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292章 比皇后还流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凤沉鱼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一看到侍卫围府,第一件事想的竟是“父亲该不会是摊上事了吧?”
  
  越是这么想心中就越是恐惧,身子不由自主地就往车外爬,她也不知道是想要逃跑还是想要爬进府里告诉凤瑾元逃跑,总之就是这么执着地爬着,爬着爬着,就听“扑通”一声,直接爬掉地上了。
  
  凤沉鱼摔得“嗷嗷”直叫,吓得那车夫也顾不得尊卑,就想去把她给扶起来,可手还没等碰着沉鱼衣角呢,马车上紧接着又“扑通”一声掉下来一个人。这人直接砸到沉鱼身上,直把个沉鱼给砸得眼冒金星,差点没死过去。
  
  那车夫蹲在两人跟前,不停地劝压在上头的那位:“杏儿姑娘,你要是再不快点下来,大小姐就要被你压死了啊!”
  
  杏儿哭得比沉鱼还惨呢,她也知道自己砸到大小姐了,可是动不了啊!见大小姐摔下去,她心里一急就也跟着往外爬,谁成想没爬好也栽下来了,还好巧不巧地砸到大小姐身上,天哪!她会不会被大小姐给打死?
  
  这样一想,便也有了动力,咬着牙忍着身上的疼一咕噜的从沉鱼身上滚下来。
  
  而沉鱼却也没工夫与她计较,身上的压力一去,竟是又拼命往前爬去。一直爬到领头侍卫的脚边,猛地一把扯了那侍卫的软甲,声嘶力竭地问道:“是不是父亲出事了?你们是来抄家的对不对?”
  
  那侍卫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地就要抬脚去踹人,却被那车夫一把将大腿给抱了住:“不能踢,这是咱们凤家的大小姐啊!”
  
  侍卫凌乱了,凤家大小姐?听说不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么?怎的看起来跟个恶鬼似的?还有凤家这个车夫,你又是怎么个情况?抱大腿是作甚?
  
  一时间,凤府门外侍卫成群,哭喊声乱作一团。
  
  不多时,凤瑾元终于带着凤家众人匆匆赶了出来,那被抱了腿的侍卫一见他们出来,赶紧就扯开嗓子喊了声:“凤大人!”
  
  凤瑾元一愣,这,这不是御林军的副统领仲水生么?他来干什么?
  
  “凤大人!”那仲水生十分无奈,“能否让贵府的车夫和大小姐还有这丫头先从地上起来,就这么抱着卑职实在是不妥啊!”
  
  凤瑾元这才瞅见地上这几个,不由得怒火顿生——“赶紧给我起来!吵吵嚷嚷像什么样子?”
  
  可凤沉鱼今日经了一连串的事,脑筋都有些不清楚了,一听到凤瑾元大吼,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不由得抱住头大叫起来:“不要抓我!不要抓我!是父亲犯的事,都是父亲做的,你们不能抓我!”一边喊一边嚎啕大哭,然后总算还有点良心,竟还不忘提醒凤瑾元:“父亲你快逃!快些逃啊!只要留得青山在,就不怕没柴烧!”
  
  凤瑾元脑子嗡嗡地炸起来,一把将身边的小厮推上前:“去把她给我弄进去!”
  
  小厮哪敢啊!无奈向老太太求助,老太太气得满面通红,赶紧吩咐赵嬷嬷:“快,叫人把她们抬进去。”
  
  赵嬷嬷紧着招呼了几个大力婆子上了前去,二话不说,抬起凤沉鱼和杏儿就走,就连那车夫都给架着离了开。
  
  凤沉鱼还在拼命地喊:“父亲!你不能死!你千万不能死啊!”
  
  “孽畜!”凤瑾元头顶青筋都暴了起来,又是恼怒又是绝望。这个大女儿,看来真的是不能要了。
  
  “县主。”仲水生十分尴尬,他以前就听说大门大户里的夫人小姐们一个人都狠不得多长好几个心眼儿,一眨眼就是一个计策,斗起来那叫一个精彩。可为何他今日来到这京城一等一的贵族大户,看到的却跟传说另的好几个心眼儿完全相反?凤家的大小姐……是傻子吧?他无奈地向凤羽珩求救,“卑职是奉皇上之命来保护您的。”
  
  凤羽珩早就猜到了天武帝会派人来保护她,可没想到竟然来得这么快。她还不认得这人,就准备问问,凤瑾元却先把话接了过来,主动跟她介绍道:“阿珩,这位是御林军仲副统领,皇上能把他派过来保护你,足以证明皇上对你的重视和关爱了。”
  
  凤羽珩点头,只淡淡地道:“那就有劳仲统副统领了,我的县主府就在凤府隔壁,我让黄泉带你们过去。”说着话,朝黄泉便了个眼色,黄泉立即带着仲水生去了县主府。
  
  凤瑾元和老太太这边还等着跟这仲月生再寒暄寒暄,刚才闹出那样的事,总得有个解释,却没想到人竟然被凤羽珩三两句话就给打发走了,不由得生出几分不快。可到底人家是来保护凤羽珩的,且以凤羽珩如今之势,他们最好还是不要得罪这丫头。
  
  于是在凤瑾元的招呼下,一家子人又回了牡丹院儿。
  
  凤羽珩在宫宴上的表现凤瑾元早已告知府中众人,如今别说老太太又开始对凤羽珩极尽巴结,就连一向爱挑事的韩氏都没了动静。她知道,凤羽珩现在是皇上眼前的红人,自己眼她做对那就是跟皇上做对,一眨眼就掉脑袋的事她可不干。不但不招惹凤羽珩,连沉鱼的事她都懒得理,此时此刻,这韩氏就想知道一件事:“老爷,为何四小姐没有跟着一起回来?”
  
