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05章 好久不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再建一个大汉朝 
84_84041茹嘉的话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几人从座位上站起也往门口走去,待出了口时,茹嘉已经朝着街对面走过去了。
  
  对面是个馄饨摊,就见茹嘉走到一个正在吃馄饨的男人面前,用力一拍他的肩,大声道:“丢不丢人?没吃过馄饨是怎么着?大过年的还跑街边儿来吃,真是个土孢子。”
  
  凤羽珩往那处一看,就见那宗隋皇子李坤正抱着馄饨碗喝汤呢。茹嘉拍的这么一下子把他吓了一跳,差点把碗都给扔了。
  
  康颐无奈地叹了一声,一边走上前一边道:“茹嘉,不得无礼。”而后又亲自向那李坤道歉:“这孩子不懂事,殿下可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
  
  李坤到没觉得怎样,大大方方地把碗放下来,起身跟康颐回了个礼道:“不妨事。”然后又看了眼茹嘉,不解地问:“本王吃碗馄饨,有什么可丢人的?”
  
  茹嘉翻了个白眼,“宗隋没有馄饨吗?你好歹是个皇子,就算是臣国,也得拿出个气势来,别凭白的把宗隋的脸面都给丢光了。”
  
  李坤脸色不太好看了,再看康颐又是一脸无奈地跟他说:“请殿下万万不要跟小孩子计较。”这话一说他就更来气,茹嘉都过了及笄之年,已经可以嫁人,怎么就还是小孩子了?
  
  可人家毕竟有娘亲伴在身边,硬说成是小孩子不懂事,他难道还真要计较不成。这李坤生了个闷气,干脆不理那娘俩,自顾地跟凤羽珩说起话来:“没想到小王吃碗馄饨也能碰到县主,想来也是缘份,小王这厢有礼了。”
  
  凤羽珩笑着还了个礼道:“百草堂门前这家的馄饨的确是味道甚好,我与御王殿下也经常会过来吃,天歌郡主也来过几次。”一句话,点明大顺的王爷郡主也会过来,怎么吃个馄饨就丢人了?
  
  茹嘉听出她话里意思是在帮着李坤,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瞪了凤羽珩一眼,小声嘀咕了句:“吃里扒外。”
  
  这话让李坤听到了,不由得愣了下,问道:“什么里外?大家都是臣国使臣,怎的县主也你就近一些,与本王就远一些?”
  
  凤羽珩主动为他解惑:“因为两位公主如今就住在凤府,许是公主认为她们是凤家人吧。”
  
  “哦!”李坤点点头,“原来如此。”
  
  康颐和茹嘉被她堵得两头没话,如果否认自己是凤家人,那么以后这就是个话柄,总会被人拿出来说事。如果承认,那她们成什么了?
  
  纵是康颐也有几分尴尬,只能又斥起茹嘉来,说她不懂事。
  
  李坤这时却又对凤羽珩道:“小王昨日往京郊的普渡寺去了趟,求了一尊镇宅的玉龟,由普渡寺主持亲自开光加持过,可保家宅宁合,出入平安。本还想着改日亲自往县主府去拜访县主一番,既然今日得见,就把这年记先送了也好。”说着,吩咐身边随从:“回驿馆去,吩咐下人把玉龟送到县主府。”
  
  那随从应声而去,凤羽珩赶紧致谢道:“四殿下有心了,既如此,阿珩便也不推拖,近日家中繁杂事多,刚好缺一镇宅之宝。”说完,又看着凤瑾元道:“女儿想把殿下送的镇宅玉龟就摆在凤府的前厅,以求家宅宁合,父亲不会介意吧?”
  
  凤瑾元下意识地就瞅了眼康颐,她奇怪地问:“父亲,女儿在问您咱们自己家的事,您看长公主做什么?长公主不过是来家中做客,早晚是要回到千周去的。”
  
  “咳咳!”凤瑾元尴尬地轻咳两声,“既是送你的礼物,你摆在县主府便好。”
  
  “父亲!”她眨眨眼,“您没听殿下说那是保家宅宁合之物么?女儿还没出嫁,所谓家宅,对女儿来说便只有凤府,当然是要摆在凤府的前厅。”说完,目光突然一凛——“难不成,父亲认为凤府不是女儿的家?那好,女儿今日回去就命人把柳园的那个小门给填了,以后凤府的人往同生轩去一律走县主府的大门,父亲若是想要进来,请派人先递名贴。”
  
  “你……”凤瑾元脸都挂不住了,憋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说,突然就想起康颐的话,于是赶紧就学了过来——“小孩子不懂事,口没遮拦的,长公主别往心里去。”
  
  康颐很配合地回他:“家家的孩子都这样,茹嘉也是一样调皮。”
  
  凤羽珩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合的就觉是甚是有趣,巴巴的又问了句:“那父亲是想放玉龟镇宅,还是想让女儿堵墙?”
  
  凤瑾元道:“你是凤家的女儿,要镇也是镇我凤府,东西送到之后就摆在前厅吧。”
  
  凤羽珩笑道:“多谢父亲,女儿会记得每月初一十五都过去给玉龟上香,求玉龟保我家宅宁合。”
  
  李坤看着这一幕,心里头不停地夸赞着凤羽珩,只道这济安县主不但神勇,心智竟也是聪慧惊人。再看看康颐,不由得暗里思量起来。一个千周的长公主,放着驿馆不住,为何要跑到大顺官员家里去?这里面只怕是有了猫腻。
  
  这李坤性情直爽,但却一点都不傻。任何一个大浪淘沙剩下来的皇子没有一个是笨,更何况他还能被宗隋皇帝派到大顺来觐献岁贡,更可见其在宗隋地位很不一般。
  
  他想了想,眼珠一转,拱手对凤瑾元道:“千周长公主既然已到凤府拜访,那小王自然也不能落在后头,不知凤大人明日是否有空,可否让小王登门拜访?”
  
