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26章 索命的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一晚,凤瑾元留宿玉兰院儿。
  
  这消息传到添香院儿时,康颐正满心期待地等着凤瑾元回来一起喝交杯酒,她饿了一天都还没吃东西,桌上摆着的饭菜热了又热,最终却热来了凤瑾元留宿玉兰院儿的消息。
  
  丫头夏蝉对她说:“听说是韩姨娘突然肚子疼,把老爷给请了过去,许是那边实在走不开,老爷这才……”
  
  “应该的。”康颐一模又理解又大度的模样:“天大地大子嗣最大,今晚就是老爷回到这边来,只要玉兰院儿那边有事,我也是要让他过去看看的。”一边说一边自己换下喜袍,穿了平常的衣裳,又赶忙吩咐下人准备些补品,然后又对夏蝉道:“我们过去看看,韩妹妹身子弱,可别真有个什么事。”
  
  夏蝉没说什么,康颐现在是主母,她自然有这个权力,更何况,老太太早有吩咐,留她在这边,主要就是观察下康颐平日里的表现,眼下正是个好时机。
  
  添香院儿这边的补品很快就准备好了,康颐没多带人,只带了夏蝉和两个千周随嫁过来的丫头,四人匆匆往韩氏那边走。
  
  因白天下了雪,路上还是很滑,好不容易走到玉兰院儿时,却发现整个院子早已是一片漆黑,一点光亮都没有。
  
  有守夜的丫头看到来人了,赶紧过来行礼,康颐不解地问:“不是说韩姨娘身子有恙吗?我过来看看。”她嫁入凤家,便自己去了“本宫”的自称,算是她对凤府的尊重。
  
  玉兰院儿守夜的丫头一听这话就有些为难,吱唔了半天才道:“回禀夫人,姨娘已经好些了,只是心绪有些不稳,老爷陪着姨娘睡下了。这时再去打扰……怕是不妥。”
  
  康颐一愣,睡下了,这可真是天大的讽刺。新主母入府,新郎官却睡在妾室的屋里,这叫什么事儿?她本是想来这边看看,然后再把凤瑾元带回去的,可如今既然说睡下了,她再执意给叫起来,那就是她的错。一旦韩氏受了惊,肚子再有什么反应,她的罪过可就大了呀!
  
  康颐心念电转,很快便恢复了常态:“无妨,我带了一些补品过来,你就先给收下吧,明早记得跟老爷说一声我来过了就好。”
  
  “哎!”那丫头赶紧把补品拎在手中,不停地给康颐道谢,一直恭送康颐离开,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这叫什么事儿啊?幸亏新夫人没有生气,不然这一宿怕是又要不得安宁了。
  
  新婚当天,康颐一人独守空房,却也没见她有任何抱怨,反而还跟夏蝉说:“这事不要告诉母亲,省得她捏心。”
  
  次日清晨,凤瑾元从添香院儿直接上朝,皇上明明给了他五日婚假,他却一天也没休。
  
  但今日也是新夫人给老太太敬茶的日子,康颐一大早便穿戴整齐,在一众下人的陪伴下往舒雅园去了。
  
  新夫人给老太太敬茶,同时妾室也要给新夫人敬茶,所以康颐到时,安氏韩氏还有金珍都已经等在堂厅,一见康颐进来纷纷起身。
  
  康颐赶紧过去扶住韩氏,担忧地道:“妹妹身子重,这礼可是万万行不得的,快坐下来。”说话间,面色平和,仪态端庄。
  
  韩氏今日面色极好,红润有光,听了康颐的话还现了几分娇羞,任由康颐扶着她坐回椅子上,那样子要多嘚瑟有多嘚瑟。偏偏康颐态度就是好,不但亲自扶着韩氏坐下,还好言好语地同她说:“姐姐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今后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可一定要跟我说,咱们现在都是一家人了,可是得一起看护着凤家的子嗣。”
  
  老太太看了康颐这样的表现以及这些话,甚是满意,不住地点头。
  
  见韩氏已经坐好,康颐这才松了手,回到堂厅中间,将丫鬟递过来的茶端到手里,稳步上前,于老太太跟前跪了下来——“儿媳给母亲敬茶,进了凤家门,只闻凤家事,康颐从今往后不再是千周长公主,只是在母亲跟前尽心侍候的儿媳。”说着,将茶盏高举过头,腰身又往下躬了躬。
  
  老太太的虚荣心又膨胀了起来,她以前做梦也想想不到,有一天千周国的长公主会跪到她面前跟她说这番话,还跟她叫母亲。这样的尊荣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很长脸的呀!
  
