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87章 康颐送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一听这长公主提起自己,凤瑾元赶紧起身行了个拱手礼,连声道:“不敢,不敢。”
  
  天武帝看了看凤瑾元,道:“大顺北界与千周紧临,此番凤爱卿受命前往北界镇灾,着实为朕解了大难。”
  
  他这么一说,凤瑾元哪里还敢在座位上站着,急步就到了殿前,一撩衣袍跪了下来:“为皇上分忧,实乃微臣本份。”
  
  康颐笑着道:“凤大人爱国爱民,当属典范。今年天灾之重比以往都甚,即便是终年被冰雪覆盖的千周也难逃厄运。边界有些流民在饥荒之下逃至大顺境内,凤大人不但没有硬行驱赶,还施了粥茶,着实令人钦佩又感动。康颐临来之前皇弟特地嘱咐说,到了大顺,定要感谢凤大人爱民之心,也要感谢大顺陛下胸怀天下,我千周此番得大顺援手相助,必定感念圣恩,无论君民,均铭记于心。”
  
  一番话说得诚恳之至,天武十分受用,当下又是对凤瑾元此番北界之行再次加以肯定。
  
  相对宗隋来讲,这千周来使臣的觐见就平淡许多,没有什么大波大折。除去能让人一观广寒丝之外,就再没更多惊喜。很快地,千周长公主和小公主就完成了使命,被赐座同看歌舞。
  
  因着都是外来使臣,她二人的座位就设在那宗隋皇子的旁边,李坤与康颐二人到是礼数周全,互相行了个礼,说了会儿客套话。可茹嘉公主就没那么安份了,瞅着那李坤就露了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直把个李坤都看得发毛,才听到她说了句:“适才在殿外就听说了宗隋的丢脸事,当成宝来觐献的东西,当场就被人给斩断了,真是丢尽了颜面。”
  
  原本李坤不是个计较的人,在他看来这事儿过去就算过去了,左右大顺还能把宗隋的危机给转接过去,他何乐而不为。但他大度是他大度,这茹嘉公主恶意损毁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就见李坤沉下了脸,一口怒气憋在心里,还不等发作呢,就听那康颐长公主喝斥茹嘉道:“快快住口!你皇舅在千周惯着你,可并不代表也能把你纵容到这种地步!这里是大顺,收起你的刁蛮脾气,快快向宗隋殿下道歉!”
  
  那茹嘉被她骂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死咬着下唇才没让自己哭出来。虽然还是执拗地不愿向李坤道歉,但李坤也不好意思再计较了,毕竟他一个大男人,总不好跟个小姑娘置气。这小姑娘看起来就跟他的胞妹一样大,正是心气儿最高的时候,自己刚才也是有点儿火气重了。
  
  于是李坤赶紧摆手道:“不碍不碍,长公主莫要再怪罪茹嘉公主了,都是小王不好,是小王不好。”
  
  “哼!”茹嘉瞪了他一眼,“知道是你不好就对了,本公主可不会跟你道歉。”说完,自顾着就坐了下来。
  
  康颐无奈,又对李坤道:“请殿下千万体谅,这孩子父亲去得早,本宫与她皇帝难免偏疼她一些,谁成想,一来二去的,就给惯成了这个性子。”
  
  她这么一说,李坤更不好意思了,甚至还觉得有些愧疚,连连摆手,自罚了一杯酒谢罪。
  
  凤羽珩坐在另一头遥看着,怎么看都觉着那康颐长公主着实是太有风范,人又美丽端庄,纵是有过一次婚姻带着一个女儿,还是吸引了不少在朝官员的侧目。
  
  玄天歌同她说:“母亲是好,就是那个女儿太差劲,阿珩,你觉得做为母女,性格差异真的能如此之大吗?”
  
  凤羽珩摇头,“从遗传基因学来讲,虽然也有变异的可能,但机率不算太大。不过毕竟咱们没跟那茹嘉深交过,她若只是被惯坏了,染了些不好的脾气秉性,到也不是没有可能,兴许心肠是好的。”
  
  白芙蓉听了直乍舌,“怎么可能。”
  
  凤羽珩想,是不太有可能,“那么就是随了她父亲。”
  
  玄天歌道:“更有可能,这母亲的端庄,根本就是装的。”
  
  凤羽珩对此到是有几分赞同,再看了对面一会儿,忽然道:“你看,她们坐下了。我敢打赌,那康颐公主手里的茶最多喝上两口,她就得过来。”
  
  一听她说起打赌,任惜枫很干脆地同玄天歌道:“等宫宴结束,我着人把银票给你送到府上去。”
  
  白芙蓉问她:“认输了?”
  
