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48章 你爹能找你拼命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两人到了玉兰院儿时,韩氏已经在屋里开嚎了,一边嚎还一边喊着:“我肚子里怀的是凤家子嗣啊!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一定要请老夫人为我做主!”
  
  粉黛也跟着道:“待父亲回来还要告诉父亲,你根本就是故意的,你要害死姨娘肚子里的孩子。”
  
  立即有康颐的声音传了来:“妹妹误会了,我这真的是为了你好呀!这是我们千周皇宫里传下来的护胎方法,你若按着我说的去做,保证能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来!”
  
  “你是在诅咒姨娘?”粉黛尖叫起来,“如果不按你说的做,生下来的孩子就不健康是吗?”
  
  “这……”康颐无奈地道:“这真的是最好的法子,信你们可以请个大夫来问问。”
  
  “问什么问呀!大顺世世代代传下来的老方子就是原先那样,你出门去打听打听,谁家养胎不是那么养的?还是健康,屋子里炭都撤了,这才几月?你是成心想把姨娘给冻死!”
  
  康颐被两人制问得没了脾气,只好道:“老太太让我亲自来护韩妹妹这一胎,我必当尽全力。这的确是我们千周几世盛行的护胎方法,妹妹若不信,大可以等老爷回来请他派人到千周去打听打听。这事儿就是闹到老太太那儿,我也是占理的。”
  
  说话间,凤羽珩已经进了门儿,康颐一见她来了,就像见到救星般,赶紧过来对她道:“阿珩,你快给说句公道话吧,老太太让我照看着韩妹妹这一胎,我可是尽了全力。可是粉黛和韩妹妹却无法接受,我也实在是解释不清,你是大夫,你来说说,我撤去炭火,让她多吃果皮,换了这屋里还有木料味道的新家什,究竟是对是错?”
  
  凤羽珩看了康颐一眼,再看看韩氏面前摆着的一盘子已经削好的苹查皮,还有这一屋子旧家具,她就想笑。
  
  凭心说,如果韩氏能安份下来按着康颐的法子安胎,到的确是能生个更健康的孩子出来。这年头没有农药化肥,没有工业污染,吃果皮可是比吃果肉的营养价值要高上许多。可惜,这道理韩氏不可能明白,更可惜,她不可能帮着康颐说话。
  
  看着康颐期待的目光,凤羽珩忽然就展了个笑,然后主动拉起她的手,一脸理解地道:“阿珩知道母亲也有难处,毕竟为了迎娶母亲进门父亲的确是偷偷的背着祖母,从公中支出了不少银子。如今府里各院儿都是在自己支撑着开销,想必母亲也是想给姨娘好好安胎,却实在是银钱上有些捉襟见肘。没关系,祖母早就有话,韩姨娘这边的一切开销都先从她那边取用,实在不行,阿珩也是会接济些的,苦了谁也不能苦了没出世的凤家子嗣呀!所以,母亲想要为府里节省开支,大可以从旁处节省,还请放过韩姨娘吧!”
  
  凤羽珩的话实在是把康颐给惊着了,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一脸关切的女孩,怎么也想不到凤羽珩竟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康颐不解:“阿珩,你医术高明,不该连这个道理也不明白呀!”
  
  凤羽珩叹了口气:“母亲,苛待韩姨娘的事阿珩自会在祖母面前求情,但还望母亲能不要再说这样的话。阿珩纵然是大夫,也是大顺的大夫,大顺人安胎向来就是这些规矩,别的,我也不会。”
  
  “姨娘!”粉黛突然惊叫起来,“你听到了没有,二姐姐都说了,她是故意的!她是在故意害你!”
  
  韩氏吓得魂儿都快没了,一手抓着粉黛,一手死抓着丫头阿菊,全身都哆嗦。内宅争斗,打从她进了凤府就没间断过,从前怀粉黛的时候就已经心惊胆颤的,但那时候是因为有沈氏。原本想着这次凤家没有主母,她能安心地生下这个孩子,谁知康颐入府,且一进来就如此明目张胆地打压她,这样下去,这个孩子还生得下来吗?
  
  粉黛一直以来对康颐都有很大的敌意,哪怕当初康颐把她从皇上面前给救了下来,还亲自带了她一天,她还是喜欢不起来这位长公主。在她看来,康颐就是个搅局的,要是没有康颐,韩氏这一胎若生了个男孩,指不定就能爬到主母的位置上去,那她的地位也就能随之提升了。谁知道如今一切梦都成了空,这康颐居然连个未出世的孩子都容不下。
  
  粉黛此时就当凤羽珩是根救命的稻草,奔上前却死抓着她求道:“二姐姐,你可一定得给我们做主,你要是再晚来一步,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就要被她给害掉了呀!”
  
