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01章 你真是猪狗不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身边的康颐有些心惊,她早听说凤家的二小姐是个厉害角色,却没想到竟厉害到可以把凤瑾元逼到这种地步。[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父亲听着,如果有人想杀阿珩,阿珩可以不必倚靠家族出手,自己报了仇去。但若有人胆敢伤害子睿,即便他是天王老子,凤家也必须给我出面把他的脑袋拧下来,这是你身为一个父亲最基本的良心。放任歹人杀害亲子,却因利益而置之不理,那便是虎狼猪狗都做不出来的事。父亲,三思。”

凤瑾元又怒又怕,凤羽珩这是明目张胆地在说他猪狗不如,可他怎么分辨?这话要是辨了,那他就必须把沈家彻底踩死。或是不辨,那便是承认自己连为亲生儿子出头的心都没有,真真猪狗不如。

一刹间,凤瑾元的额上生生逼出两滴汗来。

却在这时,手臂突然一紧,一只柔荑带着几许温柔又带着万分坚定地握了上来。

他偏头去看,竟是康颐。

“保护子女是人之天性,为人父母,当子女遭遇危险时,便是奋不顾身飞蛾扑火,也要救子女于危难之中。更何况,区区外戚,凤大人--”她微微摇头,一字一句地道:“不怕。”

一句“不怕”,凤瑾元像是得到了承诺一般,心中突然又升起几许希望来。

沈家,那个他又恨又难以彻底割斩断的家族,此刻与康颐的承诺比起来,早已变得微不足道。

他点点头,道:“你说得对。”再转向凤羽珩,腰板也挺起来了,说话底气了足了--“为人父母,保护子女是天性。不管是你或是子睿,有人胆敢伤害,便是我凤瑾元的仇人。”

凤羽珩看着这个像是被康颐灌了鸡血的父亲,突然就意识到,怕是这个康颐要比自己想像中还难对付。一个能帮助年少弟弟登上皇位的女人,不知会给凤家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好。”她盯着凤瑾元狠狠地道:“愿父亲记住今日所言,来日若凤家子女再遭迫害,希望父亲都能做如所说,为我们讨回公道。”

“这是自然。”凤瑾元已经不再害怕,只是不愿去看沉鱼,只问那许竟源:“许大人,对于谋害我凤家子嗣之人,本相绝不姑息!不论外戚与否,请许大人公事公办!严惩不待!”

许竟源点了点头,“凤相果然嫉恶如仇,能做凤家儿女,真是福气!”这话说得简直打脸,凤瑾元有些心虚,却听那许竟源又道:“因此案涉及本朝正一品大员,又涉及济安县主,下官万万不敢怠慢,一经查明立即进宫回禀了皇上。就在昨日夜里,皇上已经下令对沈家下达通缉抄斩之令,即日起,沈家九族已经是大顺通缉的要犯了。”

“你说什么?”沉鱼终于沉不住气了,一步上前,死抓着那许竟源的胳膊:“你再说一遍,皇上要对沈家做什么?”

凤瑾元怒--“放肆!这成何体统,还不把你的手拿开!”

沉鱼一怔,下意识地把手移了开去,却还是急声问道:“你快说,沈家怎么了?”

许竟源面色如常,清清楚楚地又给她说了一遍:“圣上有命,沈家谋害济安县主,谋害圣上师弟,伤及当朝丞相长女,抄家,灭九族。”

扑通!

沉鱼一下跌坐在地。

灭九族!她此刻想的是,自己到底算不算在九族之内?

凤羽珩太了解沉鱼了,看她那一脸惊恐的样子,哪里是在可怜沈家人,分明就是在算计自己有没有事。于是开了口,冷声道:“大姐姐放心,你入的是凤家族谱,跟沈家没一文钱关系。”

沉鱼一听这话,明显的松了口气,这才顾得上去哭沈家。

看着她坐在地上一直哭,许竟源十分不解,“凤大小姐,请恕在下说句不该说的话,纵是那沈家与您有亲,但既然对方已生杀心,大小姐自是不必再顾念这份亲情的。皇上也说了,沈家族人一旦发现,无需押送进京,可就地正法,只需将头颅提到京中复命即可。”

凤瑾元心头大骇,皇上竟生了这么大的气,这……

他将头转向凤羽珩,一瞬间就明白了,这是在保护凤羽珩了。虽说沈家在除去凤羽珩这件事上,多次出手却没有一次成功的,但对于皇家来说始终是个祸害。现在的凤羽珩等于说是国宝,谁与她过意不去,那便是与整个大顺过意不去。他在这种时候必须要立场坚定,不管有没有康颐的支持,他都不能再保沈家了。

想通这一点,凤瑾元立即表明立场:“皇上圣明!沈家,该诛!”

