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32章 秘密行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忘川小声道:“大概半个时辰之前。(www.juyit.com君子聚义堂小说网)”
  
  凤羽珩两道绣眉微拧了起来。
  
  金珍跌坐在地,完全不明白这主仆二人在说些什么,此时此刻,她脑子里就回响着凤羽珩的那句“我不亲手杀你已经不错了”。
  
  她开始崩溃,在这个府里,能够让她安身立命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凤瑾元,一个就是凤羽珩。可惜,她原本应该两个都在手的,却因一时糊涂,失了凤羽珩,又因一个康颐的突然到来,又失了凤瑾元。
  
  她害怕韩氏的孩子生下来,原本她就已经是这府里唯一没有子嗣的妾了,如果韩氏再生个儿子,她的悲惨命运可想而知。
  
  “不!”她声音颤抖,再一看凤羽珩,竟只顾着跟忘川说话理都不理她,金珍急了,往前跪爬了几步,一把将凤羽珩的腿给抱住,哭求道:“二小姐让我做什么都行,只求二小姐救我这一次,以后金珍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黄泉一把拽住她脖领子就把人给拉了开,厌恶地道:“胆敢利用九殿下,利用完了还求二小姐帮你,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没有!”金珍大叫:“我没有利用九殿下,我是想嫁祸给新夫人的!”
  
  凤羽珩眼色一厉,再看向金珍时,竟就带了些死气。她说:“你若敢做敢当,我或许还能再帮你一次,但你现在明显是在把我当傻子!”她声色俱厉,看金珍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金珍彻底绝望,松开凤羽珩的腿,晃悠着起了身,步步后退。
  
  二小姐已经把话说绝了,不可能帮她的,可她还不想死……
  
  突然,她猛地又抬起头来,直视着凤羽珩怒声道:“我们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当初我为了帮二小姐除掉沈氏,可是废掉了肚子里的孩子。二小姐就不怕我去爷和老太太跟前告发吗?”
  
  凤羽珩都气乐了,“你去吧,且不说人家信不信,就算是信了,沈氏一个已死之人,你觉得凤家会与本县主追究?更何况,那个孩子是谁的,你心里比我有数。”
  
  “哈哈哈哈!”金珍像是疯了一般狂笑起来,“孩子是谁的?当然是老爷的,我知道二小姐那里还有我一只鞋,可是那又能怎样?过了半年多,一只鞋子又能耐我何?只要我一口咬定孩子是老爷的,那我就是被二小姐威胁着打掉孩子陷害沈氏。二小姐蓄意杀害凤家子嗣,怕是老爷和老太太也不会轻饶。”
  
  “哦。”凤羽珩点点头,别过脸去,不想再跟金珍说话。那金珍还以为凤羽珩是怕了这番威胁,就想借机再加把力,或者能让二小姐回心转意。却没想到,凤羽珩竟是对黄泉道:“你去马厩那边,把给咱们喂马的那个人叫过来。”
  
  黄泉应声而去,再回来时,身后就跟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壮年男子。
  
  金珍原本没明白叫一个喂马的人来干什么,可当她看到这个人后,一刹间只觉脑子里“砰”地一声炸响,全身的血脉都烧沸了一般,让她既震惊,又是那么的难以置信。
  
  怎么是他?
  
  那人走上前来,向凤羽珩跪地问安,就听凤羽珩冷声问道:“你身边的这个人,可还记得?”
  
  那人扭头看了金珍一眼,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来,“回二小姐,记得,是凤家前任主母身边的一等丫鬟,金珍。”
  
  金珍已经吓傻了,呼吸都有些困难,好不容易喘上来一口气,却是冲口就叫道:“李柱?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正是当初与金珍有私情还被凤羽珩给撞了个正着的李柱,此时,他看着金珍怕成这副模样,不由得觉得十分过瘾--“那你说我应该在哪儿?啊?金珍姨娘!”
  
  “你,你……”金珍你了半天,这才意识到当初突然被凤瑾元给收了房,这个李柱就像消失了一样,再没出现过。她还以为对方是因为俱怕凤瑾元这才躲得远远,却没想到他竟然一直在同生轩!“二小姐!”她扑通一声再次跪倒,“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该死,求二小姐饶命啊!”金珍跪在地上不停跪头,崩溃大哭。
  
  凤羽珩失望地摇了摇头,“你的命我不要,所以谈不上饶。原本照我的脾气秉性,你利用九殿下就是大忌,我杀你有足够的理由。但念在你当初毕竟在沈氏一事上也算有功,所以功过相抵。从现在起,你我之间再不相欠,也不再有任何关系,金珍,是死是活,就要看你的造化。这李柱是同生轩的马夫,你害韩氏还是害康颐,都与我无关,只要你的手不伸到我这边,从今往后他便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行了,你去吧。”
  
  她疲惫地摆摆手,黄泉立即上前去将金珍强行拖出屋子,同时警告她:“你若再大喊大叫,只怕所有人都知道你来这里了。”
  
  金珍吓得赶紧闭嘴,黄泉吩咐两个丫头将她送回凤府去,这才又回了屋来。
  
  那李柱还跪在屋里,再次见到金珍,让他的心情也有些激动。可他到底在同生轩喂了这么久的马,深知这凤二小姐是个本事通天的人物,对于他这种人,人家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要了他的命去。所以他到也知趣,没有别的想法,就是好好的干活,主子有需要的时候出现一下,平时,就是同生轩的门都是不出的。
  
  黄泉看了李柱一眼,问凤羽珩:“奴婢把他送回去?”
  
