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27章 九皇子你不瞎白话能死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老太太刚把茶碗端起来想喝一口,这丫头一句话,到口的茶猛地就喷了出来,差点儿没把她给呛死。
  
  “九,九皇子?他,他来干,干什么?”九皇子突然到访,弄乱了凤家人的舌头,一个个都跟着口吃起来。
  
  就连康颐都紧张了几分,不由得看了一眼边上坐着的凤羽珩,心道怪不得之前那么平静,敢情是暴风雨来的前兆啊!
  
  “老太太。”见这一屋子主子光惊讶,却谁也不动地方,小丫头着急了,忙着提醒众人:“九皇子还在前院儿等着。”
  
  到是凤羽珩先站了起来,随口说了句:“怎的不请殿下到堂厅去坐?大冷的天儿在前院儿作甚?”
  
  那丫头一哆嗦,想了想,回话道:“不知道这会儿有没有去堂厅,刚刚来报时说是到前院儿了。”
  
  凤羽珩点头,“殿下有没有说是干什么来的?”
  
  丫头答:“说是……给二小姐姐顺气。”
  
  啪啦!
  
  老太太手一哆嗦,碰倒了边上的茶碗。
  
  给二小姐顺气?凤羽珩自己不都给自己顺了么?把茹嘉抽成那副德行还不够?这御王又来闹腾啥?
  
  老太太心里这样想,嘴里可不敢这么说,康颐主动上前去扶着她起来,然后道:“殿下登门,咱们还是去看看吧!”
  
  凤羽珩笑道:“母亲说得对。”
  
  凤家人几乎是忐忐忑忑地走到了前院儿,一眼就看到院中间正被一群人簇拥着的玄天冥。那人依然是一身紫袍坐在轮椅上,面上的黄金面具似乎是新换过,比原来的还要更亮上一些。在他身后站了一众侍卫,还抬了几个大箱子放在院中间,所有人面色都十分严肃,看起来令人生畏。
  
  老太太和康颐二人并排上前,带着凤府众人俯身跪拜。那康颐显然不太习惯这样的大礼,自打千周国君上位以来,她就再也没有行过跪礼,即便大年初一那天面见天武,也没有行跪拜大礼。
  
  但如今她的身份不同,她是凤家的媳妇儿,老太太都跪了,她不跪那成何体统,于是也跟着老太太一并跪下。
  
  众人跪拜,玄天冥却像看都没看见一样,只冲着凤羽珩招了招手,把人叫到自己身前,然后指挥着她左左右右转了几圈,这才道:“还好,没伤着你。”
  
  康颐听了这话一脑门子黑线,凤羽珩是打人的好不好?那根本就是单方面的拷打,她能受什么伤?
  
  她这边眉心刚拧了一下,玄天冥终于肯开口理理凤家的人了,就听他道:“本王听说,昨儿凤相大婚时,有人给了我们家珩珩气受?”他一边说一边拧巴着手里的鞭子,声音冷得让人听一句就能哆嗦一下。“凤老夫人——”他开始点名,吓得老太太身子都堆了,“能不能给本王说说,是什么人欺负了我们家珩珩?”
  
  老太太早就被他给吓住了,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只跪在那里一个劲儿地哆嗦。
  
  凤羽珩瞪了玄天冥一些,无奈地道:“祖母这么大年纪了,你吓她做什么?”然后冲着边上的康颐呶了呶下巴,“换一个。”说完,主动上前亲手将老太太给扶了起来,“祖母快起来,这事儿跟您无关,您不用怕。”
  
  老太太站起来后,愣愣地看着凤羽珩,心里很想问问,她不用怕,那谁该怕?康颐吗?
  
  果然,就听玄天冥又开了口,直接就问向康颐:“既然凤家有了新的主母,那本王就请这位夫人来说一说,昨天的喜宴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康颐头皮有些发麻,关于玄天冥的种种传说又回响在她的脑子里。可是话人家已经问了,就不能不答,康颐想了想,把头抬起来,人却还跪在地上,对着玄天冥道:“是臣妇教女无方,说了些让县主动气的话,承蒙县主教诲,相信在这番教诲下,小女定能收敛脾气,痛改前非,与县主姐妹交好。”
  
  “哦?”玄天冥冷目而视,“你是在告诉本王,昨日之事济安县主已经出过气了,本王今日不该再多此一举?”
  
  “王爷误会了,臣妇没有这个意思。”康颐觉得玄天冥实在难缠,又觉得他一个大男人巴巴的跑来报仇气量实在是有些小,不由得又说了句:“茹嘉昨日已被大殿下送到宫中学习礼仪,老爷也上朝未归,王爷带了这么多侍卫前来,想必是有要事要与老爷相商吧?不如请王爷到堂厅稍坐片刻,可好?”
  
  这话一出口,凤家人又是集体一颤。老太太心说这康颐的嘴真是要命啊,她到底能不能搞清楚大顺的情况?
  
