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氏“嗷”地一声惨叫,也不管老太太在府里身份地位了,张口就吼道:“你打我干什么?”
  
  老太太气得直哆嗦,“把你的嘴给我闭上!”
  
  周夫人却摇摇头,扬声道:“看来凤大人很擅长揣摩圣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妄揣。”
  
  凤瑾元一个头两个大,心里对沈氏的厌烦上升到了极点。
  
  “夫人。”凤羽珩把话接过来,“阿珩相信父亲,定不会做那妄揣圣意之事。其实这些也算是凤府的私事,阿珩如今的母亲在多年以前曾对凤家有过大恩,而我父亲又是极重情重义之人,想来这一切……都是父亲的个人感情问题吧。”
  
  凤瑾元双手握拳,他怎么这么不爱听凤羽珩嘴里的“重情重义”这四个字呢?这么一说,岂不是把他宠妾灭妻之事坐了实?
  
  “阿珩休得胡言。”他出言提醒。
  
  凤羽珩一愣,赶紧俯身下拜,“是阿珩误会父亲了。那……父亲难道真的是妄揣……”
  
  “为父什么时候妄揣了?”凤瑾元各种不理解,怎么今天就说不明白话呢?
  
  “行了。”周夫人打断了凤家人的交谈,“老身只是来向凤府下聘的,至于这些私人聘礼要由凤二小姐个人收着的事,真真是御王殿下特意吩咐过的,如果夫人要讲规矩,那就请跟御王殿下去讲。”她笑笑,“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御王殿下从小到大什么时候讲过规矩?”
  
  周夫人直了直身子,朗声继续道:“王爷三岁那年,爬上龙椅抱着玉玺玩儿了一下午,最后摔坏了一个角;九岁那年,一脚踢死番邦进贡来的烈马;十二岁因云妃娘娘被宠妃排挤,他一鞭子将那宠妃抽死,皇上只问了那鞭子有没有伤到殿下;十五岁生日皇上宴请群臣,御王坐主座皇上都甘居下手;再往近了说,三年前,定安异姓王家里的独女看上了殿下,定安王亲自求皇上指婚,咱们王爷不乐意,一把火烧了那定安王府;恩,就在昨日,殿下回京,进宫时御林军中有一将士盯着他的伤腿看了许久,王爷扬起鞭子当场杀了三十一人。这位夫人,您还要与我家王爷讲规矩?”
  
  沈氏听得脸都白了,凤瑾元也想起今早上朝时听人议论起昨日宫中血案,据说皇上丝毫未责怪御王。
  
  凤家人冷汗呼呼的往下飚,只道这位九皇子御王殿下哪里是不讲规矩,这分明就是荒唐,太荒唐了。
  
  粉黛的脑子里几乎立时就浮现凤羽珩嫁过去后凄惨的生活,不由得心里平衡又回复了一些。
  
  而凤羽珩听了却听觉有趣,抿起小嘴含蓄地笑着。
  
  周夫人见了她这小模样甚是欢喜,早在来之前就听白泽讲过在西北深山里曾见过这位凤二小姐的事。起初她还不太相信小小年纪一个凤羽珩竟可以得到向来傲气冲天的白泽如此高度评价,如今看来,不卑不亢,不哀不喜,心明眼亮,最重要是通过她的几番话语,已经摆明了与凤府界线分明。恩,她心下点头,这样的丫头才配九皇子下了这番重聘。
  
  周夫人的话让沈氏一阵后怕,她只是贪财,并不是不惜命。怎么就忘了,那御王殿下是九皇子啊!是当今圣上数位皇子中最任性、最不按常理出牌,也最得皇上宠爱的一个。谁告诉她九皇子断了腿就失宠的?她怎么就能认为皇上不再提立太子一事就是不再宠九皇子了呢?
  
  而与此同时,凤瑾元的想法也与沈氏不谋而合,只是他想得比沈氏更多一层——当年是谁告诉他皇上贬了姚家他凤家就必须要贬了姚氏呢?
  
  这边夫妻二人心下几番思量,另一边,凤羽珩却觉得这场戏还没到最巅峰的一刻,她得再加把火。
  
  低头看了看手里捧着的盒子,面上瞬间浮上了一层为难之色,往周夫人近前走了两步,小心翼翼地说:“夫人,这些银票给了阿珩,那阿珩是不是就可以自行支配?”
  