  她笑着将茶接过来,喝上一口,再置于桌上,然后亲手将康颐扶起,连连称赞:“真是个懂事的。”
  
  “谢谢母亲夸赞。”康颐到是真的完全放下了长公主的架子,在老太太面前一副小辈模样讨得老太太好一阵欢心。
  
  “昨日的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老太太示意康颐在她下手边的椅子上坐下,再继续道:“韩氏怀着身孕,难免娇贵些,你别跟她一般见识。”说着还瞪了韩氏一眼,“瑾元也是为她腹中胎儿着想,并不是有意难为你,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康颐赶紧道:“母亲说得哪里话,守护凤家子嗣是儿媳的重要职责,儿媳既为凤家主母,那韩妹妹肚子里的孩子就跟我的孩子是一样的。即便昨日老爷自己不过去,康颐也是要劝着老爷过去的,只是没想到惊动了母亲,让母亲跟着担心了。”
  
  老太太笑道:“你能这样想就好,左右那孩子生出来也是要叫你母亲的,将来能不能有出息,还是要仰仗于你。不只那个未出生的孩子,府里其它的少爷小姐们,也是一样。”
  
  “儿媳谨遵母亲教诲,定会善待府里的每一个人。”康颐笑意满面地答应着。
  
  老太太见她态度甚好,这也就放下心来,再看了一眼那几名妾室,再对康颐道:“你且坐好,让她们给你敬茶。”
  
  康颐赶忙端坐,自有丫头端了茶水到三位妾室身边,那三人接过茶,走到康颐面前就要下跪,康颐突然开口道:“不必跪,韩妹妹身子重,这跪礼就免了,你们将茶给我就好。”
  
  三人看了一眼老太太,见她点头,这才依了康颐的话,只微躬了身,站着就把这茶给敬了。
  
  妾室敬完茶之后就是孩子们见过母亲,因为昨日已经行过大礼,今天不过是打个招呼便好,也没有什么仪式。凤羽珩也站在人堆里跟康颐客气地说了几句,一切看起来都是风平浪静。
  
  总算是把规矩都走完,见凤羽珩并没有向她发难,康颐心底微松了口气,她还真怕凤羽珩又挑事非,别的到没什么,只是怕惹得老太太心烦。
  
  见众人都坐了下来,老太太开口问了韩氏:“你今日有没有觉得舒服一些?”
  
  韩氏笑着点了点头,“今日好多了。还是二小姐说得对,怀着身子心绪不宁,总得枕边有老爷给镇一镇,才压得住府里的阴气。”
  
  “呸呸呸!”老太太气得吐了几口,“一大早的你说什么疯话?哪里来的阴气?”
  
  韩氏住了口,粉黛却插了话道:“韩姨娘说得也没错,如今府里就只有父亲一位男子,整个后院儿全是女人,可不是积了阴气么。姨娘是怀身子的人,在这方面感受定是最深的。”
  
  老太太本是想再喝斥粉黛一番,可再又想想,粉黛说得似乎也挺有道理,这事要是放在平时根本就不算事儿,韩氏怀了身子,让凤瑾元陪着也就就陪着了,可凤瑾元与康颐到底是新婚,洞房当晚睡在妾室屋里已经很不像话了,难不成还要再陪到韩氏临产?
  
  沉鱼看着粉黛和韩氏二人心里就有气,她就不明白,这粉黛到底是闹腾什么呢?康颐入府的好处她已经说过一百八十遍了,为何这个四妹妹就是听不进去?
  
  她皱眉想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道:“昨日喜宴上,我看到五殿下也来了,席间偶有向四妹妹这处看来,想来也是念念不忘的。以前咱们府上也没个做主的人能为咱们姐妹的婚事说上话,但如今不同了,凡事有母亲给咱们做主,四妹妹若是有什么心事,可是得记着跟母亲多说说呢。”
  
  她拿这事儿去提点粉黛,可算是点到了粉黛的心窝子里,当下就闭了嘴,眼珠一转,再开口时,之前的话就有了颠覆性的扭转:“听说供请个菩萨能保平安,粉黛就想着,父亲总这么陪着姨娘也不是个事儿,咱们家佛堂不是有供着菩萨吗?能不能请到玉兰院儿一尊?由姨娘亲自供奉,一来静静心,二来也压压宅。”
  
  老太太知道这是沉鱼在解围,虽说拿五皇子出来说事不太惹她开心,但若是不提这个事怕还真压不住粉黛。好歹是能把凤瑾元给省出来了,老太太便也点了点头,“到是有一尊翠玉观音,回头叫赵嬷嬷带着你去请吧!”
  
  康颐亦感激地看了沉鱼一眼,然后对几个孩子道:“你们既然叫我一声母亲,我便要担负起做母亲的责任。以后不管有什么事,尽管找母亲来说,在我心里,你们同茹嘉的份量,是一样的。”
  
  老太太觉得这句话说得甚是好,连连称赞,随即又想起个事,便道:“从前家里没有主母,这府上中馈一直便由我管着,现在康颐你来了,回头我便将这中馈之权交予你,府中上下你就多费心操持吧!”
  
  康颐一听这话连连摆手,惊呼:“母亲,万万不可啊!”见老太太面露疑惑,便解释道:“康颐是千周人,从没来过大顺,对大顺这边的一切情况都不了解,也不知道什么东西是好的,也不明白外头的东西都要卖多少银子,甚至连大顺人常吃什么菜都是一知半解的,母亲,这个中馈儿媳万万管不得。”
  
  老太太本就不太舍得交出中馈,眼下听她这样一说,到觉得也是有理,便点头道:“也好,那你就跟着我多学些日子,待熟悉之后再交给你掌管吧!”
  
  话说完,就见外头有个小丫头匆匆地跑了进来,向众人俯了俯身,一脸忧色地道:“禀老太太、夫人,九,九皇子到,到府了……”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