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79章 父亲,气死活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小孩子家,别乱听些有的没的。”她将玄飞宇的小手握紧了些,虽嘴上斥着,心里却知这孩子是一心向着她的。
  
  “三叔很吓人。”玄飞宇把头低下来,小声道:“飞宇不喜欢他。”
  
  “恩。”她实话实说,“我也不喜欢,所以咱们不要跟他说话。”
  
  可事总是会与愿违的,刚说完不跟玄天夜说话,再一抬头,那人却正站在翡翠殿的门口,像尊门神一样地站着,看起来比守卫都还恪尽职守。
  
  凤羽珩把目光迎过去,不出意外地,那人也正向她看来。
  
  她拉着两个孩子步步向前,玄天夜此人正带的那股子怒气也迎面而来,即便是她凤羽珩,也不由得微皱了眉去。
  
  一见玄天夜,飞宇先是一愣,然后就像是条件反射一下,突然就站到了凤羽珩的身前,伸出手臂将她护住,同时扬起清脆的童音大喊:“虽然你是我三叔,但是也不许伤害仙女姐姐!”
  
  玄天夜看着这个人见人爱的孩子,目光中却并未见半点疼惜,甚至连一丁点的喜爱之色都没有。
  
  凤羽珩看在眼里,赶紧一伸手把孩子给拽了回来。“飞宇别闹,你三叔逗着你玩儿的。”
  
  话虽这么说,可即便是跟在他身边的子睿也能感觉到玄天夜面色不善,不由得也往前迈了一步,挡在凤羽珩身前。
  
  她几乎失笑,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这的安危居然要两个小孩子来保护了?这大殿之前人来人往的,量那玄天夜也不敢拿她怎样。更何况,即便是对方动手,她又能怕他不成?
  
  凤羽珩重新把两个孩子的小手拉好,作势就往翡翠殿里面走,只是在经过玄天夜的时候脚步故意放慢了些,就听到那人不出意外地与她说了句话来:“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
  
  她心里划了个疑问,对于这个结果,昨天夜里玄天冥走时也说她们的事成了,只是她还不知道是在哪个方面成的。可眼看玄天夜这样子,多半是对他造成了极大的打击。
  
  “济安县主,恭喜你。”阴沉的声音带着怒气而来,凤羽珩只觉得敌意扑面,却也不得不迎面而上。
  
  她轻扯唇角,展了一个好看的笑来,“三殿下,承让了!”话毕,脚步加快,匆匆进了翡翠殿去。
  
  却没想到,一进了翡翠殿到是让她看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因为宫宴还未正式开始,帝后没有到场,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位皇子来了。不管是大臣还是女眷都相对轻松,人们纷纷找着自己的熟人聚在一起闲聊。
  
  最有趣的是,今日,大皇子玄天麒到是格外的受欢迎,身边来来往往总是有朝臣上前与之攀谈。凤羽珩留意到,有一些人到了玄天麒面前根本就没走,几人不时耳语,看起来相谈甚欢。
  
  她又回过头去看那随她之后跟进来的玄天夜,那人的目光也向玄天麒那边投去,却是怒色更甚,一双拳握得关节都快要折断一般。
  
  她哪里还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朝臣一向是审时度势待价而沽,从前圣意不明,三皇子在颇有几分势力,他们自然而然的要选择跟三皇子结为党羽。
  
  而如今,天武帝的意思似乎已经很明显了,他甚至已经多次在朝堂之上提起大皇子玄天麒,都说其人品厚重,为人极有担当。
  
  更何况,历朝历代都有个说法,立储位,要么立嫡,要么立长。如今中宫无子,天武帝中意大皇子,那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在这样的局势下,一些原本就不是很中意三皇子的人便纷纷开始向大皇子靠拢,甚至一些三皇子党中原本的核心人物也不知为何,竟也开始一个个离去。当这些人都出现在大皇子身边时,玄天麒又如何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凤羽珩暗赞玄天冥这一手实在是高,外界那些野兵不好对付,他便干脆把手伸到了朝堂上,来一招釜底抽薪,干脆斩断三皇子身边的人脉与财源,这样一来,他外头纵是有再多的兵,只怕也难助其在短时间内成就大事。
  
  她拉着两个孩子到想容身边坐了下来,想容知她去了云妃娘娘那,便也没多问,只是告诉她:“大姐姐去了燕福宫,四妹妹去了清安宫。”
  
  燕福宫凤羽珩知道,而那清安宫,想来必是五皇子母妃的住所了。
  
  黄泉亦俯在她耳边解惑:“五皇子的生母是安嫔,原本是受宠的,后来出了那件事,皇上便再没进过她宫院半步。”
  
  凤羽珩失笑,只道那粉黛真不知道是不是傻,皇上都不愿看一眼的妃嫔,她居然还巴巴的过去送礼,真是不知叫人该说她有孝心好还是没脑子好。
  
  想容带着两个孩子玩了一阵,玄飞宇性子活泼对宫里又熟,不一会儿便坐不住了,拉着凤子睿就要到别处玩。子睿看了凤羽珩一眼,见他姐姐点了头,这才开心地跟了去。
  
  两个孩子一走,想容面上难掩的愁绪就又覆了上来,目光不时地飘向一个地方。凤羽珩顺目看去,只见七皇子玄天华竟先她一步早来到这翡翠殿,虽与上前寒暄的众人依然笑得如沐春风,可每当他酒盏放下,便能看到锁紧的眉心,和不复存在的和煦的笑。
  
  凤羽珩其实也好奇玄天华到底是为何变成这样,但人家不说,她总不好追着一直问。玄天冥还没到这边来,这疑惑就只能暂时放在心里。
  
  她不再多想,伸手拿过桌上的水果剥着吃,身边夫人小姐们的说话声吵吵闹闹地入耳,就听到有个嗓音带着几分粗哑的小姐说:“听说今日会有千周使臣来敬献贡品,去年来的是位皇子,不知今年会派什么人过来。”
  
  旁边有关系交好的姐妹取笑她:“什么人又怎样?难不成你还惦记着寻一千周佳婿?”
  