  凤瑾元一提这个就更来气,狠狠地剜了韩氏一眼,道:“如果你肚子里怀的那个,还是跟粉黛那小贱人一样的孽障,到不如现在就弄死算了!”
  
  这话一出,别说韩氏接受不了,就连安氏都皱起了眉。
  
  当父亲的诅咒自己没出世的孩子,四小姐到底是干了什么?
  
  不过凤瑾元显然没心思去提粉黛,到是急着问起凤羽珩:“你大姐姐到底因何被责罚?”
  
  凤羽珩耸耸肩:“大姐姐扎了个娃娃诅咒贤妃娘娘,被大殿下当面发现。”
  
  “什么?”众人再次大惊,凤沉鱼疯了不成?
  
  老太太本就不对沉鱼抱什么希望,可诅咒谷贤妃可是大事,她担心的是这样的事会不会影响到凤家。于是也跟着问了句:“那贤妃娘娘除了责罚,还有没有说别的?”
  
  凤羽珩反问:“依贤妃娘娘在宫里的地位,祖母觉得这件事情是仅靠责罚就能解决的吗?”
  
  众人沉默了。
  
  “不过,放心。”她又道:“孙女已经替凤家求了情,贤妃娘娘愿意饶恕大姐姐这一回,只不过……”她看了凤瑾元一眼,“只不过真正能影响凤家前途和命运的,从来都不应该是女子,父亲才是凤家的天,您说对吧?”
  
  凤瑾元面色微沉,犹自沉思半晌,终于下了决心,跟老太太道:“待过完十五,儿子就派人把沉鱼送到京外的庵里。”
  
  老太太点点头,“也好,这样的女儿放在家里也是祸害。”
  
  两句话,决定了沉鱼的命运。虽说沉鱼平日在府里时人缘就不怎么样,但毕竟今儿是大年初一,年初一就谈这样的事情难免让人觉得有些忌讳。可再想想沉鱼刚才在府门口的那个疯样子,还大嚷着什么死不死的,这样的疯子留在家里才是会扰得家宅不宁。
  
  对于沉鱼的去留,别人到是没什么想法,只是韩氏有些微微地轻颤。她刚才就看出来了,一提到粉黛,凤瑾元脸上的怒气可不比说到沉鱼时好到哪去,现在沉鱼被决定送去庵里,那么粉黛呢?
  
  她突然就打了一个激灵,粉黛没回来,那……该不会是已经送去了吧?
  
  “老爷。”心惊之余也顾不上挨不挨骂了,她带着哭腔就又问了凤瑾元:“您到底把粉黛送到哪去了?粉黛可是绝对做不出来诅咒娘娘的事啊!”
  
  “行了!”老太太最不爱听韩氏说话,哪怕她正怀着凤家的子嗣,可不爱听就是不爱听。“沉鱼都是年后才送走,瑾元又能看粉黛怎么样!你顾好自己的肚子比什么都强,万一这个女儿不顶用,好歹也还能再生一个来给你养老!”
  
  这话说得已经极重了,韩氏一个哭腔才发了一半就被憋了回来,两手捂着肚子,默默地流泪。
  
  凤瑾元看着她,不由得心生厌烦。再往金珍那处看,虽然最是年轻貌美,可到底就是个丫鬟出身,侍候人还行,唠起磕来却完全不对盘。安氏呢,又终日里淡着个脸,看到他连个笑模样都没有。他的这些个妾室,真是越来越不得他的心,偌大一个凤府,竟找不出一个能与他说知心话的人。凤瑾元不由得有些感伤。
  
  屋里气氛一时沉闷下来,凤瑾元和老太太不吱声,低下的人就谁也不愿意多说话。人们正想着这样的僵局到底应该由谁来打破呢,就听一直挨着凤羽珩坐的凤子睿突然开了口来:“父亲接子睿回来时,不是说明日府中会有贵客到么?是哪里的贵客?”
  
  老太太一愣,“有贵客?”
  
  凤瑾元轻咳了两声,这才道:“是这样,今年千周国来我朝觐见的使臣是康颐长公主和茹嘉小公主,我准备明日在凤府设宴,邀两位公主过府一聚。”
  
  “这……”老太太有点儿迷糊,“千周的公主啊?”
  
  凤瑾元点头,“没错。”
  
  韩氏紧着说了句:“她上咱们府上来做什么?”
  
  老太太猛地拿权仗一敲地面:“一个妾室,府里来哪位客人哪里由得你插嘴?能够于府中接待使臣乃我凤家之幸,明日的席面儿我可得亲自盯着!”
  
  当天晚上,凤瑾元没去任何一个妾室的屋里,他也不怎么的,竟对宠幸这些妾室突然就没了兴趣,哪怕金珍那边让满喜来请过三次,他都一点移步的念头也没有。
  
  犹自在书屋里踱步直至深夜,终于,身后发现轻微的响动,一名暗卫于他面前出现。
  
  他回过身问道:“可有打探出结果?”
  
  暗卫点头:“回禀主子,二小姐的同生轩除去一百名御林军把守之外,还有多名暗卫,其中皇上派来的有六人,九殿下派来的有九人,七殿下派来的有五人。”
  
  凤瑾元倒吸了一口冷气,保护皇后也没有如此大动干戈啊!
  
  “另外。”那暗卫又道,“三殿下那边传了信来。”他将一封手书递了上去。
  
  凤瑾元赶紧接过来,打开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玄天夜居然让他去偷制钢术?。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