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24章 大胆狗奴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天夜在凤羽珩身边的空椅子上坐了下来,一桌子的小姐们看到他过来,皆默默地底下了头,谁也不愿去主动招惹,就连粉黛都不敢往玄天夜处多看一眼。(www.juyit.com君子聚义堂小说网)
  
  玄天夜跟其它的皇子不一样,这人就像天生带着怒气一般,让人看上一眼就遍体生寒。
  
  凤羽珩也没看他,但却并不是害怕,而是她觉得自己特别饿,这一桌子好吃的不抓紧多吃点也是浪费。
  
  玄天夜就这么盯盯地看着她,直到她把面前的一条鱼吃光半条,他终于看不下去了,压着低沉的声音开口道:“县主的凤头金钗,不是说丢了么?”
  
  凤羽珩吃够了鱼,下人正好又上了道龙井竹荪汤,她喝了一口,连连摇头,“也不是太好喝。”然放把羹匙放下,这才顾得上跟玄天夜说话。却是一开口就反问了去:“谁说我的凤头金钗丢了?”
  
  玄天夜一愣,这才想起,传闻济安县主丢了凤头金钗,那只是传闻啊!传闻她因为此事被皇上罚关禁闭不得出府,那也只是传闻啊!到底是谁说凤羽珩丢了金钗的?这可真是冤无头债无主。
  
  他的脸色更加阴沉起来,面上怒气又覆了几层,吓得桌上几个女孩把头低得更甚了。
  
  这时,有个小丫头跑过来,站在桌边道:“新夫人已经回到添香院儿了,老太太叫小姐们都过去呢。”
  
  凤羽珩喝完最后一口茶站了起来,看了玄天夜一眼,又看了他身边那随侍一眼,留下一声冷哼,转身就走。
  
  玄天夜气得肺都要炸了,可炸了又能怎么样呢?他不能打又不能骂,一个大男人跟个小女孩置气,闹到皇上那里倒霉的又得是他。玄天夜觉得,这凤羽珩天生就是个气人的料,谁落在她手里要是能不被气死,那真是命大!
  
  凤家的女儿们走进添香院儿的主卧时,老太太已经坐在里面跟康颐说着话了。两人谁也没再提茹嘉的事,在前院时痛哭过的康颐这时也重新上了妆,又是一派端庄得体。
  
  见孩子们都进了来,老太太冲着她们招手:“刚才事出突然,你们也没好好见过母亲,快过来,给你们的母亲行礼。”
  
  沉鱼带头走上前,俯身下拜:“女儿见过母亲。”
  
  其它三人也走上前,行礼道:“见过母亲。”
  
  康颐面上笑容加深,赶紧亲自把人都给扶了起来,连声道:“快起来,都是懂事的孩子,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不必整日拘着这些礼节。”说完又看向凤羽珩,拉着她的手道:“阿珩,你别怪茹嘉,她真的是被她皇舅舅给宠坏了。要我看这样也好,让她也能早日明白在大顺不比在千周。今日是在家里犯错,咱们关起门来怎样都好说,若是来日在宫中闯了祸,可就没这样好的运气了。母亲替茹嘉跟你道歉,以后你若有事也尽管来跟母亲说,但凡母亲能办到的,一定为你做主?”
  
  康颐这一番话说得极其漂亮,就连老太太听了都不住地点头,直叹这果然是千周的长公主啊,自己女儿被打成那样,一转身就能摒弃前嫌笑脸相迎,这样的功夫可不是一般人能练得出来的。
  
  凤羽珩看着康颐这般得体的表现,也没再提前面的事,到是换了另一个话题:“母亲这样一说,我到还真想起个事儿来。”
  
  康颐笑道:“你说。”
  
  凤羽珩道:“我相中了离添香院儿不远的凉心阁,正准备办完喜事后找个机会同祖母问问看,能不能把那凉心阁给我住。既然母亲有了话,那阿珩便请母亲给做个主吧!”
  
  康颐之前还真怕她提什么大的要求,眼下听说只是想要个凤府的院子,她不由得暗里松了口气,“好,母亲答应你。”
  
  凤羽珩点头,看了眼老太太,“如今有母亲来操持家事,祖母也能清闲一些了。”
  
  老太太心里老大不乐意,到不是心疼给凤羽珩个院子,她本来也就想过在凤府这边再整理一个院子出来给凤羽珩住。毕竟是没出阁的姑娘,又有着那么尊贵的身份,不管从哪方面讲,凤家都不能亏了她的。
  
  可这事她做是她做,如今被康颐给送了人情,这不明摆着要分她的权么?
  
