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35章 天塌下来我给你顶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句那啥那啥,直把玄天冥给问了个大红脸,“要你管!”
  
  凤羽珩眯眯着眼瞅他,也不再问,却自顾地偷笑,气得玄天冥真想把洗脸水扣她脑袋上。(www.juyit.com君子聚义堂小说网)
  
  不过,他一边刷牙一边想着,这丫头弄的这什么牙膏牙刷到真是不错。
  
  今日晌午饭是在御王府用的,凤羽珩对着一桌子的猪肝、猪腰子就皱了眉头。她用筷子敲着桌面问玄天冥:“你家厨子到底咋想的?”
  
  玄天冥说:“按正常人的思维,你在我的床上过了夜之后,的确是该吃这些。”一边说一边给她盛了一碗红枣羹,“来,娘子,补补。”
  
  “补个屁啊!”她抚额,“我连葵水都还没来,咱俩睡一宿也不过是盖棉补纯聊天。”
  
  玄天冥安慰她:“凑合吃吧,他们哪里知道你来没来葵水。”
  
  “你的下人明明是在怀疑你的定力啊!”她开始挑事儿,“就是不相信你。”
  
  玄天冥不上这个当:“他们就是太相信我了,才要给你补。行了,快吃,吃完咱们看热闹去。”
  
  “有热闹?”一听热闹两个字,凤羽珩来精神了,两口就把红枣羹喝了下去,然自己动手又盛了一碗,再问他:“什么热闹?”
  
  他俩难得在家里吃饭,玄天冥打发了下人不用侍候,凤羽珩又没这个自觉,他便只好自己盛饭吃。一边盛着一边想,看来跟这丫头在一块儿,很多事情都得学着自力更生了。
  
  “也不知道是谁大半夜的没事干,跑到襄王府去放了一把火。”
  
  “你知道了?”她从碗里把头抬起来,“啥时候知道的?”
  
  “昨夜你睡着之后听班走说的。”一提起这个玄天冥就恼火,“我看应该给你换个暗卫。”
  
  凤书珩一听这话就明白,定是班走把她给跟丢的事被玄天冥给知道了,于是赶紧道:“不要换,再也没有人比班走更好,是我有意甩开他,即便换了你,也是一样跟丢。”
  
  玄天冥本来想说不可能,但又想到年前在军营里,凤羽珩从她神奇的袖口中一次又一次地掏出奇怪物件的事,便又觉得对于这丫头来说,似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于是,到了嘴边的话便又咽了回去。
  
  凤羽珩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说太多,便催促着他:“快吃快吃,吃完了好去看热闹。”
  
  两人坐上马车时,玄天冥其实还没吃饱,因为他发现自己吃饭的速度有点儿跟不上凤羽珩,那丫头也不知道哪里练出来的吃饭本事,风一样的就席卷了一桌子的菜。他光顾着看她了,根本也没吃上几口。
  
  此时两人在车里,凤羽珩抱着一只奇怪的瓶子在喝里面的茶水,玄天冥却在琢磨着,一会儿去下一个地方之前,一定得再买些吃的垫垫肚子。
  
  他白了凤羽珩一眼,一把将那奇怪的瓶子抢过来,“给我喝一口。”灌个水饱也是好的。
  
  凤羽珩告诉他:“这种材质叫做玻璃,双层的,不烫手,回头我给你也找一只吧。”
  
  玄天冥很不客气地道:“不必了,这个给我就行。”
  
  凤羽珩点头,“那就给你吧!”玻璃水壶么,空间里还有。
  
  玄天冥的宫车一路往襄王府的方向行去,他几次想问问这丫头究竟知不知道襄王府里有多危险,想进去不是不行,能不能先去找他?可他也从来都知道,凤羽珩是个很有主意的姑娘,而且想一出是一出,她决定的事,哪怕是临时决定,都必须要立即执行,谁都拦不住,谁也改变不了。
  
  他轻叹,还好,还好她记得跑到御王府来找他哭,这就够了。
  
  伸出手去揉了揉她的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凤羽珩却知他心中所想,将小下巴枕在他的膝上,喃喃地说:“玄天冥,我在西北大山里第一眼见到你时,就被你眉心的紫莲吸引了。我承认我这个人是有些见色起义的,但这并不代表我对你的感情就只关乎一个色字。我不知道该怎么同你解释,但你的确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第一个人,于我来说,你就跟我自己的生命是一样的。所以,我不能容忍有人对你造成那样可怕的伤害,我一想到那些箭躲穿你的膝盖,我的心里就疼。”
  
  玄天冥心头一紧,揽在她肩头的手劲儿也跟着大了些,怕弄疼了她,赶紧又给揉揉。
  
  “傻丫头。”他说:“我何尝不是一想到你被凤瑾元送到西北去遭了三年的罪,就气得想把他狠狠抽打一顿。我狠不能把全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搜罗给你,哪怕你跟我要一个江山,我也会为你去打。”
  
  凤羽珩抬头看他,郑重地道:“所以,我们是一样的,一样的人,就注定要在一起。玄天冥,我昨晚听到玄天夜跟康颐的谈话,当初你在西北突遇敌袭,是因为玄天夜往军中安插了奸细。而千周神射之所以能进入大顺,也是凤瑾元暗中帮忙,为他们换了通关文书。你说,他们三个,是不是都该死?”
  