  凤羽珩点了点头,对那李柱道:“你且回去吧,做好你的差事,只要不出差错,没有二心,本县主自不会亏待于你。”
  
  这一点李柱到是相信的,凤二小姐很大方,不同于别的主子,在这里赏罚分明,只要认真做事,拿到的工钱总是比外面多很多倍,他乐意在这里干活。
  
  李柱当即给凤羽珩磕了一个头,老实地道:“奴才都明白,请二小姐放心。”
  
  凤羽珩没再说什么,摆摆手让他退下了。
  
  直到屋里再没外人,她这才又急着问忘川:“她可有说过康颐出府是往哪边去了?”
  
  忘川摇头,“没说,大程氏那边的人来报时,只说看到康颐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由千周一个会武功的丫头护着从后墙翻出了府。”
  
  凤羽珩绞着眉沉思了一会儿,当即立断地道:“我出府去一趟,你们谁也不要跟着。”说完,一扬头,对着空气说:“班走,留下看家,不许跟着我。”
  
  “不行!”空气中,班走的声音传来,“我还不想被殿下抽死。”
  
  “你要跟着我就把你抽死。”凤羽珩特别无奈,这暗卫总是不听话。“反正就是不许跟着,你若执意要跟,跟丢了我可不负责。”
  
  她转身进了里间,换了一身暗色的衣裳,又披了斗篷,这才又出来。
  
  黄泉忘川二人都有点儿发懵,黄泉一个劲地问忘川:“是什么人给你报的消息?”
  
  忘川说:“新来的程氏姐妹传来的消息。”
  
  凤羽珩道:“人是玄天冥送来的,自然就是咱们自己人,康颐选在这时候出府,如果我猜得没错,八成是去襄王府了。”
  
  “襄王府?”
  
  “恩。”凤羽珩摆摆手,“我的猜测而已,究竟是不是,总得看过才知道。”
  
  空间中黑影一晃,班走出现在她现前,“太危险了,你有什么事我去办,你不能去。”
  
  凤羽珩不想与他多说,康颐已经走了半个时辰了,她再不去就来不及。于是抬步就出了屋,随口扔了句:“想跟就跟。”
  
  得了这句吩咐,黄泉忘川也放下心来,如果班走不去的话,她们说什么也是不能让凤羽珩一人独闯襄王府的。
  
  只是谁也没想到,出了同生轩,班走跟着凤羽珩往襄王府去,才走了一多半的路,他居然把凤羽珩给跟丢了!
  
  班走崩溃!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是暗卫,是专业跟踪人员,怎么可能把人给跟丢?
  
  班走冷汗都下来了,虽然凤羽珩曾威胁过跟丢了她可不负责,可眼下叫他如何确定是她自己不想被跟,还是出了意外?
  
  他这头着急得不行,却不知,借着空间作用一段一段的、鬼魅一般往襄王府而去的凤羽珩,心里却也是波澜起伏。
  
  康颐的下嫁她总觉得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简单,哪里有那么多的两情相悦,凤瑾元与康颐二人早就过了一见钟情的年纪,说起来,他二人的结合不过是权衡利弊罢了。只是这个利,于千周来说,到底是什么?
  
  思绪间,人已到了襄王府的围墙下面。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观察四周,确定无人之后,借着边上一棵大树迅速地翻上围墙。
  
  上去之后悉心打量,将襄王府的小半边路线看到个大概,这才又隐入空间。
  
  利用空间进襄王府,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着实很难。一来她并不清楚襄王府地形,二来这里部署严密,到处都是明守暗卫,也许她某一次现身就刚好出现在一名守卫的眼前。更何况,她还不知道玄天夜和康颐待在什么地方。
  
  这一路,凤羽珩一如在刀尖儿上行走,步步小心,每一次出现都是惊心动魄。她从前院儿摸到后院儿,从后院儿又摸到花园,连襄王府的厨房都没放过,连襄王妃都看见了,却依然没发现玄天夜跟康颐的身影。
  
  她现身在一条小过道上,无奈地抬头望天,难不成这一趟要白来了?
  
  却在这时,她的左肩突然被人从背后轻轻地拍了一下——
  
  ...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