  眼瞅着老太太脸色不好,康颐赶紧哄她道:“母亲体谅一下儿媳吧,儿媳实在是想跟阿珩调整好关系,您就当送儿媳这个顺水人情,儿媳定不会忘记母亲恩典。至于府上的大事小情,儿媳是番国人,哪里懂得大顺的规矩,可是料理不来呢。”
  
  老太太听她这样说话,心里总算是舒服了些,点了点头,也对凤羽珩道:“你是凤家的孩子,理应在这边有自己的院子住。那柳园虽说也是个名义上的地方,但那里未免太寒酸了些。凉心阁到是好,地势也高些,里头还有幢三层的小塔楼,站在上头看风景最是好。适合你住。”
  
  凉心阁确实是有幢三层的塔楼,这也是凤羽珩最相中的地方。一来站得高望得远,二来她把塔楼改成药楼,用起来也更方便。
  
  “只是……”老太太又为难地开了口,“凉心阁一直也没有人住过,打扫到是还好说,就是这装饰……按说府上小姐的院子,应该公中给出银子打理的,可公中实在是没钱啊!”说着,又往这屋子里撇了一眼,面上隐现怒意。
  
  康颐哪能不明白这又是自己惹的祸,于是赶紧再道:“老爷为儿媳做的这些,儿媳心里都明白,请母亲放心,老爷真心待康颐,康颐今后也必然会一心都想着咱们凤家。早些日子儿媳就已经给皇弟去了书信,想必千周的使臣应该已经在路上了。给阿珩装院子自然得是儿媳来操办,母亲您就宽心吧,还有舒雅园那边,到时一并添置了,母亲这些日子就想一想,看看想置办些什么。”
  
  听康颐这样说,老太太便也放了心。想想也是,一国的长公主,千周送来的嫁妆肯定不会寒酸。这康颐看起来是个懂事的,她带着女儿,就母女两人留在大顺,无依无靠,想要在大顺立足,就必然得先在凤家立足。而想要在凤家立足,更是少不了要贿赂下她这个老太太。
  
  老太太面上扬了笑,对凤羽珩说:“那就按你母亲说的办。时辰不早,咱们也别在这屋里坐着了,夏蝉——”她叫起侍候在边上的丫头,“把夫人服侍好,一会儿想着叫喜婆进来,大顺该有的规矩还是得有。”
  
  夏蝉道:“是!请老太太放心,奴婢定会把这边都打点好。”
  
  老太太这才满意地带着众人离了喜房,看凤羽珩刚好走在她身边,想了想,便开口道:“今日你能给她一个下马威也是不错,虽说她嫁过来对你父亲的仕途有利,但在府里头总归也得约束着点儿,可不能让她总端着自己一国公主的身份,再过两年,只怕府里都待不下她了。”
  
  凤羽珩笑道:“旁的不说,怕是祖母手上的中馈要交出来了。”她说完,脚步加快,往前院儿走去。
  
  老太太顿住脚,一想到中馈的事心里就一阵阵地疼。可凤羽珩说得对,家中主母进府,她这个老太太实在是不适合再把持中馈了。
  
  此时,前院的宴席还在热闹地进行着,凤瑾元挨桌陪酒,一来二去的也喝了不少。到是皇子们并不愿意跟着这么喝,二皇子四皇子和五皇子都已经回去了,大皇子在等着太医给茹嘉看伤,看完之后便也要带着茹嘉一起走。而三皇子玄天夜则挑了处离宴席稍偏些的亭子坐了下来,身边站着他那侍卫,不时地看向凤瑾元,看样子该是想等凤瑾元忙活完与他说些什么。
  
  凤羽珩走回来时,远远地看了玄天夜一眼,想了想,随手端了桌上的一盘水果也往那亭子走了去。
  
  玄天夜眼瞅着她往这边走过来,右眉角就不受控制地突突跳了两下。每次跟凤羽珩说话他都没占过上风,如今看那丫头主动朝自己这边走来,玄天夜不由得在心中猜测起她到底是要干什么?
  
  不等他想明白,人已经到了跟前,水云锻在身,凤头钗在顶,再配上凤羽珩凌厉的气势,他几乎产生一种她比他的身份还要尊贵的错觉。大顺没有公主,只怕就算是有,也压不住这县主吧!
  
  “三殿下好雅兴,跑到这边来躲清闲。”她上了亭子开口就道:“阿珩见你一人坐这里也冷清,便想着送盘水果过来,当做给殿下解渴。”
  
  她没走得太靠前,也没有亲自把水果放到桌上,只是一伸胳膊递向那侍卫。
  
  侍卫不觉得怎样,毕竟他做下人的,这种事是常做的。于是上前两步去接,却不想,盘子边儿还没碰到呢,凤羽珩竟突然一松手,一整盘水果“啪”地一下就摔到地上。
  
  瓜果滚落四处,那瓷盘摔也了个粉碎,只是碎片比较集中,个个张着利尖儿摊在二人中间的空间上。
  
  凤羽珩恼怒——“大胆奴才!本县主好心好意给你家王爷送水果,你竟敢把果盘摔了?该当何罪?”
  
  她这一嗓子简直吓人,声音尖利不说,还含着怒火和戾气。那侍卫跟着玄天夜久了,本已对旁人的阴脸有一定的免疫气,可也不怎么的,一看向凤羽珩那双眼他就控制不住地打了个激灵,当下脑子混乱,不知该如何是好。
  
  凤羽珩又追了一句:“狗东西,给我跪下!”
  
  一句话出,黄泉立时绕到那人身后,抬腿往后膝上一踹,一个七尺高的壮汉就这么被她给踹跪了下去。
  
  要命的是,那侍卫刚好跪到了那片碎瓷片上,膝盖处立时漫开了一层血雾。
  
  不但如此,他跪下的那一瞬间,就觉得地上除去瓷片之外,似乎还有针,尖朝上地立着,很多很多根,一下子全部没入他的双膝,疼得他差一点儿没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