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16章 你们赶紧来给我送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得了诰命的凤老太太一整天都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喜悦中,而凤沉鱼也更会讨好她,紧着挑了些自己小私库里的好物件儿往舒雅园送,美其名曰,老太太如今是诰命了,屋里的摆设一定要配得起她的身份。
  
  当初沈家出事之前,沈万良没少偷偷的给沉鱼银子,虽然大头儿都被她乖乖送到了凤羽珩手里,但余下个几万两还是有的。
  
  沉鱼也算是舍得下本钱,不但送了好些家居摆设,当天下午还给老太太送了一万两银票过去,说是添喜。
  
  老太太自从沉鱼在凤桐县出事之后就不是很待见她,之后虽说也偶尔有回转,但总是反反复复。沉鱼在她跟前长大,哪里还能不明白老太太这性子,是好是坏全凭送礼多少,对于这老太太来说,有的时候钱财比凤家的前程还要重要。
  
  果然,这一天忙活下来,老太太看着堆了满屋的东西和手里握着的银票,笑得嘴都咧到了耳根子,一个劲儿地夸赞沉鱼孝顺。
  
  可同时她心里也在期待着别的孙女能向她有所表示,特别是凤羽珩。要知道,沉鱼的东西多半都是以前沈氏给她留下的,要不就是沈家给淘弄来的,再好也不过是民间的物件儿。可凤羽珩那里可都是实打实的御赐之物啊!不管是宫里赏下的还是御王府送来的,哪一个不甩沉鱼这玩意好几条街?
  
  结果她是从晌午头儿等到了吃完晚饭,凤羽珩连面儿都没露。不但凤羽珩没露面,连粉黛和想容那头也一点动静也没有。老太太有点坐不住了,紧着催着赵嬷嬷:“你叫人到各院儿去看看,都是在干什么呢?”
  
  赵嬷嬷也很是无奈,人家送礼算是有心,不送你还能上赶着跟人要去?更何况都是些小辈儿,大小姐手里有钱,三小姐和四小姐除了月例银子,哪还能有什么好东西。
  
  可老太太发了话她也不能不去,只能派了几拨人去打听,却也只敢去想容粉黛那边,同生轩是万万不敢接近的。
  
  不多时,去打听的人都回了来,往玉兰院儿去的人道:“韩姨娘身子有些不爽,四小姐在身边侍候着,实在是走不开,说是明日早起一定来这边给老太太磕头行礼。”
  
  往想容那边去的丫头道:“三小姐说了,她近半年也积攒了些月例银子,也是明儿早起就送过来给老太太贺觐封之喜。”
  
  老太太一听这话脸就沉下来了,“月例银子才有几个钱?”
  
  下人们黑了脸,垂着头不再说话。老太太自己又嘟囔了会儿,也觉得心烦,干脆挥挥手让人都下去了。
  
  赵嬷嬷无奈地在旁边劝着:“三小姐和四小姐没有母家在背后支撑,手上自然是会紧巴些。不过老太太您想想,这样也好。没有母家,就意味着她们只能一心倚仗着凤家,今后不管嫁到了哪门哪户,都会尽心为凤家打算。不像大小姐,奴婢说句不该说的,从前沈氏给府里惹了多少麻烦呀!”
  
  老太太觉得她分析的也对,一提起沈家脸就更是沉,“他们几次要害我的孙子,绝不能姑息。子睿是嫡子,也凤家唯一的根儿,他如今又这般出息,可是得紧指着他将来光耀门楣呢。”
  
  “可不是!”赵嬷嬷附和道:“即便康颐公主过了门,有了她和老爷的孩子,可那毕竟是有着一半番国血脉,将来也难有作为呀!”
  
  老太太叹了一声,“若要这么想,凤家还真的就只剩下子睿这一条根脉,可是得好好看护着。”话说到这儿,却又是一阵恼怒,“做为小辈也不说往这边来道个喜,真以为自己是个县主就敢这样不把我放在眼里?如今我可是一品的诰命!”
  
  赵嬷嬷没吱声,心里却在念叨着,一品诰命又能如何?无权无势的,二小姐那可是实打实的功绩在身。
  
  老太太这头好一通埋怨着,而同生轩那边,凤羽珩正坐在姚氏屋里说话,她问姚氏:“我打算近几日就把子睿送回萧州,娘亲可想跟子睿一并过去住上一阵子?”到底当初姚氏嫁进凤府是八抬大轿抬进去的,沈氏妾抬妻位少了这环节,再加上当初她们还在西北,也顾不上这边。但如今康颐就要进门了,毕竟是千周国的长公主,这喜事肯定是有得热闹,她怕姚氏触景伤情。
  
  姚氏是个聪明的,哪能不明白女儿的心思,当即便表示:“我不去。明明心里已经对那座府门绝望了,这时候走倒像是我在有意躲着,凭白的被人琢磨了去。他爱办喜事就办喜事,如今我的女儿有出息,能让我有自己的府邸住,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喜事,我只管过我自己的日子,凤家人是死是活是兴是衰,早都与我没有半点关系了。”
  
  凤羽珩松一口气,姚氏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很是开心,不由得握住她的手道:“娘亲放心,咱们的好日子可不止这些。今后阿珩还要把外公一家也接回来,以全了娘亲孝心,也全了阿珩思念外祖之情。”
  
