哪儿?从小定的亲又怎么样?凭他的性子还不是说退就退?可为何偏偏要如此宠爱凤羽珩?
  
  佩儿死后,她身边便没了得力的丫头,前两日,黎王府那边差人过来给她送年礼,连带着还给凤府也预备了一些,很是让她体面。老太太十分高兴,只是凤瑾元的态度却并不明显,跟黎王府的人到是客气,却对她并没有过多的欣喜。
  
  黎王府的人除了送些东西外,还给她送了一个丫鬟来,那丫头十六岁,名叫黎洛,模样生得清丽,说话做事也很是利落讨喜,粉黛很喜欢她。
  
  此时,黎洛就伴在粉黛身边,看着粉黛一块一块儿地往下扣那油木漆,不由得摇了摇头,劝道:“外头天寒,四小姐还是回屋吧。”
  
  粉黛心里有气,冲口就问:“你说凭什么他要给她放烟花?为什么我就得不到?”
  
  黎洛说:“小姐若是喜欢,改天见了殿下就与他说,殿下很是疼爱小姐,定会满足小姐这个请求的。”
  
  粉黛一愣,心里不由得忽悠一下颤起。差一点就说走嘴了,她其实心里想的是为什么九殿下要给凤羽珩不给她送,好在还有五皇子这一层关系,黎洛自然而然的就想到这边来,也算是让她松了口气。
  
  “恩。”她点了点头,起身进屋,边走边道:“改日我定要跟殿下也讨些烟花来。”
  
  粉黛心情不好,凤沉鱼心里也不痛快。这是沈氏死后她过的第一个年,不管怎么说,沈氏到底是她的母亲,佳节至,怎有不思念的道理。
  
  如今沈氏没了,凤子皓那个杀千刀的也死了,沈家又遭遇一连串的打击,倚林也不在了身边,沉鱼突然就觉得自己像是孤家寡人,除夕之夜,竟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曾经她是凤家嫡女,何等的荣耀,可现在……她抬头去摸头上的伤,现在不过是个连容貌都减了三分的丑女,她的路,到底该怎么走下去?
  
  杏儿燃了烛灯到她榻边,把那蜡烛放在烛台上,看到沉鱼面色哀伤,不由得劝道:“大小姐,思虑伤身,您可千万不要想太多,好好把额上的伤养好才是要紧的。”
  
  沉鱼对杏儿始终没有太强烈的亲近感,虽然这丫头为她办了很大的事,可到底不像倚林跟在她身边多年,也不像倚林那样与沈家也有着密切的联系。她现在想打听打听沈家的事都难如登天,沈青是大舅舅的独苗,如今被关在牢里,开春的科考是废了,就是不知能不能保住一条命。
  
  “你说,凤羽珩是不是该死?”沉鱼总得有个人说话,她不能一味的憋着,人前装良善已经够她受的了,人后若还是要跟近侍丫头伪装,那还不如让她去死了。
  
  好在杏儿早已了解了沉鱼的真面目,便也不觉奇怪,只顺着她道:“一切阻碍大小姐路的人,都该死。”
  
  一句话,真真儿的对了沉鱼的脾气。“你说得对,她阻了我的路,我只能把她铲平才能继续走下去,不只是她,还有韩氏,那个孩子也绝对不能让她生下来!”
  
  沉鱼狠咬着牙,面目扭曲狰狞。
  
  “大小姐别动气,明日还要进宫去,今晚就早些睡吧。”杏儿一边帮她整理着床榻一边说,“进了宫就能见到大殿下,殿下待小姐那样好,小姐有什么委屈可以和他倾诉啊!”
  
  听这丫头提到大殿下,沉鱼的唇角总算泛了笑来,心里一个主意猛然升起……。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