  康颐也无心辩解了,因为她知道凤家姐妹除了凤沉鱼之外,哪一个都是不欢迎她的。这样也好,借这机会就推了给韩氏安胎的活儿,老太太也说不出什么来。
  
  想一这,她叹了口气,对两人道:“既然千周的方法不适合大顺,那便按着大顺的老法子来吧。我这就去禀明老太太把这差事卸了去,也省得耽误了韩妹妹安胎。”
  
  说着话就要走,却听到凤羽珩开口说:“母亲这差事是卸不去的,最多就是不再插手韩姨娘这边的事罢了,但日常还是得盯着,免得被其它有心之人动了手脚。”
  
  粉黛有点不安心,叫了声:“二姐姐。”
  
  凤羽珩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有母亲亲自照看,必然能保韩姨娘这一胎稳稳落地。母亲,你说是吗?”
  
  康颐还能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心里却在巴望着但愿老太太别跟这凤羽珩一样的心思。
  
  当晚,老太太把侍候在康颐院儿里的夏蝉叫到了舒雅园,很是担忧地问她:“那康颐可是有意要加害韩氏?”
  
  夏蝉想了想,答:“看起来并不像,夫人自接下这给韩姨娘安胎的差事,很是上心地跟些千周来的丫头一起商量过。奴婢听着到真像是她们千周就是用这种方法养胎的。更何况如此明目张胆,如果是存心加害,是不是太明显了?”
  
  老太太觉着也是太明显了些,可是再想想听说的那些个事,又觉得想不通,“她撤了韩氏屋里的炭,那得多冷啊?大人都受不了,何况肚子里还揣着个小的。”
  
  夏蝉也附合道:“是啊,奴婢瞅着那些个上好的水果只削了皮给韩姨娘吃,那些果肉却便宜了下人,也是有些心疼的。”
  
  “恩。”老太太点头,“至于家什,韩氏那院子是新搬的,屋里添些新摆设也属正常,康颐至于就妒忌到全给撤换掉?”
  
  一时间,谁也想不通。
  
  老太太干脆叹道:“那就依阿珩说的,只让康颐挂个安胎的名份也就罢了,至少这样可以防着她不会暗动手脚。照我看,这千周的公主也没安什么好心,她自己的女儿被打成重伤躺在宫里,保不齐就恨上咱们凤府的孩子,伺机报复呢。看起来明目张胆,有可能这就是她的聪明之处,摆在明面儿上折腾,可比暗里动手要高明多了。你就继续盯着,她一有什么动静立即过来告诉我。”
  
  夏蝉点点头,“老太太放心,奴婢是一点都不敢大意的。”
  
  这一晚,凤羽珩住在了凤府的凉心阁,新的环境,让忘川黄泉和班走都有几分新奇,三人集体在屋子里转圈观察了好一会儿,班走才倒开空跟凤羽珩说:“你爹今晚住在日月轩,他把自己的暗卫全都调到这边来保护你了。
  
  黄泉随口说了句:“谁知道是保护还是监视呢?”
  
  忘川道:“就当是保护好了,我们的人都留在县主府,说起来我还真是有些不放心。”她跟凤羽珩征求意见:“晚上奴婢给小姐守夜好不好?”
  
  凤羽珩摆手:“真的不用,你们该睡就睡,外头就算真的来了人也不怕,我在屋里一定睡得好好的,一根头发丝都不会少。”
  
  可这三人哪里能放心,凤羽珩就看他们仨眼神唰唰地进行了一番快速交流,也不知道是定下了什么。她懒得理,只对班走道:“最近常盯着些凤瑾元,快要到春闱了,为了笼络进京赶考的学子,难保他不会在试题上动手脚。”
  
  班走挑眉:“断了他的后路,你爹不会找你拼命么?”
  
  凤羽珩“切”了一声,“拼呗!左右这命早晚也得拼。”说完,正色道:“凤瑾元的势力不能再让他继续培养了,他属意三皇子,再让他收一届学子这朝中就又要多一批他们的人,那我们之前的功夫可就白费了。”
  
  班走点头,“属下明白!他那边一旦有动作,立即回报主子。”
  
  在凤府的这一晚,忘川黄泉还有班走谁也没睡着,三人干脆坐在凤羽珩屋檐顶上聊天,时不时的还能精确的指出凤瑾元派来的暗卫藏身在什么地方。然后再由班走用投石子的方式把那暗卫给打出来玩儿,弄得那些暗卫十分无语。
  
  次日,凤家众人再聚舒雅园,凤瑾元一早就已进宫上朝,刚刚圆了房的程君美上前来给老太太请安,得了老太太笑着送出的一只子孙钵。
  
  康颐这次没再送东西,只说了几句场面的话,并嘱咐其好好侍候老爷,到也算是无功无过。
  
  老太太经了昨日韩氏的事情,不得不再多嘱咐康颐几句。康颐到也认真听着,老太太说什么她都应,也保证一定多请教大顺的嬷嬷如何安胎。
  
  总之,今日也算是一堂和睦。
  
  可就在人们都为这难得的和睦觉得庆幸时,外头突然跑进来两个丫头,一个是这舒雅园的,而另一个,却是同生轩的。
  
  凤羽珩眉心一皱,心中立即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腾升起来——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