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36章 本王只看你要不要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中宫绝对是这后宫最威严的一处所在,宫院最大,宫奴最多,宫规也最森严。(www.juyit.com君子聚义堂小说网)天武帝把感情给了云妃,把权力给了皇后,其它宫院,十几年前雨露匀沾,可打从云妃入宫之后,那些妃子却连丁点儿雨露都不曾再沾过了。
  
  玄天冥和凤羽珩到时,皇后据说正在乾坤殿陪着皇上议事,掌事女官将二人带到茹嘉如今居住的偏殿,还跟凤羽珩十分熟络地说:“当初襄王妃进宫请县主给诊病,住的也是这个偏殿。”
  
  凤羽珩挑眉,“这次可不是来看病的。”
  
  玄天冥拍拍她的手背,“哎!看看也行。只不过,济安县主的诊费有些高。”
  
  凤羽珩眼珠一转,立即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便也笑道:“对,当初治襄王妃的病,对方的诊金是一座玉矿。茹嘉公主这么重的伤,治起来可比襄王妃要麻烦得多。”
  
  “那县主您就再多收些诊金。”说话间,几人已经走至偏殿门前,那女官伸手将门一推,又道:“宫里每日都派太医来给茹嘉公主请脉,但太医们也都说了,茹嘉公主内脏受损伤及心脉,宫里的好药已经用尽了,却依然不见好转。另外,她身上那些鞭伤,即便是内伤好了,这外头也是要留疤的。”
  
  几人进了屋,正有位太医从里面往外走,见了玄天冥和凤羽珩赶紧跪地请安。
  
  玄天冥问他:“你们都给那位公主用了些什么药?”
  
  那太医想了想,答:“太医院的人参灵芝都用着,皇后娘娘说了,什么药好就给吃什么,如果这样都吃不好,那也只能怪那位千周公主的命太薄,臣等也无能为力。”
  
  凤羽珩心中暗笑,什么药好给吃什么,也不管对不对症,这就是皇后的态度,同时也是皇上的态度。想当初康颐刚进宫时,显然对大顺皇家之事做了一番调查,打着感情牌,戳着天武帝的软肋,成功地勾起了天武帝对已故皇姐的思念之情。
  
  可惜,怎样的思念也抵不过那茹嘉大骂玄天冥。天武帝什么都能忍,偏偏就对云妃母子一点也含糊不得。云妃一怒,他把贵妃步白萍摔了个半死,还砸死了步尚书,如今玄天冥挨骂,看他这表现,基本就是要把茹嘉给往死里医治了。
  
  凤羽行有时就在想,也幸亏玄天冥是个争气的,担得起天武心头重托。万一他要是个不成器的儿子,只怕这大顺江山,也要毁在他的手里。
  
  她一边想着一边推着玄天冥又往前走了几步,同时对那太医道:“去把茹嘉公主吃过的药都列个单子出来,注明哪一味用了多少,然后好好的留着,回头找机会跟千周要钱。”
  
  太医冒了一脑门子汗,早在听说要给茹嘉公主这么治的时候他就明白,大顺这是在故意整千周呢。也听说这茹嘉公主是惹恼了济安县主,那一身的伤就是被济安县主一鞭子一鞭子给抽出来的。他不由得抹了一把汗,诺诺地道:“臣遵命。”然后起身,退离偏殿。
  
  凤羽珩三人走至茹嘉的床榻边,在离着三步远的距离停了下来,就见她捂着鼻子问屋里侍候着的宫女:“什么味道?”
  
  有小宫女上前回话:“回县主,茹嘉公主近日常有失禁,怕是又……”
  
  “行了。”那女官一摆手打断了她的话,“什么话都说,也不怕污了王爷和县主的耳朵。”然后又转过身跟凤羽珩道:“病得这样重,只怕再不治就真的治不回来了。”一边说一边还摇着头,看着茹嘉遗憾地叹气,“这么年轻的公主,真是可惜。”
  
  躺在榻上的茹嘉身上被白棉布包得像只粽子,就剩下头还露在外面,听到有人来,便转过脸来看,却刚好看到凤羽珩透着寒意的目光,刚好听见那女官说的让她几乎绝望的话。
  
  茹嘉一见凤羽珩,眼睛都红了,整个人就像是一只野兽,狠咬着牙拼了命地就要往前扑。可惜,她身上都被棉布条子包着,哪里动得了。再加上扭动间牵扯到伤口,痛得她眼泪都下来了。
  
  “凤羽珩!”她一口银牙几乎都快咬碎了,“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皇舅舅会杀上京城替我报仇,到时候定将你碎尸万段!”
  
  凤羽珩皱眉:“你的意思是……做为臣国的千周,要谋反?快——”她作势一把抓住那女官的胳膊:“快去回禀皇上,就说千周要谋反,请皇上快快出兵镇压!”
  
  一句话,差点儿没把茹嘉给吓死,立即又大叫:“且慢!没有,没有谋反!凤羽珩你不要含血喷人!”
  
