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08章 老子有仇当场就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她本来还对凤羽珩往锦福园儿送了十个丫头有些不满,还没想好怎么表达自己的满,凤羽珩那种同情的目光就让她心里打了颤。
  
  “祖母。”终于,凤羽珩开口说话了,可也只这一句,紧接着就是一声叹息:“唉!”
  
  老太太忍不住了,“这到底是怎么了?阿珩,我瞧着你的脸色也有些白,是不是没休息好?”
  
  凤羽珩摇摇头:“不是,阿珩睡得很好,只是昨日受了惊,心里总是颤得慌。”
  
  “受惊?”老太太心思一转,便想到康颐摔倒的事,赶紧又道:“是啊,长公主突然摔倒,连我听着都受了惊吓,更何况你是亲眼看到的。”
  
  “啊?”凤羽珩一愣,随即道:“长公主摔倒固然是意外,但让孙女受惊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老太太不解,“还有什么事?”
  
  凤羽珩答:“昨日在百草堂门前,有一匹疯马奔着我们直冲过来,当时情况十分危急,父亲当机立断揽住了两位公主,只剩孙女一人对着那疯马,直到马蹄都扬起来了,好在骑马之人收了势,孙女这才幸免于难。若是那人再晚一步勒马,孙女……就要被马踏而亡了。”
  
  “什么?”老太太大惊,“还有这等事?”
  
  康颐听着凤羽珩的话就有些尴尬,当时凤瑾元的确是只护住了她跟茹嘉,对凤羽珩是管都没管。
  
  “祖母不必担心,孙女如今好好的在这里呢,没事。就是一想起来就后怕,那马蹄子都快够着孙女的鼻尖儿了,孙女死了事小,可若耽误了大顺制钢,那事可就大了。祖母,您说呢?”
  
  她一提到这个事,老太太也觉得凤瑾元的做法实在是有些过份。就算他不救自己的女儿,但他怎么也不想想这女儿如今对于大顺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份量?
  
  “哼!”老太太看了一眼康颐,面色也不太好看,再对凤羽珩道:“你父亲实在是糊涂,这个事祖母定会为你做主。”
  
  凤羽珩赶紧起身行礼,“阿珩多谢祖母疼惜,说起来,昨天幸好是我,阿珩身子灵巧些,自己也能堪堪躲上一躲,这若是换了祖母……”说着话,又是那种同情的目光递过去,“祖母对父亲可是有生养之恩,父亲若是不救,您该多伤心啊!”
  
  老太太这才明白何以凤羽珩会对她心生同情,对啊!如果换作是她,凤瑾元到底会不会救?
  
  眼瞅着老太太的神色不对,康颐心里微惊,赶紧就开口道:“昨日事发突然,刚好本宫与茹嘉就在凤大人身边,这才得了照拂,凤大人一向更多念及亲情,就像昨日下马车时,他还是最先去扶着县主的。”
  
  “是啊。”凤羽珩轻叹了声,“下马车时路实在太滑,父亲本来已经站到公主的车驾下首,是我太害怕,这才跟父亲说是担心摔伤了影响制钢,这才把父亲给叫了回来。”她一边说一边看向老太太,“祖母也不必多虑,想来,女儿跟母亲的份量在父亲心里是不一样的,若换了祖母,父亲定不会让您受这般惊讶。”她说完,又冲着老太太俯了俯身,“阿珩今日与御王殿下还有宗隋国的四皇子有约,就先告辞了。”
  
  她行完礼,转身离去,再不回头。
  
  一屋子人都在回味刚才凤羽珩的话,沉鱼和想容还坐在边上呢,两人不由得齐齐看向康颐,心里也翻腾着,不是个滋味。
  
  凤羽珩去了御王府后,一直在里面待到用过午膳,再出来时,却是跟着玄天冥一起进了宫,那宗隋的四皇子亦是心情大好地回了驿馆。
  
  千周的探子将这些消息传康颐这边时,康颐再一次深深地后悔昨日失去了邀请李坤来凤府坐客的机会。跟宗隋比起来,她千周可是连铁精都没有啊!
  
  这一整个下午凤羽珩都在皇宫里,谁也不知道她与玄天冥都跟皇上谈了些什么,凤家人只看到一堆一堆的东西由宫女太监抬进了府门,然后有位女官告诉凤瑾元和老太太:“皇上听说昨日县主受了惊,十分恼火,这些东西是送来给县主压惊的。另外皇上还说了,请凤大人初七上朝时记得解释一下,缘何在那样危难之时居然不救县主?”
  
  那女官传完话,放下东西就走了,凤家人面面相觑,老太太看了凤瑾元一眼,权仗狠狠地往地面上戳了一下,什么都没说,由赵嬷嬷扶着回去了。
  
  康颐站在原地,心思翻转,再用余光去看凤瑾元,只觉他的面上也浮了一层悔意。康颐心头微动,不由得上了前去,面带愧色地道:“都是康颐给凤相惹了祸,我们还是搬回驿馆去吧!”
  
  凤瑾元一听这话马上就摇了头,“此事与你们无关,是本相思虑不周,当时只想着千万不能让两位公主受伤,到是忘了她手里握着制钢术。”
  
  “可到底都是康颐的错,如今皇上这般表态,凤大人可该如何应对?”
  