  周夫人点头,“这是自然。”
  
  凤羽珩松了口气,“太好了,那阿珩就可以用这些银票给府里的亲人做几身好点的衣裳,再给大厨房里添些好的食材。”
  
  今早在舒雅园见识过凤羽珩要衣服决心的众人齐齐抚额。
  
  周夫人不解:“为何要给大家做衣裳?”再打量一遍凤羽珩这一身十分不合体的旧装,周夫人的面色又不好看了。
  
  凤羽珩解释说:“实不相瞒,虽然父亲是当朝的左相大人,虽然咱们凤府看起来很气派,但实际上挺穷的。昨日姚姨娘带着阿珩和弟弟回府,父亲特地说了要按着姨娘的份例安顿我们,可是送到我们那边的衣裳,一件掉色,一件纱料硬得像刀片,还有一件衣领子也很是扎磨人,实在没办法穿。今早阿珩看到母亲身边的一等丫鬟也穿着褪色的衣裳,恩,还有,不怕夫人笑话,我那柳园已经吃了两顿大厨房里食材的边角余料了。想来府里经济八成是已经捉襟见肘,不然断不会如此待我们。阿珩做为凤府的女儿,手里有了些银两,自然是要补贴一下的。”
  
  这一番话将沈氏的脸打得那是啪啪的响啊!
  
  人家父亲明明说了按姨娘份例安顿,可你这个当家主母却给人穿那种衣裳?还让吃边角料?
  
  凤府人一个个低下头去,不管凤羽珩说的是谁,她们都觉得脸上无光。
  
  沈氏到没觉得不好意思,只是有些担心这个连凤瑾元和老太太都俱怕的周夫人会不会降罪于他,如果御王府的人都跟御王爷那般任性,她岂不是要倒大霉?
  
  然而,这一次她真是想多了,周夫人并没那个闲心掺合大宅院儿里争来斗去的破事儿,之前已经点过凤瑾元,如果他够聪明,就不会顶着风再为难凤羽珩娘仨。人家只是顺着凤羽珩的话往下唠--“凤二小姐真是菩萨心肠,放心,京城最有名的布庄是咱们御王府产业,既然二小姐有话,那明日老身便会派人来为凤府各位主子量体裁衣,每人送一套衣裳。”
  
  她说完,又冲着唱礼单的大太监扬了扬手。
  
  凤府人一见这架势,又是集体一哆嗦。她们此时此刻最怕的就是周夫人跟那大太监之间有交流,因为每次交流都毫无意外地令人崩溃啊!
  
  果然,这次大太监依然没有令众人失望。只听他冲着门口喊了一嗓子:“抬进来!”
  
  立时便有人又抬了两只箱子进院儿。
  
  沈氏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点声音:“这又是什么?”
  
  沉鱼在旁边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亦小声回道:“且听听再说吧,估计不会之前面差。”
  
  她猜对了,最后搬进来的这两只箱子才是今日打脸打得最狠的,就听周夫人厉声道:“既然凤府穷,那咱们御王府就自己给未来的王妃准备衣裳穿。
  
  大太监紧跟着唱道:“御王殿下独赐凤二小姐广寒丝四匹,良人锦四匹,水云锻四匹,若耶纱四匹。另赠软烟罗十匹给二小姐做帐幔!”
  
  这一次,就连一向淡然不参与府中争斗的安氏都不淡定了。
  
  大顺东南西北四方边境各有一属附番邦小国,这四个小国虽小,但每国都有一件国宝。这四件国宝便分别为广寒丝、良人锦、水云锻,及若耶纱。
  
  据说四小国往大顺进献国宝时,宫里的妃子为了争夺都能斗得个头破血流,可争到最后,无外乎就也就能得一匹而已。这一切只因这四宝极其难得,四小国三年只得一匹,有的国家攒上十年,最后也才勉强凑出四匹送到大顺。
  
  而软烟罗,则是大顺境内十年才能纱出来一匹的宝中之宝,这御王殿下居然一出手就是十匹,还说只是给凤羽珩做帐幔用。
  
  凤沉鱼觉得自己要吐血了,如果说之前的头面首饰什么的她还能忍忍,可这五宝一出现,她实在忍不了了啊!
  
  特么的真是妒忌的要死掉了!去他的女戒,去他的三从四得,如果能换其中一宝,她真的愿意把这个嫡女位置让给凤羽珩坐。
  
  知女莫若母,站在其身边的沈氏明显感觉到女儿的身体正在剧烈颤抖,几乎是一下子就猜到凤沉鱼在想什么了。
  
  漂亮衣料人人都爱,更何况被宫中娘娘们都争抢的五宝。
  
  沈氏紧紧握住凤沉鱼的手,凑到她耳边一字一句地道:“沉鱼,想想你的以后。等有一天你母仪天下,所有的一切还不都是你的。”
  
  终于,母仪天下四个字将凤沉鱼混沌的神智给拉了回来,目光中的疯狂一闪而过,转瞬即恢复平静,像是从未发生过变化。
  
  沈氏这才安心。
  
  一直以来,母仪天下都是凤沉鱼的信仰,自从姚氏三人离府之后,凤府从老太太到凤瑾元,再到沈氏,给她灌输最多的便是这四个字。她知道自己生得极美,这种美远远盖过京城中所有女子。所以凤沉鱼自信这个信仰不会落空,母仪天下于她来说,不过早晚的事。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