  凤羽珩就不明白了,“是你自己说的,你皇舅舅要杀上京城,如果这都不叫谋反,那什么才是谋反?”
  
  玄天冥也不干了,“我大顺自认待臣国都不错,虽说每年都接受你们的朝供,但所提供给臣国子民的粮草和国策却是比所受贡物要多出数倍。你们千周常年冰封寸草不生,吃的粮食多半都是大顺的,怎么,千周人没学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
  
  “你——”茹嘉习惯性地又开口要骂,可全身上下的疼痛细胞成功地把她的话给堵了回去。她知道,这个人骂不得,上次只是被凤羽珩听到了就把自己抽成这样,这回如果当着人家的面儿骂,她还能有命在?
  
  只是心底怒气无处可散,憋得她满脸通红,眼珠子都往外凸起着,看起来十分吓人。
  
  那女官问她:“公主可是不舒服?呼,太医院的太医轮番看诊,可公主伤得太重,已经波及心脉,太医们也没有办法。如今就是用千年的老参吊着一口气,就等着济安县主来呢。”
  
  “等她来干什么?”茹嘉这几日已经看惯了太医们绝望的表情和摇头时的叹息,心里甚至都已经做了必死的打算。可是……“难不成我临死了还要被这个贱人再羞辱一番吗?”
  
  玄天冥气息一凝,手中鞭子大动,想都没想,又“啪”地一下甩了过去。不偏不倚,鞭子稍儿正好抽在茹嘉的嘴上。
  
  茹嘉只觉得两只嘴唇突然爆裂了开,一阵巨痛瞬间袭来,差一点没疼晕了去。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旁有宫女上前用帕子去给她擦试血迹,却被她一把就给推了开。就见这茹嘉疯了一番,张着兔子一样的嘴唇大声质问玄天冥:“你居然连女人都打?”
  
  玄天冥翻了个白眼,“在本王眼里,人不分男女,只分要不要脸。你不要脸,我管你是公的是母的?贱人?你再说一次试试?本王可以保证,只要你说了,这鞭子马上就会卷上你的舌头,连根都给拔起来。”
  
  茹嘉吓得脸都白了,这两个人,这两个人是恶魔吗?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的人,他们居然还凑成了一对儿。老天!如果早知道凤家的二女儿是这个脾气,就是打死她,她也不会来大顺的呀!
  
  这小公主终于知道害怕,呜呜地哭了起来,再也不敢多说一句不好听的。虽然大医都说她活不久了,她每天被包成一只粽子,连如厕都不能自理,可到底她还想活下去。多活一天是一天,万一……万一皇舅舅能来救她呢?
  
  这时,那女官到是回了她之前的问话了:“公主,等济安县主来,自然是为了救您呀!您不知道么?咱们大顺最好的神医不在太医院,而是济安县主呀!”
  
  茹嘉眼一瞪,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她侧过脸来问那女官:“她?救我?我就是被她打成这个样子的,如今救伤没去又添新伤,她到底是来救人的还是来杀人的?”
  
  凤羽珩上前两步,盯着她说:“救人还是杀人,便要看你自己怎么选。茹嘉,你我本无冤仇,但一来你骂御王殿下就是不该,二来,你若能活命,便去问问你的母亲都做过些什么。我实话告诉你,抽你是轻的,若哪天姑奶奶不痛快了,就是把你给杀了,你的母亲也不敢跟我质疑一句。你——信不信?”
  
  茹嘉心一哆嗦,也不怎的,她真的就信了凤羽珩的话。她们此次来大顺本就有着不纯的动机,如果凤羽珩把她给杀了,母亲会为她报仇么?
  
  她的脖子有些发硬,想扭头看看凤羽珩,却又没那个勇气,半晌,就听凤羽珩又问了句:“是死是活,你到是给个话呀!本县主也挺忙的,哪里有心思跟你在这干耗着?”
  
  茹嘉下意识地就道:“活!我要活下去!”
  
  “好!”凤羽珩扬声开口:“要活没问题,本县主亲自出手相救,不但可以救活你,也可以将你身上的伤疤一并去除,只是……”她顿了顿,语气中带着玩意,却又让人觉得有几分阴森地问:“你们千周,准备出多少诊费?”
  
  “诊费?”茹嘉一愣,“什么诊费?”
  
  那女官主动开口道:“千周公主,看病自然是要花银子的。”
  
  茹嘉眼珠一转,到是聪明起来:“我如果已随母亲一起入了凤府,凤家就是我的家,凤相就是我的父亲。女儿病了,自然是得跟父亲要钱医治的。”
  
  “哦。”凤羽珩点点头,“好,那本县主这就派人回去问一声,看看父亲能拿出多少银子来。只是有个事我必须得提醒你,为了迎娶你的母亲过门,你口中的父亲已经把凤府公中所有的银子都给支了出去,现在还欠着老太太好几万两体己银子呢。”
  
  茹嘉心一凉,就听玄天冥突然又开口道:“本王到是有个主意,公主不妨听听看划不划算——”
  
  ...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