  她说这话时,眼神里传递出一股子死亡的气息,就好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勾魂使者,只待找到那个该死的人,便会毫不犹豫地勾走他的魂魄,然后捏碎,让其永世不得超生。
  
  玄天冥突然哈哈大笑,双手捧着凤羽珩的小脸儿,双目凝视,眉心那朵紫莲熠熠生辉——“这才是我玄天冥的媳妇儿!放心,但凡让你不痛快的人,为夫会一个一个地把他们送到你的面前,你就甩开鞭子去给我抽,抽死不是目地,目地是过瘾。包括那个千周,你既然想要,咱们就把它抢过来!”
  
  凤羽珩被他说得两眼放光,就好像某些女人们看到珠宝时的样子,兴奋又贪婪,却正对了玄天冥的胃口。
  
  终于,马车在襄王府的地界停了下来,两人谁也没下车,只由凤羽珩掀了一边的帘子往外看去。
  
  不少人在府边上围着看热闹,昨天夜里襄王府一边的院墙突然起火,火势又大又疾,即便王府侍卫奋力扑救,还是把半面墙都给烧塌了。
  
  百姓的议论声传了进来,有人说:“也不知道那火是怎么烧的,一股子怪味儿,听说还特别不好扑,明明只一小簇火苗,偏偏几桶水烧上去都不灭。”
  
  “可不是,听说院子里的几棵老树都给烧死了。”
  
  “你们小点儿声,被府里的人听到可要了命了。这是襄王府,可不是当初那异姓王府,不好惹着呢!”
  
  “嘘!你们看,是不是襄王出来了?”
  
  随着这人一句话,凤羽珩的目光往府门口递了去,果然看到玄天夜正从里面走出来,脸拉得比马脸还长,怒气笼罩在周身上来,整个儿人就像是一只愤怒的大象。
  
  百姓们集体收声,呼拉一下全散没影儿了。
  
  而玄天夜才一出来,便直接瞪向玄天冥与凤羽珩二人所在的马车。
  
  玄天冥懒洋洋地靠坐在轮椅上,眼睛半眯着,理都不理他。
  
  凤羽珩到是好脾气地扬手与他打招呼——“嗨!”
  
  玄天夜那张马脸拉得更长了。
  
  玄天冥拉着凤羽珩的小手唠嗑:“你说,几桶水都扑不灭的小火苗,到底是什么烧的?”
  
  凤羽珩答:“医用酒精啊!蘸上棉花球,小火苗一团一团的,可真心好看。不过也不至于几桶水都浇不灭,百姓以讹传讹,说得太邪乎了,但是比干浇的火难扑一些到是真的。”
  
  此时,玄天夜已经在往这边走来,一边走一边说:“听起来,弟妹对本王府邸烧起来的这场火还颇有见解。”
  
  凤羽珩就头:“是有几分见解,你问我呀!”
  
  玄天冥却把话接了过来:“没大没小,三哥是那么不要脸的人么?自己府里着了火自己整不明白,还要跟自家弟妹,这要是传出去,你让三哥的脸往哪放?”
  
  玄天夜一口腥甜就卡在喉咙里,随时随地都能喷腔而出。他就觉得自己快被气死了,对面马车里这两个人,如果可能,他真的想亲手把他俩一个一个全捏死。可惜,他不但没这个权力,也没这个本事。一个玄天冥他已然打不过了,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丫头,只怕一身功夫不下于玄天冥。
  
  他走到一半就停了下来,没有再上前去,而玄天冥的马车此时也启动了来,就自顾地准备离开。
  
  他看着马车缓缓前行,就见凤羽珩突然从车厢里站了起来,直对着他做了一个拉弓射箭的动作。那动作诡异莫名,看得他心里阵阵发颤。
  
  待终于回过神来,马车已然走远。他心里犯起了合计,自思量半晌,赶紧吩咐身边侍从:“去,通知康颐长公主,让她小心凤羽珩。”
  
  那侍卫领命而去,只剩下玄天夜一人站在原地,看着那辆马车越行越远,直到变成一个小黑点儿,脱离视线。
  
  玄天冥带着凤羽珩一路进了皇宫,从马车上下来时,他告诉凤羽珩:“走,咱们去给皇后请安。”
  
  凤羽珩眼珠一转,一边推着他走一边问:“怎么?茹嘉被养在了皇后那儿?”
  
  玄天冥赞她:“媳妇儿聪明。”
  
  凤羽珩笑嘻嘻地问他:“怎么样?我抽得好不好?”
  
  “当然好!”他那招牌似的邪笑又绽了开,“记住喽,以后要是有人让你不痛快,什么也别管,挥起鞭子先抽一顿再说。怎么过瘾就怎么抽,抽死了算他活该,抽不死,后面的帐再慢慢清算。”
  
  凤羽珩点头,“甚合我意。只是万一抽到了不好惹的人物怎么办?”
  
  “你怕什么?天塌下来我给你顶着,还能砸到你?”
  
  她笑得两眼弯弯,再问他:“咱们去找茹嘉干什么?”
  
  玄天冥说:“既然千周已经是媳妇儿预定下来的东西,那咱们就先去收点儿租子吧!”
  
  ...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