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80章 玄天华也有怒的时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句皇上想看到的,几乎等于向凤瑾元宣布了天武帝最终的决定。更新最快去眼快
  
  凤瑾元眯着眼看向凤羽珩,想从她的目光中找出此言的真实性,可惜,无果。
  
  “朝中党派早成,你以为是你们略施小计就能改得了格局?”他怒斥凤羽珩,“未免也把这朝堂想得太简单了些。”
  
  凤羽珩失笑,“既然对朝堂格局没有影响,父亲又为何满带怒气地来与阿珩说这些?您大可以高枕无忧,等着格局自己再转回来。”
  
  “你——”凤瑾元被说中心事,一时堵得说不出话来。
  
  他中立多年,终于下定决心选了三皇子一党,他们预计出好多敌人,有显性的,也有隐性的,可却千算万算,没算到他这个二女儿凤羽珩。凤瑾元将目光向对面皇子席间的玄天夜处投去,就那人也正朝着自己这边看来,一双怒目似带着随时随地可以喷火的巨龙,只要嘴一张,就能把他烧得灰飞烟灭。
  
  他腾地一下起了身,拂袖而去。
  
  凤羽珩冲着玄天夜举了举手中的水果,做了个干杯的动作,唇角一抹邪笑泛起,然后端了一盘水果递给身边侍候着的宫女:“你去把这盘果子给我父亲送去,我见他刚刚看了几眼,想必是爱吃的。”
  
  那小宫女不明就里,笑着答应下来,端起果盘就去找凤瑾元了。
  
  凤瑾元没想到会有宫女给他送水果,先是一愣,而后就见那宫女说了几句什么,他便向凤羽珩看过来。就见他那二女儿冲着他展了个俏皮的笑,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小女孩在跟父亲撒娇,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凤瑾元有一瞬间的失神,他好像看到了凤羽珩小时候,那时候这个女儿也会露出这样天真的表情,也会在他下朝之后偷偷避开奶娘和丫鬟跑到前院儿来扑到他怀里。只是他那时在朝中根基不稳,每天都忙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对这个女儿虽然也喜欢,却根本没有心思过多亲近。
  
  后来,这个女儿越是长大性子就越是冷淡,渐渐的跟他也就不亲了。
  
  再后来,姚家出事,这女儿离京又返京,如今就变成了这般模样。
  
  看着凤羽珩差人送来的水果,凤瑾元思绪翻腾,再看过面对去的目光,也比之前要温和了些。
  
  这父女二人的一举交流,却是被那三皇子玄天夜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一时间,眼中怒意更甚。
  
  凤羽珩拍拍想容,同她说:“大殿里太闷,我出去透口气。一会儿子睿回来你就看着他点,不要再让他乱跑了。”
  
  想容点点头,“那二姐姐你也要小心,早点回来。”
  
  “好。”凤羽珩起身,又对黄泉道:“你留在这里吧,我自己去。”
  
  黄泉却有些不放心,“小姐,皇宫不比元王府,班走进不来。”
  
  她还记得上次在元王府玄飞宇的寿宴上,凤羽珩也是把她留在园子外面,自己却在亭子里跟三皇子周旋。那时她不担心是因为知道暗处有班走在。可今日却不同,班走进不了皇宫,万一凤羽珩出点什么事,她可是万死难辞其疚啊!
  
  “没事,我不走远,就在殿外的空场上站一会儿。人来人往的,谁还能把我怎么样。”
  
  “那……小姐可千万不能走远。”
  
  终于在黄泉不放心的叮嘱中,凤羽珩出了翡翠殿,状似无意地在殿前的广场上溜达了去。
  
  自己跟凤瑾元这一番交流,总该对某人造成些刺激才对,如今她出来透气,相信很快就会有人跟着来了。
  
  果不出她所料,才走了没多一会儿工夫,三皇子玄天夜便也出了殿来。她停住脚,那玄天夜很快便走到她身前。
  
  “三哥来得真快。”
  
  “弟妹聪明。”
  
  “三哥谬赞。”
  
  “说吧!你们到底是想怎样?”
  
  凤羽珩笑了,一向沉稳隐忍的三殿下,终于按捺不住了么?
  
  “阿珩不明白三哥的意思。”她直看向她,落落大方,一点都没有女儿家的羞涩。那双眸子清澈透明,任谁都没办法把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想像得有多诡异多端。
  
  可是玄天夜明白,这个凤家的二女儿,心另是藏着大智慧的。
  
  “凤羽珩。”他小心地压着声音,唇齿间生生挤出她的名字,“你究竟是在为谁做事?”
  
  凤羽珩不解,“为谁做事?没有为谁啊?”
  
  “少跟我装傻!”
  
  “呵呵。”她笑出声来,“三哥你本来就长得很是威严,眼下怒火中烧的样子更是吓人呢!”嘴上说着吓人,面上却是在笑的,“阿珩不过一介女流,三哥这是要做什么?”
  