  凤瑾元对这李坤没什么好印象,一来是因为宗隋整了个破铁精,让大顺惦记了一百多年;二来,今日他被凤羽珩说得没脸,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这李坤突然说要送什么玉龟用来镇宅。凤瑾元的脑子是够用的,李坤一听说康颐和茹嘉住进凤府,马上就说要送个玉龟镇宅,这是什么意思?给谁话听呢?
  
  他心里憋了怒火,再看康颐,虽然表情依然大方得体,但他就是能从那样一张平淡的脸上看出一丝委屈来。
  
  凤瑾元心疼康颐,不由得对这李坤更是厌烦了几分,干脆地道:“府上近日事务繁忙,怕是招待不周,若是明年宗隋来我大顺朝贡之人还是殿下,界时本相再请殿下到府上坐坐。”
  
  一点儿面子也没给的,凤瑾元拒绝了李坤。凤羽珩心里就笑,以前总听人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可她这位父亲别说船了,连只船桨都撑不下。
  
  眼看着李坤面色不太好,有些下不来台,她赶紧把话接了过来:“殿下别介意,这不两位千周的公主住在府上么,家中的确事务繁杂。不如这样,阿珩替御王殿下请您到御王府一叙如何?”
  
  一听这话,那李坤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突然又被吹鼓了一样,马上就兴奋起来,开心地道:“县主所言属实?御王殿下他……会同意吗?”
  
  凤羽珩的这个邀请对于李坤来说十分意外,他想到凤府去不过是因为千周的公主去了,他觉得同样做为使臣,自己也不能甘居人后,可凤瑾元毫不犹豫的拒绝却令他着实尴尬。但是没想到,凤家去不成,换来的竟是济安县主以御王府名义发起的相邀。
  
  凤羽珩跟玄天冥的关系他是知道的,九皇子玄天冥在大顺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他也是有所了解的。他临来时也想过与大顺的皇子结交一番,但因为大顺皇子各成党派,他不管结交了谁,都避免不了将来的党派之争。可九皇子不一样,虽然外界传说九皇子腿废身残,他却总觉得这里面的事并没有传言中的那样简单。
  
  更何况,还有凤羽珩啊!这位济安县主掌握着神秘的制钢之术,那样飒爽利落地斩断了他的铁精,早就在李坤心中有了不同的意义。
  
  凤羽珩观察着这李坤目光中可见的几番变化,将他的心思也琢磨了**不离十。她对李坤点头,“本县主亲自相邀,御王殿下自然是同意的。”
  
  “好!”李坤双目发亮,朗声大笑起来,“那就请县主定个日子,小王定提礼上门。”
  
  凤羽珩笑笑,“我做事一向不拖,既然有了话儿,那便明日吧!”
  
  “小王多谢县主成全!”李坤拱手施礼,话真心诚。
  
  而那原本先开口拒绝的凤瑾元却突然开始后悔,李坤到底是一国皇子,既然能来大顺,那就说明他是代表得了宗隋的。如今人家主动开口想要结交,自己却给拒绝了,一转身就把人推进了御王府里,绝佳的邦交机会让给了别人,他的脑袋刚才是抽了么?
  
  不只凤瑾元,就连康颐对于李坤与御王及凤羽珩的相交也十分介意。宗隋的铁精纵是敌不过大顺的新钢,可对于她们这些还在用着生铁的小国来说,却仍然是一大威胁。大顺的新钢是自己用的,绝不可能给它国分享,她凭什么就觉得不敌新钢的铁精就不再需要被顾及了呢?
  
  两人这一番心思一起,立即迅速地对视一眼。
  
  凤瑾元从康颐的目光中看出心意,赶紧就开了口又对那李绅说:“适才是本相思虑不周,纵是家中事务再过繁杂,也该将殿下的来访摆在第一位才是。殿下莫怪,咱们一切照旧可好?”
  
  李坤这一次却摇头了,他说:“小王不过臣国皇子,怎敢如此叨扰大顺丞相,若明年我宗隋来大顺朝贡之人还是小王,再登门拜访吧!”说完,再不理凤瑾元,冲着凤羽珩道:“小王的馄饨也吃完了,这就回去准备准备,县主,告辞!”
  
  谁知,他这话音才刚落,人还不等抬步离去呢,这时,就听远处有一阵马蹄传来,有远及近,跟瞅着就奔着这馄饨摊来了,速度却丝毫不减。
  
  康颐“啊”地一声,看着直冲过来的马匹吓得失了魂。凤瑾元到也不含糊,一手一个,直接把茹嘉和康颐给搂入怀中,步步后退,堪堪将那疯马躲过。
  
  李坤下意识地就要伸手去抓凤羽珩,可偏头一看,却见她正直视着那冲过来的马匹,微扬着下巴就立在原地,一点要逃的意思都没有。而那疯马却也在骑马人的操控之下,在距离凤羽珩仅仅半步远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
  
  马上之人看着凤羽珩,冷声道:“济安县主,好久不见。”。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