  一提起姚家,姚氏的眼泪又要往下落,凤羽珩赶紧转移话题:“明日娘亲还是得往文宣王府走一趟,子睿要回萧州了,娘亲问问看岚姨有没有想带的东西。”
  
  “对。”姚氏连连点头,“上次你岚姨还说让子睿回去前和她打个招呼,那我明日就带着子睿一起去。”
  
  凤羽珩从姚氏那里出来,便也开始琢磨着要给帝师叶荣带点礼物。这个礼物还不能太重,文人心里没有那么强烈的金银概念,怕是送不好了还会让人觉得俗气。
  
  她想来想去,到是想起空间放打印机的桌子上还放着很厚的一摞没有用完的a4打印纸。那样规格质量的纸张这个年代是制不出来的,平时都用宣纸总是不方便,更何况平时出门在外若是想抄记些什么,总不能随身背着文房四宝。
  
  她快步回了院子,跟忘川黄泉说了一声便进了药室,关上门后直接进入空间,在自己休息室的抽屉里找出几支铅笔和几块橡皮来。
  
  药房抄抄记记的少不了这些东西,以前子睿没去书院前,她还曾教过那孩子写硬笔字。凤羽珩想了想,干脆把那些打印纸全都打包起来,再拿出几支铅笔和橡皮,又在外头柜台里找了几板润喉的含片,这才出了空间。
  
  她将东西分成两份,一份大一份小,大份的给叶荣备礼,小份的就留给子睿用,然后出了药室,回到卧寝之后便叫了班走出来,吩咐道:“后天你亲自往萧州走一趟,把子睿送回去。路上一定要多加小心,沈家现在就是丧家之犬,难保不会埋伏在半路咬人。”
  
  班走点头,“主子放心。”
  
  班走让她放心,她便真的能放心,又去跟子睿说了会儿话,把纸笔都与他交待清楚之后,这才回房休息。
  
  老太太宣布了凤瑾元与康颐的亲事之后,凤府便进入了全面筹备阶段。在管家何忠的带领下,全府上上下下都开始忙碌打点。康颐被安排在离松园最近的添香院儿,而她之前住过的锦福院儿便由老太太作主,单独赐给了茹嘉,并与想容和粉黛承诺,待明年她们年满十二岁也会单院儿,不再跟姨娘们挤在一起。
  
  这些日子凤瑾元也忙,随着古蜀国皇子公主的到访,姑墨使臣也进了京。与前三国不同,在大顺西界的姑墨派来大顺的不过是与往年一样的外交官员,并非皇亲国戚,这到是也让人松了口气。
  
  凤瑾元身为一朝丞相,每一年在四国使臣同时到京的日子里都是最忙碌的,这一点老太太也知道,便也不去过多地问他都在忙些什么。更何况,她自己也忙,忙着收礼。
  
  凤家要娶一位异国长公主入府做主母的事一经传开,京里各大小官员家眷便开始欲动起来。不管怎么说,凤瑾元都是正一品大员,在身后排队等着巴结他的人都能从凤府一直排到城门口儿去。正愁平时没机会送礼,如今借着喜事,这样好的机会自然是要表现一番。
  
  凤瑾元身为左相,平日里展在人前的态度的是勤俭严明的,人们深知送礼不能送到凤瑾元的头上,好在老太太新封了一品诰命,于是一个个便巴巴儿地把好东西往舒雅园这边抬。
  
  老太太一向是个有礼万事足的人,到手的好东西哪里有往外推的道理,于是一连几日,从早到晚都是笑脸迎着来客,哪怕是已经累得腰酸背痛,但心里却还是乐的。
  
  不过她也有笔清楚帐,每一家送的礼,送了什么礼,都由帐房一笔一笔地记着呢,过后她自然要根据礼物轻重再重新衡量。当然,这些人情也是要跟凤瑾元说上一声,以便他日后在前朝周旋。
  
  老太太的礼收了足足五天,直到过完正月十五才算停了下来。一般来说,出了十五便出了年,京城里的喜气也跟着减了几分,但凤家却不能把喜气减去半分。
  
  老太太近日实在是高兴,便想着在康颐过府之日凤家的孩子们可不能寒酸,之前吩咐了给裁剪衣裳,如今想想,正好借此机会再一人给添一套头面首饰吧!
  
  她把这想法在正月十六早上跟几个孩子说了一下,除去凤羽珩没有什么惊喜,其它几个孩子到很是开心的。
  
  毕竟这府里不管是之前沈氏管着中馈也好还是现在老太太管着中馈也罢,那可是一个比一个扣门儿,平常的首饰都不会给做,更别提头面了。就连这个大年,老太太也只是给她们做了新衣裳,首饰的事连提都没提。没想到凤瑾元一个大婚还让她们捞了一套头面,几人赶紧站起来给老太太行礼至谢。
  
  老太太白了她们一眼,心道这几个小没良心的,除了沉鱼之外谁对她也没什么表示,想容更是寒酸又恶心地送了五十两银子过来,真真儿是打她的脸。
  
  不过她近日心情甚嘉,到也不多计较,只吩咐赵嬷嬷去帐上说一声,把银子先支出来,然后赶紧差人连夜赶制,说什么也得在正月二十八之前把四套头面都做完。
  
  赵嬷嬷答应着就去了,再回来时却是空着两手,十分无奈地对老太太道:“帐上说……没钱。”。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