  任惜枫点头,“自打她说出要感谢阿珩的父亲时,我就知道自己是输了的。阿珩,万事小心。”
  
  话音刚落,对面康颐手里的茶刚好喝了两下,然后果然放了下来,站起身,绕过桌椅人群,朝着凤羽珩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与一位异国的长公主对话,凤羽珩没觉得怎样,到是想容有些紧张,看着那长公主过来,不看冲着凤羽珩笑,还冲着她笑,也不怎的,竟笑得她心里有些发毛。
  
  下意识地往凤羽珩身边挪了挪,凤羽珩却已经站起了身,与那长公主相互行了一礼,然后主动开口道:“长公主,有礼了。”
  
  康颐亦回她:“济安县主有礼。”说话声音温和,态度得体,怎么看都是一个修养极好的人。“来时一路上便偶有听说济安县主心系于民,在冬灾时救了全京城的灾民。进了京城之后,县主大名便更是人人传诵。本宫就想,如果千周也能有这样一位能干的县主来为皇弟分忧,本宫也就能放心了。”
  
  凤羽珩面上亦是得体的淡笑,面对康颐长公主的成熟稳重,她表现出来更多的是灵气逼人。那种灵气里带着飒爽,英姿与秀气并存,那种难言气质便是让能辅佐弟弟登上皇位的康颐见了,也有些不忍移开视线。
  
  “长公主过谦了。”凤羽珩开了口,淡淡地道:“天下谁人不知,有长公主在,千周国君万事无忧。”
  
  “唉。”那康颐轻叹了一声,“千周是我的故乡,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希望故乡会越来越好的。”
  
  “那是自然。”凤羽珩微仰着头与之对视,“所以,人人都愿意守着故乡。”
  
  康颐微怔了下,却也很快便恢复常态,目光又往想容那边瞄去,笑着开口道:“想必这位一定也是凤大人家的女儿吧?本宫瞅着眉眼间很是有些凤相的风范呢!”
  
  想容脸红了红,朝着康颐行了一礼,没有说话。
  
  她的确是凤瑾元的几个女儿中长得最像他的一个,再加上与凤羽珩是坐在一起的,被人认出也没什么奇怪。
  
  想容面子矮,便由凤羽珩代答道:“这是我的三妹妹凤想容,年纪还小,有失礼之处还望公主海涵。”
  
  “不碍。”康颐笑着道:“凤大人在北界镇灾时,收留了我千周两百流民,本宫十分感激。茹嘉那孩子随千周大臣往边界平复流民时染了风寒,还得了凤大人赠的暖茶,这更是令本宫不敢忘恩。今日来到大顺京都,也给凤家的几个女儿带了些礼物。”她说着话,半转了身,从随行的侍女手中接过几样东西来。“这是四方帕子,均是由千周国宝广寒丝制成。因成匹的广寒丝都被做为贡品送往大顺,我们千周剩下来的实在是做不出太像样的东西,还望县主和三小姐不要嫌弃。”
  
  想容赶紧又是俯了俯身,总算开了口道:“谢谢长公主挂念,嫌弃二字是万万不敢当的。”
  
  凤羽珩也道:“长公主太客气了,阿珩都没备回礼,这样贵重的礼物,实在是愧不敢受啊!”
  
  “县主千万不要这样说,不过小小见面礼,若是不收,可就让本宫为难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再不收也不好,于是凤羽珩笑笑,伸手把那帕子接了过来。见凤羽珩接了,想容便也跟着接了。
  
  那康颐很是留心二人的接到帕子之后反应,在她的印象中,广寒丝与良人锦、水云锻、若耶纱以及软烟罗并称五宝,四小国但凡得了必要贡给大顺,而即便是这样,数量依然是少,听说大顺宫里的娘娘们都很难抢到,更别说是官家小姐。
  
  本以为凤家小姐能拿到广寒丝做的帕子,定会十分惊喜和开心,却没想到,帕子在手,那济安县主就像得了普通物件儿一般,完全没有任何欣喜之情。而那三小姐凤想容,也不过就是多看了两眼,并没有她预想的那般高兴。
  
  康颐诧异的同时,不由得有些尴尬,却也没表现出来,面上依然是那种得体的笑。
  
  她哪里知道,五宝这种东西对于凤羽珩来说,不过是家里压箱底的东西而已,即便是想容,这种帕子凤羽珩也送给她过,还送过一整套衣裳,新鲜劲儿虽然也有,但早不及从前了。
  
  “广寒丝极为名贵,长公主真是有心了。”凤羽珩微笑致谢,“不知长公主会在大顺逗留多久?阿珩改日登门拜访。”
  
  康颐道:“不急,本宫许是会在这边多住些日子。”
  
  “也好。”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正说着,这时,大殿上刚好一支舞结束,歌停舞止,却未见下一拨舞姬上场。
  
  有喝得正起兴的臣子大声叫嚷起来——“怎么停了?继续跳啊!”
  
  人们轰笑,因着过年,热闹就好,谁也不会觉得不妥。
  
  可歌舞就是没有再继续,等了好一会儿,突然有人发现“咦”地一声,满带着疑问。随之而来的竟是一阵悠扬的笛音,那笛音也不知是哪里得来的谱子,听起来竟带着几分异域般的神秘。
  
  凤羽珩微眯起眼,目光投射到翡翠殿门外……。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