  凤瑾元摆摆手,“无妨,长公主请放心,这件事情本相自有打算。其实……”他顿了顿,将声音压低了些,却又不失真诚地道:“如何再有一次危急,瑾元救的还会是你。”
  
  康颐心底一颤,脸颊一下就红了去,就连茹嘉听了也跟着高兴起来,干脆地挽抱住凤瑾元的胳膊,小声说:“如果父亲还在,应该也会像凤伯伯这般疼爱茹嘉吧?”
  
  康颐不由得愁绪泛上眉心,凤瑾元也不怎么想的,竟抬了手去往她眉心处轻抚了去,一下一下的,直将褶皱抚平。
  
  凤羽珩是在晚饭前回的凤府,才一进府就直奔牡丹院儿的前厅,何忠在身后忙不迭地跟着道:“下午宫里来人给二小姐送了好些个东西,老爷已经吩咐人送到同生轩那边了。”
  
  “知道了。”她边走边道:“我去看看那只玉龟。”
  
  一听她说要看玉龟,何忠赶忙又道:“就摆在牡丹院儿的前厅,二小姐进去就能看到。”
  
  “恩。”她摆了摆手,“你自去忙,不必跟着我。”
  
  何忠依言退下,凤羽珩带着清玉进了前厅,一只脚刚跨过门槛,就见那茹嘉正站在前厅指着玉龟对一众下人说:“这东西摆在这里难看死了,你们赶紧把它挪走。”
  
  一个小丫头为难地道:“回禀公主,摆在这里是二小姐的意思,老爷也是答应了的。”
  
  “什么二小姐,本公主现在说这东西摆这里不好看,你就得给我搬走!听到没有?还愣着干什么?”
  
  凤家的下人在这件事情上到是意见很统一的,不懂茹嘉怎么大呼小叫,就是没有一个人听她的话。就在茹嘉又要开口叫骂时,一个丫头突然往门口看了一眼,然后俯了俯身,道:“奴婢见过二小姐。”
  
  茹嘉一愣,回过身来,正好看到凤羽珩带着丫头步步走近,直到距离自己三步远的地方停住脚来。
  
  凤羽珩那张脸冷得让茹嘉都直打哆嗦,可她说出来的话却比这张脸还要更冷上几分——“茹嘉公主,这里到底是你家还是我家?”
  
  茹嘉气得干瞪眼,却也是哑口无言。
  
  凤羽珩再道:“明日本县主会亲笔手书一封,并请人八百里加急送到千周去,就说千皇帝的龙椅摆得位置不合我意,请他换个方向。”
  
  “凤羽珩你有病吧?”茹嘉几乎气疯了,“你管的是不是太宽了?我们千周的龙椅怎么摆,何事?”
  
  凤羽珩点了点头,“是不关本县主的事,所以,这位公主,我们凤家的东西怎么摆,又与你有什么关系?你到底清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你……”茹嘉指着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可凤羽珩旁边的清玉却开口了:“公主,用一根手指指着别人是很不礼貌的事情,难不成千周皇室连这样的规矩都没有教给您?”
  
  “你又是什么东西?”凤羽珩她不敢破口大骂,但对清玉却一点都不留情,“下贱胚子,主子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说着,就想学昨日凤羽珩打她的下人那般也甩两个耳刮子上去,可手都扬起来了,却被人一把就给抓了住。
  
  就听凤羽珩道:“这一巴掌你只要敢落,本县主立即进宫回禀父皇,就说千周使臣在大顺官员家中动武,意图挑起两国纷争。”
  
  茹嘉被她吓得一下就把手给缩了回来,她就想不明白了,“后院儿女人打架怎么就扯到两国纷争?凤羽珩你少在那里危言耸听!”
  
  凤羽珩却认真地告诉她:“如果是我的姐妹们与我争吵,那自然是算是内院争斗,可你是千周的公主,想想自己的身份,也想想大顺与千周的关系。你若以这样的身份想来做我凤家的主,那本县主不介意去做一做你们千周的主。”
  
  茹嘉被她气得心里那个憋屈,不甘地道:“我是客人,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说话?”
  
  凤羽珩失笑,“我这人一向讨厌绕弯子,没工夫跟你们一句一句地耍心机,一般来说,有仇我当场就报同,多留一天,我就睡不好觉。”说完,立即吩咐屋里的下人:“把玉龟给我看好了,这可是宗隋皇子送来的镇宅宝物,如果有人胆随意妄动,那便是对宗隋国不敬。想想宗隋的铁精吧!真不明白有些人为何觉得大顺有了新钢她们就可以不怕宗隋的铁精,新钢是大顺的,跟别人又有什么关系?”
  
  她扔下这话,转身就走,茹嘉留在原地,就觉得自己好像被一盘冰水给浇灌过似的,寒意从头到脚,把她给凉了个彻底。
  
  有丫头问她:“公主可还有别的吩咐?”
  
  她二话没说,抬腿就往锦福院儿跑,她得问问母亲,这座凤府,到底还能不能待了。
  
  可刚回了锦福院儿,却发现院门口站着四个小厮,两人一边,把个月亮门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