  玄天夜觉得心里那股火气不实在是不行了,再不他就要内伤了!这凤羽珩与玄天冥的一出戏,唱得他无奈之下撤回往北界迁移的兵马不说,朝中势力也一下子就给他扫了一大半去,其中不乏多年培养下来的肱骨之士。最要命的是有个叫做柯安的人,那人为他养在外的大军提供的粮草之多让他都不得不对其礼让有加,可大皇子这突然起势,却生生地让那柯安转了风去。
  
  他看着凤羽珩,就觉得她那双眼珠子特别讨厌,很想伸手去给她扣出来,可手一扬起,却还是转了方向,改为掐向她的脖子!
  
  早在玄天夜抬起手时凤羽珩就有所现了,她本能躲的,却选择原地不动,就这么生生地被玄天夜掐住,几乎喘不过气来。
  
  可她面上却还是在笑的,目光依然,甚至嘴上还在说:“三哥逾越了,快快放手。”对方却越捏越紧,直捏得她面色涨红,几乎就要还手时,突然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已经准备有所动作的凤羽珩又把微抬的手放了下去。
  
  身后脚步越来越疾,到了最后几乎是冲刺一般的就奔上前来。就见一双带着白玉扳指的手猛地握上玄天夜的腕,五指一收,那力道足得纵是玄天夜也承受不住,下意识地就松开了掐住她脖子的手。
  
  “三哥!欺负一个女孩,你算什么男人?”
  
  凤羽珩听出这声音,是七皇子玄天华。
  
  她微皱起眉来,有些意外。
  
  刚刚脚步声起,她本以为是过路之人,要么就是宫人,再或者是出来寻她的黄泉。之所以没反抗,不过就是想让旁人看看三皇子失态的一瞬。可直到脚步声由慢转疾后才意识到不对劲,来人明显是个高手,而且武功竟还在玄天夜之上。不但如此,他还不怕跟玄天夜正面冲突。
  
  如今想来,走路的既不可能是腿还没全好的玄天冥,便也只能是玄天华了。
  
  “有没有事?”玄天华转头问她,声间又恢复了本来的温和,完全与刚刚同玄天夜说话时判若两人。
  
  凤羽珩摇头,轻咳了两声,道:“没事。”
  
  玄天华这才又看向被他握住手腕的三皇子。那三皇了试了几次想要把手腕从对方手里挣开,却都没有成功,怒极之时大喝一声:“老七!”
  
  玄天华猛地一甩,一下就将那三皇子推出甚远,“欺负个女孩子,三哥好大的本事!”
  
  “好!你们好!”玄天夜被羞辱得满面通红,继续留下来再得不到半点好处,便干脆一甩袖,瞪了二人一眼,大步回了翡翠殿。
  
  凤羽珩的脖子被掐得还真有些疼,她抬手去揉,无奈地嘟囔了句:“手劲儿还真大,想杀人灭口是怎么着?”
  
  没想到,玄天华竟难得地用了训斥的语气同她道:“知道他想杀人你还去招惹?好好的大殿不待,我才转个身的工夫你就跑了出来,连身边丫头都不带。凤羽珩,你到底知不知道这要有多危险?”
  
  凤羽珩愣了,怔怔地看着怒的玄天华,这个一向温和的人她还是头一次看到他生气,还是对自己火,这……“太难得了啊!”
  
  “你说什么?”就见凤羽珩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出来,玄天华简直无奈至极,“我只是问你,知不知道刚才是有多危险?”这句话一出,却又换回了他原本该有的样子,温文而雅,出尘若仙。只是目光中几许愁容无论如何都掩盖不去,渐渐的,竟成了心结。
  
  “七哥。”她态度总算是正经起来,却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两手搭在身前,手指拧啊拧。“我知道错了。”
  
  “你……”没想到她直接就认了错,玄天华到也怔了一下,可随即便是一声重重叹息。“冥儿还没过来,我总得……替他看着你。”
  
  “七哥你到底怎么了?”她实在忍不住,还是把心头疑惑给问了出来,“我在月寒宫看到你时就觉得你有心事,能不能告诉我?”
  
  玄天华摇头,“你想多了,七哥没事。”他抬起手来,轻拍了她的肩,“记着,你毕竟是个女孩子,有些事该是男人做的就让男人去做,你这么好的年华,总归是该快快乐乐的生活。此番事情,是会给人带来成就之感,但七哥更愿意看着你因为得了一件漂亮衣裳开心的笑,而不是因为算计了一桩事一个人而陷入永无休止的争斗中。总之……你跟冥儿要好好的。”他抬头往广场上看看,因为临近宫宴开始,往这边聚来的人开始增多起来。“这会儿外头人多,你若是想透透气也好,七哥回去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凤羽珩几乎傻了,玄天华话里有话,绝对的话里有话。为什么这些话听起来就像是在交待遗言?是她想多了吗?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看着前方走远的背景,凤羽珩突然抬步就要去追,却听到身后忽然有个声音扬起——“珩珩!”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