  玄天冥却突然就笑了,就像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一般指着那康颐道:“你是在说,本王趁着凤瑾元不在府上,就跑来欺负你们一家老小妇孺,很是没有风度?”他一边说一边笑,一边笑一边摇头,“凤度这种东西,本王打从生下来那天起,就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本王只知道,昨日有人惹了我未来的媳妇儿不痛快,今日,本王就来你们凤家讨要个说法。”
  
  康颐心里也有气,一提这事儿她就想起茹嘉那一身血肉模糊的模样,是又气又心疼,不由得道:“昨日小女言出无撞,流安县主真的已经出过气了呀!”
  
  玄天冥抬头望天,“珩珩抽了她,是因为她辱骂了本王。而本王今日来,讨的是你们气到珩珩的债。这根本就是两回事,怎么能混为一谈?还有,这位夫人,你实在应该庆幸是珩珩先动了鞭子,若换了本王,你那女儿早就去见阎王了。”
  
  凤家人脑门子上齐齐出现三个大字——不讲理!
  
  特么的这九皇子能不能讲理一回?
  
  也不知道玄天冥是不是学了读心术,一看这一家子的表情,竟脱口而出:“你们是觉得本王不讲理?”
  
  凤家人赶紧摇头,不敢回话,凤羽珩却幽幽地开了口:“怎么会呢,普天之下谁人不知,九殿下是最讲道理的人。”
  
  有吗?
  
  凤家人面面相觑,说玄天冥讲理,这岂不是滑天下之稽?这位皇子打从出生那一天起,跟讲理二字可有沾过边儿?不只是他,还有他那母妃,外加一个他未来的媳妇儿凤羽珩,哪一个讲过理?
  
  康颐盯着凤羽珩,就觉得这两个人还真是两口子,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是天下找不出第三人。
  
  “所以殿下的意思是……”康颐也不想再兜圈子,左右这个劫是躲不过了,还不如让他早点给个痛快话。
  
  康颐是豁出去了,可凤家人害怕啊!万一这个意思是把凤家所有人都用鞭子抽一遍可怎么办?
  
  就在这一家子战战兢兢的时候,玄天冥转动轮椅到了凤羽珩身边,十分霸道地把人从老太太手里给抢了出来,然后再把那小手一握,终于开了口道:“本王到也没什么意思,惹珩珩生气那女的估计也禁不起本王再抽一顿,那本王估且就先饶了她。”
  
  康颐一听这话眼睛就一亮,二话不说,直接就叩了个头,“多谢王爷饶命之恩。”
  
  “恩。”玄天冥理所当然地受了她这一拜,却是又道:“不过,死罪可免,活罪却不能饶!”
  
  康颐一怔,“活罪?”
  
  “没错。”玄天冥扬了场声音,之前的慵懒卸去了几分,然后所有凤家人就听见他特别不要脸地说道:“我们家珩珩身娇体贵,生一次气可不是小事,万一气病了,是要伤元气的,伤了元气呢,就要用上好的丹药去补。本王平日可都舍不得招惹她,事事顺着,处处让着,捧在手里都怕掉了摔着。父皇也是疼她,生怕她这柔弱的性子被人给欺负了,所以便给了济安县主的名头,想着好歹也能吓唬吓唬人,可没想到,还是有人这么不开眼。”
  
  他就这么自顾地说着,说得凤家人冷汗都下来了。
  
  凤羽珩性子柔弱?会被人欺负?
  
  九皇子你不瞎白话能死吗?
  
  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好吗?
  
  当然,这是人们内心的咆哮,嘴上可是什么都不敢说,不但不敢说,还要做出十分认同的模样,一个个垂首而立,不时点头,小心翼翼地等着玄天冥接下来的话。
  
  玄天冥扫视一圈,又开口道:“本王之所以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这位夫人,我们家珩珩生一次病的成本,可是挺高的。”
  
  “成本?”康颐不解,再想想,小心地问道:“王爷是说……银子?”
  
  “聪明!”玄天冥点点头,“这么说吧,到底你们远来是客,我们大顺总也不能揪住一个错处一直不放,是吧?所以呢,错用钱抵,你把珩珩吃补品的银子给了就行。”
  
  康颐长出一口气,连带着凤家人也跟着长出一口气,能用银子解决的事儿那就不算事儿,九皇子这次真的是开恩了!
  
  康颐特大气地说了句:“我们认罚,请王爷开个价吧。”
  
  玄天冥拧着凤羽珩的手指头,数啊数啊,最后数了五个出来——“五百万两。”
  
  凤家人集体暴汗,吃金子做的药也不带这么贵的吧?
  
  康颐也心颤了好一会儿,狮子大开口,绝对是被人坑了。可坑了又能怎么样呢?人家就是明着坑,她又能如何?这就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便只能硬着头皮道:“好,臣妇认罪。”
  
  “恩。”玄天冥点了点头,又补了句:“五百万两——黄金。”
  
  凤家人集体崩溃。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