许竟源离开时是凤羽珩亲自送出去的,做为高官,凤瑾元去送自是不合适,康颐更没有道理去送,老太太是长辈,就只有凤羽珩最合适。

两人行到府门前,那许竟源随后接过小厮递过来的马鞭,没着急上马,到是回身朝着凤羽珩浅行一礼:“许某能有今日,多亏县主与七殿下提携,请县主放心,许某定尽全力护好京中百姓平安,也必护县主平安。”

凤羽珩点头,“多谢许大人,沈家一事还需许大人再上些心,旁人且不说,那沈老三沈万良的脑袋,本县主是一定得要的。”说着,自袖中掏出一张折成小方型的银票递了过去,“许大人用心办法,七殿下与九殿下定不会忘了您。”

许竟源也没客气,将那银票接了过来,再道:“过年了,许某谢谢县主打赏年礼。外头风大寒凉,县主快些回去吧,那边的事许某必会好好盯着。”他说完话,翻身上马,扬鞭而去。

凤羽珩再回来时,凤家人已经回到花厅。沉鱼被人扶着坐在康颐身边,茹嘉站在一旁正有些不耐烦地道:“你把他们当舅舅,可是人家要杀你。你说你这哭哭啼啼的是哭谁呢?”

康颐喝斥她:“住口。”

“我没说错。”茹嘉不干了,“如果是皇舅舅要杀我,那他就该死,茹嘉才不会为他哭!一切想要杀害自己的人,都不是好人!”

啪啪啪!三下击掌声音,只听凤羽珩边往里面走边道:“茹嘉公主真性情,令人钦佩。”

她到是由衷地在夸这茹嘉,虽说这话听起来是任性了些,但道理就是这样。人命大过天,没有人有权利去取其它人的性命,胆敢伤及自己和亲人性命的人,何止不是好人,简直该诛。

这两人的话到也没有人不同意,凤家对沈家本就恨之入骨,只是从前沈家抓到了凤瑾元的弱点,一到关键时刻就“砰”地一下把银子狠砸过来,次次都能命中。

可如今,凤瑾元似乎更奢望于寻找更大的靠山,沈家在那更大的靠山面前,已然变成了废弃之子。所以,对于茹嘉的话他到也表示赞同,并且也对沉鱼道:“记住,你是凤家的女儿,从今往后凤家与沈家再没半点关系。”

沉鱼也不应声,不摇头也不点头,还一个劲儿地哭泣。

凤羽珩笑道:“看来大姐姐是随了父亲的心性,极为重情重义。但大姐姐请记住,你是庶女,沈氏是凤家的妾,妾室的娘家可是连外戚都算不上的,你现在这样子为沈家伤心难过,可是要放弃凤家庶小姐的身份,去与沈家共患难?这个患难是抄家灭族,你可要想好了。”

凤沉鱼一个抽气没抽明白,直接就把自己给卡那儿了。抄家灭族四个字吓得她面色惨白,后面涌上来的眼泪就含在眼圈儿里,被她一咬牙,生生逼了回去。

对,不能哭,沈家已是死路一条,她在这种时候绝不能跟沈家扯上任何关系。

想通之后,立即收了眼泪,赶紧就对凤瑾元道:“女儿刚刚只是头上的伤口又疼了,是因为疼痛而哭,与沈家没有办点关系。”再想想,竟破釜沉舟般又补了句:“女儿知道沈家三老爷藏身的几处窝点,待家宴过后会亲自往衙门走一趟,向京兆尹大人如实禀告,也算做……是我凤家的态度。”

凤瑾元一听这话连连点头,就连老太太都禁不住夸她一句:“这才算懂事。”

见沉鱼不哭了,凤瑾元赶紧就张罗着大家继续再用一些,一连发生两起事故,桌上的菜除了凤羽珩不管不顾地吃了一些,其它人都还没怎么动筷呢。

老太太有些不好意思,“菜都凉了,叫厨下重新做吧!”

凤瑾元点头,正要吩咐下人去重做,康颐却又一把将他给拉了住:“不必,千周比大顺要冷上数倍,饭菜上桌最多吃个三四口就要冷掉,咱们早就习惯的,不要再麻烦下人,一来大家都不容易,二来也实在太浪费了。凤府家大业大,虽说不在乎这一桌饭菜,但勤俭便是从小事做起的,不然,纵是有再厚的家底,总也有花完的一天。”

老太太越听越觉得这千周的长公主教养实在是太好了,说话大方得体,又那么明通事理,为人也谦和,怎么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呢?

而凤瑾元却根本没听进去这些,他的心思全都在康颐此刻又放在他胳膊处的那只手上。虽然隔着厚厚的冬衣,他却依然能感受到康颐指尖传来的温度。他觉得自己的心开始剧烈跳动起来,这种感觉无论是当年娶姚氏,纳沈氏、安氏、韩氏亦或是金珍时,都不曾出现过的。

凤瑾元这一生曾有两妻,一姚一沈,却是一个为权,一个为财,小妾皆为色。如今突然一个权财色皆备且又皆在巅峰的康颐出现在他的面前,那颗从未真正动过的真心,突然就复活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