  “别胡说!”那粗声女子斥道:“能来走访咱们大顺的定是千周皇室,且不说咱们愿不愿意嫁到那边,即便是想嫁,那也算是和亲,和亲怎么可能让我们去和,那得是皇家的人。”
  
  另外有人接了话:“皇家除了天歌郡主,哪还有女儿?想那天歌郡主过了年就快及笄了吧?却一直也没听说要给她招郡马,难不成真是留着和亲的?”
  
  “很有可能,毕竟当今圣上没有亲生的公主,到时遇了合适的人,指不定就是要将天歌郡主封为公主,送去和亲呢。”
  
  凤羽珩听得心头微动,和亲,古时的确是有这个规矩。为了两国交好,双方皇室成员进行联姻,这是一个很必要的外交手段。玄天歌将来的命运也是要被和亲吗?
  
  “二姐姐。”想容扯了扯她的袖子,“你在想什么?”
  
  凤羽珩摇头,“没什么,听听小道消息打发时辰。这宫宴还得一会儿才能正式开始,到是有些无聊的。”
  
  想容张了张嘴,想说话,可话到嘴边却总是说不出来。凤羽珩怎能不知她定是要问有关于玄天华的事,可却没主动点破。
  
  曾经他托玄天华照顾过想容,必然会给这丫头留下一些深刻的印象。她本没太在意这个事,甚至还有些任其发展的意思在里面。可是后来也不怎么的,她对这件事突然之间就不再上了心去,想容在府里也几次有意无意的提起过七殿下,她却连话都没接。
  
  究其原因,她自己也说不出个道理来,却知道,促使她改变想法的,是她那一向都很准确的直觉。
  
  “父亲来了。”想容没有说出她本想问的话,却是扔了这么一句。
  
  凤羽珩抬头去往她目光所及的方向看,果然看到凤瑾元正朝着她们这边走过来。想容主动坐远了些,她知道,父亲过来一定不是找她,而父亲与二姐姐说话,她还是不要掺合的好。
  
  一会儿的工夫凤瑾元便到了跟前,凤羽珩冲他笑笑,也没起身想迎,只是随手指了指身边空出来的椅子,笑着道:“父亲,坐吧。”
  
  凤瑾元面色阴冷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体内有股子火气腾腾地往上窜,可还是得拼命地压抑着不能爆发出来。这也就是在宫里,如果是在凤府,凤瑾元保证他此刻一定会指着这个二女儿的鼻子破口大骂。
  
  从没见过这样的孩子,父亲运筹帷幄在朝堂上如履薄冰,她却在后头一步紧跟着一步地拆台,而且拆得那叫一个准,那叫一个彻底。这样的女儿,就算是把她杀了,也并不为过!
  
  凤瑾元此时此刻到是有点理解了凤沉鱼和沈家的人,他们废尽心思一次又一次地想把凤羽珩给弄死,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恨沈家人太蠢笨,下手那么多次都没能成功,到头来还是留下这丫头在背地里害她。这个女儿的心,怎的就那样狠?
  
  他不解地看着凤羽珩,总想从她的目光中一探究竟。可惜,凤羽珩的目光就像深幽的湖水,虽清澈透明,却也目如寒冰,一眼看去便掉入无尽寒潭。不但淹得喘不过气来,也冷得全身瑟瑟发抖。
  
  凤羽珩好笑地看着她这位父亲,堂堂左丞相,到真是难得看到他如此吃瘪的模样,甚是有趣,甚是有趣啊!
  
  “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吧!”终于,凤瑾元开口说话了,他转过头,紧盯着那群围着大皇子玄天麒不肯离开的朝臣,狠得牙齿都打了哆嗦。“拼了命的扶植大皇子,造成一种他要被立为储君的假象,以迷惑人心,将各方势力全部笼络到他的麾下,这,就是你想看到的?”
  
  凤羽珩摇头,唇角挑起浅笑,“父亲说什么呢,我不过是个深闺女子,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
  
  “你少装无辜!”凤瑾元双手紧握在一起,他就怕一冲动控制不住直接当众扇这女儿一个巴掌。他与三皇子运营了这么久的势力,如今已经有一多半转了风向,其中不乏有权臣和在军中出任要职的大将,甚至还有家财殷厚能对三皇子的势力培养提供最实质帮助的人,这要他如何接受得了?“凤羽珩,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凤家的女儿?这样做,于你有什么好处?”
  
  凤羽珩眼瞅着这位父亲已近发疯,不由得将唇角弯得更彻底些,在外人看来那就是最灿烂的笑,还以为这两父女正说些什么开心的事。
  
  可惜凤羽珩再开口,说的却是:“父亲,阿珩不如实话告诉你,这一切并非是我想看到的,而是皇上想看到的。”。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